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喻黄/韩叶】微博不是随便刷的(二)

迅速完结了

本来想明天再发,不过有妹子急着看就更上来~~~请叫我高产小王子!(闭嘴吧你)

OOC——有!

私设——一堆!

肉——挺肥的!

小透明——出现了!(乱入了啥啊这是)

请耐心看到最后=w=

有什么不满的可以投诉哈哈哈哈哈~~~(快去吃药吧你)

正文:

喻文州的手指灵巧地滑进黄少天的T恤下摆轻车熟路地抚上平坦的胸膛的时候,黄少天才终于意识到了对方的意图。他有点惊讶,因为他从来没有和一言不发的喻文州做爱过。但黄少天的脑细胞从来都集中在偏离重点的区域,所以他并没有害怕,反而有些愉悦地扭过头蹭了蹭对方高挺的鼻梁,“你不生气了吗文州我就说这事儿真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说图已经删了所以……唔!”

嘴唇被用力吻住的同时,胸前的敏感也被指甲掐住了,黄少天的一声惊喘被堵在了喉咙里。喻文州的手指锲而不舍地在细小的乳尖四周划着圈,直到两边全都成功地充血肿胀起来。

黄少天的嘴唇很软,让他有点舍不得松开,但他更想听黄少天从不压抑的呻吟,这让他感到欣慰。

“文州……唔……”

喻文州自认为自己不是热衷情事的人,但是有黄少天这样一个伴侣,他的自制力总会变得很差,而且情欲一点即燃。他其实并不是没有想象过自己在黄少天身下的样子,他也并不介意把自己宝贵的身后交给黄少天,但是,相比起来,他更想看黄少天被自己拥抱时失控的表情。

光这么想着身下的器物就硬挺起来了。

伸手从旁边抽屉里摸出被黄少天乱放的润滑剂扭开,喻文州看着被自己剥去最后一层保护的毫无防备的圆润臀部,觉得嗓子有点发干。


黄少天并不好受,今天的喻文州并不是个温柔的情人。冰凉粘稠的液体随着喻文州的手指挤进来的时候他觉得有点疼,而且不习惯。体贴如喻文州,每次都会用手掌温热润滑剂才扩张,但这次不知为何格外毛躁。

因为之前的那次还有些红肿的后庭本能地收缩着拒绝侵入者的开拓,喻文州感受着手指被吞吐的感觉差点把持不住。他能感到自己的额头上已经有了汗珠,身下叫嚣着想要发泄的器官硬得发疼。

轻而易举地找到了那个重要的位置,每一次按压都能听到对方本能的喘息声。喻文州不想再折磨自己,扶着黄少天的腰挺了进去。

“啊……嗯!”

没能克制住拔高的声线,黄少天看着电脑屏幕有点恍惚。喻文州用鼻尖蹭着他的耳朵,商量似地说,“发条微博吧。”

黄少天有那么一个瞬间觉得自己出了幻听。发微博,现在?这个状态下?

“你不觉得,应该澄清点什么吗。”一边说一边用力顶了一下,黄少天差点喘不上气来。

“哈啊……怎么……澄清……嗯……”

“我不会惩罚你说什么自己才是受之类的,那样就太恶劣了。”若有所思地伸舌舔了舔汗湿的后颈,“不如这样吧,你按照我说的打字,打完了我就让你舒服。”

……你这也很恶劣好吗混蛋?!

像是为了证明自己没开玩笑,喻文州威胁似地伸手捏了捏黄少天没有抚摸就已经半硬的器官,换来对方一阵克制不住的颤抖。

全联盟还有比这家伙更心脏的吗……平时的好人皮那就是骗人玩儿的。

“嗯……打什么……你、你轻点……啊!”

