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韩叶】胜者为攻(一)

突然就脑抽想写一发纯韩叶(叶韩?),没什么来头。

之前的养猫日记没有弃坑,只是中途跑题了~(你就是写不出来吧喂)

于是,老样子:

OOC——有!(手废开始转战毁叶神老韩这一对)

私设——一堆!(细节什么不要太在意!)

肉——必须有!后面更多!(妈蛋我的灵魂已经坠入深渊不可自拔)

烂俗桥段——有!(每次乱入一个保持好节奏)

求不和谐啊!


正文:

叶修承认,韩文清是个不错的床伴。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之间就开始了这种有些微妙的关系。不过,与其说是微妙,不如说是简单。简单地处理欲望,然后或者是各自睡去,或者是一声不响地离开,一句多余的废话没有。

而韩文清的“不错”,就体现在这个方面。他不嫌烦。叶修出现在他房里的时间经常是深夜,偶尔凌晨。韩文清就算睡着也很少抱怨,往往是默不作声地爬起来,迎接这个要不一身寒气要不一身臭汗还死不要脸一进门就直奔主题的家伙。有的时候不耐烦了,就一脚把爬上自己床的叶修踹到地上,明确让对方知道自己没这个心情。每到这个时候,叶修就会很知趣地老实去沙发睡下,第二天起床就没了人影。两人都很熟悉彼此的步调,比如叶修基本每个清明节都会出现,韩文清从来不问原因,也从来不表现出任何好奇。他需要做的就是让对方满足,同时也满足自己。

如果一定要说这其中的微妙之处,就是两人的互动仅限身前,不涉及后方,说白了就是没做到底。这种事情的本质目的实际上一个人就可以达到,但偏偏两个人就挑中了对方。多了一个人的体温和呼吸,单调的自我解决就变得稍微有了点不同。他们也会接吻,在情动之时从不吝啬自己的嘴唇,而且吻得很深,唇舌交缠。所以说这其中只有欲望似乎并不准确,但又很难去分辨情感。很难分辨干脆就不去分辨,继续维持着现状没有什么不好。于是两人就默认了彼此这个稍显特殊的作用,一直到现在。

 

事情的转折点是今年2月14日的时候。情人节,大FFF团的烧烤节。韩文清很意外地收到了一束火红的玫瑰花,嚣张得无法忽略的颜色分分钟激起了众人的好奇,一时间队里传遍了“队长收到来自神秘人的大捧玫瑰”的消息。看队员们上蹿下跳纷纷猜测对方是何方神圣,韩文清一张黑脸黑得更吓人了。他把隐藏在花朵深处那张骚气外露的卡片拽出来揣进口袋,去屋外拨通了网吧的电话。

“喂?老韩你收到花啦?我就知道你会打来。”对方的声音里满满的都是意料之中的愉悦。

“叶修你搞什么鬼。”韩文清有些咬牙切齿。这家伙简直唯恐天下不乱,队员们的议论声他隔着老远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不是很明显吗,”随手点着了烟,叶修在电话这边突然放低了声音,“因为,我想追你了。”

“……”韩文清思索着现在把电话挂了是不是最合理的回答。

“哎哎哎老韩你别挂啊!”像是猜到了韩文清此刻的表情,叶修连忙喊了两声阻止对方已经放在挂断键上的手指,“我认真的我没开玩笑。”

韩文清听到后面这句之后更加不假思索地把电话挂了。

接下来的事情在电话里扯只会浪费自己的话费,他还没闲到这个程度。再说,还有一屋子激动的队员等着他收拾,后面的话他决定当面问清楚。

 

情人节这天网吧里人不会太多,就算是单身的死宅也不想把这时间耗费在这儿,因为只会更感凄凉。叶修寻思着如果后半夜没人了就去抢占一台不在吸烟区的机器,陈果是肯定顾不上管他了。正想着门铃就响了,开门进来的是满脸“你欠我一个解释”的韩文清。

也不是什么羞涩的小姑娘,叶修在沙发上坐下交叠着双腿跳过废话直奔主题,“我电话里说的那都是发自内心,老韩你不能质疑我的人品。”

你那人品不质疑才有鬼。韩文清铁青着一张脸在心里吐槽。

“我问你的不是这个,”实在不想听那堆垃圾话,韩文清笔直看着掏出了神经病打地鼠开始秀手速的叶修,“你说要追我是怎么一回事。”

就算明知道不能认真,说出这句的时候韩文清还是觉得有点说不出的违和。叶不羞的话重复起来换了主谓宾有种奇妙的感觉,韩文清说完了就整个人都不太好。

“字面含义。”叶修把手速神器抛到一边,微微弯起嘴角,“老韩你跟我交往怎么样?”

 

这句话放在言情小说里或者普通情侣间是顺理成章,但放在两个把对方全身早就看光还干了不少上不了台面的破事儿的大男人之间,就有点糟糕了。韩文清不知道叶修这是唱的哪一出,他遵循身本能直接把话音里带着点笑意的叶修摁在了沙发上。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不知不觉声音就变得危险,韩文清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觉得这么恼火。

被摁住了肩膀却完全不觉得压力大,叶修抬眼笑笑,“老韩你发哪门子火,我可是真心实意跟你告白呢。”

你特么这算哪门子告白?!怎么看都是胡扯。

看着韩文清越来越可怕的表情,叶修确实是心里偷乐,他觉得自己已经达到了最初的目的。他一直想看韩文清情绪失控的表情是什么样,现在看来只是比平时更凶神恶煞了一些。

至于这话里有几分真假,他自己是不太清楚的。他并没闲到用这个方式调戏韩文清,但等反应过劲儿来的时候快递已经送出去了。于是就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坐在网吧电话机旁边等,等韩文清打电话过来问自己究竟。

