专业摸鱼二十年

【喻黄】剪断三千烦恼丝

终于忍不住自己动手写喻黄了!

第一次写这一对不知道感觉找得准不准,于是先放一小段上来试试水~如果没错就继续=w=

设定是:ABO背景 喻文州A 兼职专业理发师 黄少天O 普通大学生

OOC——有!

私设——一堆!

肉——后文肯定有!(就是为了写肉来的我会说~)

有什么相关建议请不要大意地提出来~~对后面情节有什么想法也请不要大意地分享吧~

那么请多多指教了~=w= 另外求勾搭求指点!(够)



正文:

黄少天在第四次被同学提醒头发有点长了的时候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是时候必须去一趟理发店了。洗完脸对着洗手间的镜子看了看,额前的碎发再长就要阻挡视线,在眼睑上方投下一小片阴影。印象中第二天下午正好没课,黄少天决定尽快处理好这茂盛得有些过头的烦恼丝,于是抓起手机拨通了喻文州的电话。

最开始听说喻文州在大学的隔壁那条街的某个高大上美容美发店兼职专业造型师的时候,话痨如黄少天也被惊得一时没能顺利开启飚速吐槽模式。印象中那个和气寡言的学长和给人剪头发这种灵巧的手艺活八竿子打不着关系,没想到竟然在这个方面做得风生水起。

“那家伙可不是帮人洗头发的打杂小弟喔,是专业做造型的。”当时知情者边解释边用手指比划着剪刀的样子在眼前晃了几下,晃得黄少天更加心神不宁。脑海中凭空出现了青年垂下眼睛神色专注的表情,修长的手指操作着冰凉的金属构架出繁杂的花样,咔嚓声中细发飞扬……

——这特么怎么想都不科学!

 

换成其他人,黄少天早就被一年四季全年旺盛的好奇心驱使着跑去一探究竟。可是对方是喻文州,他就偏偏提不起那个劲儿。原因其实很简单。之前一次突如其来的发情期时他稀里糊涂就和这位滚了床单,虽然没有被完全标记两个人平时关系也很不错,但多少还是有哪里不太一样了。别看黄少天平时看上去大大咧咧凡事不往心里搁,但这道坎儿他却怎么也迈不过去。原因是什么他并不想去弄清楚,只是自那之后就尽量减少不必要的接触。这种如同少女漫画特有情节的刻意回避让黄少天很是烦躁,但又实在没心思去解这个结,于是一拖再拖,拖着拖着头发就长长了。

 

电话接通后简单说明了情况约好了时间,等挂断后手机里传来阵阵忙音,黄少天才意识到自己少见地发了至少半分多钟的呆。心神不宁地点了份外卖决定先填饱肚子解决首要矛盾,百无聊赖地翘着椅子腿晃悠着玩儿,黄少天觉得自己有哪里不太对了。

眼前闪过的是破碎的记忆片段,以及画面的最后长相温和的青年坐在床边凑过身时放大的眉眼。

唇角没来由地感到一阵不自然的温热。

——再这么下去绝对特么是有病了!反正明天要见面管他三七二十一问个清楚就是。黄少天一边大口把米线塞进嘴里一边在心里这么想着,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要问喻文州什么。

 

到了约好的时间,黄少天站在理发店门口的马路对面看着闪烁的霓虹灯招牌手脚有点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不过这短暂的犹豫只维持了几秒的时间,下一刻他就迈开大步走了过去。

刚踏进店门就有个画着浓妆的姑娘迎了上来,“您是理发还是……”

眼睛早就滴溜转着找到了目标,黄少天朝着不远处一指,“我和他打电话约好了过来剪。”

顺着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负责接待的姑娘脸上笑成了一朵花,“您说7号老师吗?他现在有客人没处理完,您到这边儿沙发上稍等一下,我去给您倒茶。”

点了点头在沙发上坐下,憋了一肚子的话实在找不到机会说的黄少天觉得呼吸有点困难。

我了个去还真是专业造型师啊居然还有专门的号码还被叫老师了我没听错吧!还有这等着被接客一样的状态是啥嗯这家的茶叶质量挺高果然是高大上的理发店真是名不虚传……

还没等他内心的弹幕飞完就被不知什么时候站在眼前的人打断了思路。

“你来了啊少天。”

 

喻文州看见黄少天表情复杂地端着杯茶坐在沙发上不禁有些好笑,很少见他这么老实坐在那儿一言不发。

自己的出现似乎把对方吓了一跳,窜起来上下打量了一番显然是有一堆话想说但生生给噎在一半,弄得喻文州很想摸摸他的脖子顺顺气担心他会窒息。

“过来我帮你先洗洗头发。”

这一句像是解了穴,黄少天终于恢复了平时的状态噼里啪啦说个没完。

“你不是造型师吗怎么也给人洗头发了还是说你平时都这样的洗剪一条龙?”

“不,”低头调试着水温,看着对方的头发被迅速浸湿,喻文州在黄少天看不见的角度勾起嘴角,“这算是给你的特别服务,少天。”


——TBC?



评论(29)
热度(77)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