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喻黄/韩叶】微博不是随便刷的(一)

中午出脑洞晚上就成文~请叫我勤劳的小蜜蜂~~嗡~

还是一如既往有OOC有私设,肉——肯定有~~(我现在打下这行字都已经不觉得羞耻了艾玛)

本想一发完结,但一想到福(huang)利(bao)还得截图防和谐就懒了,等下一节一起截吧理解一下完美主义强迫症OTZ

那么,我们愉快地开始吧~~诶嘿!欢迎竞猜那位透明是谁233333

不作死就不会死的苦逼少天和一如既往腹黑心脏的喻队

正文:

自从队里要求所有队员都注册了实名制微博账号,黄少天就多了一个新的业余爱好——刷微博。成了微博大V之后,每天都有不计其数的粉丝在页面上留言,黄少天可一点儿都不嫌烦。换句话说,他其实很满意随便发个动态都有人追捧的状态,爆个料卖个萌就能有一群脑残粉嚎叫着刷屏,所以全队最爱刷微博的大概非他莫属。所以其他人也习惯了看见黄少天经常拿着手机窝在椅子上一个人手指摁得飞快和人臭贫,少了个常年噪声源大家都乐得清闲。

但是这两天黄少天不太开心。有个ID为“最爱黄烦烦的小透明”的家伙一直在骚扰他,而且战斗力极为持久,让非常乐于和人狂侃的黄少天都有点招架不住。这位小透明同学也是微博上强大的腐女军团中的一员,在圈子里还挺有影响力。如果说其他粉丝都是刷屏冒爱心的普通粉,那这位就是追在明星背后问个不停的狗仔队,堪称粉丝中的战斗粉。说话风格也很是刁钻,经常一个问题问得黄少天心塞一上午。

如果换成别人,大概直接就拉黑了根本不往心里去。但黄少天不一样。除了担心这黑粉到处乱说给他惹麻烦,他其实也对这位小透明同学产生了一点兴趣。好心害死猫,黄少天就这样和小透明一天天在微博上相爱相杀斗智斗勇着,微博自然也刷得更勤了。

微博上支持喻文州和黄少天CP的人很多,队里的人都知道。至于这两个人在现实中真的是一对这件事,粉丝们其实也隐隐约约都感到了一些,但很少有人刨根问底地说。如果有谁犯傻说“这俩人到底是不是在一起啊?”,只会换来姑娘们的一阵白眼。确实,这种个人隐私并不适合公开,而且,姑娘们一直认为,有的可以脑补比事实更重要。所以大家都心知肚明,从不挑破。

 

直到小透明的出现搅乱了这看似平静的局面。

 

“@最爱黄烦烦的小透明:少天大大,你和喻队滚床单的时候,到底是谁在上面?”

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黄少天想也没想,迅速回复了一句“无可奉告,请自重。”

虽然他心里其实有一堆话想贫,但喻文州之前因为这事儿和他谈过,说得越多就越容易被看出问题。所以黄少天被教育得一旦被问到相关的,都用这句挡住。

一般人看到这么一句都会识趣地不再深究,但小透明哪儿是一般人啊。之后的几天,黄少天都有种进了盘丝洞的唐僧的错觉,被缠得一个头有两个大。无论他怎么回答,这开了挂的战斗粉都跟能看透他心思一样准确抓住他的弱点,根本摆脱不掉。

直到有一次他终于怒了放了狠话,小透明才稍微消停了一点。黄少天有些得意,处理一个难缠的黑粉都办不到他就白刷微博了,整个人浑身神清气爽。刷微博刷得少了,队里的噪音又回来了,大家都懒得吐槽,喻文州也只是笑,从不过问。

 

可是,黄少天低估了这位小透明的本事。

 

周六早上,黄少天习惯性地一睁眼就摸出手机,缩在被子里看留言。谁知道,不看不要紧,一看差点喷出一口血来。小透明发起了一个“喻文州和黄少天谁才是攻”的话题,已经有几万参与投票,而且,支持喻文州是攻的人数处于上风,还高出很多。

就在黄少天看得两眼冒火的时候,私信闪了起来。

“@最爱黄烦烦的小透明:看来大家都认为少天大大是受呢~真巧~我也这么认为~”

好你个小透明居然来这手!太特么阴损了!

“@黄少天V:你不要胡闹这么下去影响非常不好你知道吗我建议你赶紧把这个投票撤消了不然你等着我绝对不会放过你所以你现在快去撤销趁事情还没闹大我告诉你!”

“@最爱黄烦烦的小透明:少天大大你是恼羞成怒了吗?看来被我说中了啊~少天大大你果然是受吧?(笑脸)”

“@黄少天V:开什么玩笑你才是受你全家都是受劳资我怎么可能是受你才恼羞成怒小心我分分钟拉黑你你看着!”

“@最爱黄烦烦的小透明:你这个反应难道还不是恼羞成怒吗?看来是我对恼羞成怒这个成语理解不正确呢,少天大大?”