“让我想想,”愉快地又用力往深处顶了一下,柔软湿润的紧致感让他满足似地叹了口气,“就写,‘之前的一切都是误会,与我本人以及蓝雨战队无关,希望大家一如既往支持我。’”

黄少天努力平稳了一下呼吸,觉得自己找了个这么靠谱的男朋友简直就是灾难。


前方已经开始难受,黄少天在摇晃中低头看了看正火上浇油地握着摩擦的手,任命地努力伸手去摁键盘。

喻文州你等着等这事儿完了我一定连本带利要回来把你艹得哭都哭不出来!

晃动中很难准确地打字,才打了几个就已经喘得快要窒息。在身后不断进出的物件没有任何要发泄的迹象,黄少天此刻非常痛恨喻文州的持久。

搜狗输入法的自动辨认帮了黄少天大忙,打下第二个逗号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快死了。前端难受得发紧,腰也酸软得快要支撑不住。如果不是喻文州抱着他,他觉得自己已经站立不住。

身后的喻文州相比之下很是轻松,他一边轻咬着黄少天的耳廓让他分神,一边更加激烈地抽插,两人结合的地方已经有了隐约可见的水沫。

打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黄少天已经忍受不住哭了出来,带着哭腔的呻吟声让喻文州把持不住地大力挺入,奖励似地摸了摸对方紧绷的小腹,“还剩一点,马上就好了。”

“喻文州你……混蛋……啊嗯!”

摁下发送的一瞬,喻文州也如约松开了手。白浊的液体断断续续地射在了桌面上,键盘和屏幕都没能幸免。与此同时,黄少天感到体内也一阵炙热的湿润,他知道喻文州是故意射在里面的,像是为了画下属于自己的记号。


“已经……够了……吧?”

发泄之后的短暂失神让黄少天膝盖一软,喻文州眼疾手快捞住他,分身从松软的后穴里滑了出来。

“你还记得你之前说,要艹哭我几次吗?”带着饱餐后的满足笑意,喻文州很愉快地看见黄少天脸色煞白。

这家伙居然这么记仇!所谓的成熟稳重全特么是扯淡呢!

“呜……”

前天刚做过还没完全缓过劲儿来,黄少天发现自己已经坠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去床上吧少天,”喻文州轻咬在黄少天的颈侧,“你自己算算还有多少。”


后面的事情黄少天已经记不住了,在射完第四次之后他就累得昏过去了。在这个过程中他听见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个不停,但他们谁都没精力去把接起来或者挂断。

喻文州终于满足之后从黄少天身体里抽出来时已经是下午,吸收不了的体液流了一床单。他低头在黄少天的脸颊上吻了一记,然后俯身打横抱起来去浴室清洗。

明天我会帮你请假的。


与此同时,有个人正对着屏幕“嘿嘿嘿嘿”笑得一脸贼相,活像偷吃了鱼的猫。

“叶修你知道自己笑得有多恶心吗。”韩文清看着对方把手机翻盖合上,神清气爽地把腿搁在写字台边上。

“那也比老韩你强点,哥可不想一推开门又看见一堆钱包。”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叶修一边自然地吐着槽一边在心里为黄少天的腰画了个十字。尽管如此他其实一点没觉得同情,谁让那天黄少天说好了请他吃饭自己还不带钱包,要不是正巧错穿了韩文清的裤子从里面摸出来两张毛爷爷救了急,俩人绝壁得光着身子回来。所以他活该下不来床!

“我对钱包没兴趣。”起身凑近,看对方慌忙站起来挡住屏幕,还爆手速反手摁灭了电源。

不过这都没能逃过韩文清的眼睛,他相信自己在一瞬间看到了右上角那个隐约的ID,好像是什么“最爱黄烦烦”。

想到这里他表情一僵,然后顺理成章地勾过对方还满脸贱笑的脸。

“老韩你干什么……哎哎哎这大白天的你扯我裤子干什么你这是耍流氓你知道吗……啊……”

所以,我们的小透明同学自己也没能躲过被吃干抹净的结局。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评论(18)
热度(147)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