因为他知道,韩文清一定会打过来,也一定会来。

这样也许从某种意义上,也可以帮着自己弄清楚一些早该弄清楚的事情。

比如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比如韩文清到底是怎么想的,比如两个人是不是真的会就这么在一起。

 

韩文清心底的火从挂了电话就一直烧着,现在才算是爆发出来。他附身看叶修歪着头一副“不爽你打我啊”的表情微微笑着抬头看着自己,心里的邪火噌噌噌就窜得更高了。

“你觉得很有趣吗?”放低了声线在叶修耳边逼问,“你故意这么做究竟想干什么?”

他一直觉得叶修在感情方面不是个随便的人,就算了解得并不算多。叶修这通胡闹与其说让他觉得困扰,不如说失望的成分更多。

“干什么?呵。”叶修微眯起眼笑了,他故意弯起膝盖蹭了蹭正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的腰侧,“我想干什么老韩你真的不清楚吗?”

下一刻下唇就被吻住了,或者说是咬住。韩文清有些粗暴地肆虐着叶修柔软的双唇,以为这样就能缓解一下内心里莫名其妙就焦躁起来的情绪。

但是他错了,错就错在他低估了自己对叶修的感觉。情欲来得措手不及,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怎么想都是恶劣的行为,但这建立在这是个虚伪的谎言的前提之上。他不想让自己去辨认这调侃一般的话语里究竟隐藏着几分真心,他觉得自己如果去想会失去理智。

而事实是,他没有去思考,也同样失去了理智。

 

握住对方的欲望时两个人都没有太多犹豫。无论是形状还是热度,都非常熟悉。黑暗中响起了听了耳朵发热的水声,有节奏地回荡在开了暖气却还是嫌冷的房间里。叶修能感到韩文清相对起往日的迫不及待,像是为了确认什么,手法里带着点刻意压抑的凶狠。他勾起嘴角愉快地想,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愚蠢的事情,最后还是变成了用这种方式。不过无论愚蠢不愚蠢,跟自己一起犯傻的还有那个人,似乎一切就变得可以接受起来。

发觉了叶修的分神,韩文清故意在敏感的顶端重重捏了一下。叶修措不及防,嗯了一声差点就射了。他喘息着笑了,“老韩你够坏啊,几天不见心又变脏了。”没有回应,只有手指更激烈的动作。手心里韩文清的家伙也跟着勃动着,烫得有些吓人。如果开了灯韩文清就能看见被一致赞叹的形状美好的手抚摸在自己分身上时的画面,那视觉冲击大概会让他兴奋得更加不受控制。叶修听着耳边变得凌乱的呼吸声,也加快了手上的动作,靠下的囊袋也没有忽略。两个人像是在比赛,暗中较着劲强忍着,肿胀的火热弄湿了对方的手。最后还是韩文清在最脆弱的部位轻轻一掐,叶修终于忍不住破功,颤抖着射在了韩文清手里。

 

能明显听到对方吞咽口水的声音,叶修喘了口气问,“要不要接吻?”话音没落下身就被含进了嘴里,意料之外的举动让他措手不及地一阵低吟。韩文清的技术算不上绝佳,但足够让他舒服。刚发泄过的部位还沾着液体,被如数吸吮干净。叶修觉得下腹传来火热的肿胀感,他伸手抓住了韩文清质地偏硬的头发,有些难耐。啧啧的水声传进耳廓里带出回音,恍惚间已经柔软的地方又精神起来了。这个位置他是够不到韩文清了,但脚踝处的颤动感告诉他,韩文清正一边满足他一边自给自足。他顾不上多想,闭紧了眼睛认真感受湿滑口腔带来的快感。每次从牙齿旁边蹭过时都让他汗毛倒竖,脚趾不由自主地蜷缩起来,小腿一阵阵抽搐。

韩文清也不算好受,含在嘴里的东西胀大后让他觉得下颚发酸,而且,他自己身下正处于濒临爆发的状态,肿胀得发疼。他不想承认自己动手不及叶修带来的感受刺激,于是为了寻求心理平衡般更加卖力地想让身下的人展现出更多羞耻的姿态。舌头灵巧地在顶端活动,细小的褶皱和缝隙都是能让叶修鼻音加重的源头。能感到抵在喉部的硬挺跳动的频率加快,他加大了吮吸的力度,空出一只手来攻击柔软的阴囊。叶修根本承受不住这突如其来的刺激,没坚持多久就再次爆发。口腔中顿时溢满了苦涩的液体,韩文清没有太多犹豫咽了下去,然后细致地把周围一圈舔干净,才放过了已经失神的叶修。

 

过了片刻,韩文清感到身下伸来一只手。像是为了确认对方也已经去过一次,摸到一手温热湿滑的米青液,叶修安心地叹了口气。韩文清觉得自己稍微恢复了冷静,准备开灯寻找可以擦拭的纸巾,却被一把摁住了胳膊。

“老韩你这就算完事了?”

有些意外地停住了动作,韩文清不解地低头试图在黑暗中辨认叶修的表情。如果他眼神足够好就能看见叶修还没完全恢复过来还带着点恍惚的脸上恶劣的笑容,然后他听见了这么一句。

“老韩,扭一扭,舔一舔,后面还有一项炮一炮呢。”

——TBC

评论(22)
热度(89)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