黄少天当机立断地炸毛了,捧着手机在被窝里滚来滚去恨得牙直痒痒。如果这是无中生有他大可不必如此激动,但偏偏是被发现了事实那就另当别论了。他并没意识到自己已经顺顺当当地掉进了对方布置好的陷阱里,一被激将平时就刹不住车的话就更不过脑子了。

“@黄少天V:我没有恼羞成怒因为你说的根本就不是真的我才是攻你猜错了哈哈哈哈哈真是不幸你以为我会怕你吗别逗了劳资从八岁起就没被吓到过了我告诉你喻文州每天被我艹哭三次呢你以为我是受那是不可能的他才是受!”

噼里啪啦摁下一堆话发出去,黄少天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小透明不回复他了,他知道自己赢了,非常解气。揉了揉还有点酸疼的腰把手机扔到一旁,黄少天闭上眼开始心满意足地睡回笼觉。

 

黄少天真正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是在一个小时以后,手机吱哩哇啦地叫起来了。这铃声是他自己选的,节奏很快声音很大,足以把他从睡梦中迅速叫醒。

打电话来的是周泽楷,电话里简单说了几句就急急忙忙地挂了。意思大概是你快去看一眼微博吧已经炸锅了,赶紧给你们队长打电话他估计还没看见。

听见对方语气紧急黄少天立刻就醒了,抓过手机一看眼珠子差点蹦出来。自己发给小透明的最后那句话被截了屏,已经被转了好几千条。私信闪烁个没完,除了兴奋的粉丝还有其他几个队员。唯独没露面的就是另一个当事人——喻文州。

黄少天觉得脑子里嗡地一声,他意识到自己干错事儿了。他急急忙忙地点开小透明的私信对话框,本想一通臭骂但硬生生给忍住了,憋了半天说了一句让对方删掉。

没想到的是,对方非常痛快地答应了,几秒种后那条被转了多次的微博就成了“内容不存在”。黄少天缓了口气,好歹是赶在事情闹大前给控制住了。虽然还有不明真相的粉丝在问个不停,但总比接着被轮强多了。他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怎么面对还不知情的喻文州。

 

心惊胆战的黄少天马上就等来了他的现世报,还没等他挂掉队友们一个接一个的电话,门铃就响了起来。从猫眼里看了一眼他血液都快倒流了,喻文州一脸淡然地站在门外,正等着他开门。

进了门喻文州表现得很平静,平静得像是依然被蒙在鼓里。黄少天偷偷擦掉额角渗出了冷汗,心说还好对方很少上微博,不然自己肯定玩儿完。

但是黄少天忘记了一个事实,喻文州虽然不刷微博,但他还有一群刷微博的损友。他并不知道在之前的十分钟里喻文州的手机像热线电话一样响个没完,每接起来一个都让他脸色阴沉几分。看到黄少天装得没事儿人一样给他开门,他简直要被气得笑出来。

 

正庆幸着自己逃过一劫在电脑前坐好,黄少天被猛地从背后勾住了脖子,力道之大远远超越了恋人间的亲昵举动,他心里一惊不敢回头。

然后,耳边响起了喻文州危险系数满格的低语,让他一瞬间就冒出了鸡皮疙瘩。

“少天,微博的事,你不打算和我解释一下吗?”

 

黄少天扭过头去的时候听见自己的脖子发出了诡异的咔吧声,他觉得自己很像被毒蛇盯住的小白鼠,从来合不住的话匣子瞬间消音了。

“队、队长你听我解释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这个人他自己找上我……”

喻文州的表情又危险了一分,“这么久了你还没发现吗少天,你一心虚,就会叫我‘队长’。”

说完从口袋里摸出有些发烫的手机,亮起的屏幕上俨然是那张已经不存在的截图。

 

黄少天觉得自己发达的语言系统已经顺利下线了。

 

艰难地咽了口口水,黄少天努力强迫自己直视喻文州冒着黑气的面孔。

“我已经让那个人把图删了所以影响范围已经控制住了我也把他拉黑了还教育他了队长、啊不……文州。”

……我是不是该跑啊现在这状况超级不妙怎么办队长真的生气了我该怎么让他息怒啊救命啊队长发起怒来超级可怕啊……

“是吗,”喻文州脸上已经没有笑容了,“你以为我在意的是这件事?”

这个时代信息爆炸,出来点什么新闻都不是大事,过个两三天就会自动平息了。再加上这次的截图只是一场胡闹,没有人会认真分析这其中的意义,当个乐子笑笑就过去了,对战队的形象也没太多负面影响,所以喻文州其实并没有太多愤怒。

他的不满,更多地来自黄少天没有认清两人相处的状态,他甚至有点感谢那个不知道是谁的透明同学,让他发现了黄少天心里想的是什么。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会做出让步给黄少天反推自己的机会,他喻文州是谁,是会用实践让对方彻底承认事实的行动派。

所以,在他娴熟地手掌下移从背后揽住黄少天不算十分纤细但韧性十足的腰部时,他就已经下定决心给这到现在还不知死活口若悬河地为自己辩解的傻小子上上一课。

——TBC

评论(27)
热度(133)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