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伞修| 死牢(HE)

我就指着这最后一句活了

妈蛋

妈蛋叔叔:

1

“叶修,关机吧。”

苏沐秋说出这句话之后,眼看着屏幕外面扯开嘴角笑得欢畅的人一瞬间变了表情。

叶修瞪着屏幕里面静静站着的苏沐秋,慢慢放下了拿着荣耀总冠军奖杯凑近屏幕的手。

“苏沐秋你说什么。”

“我说,关机吧。”

“……开什么玩笑。”

“我有点……受够了。”苏沐秋眼神飘忽,没再去直视叶修的眼睛,“我已经在这个黑漆漆的地方被关了十一年了,我……受够了。”

叶修沉默着。

“喂……看开点,”苏沐秋伸手敲敲屏幕,“十一年前我就该死了。”

叶修还是没说话,他只是快步走到桌前,然后果断把手机倒扣在桌面上——就像之前很多次一样。

“搞什么——又来啊!”苏沐秋的喊声闷闷地传来。

“不行。”叶修稳住了声音,瞪着手机背部黑色的外壳。

“别闹……我是真的求解脱啊。”

“不行。”

“叶修……”

“不行……”

“你先把我翻过来总行吧。”

手机被人重新拿起,被关在手机屏幕里的苏沐秋重见天日后,看见了叶修一双眼睛早已经红得像兔子一样。

 

2

真是……叫人怎么硬得下心肠啊。苏沐秋想。过去十一年里曾经有无数次想要开口,都是因为惧怕看到这张悲伤的脸而作罢。

可是自己真的早就已经到极限了。

这个狭窄却又荒凉的地方。没有任何可供大幅度活动的空间,又偏偏冷得没有一丝温度。让人绝望的饥饿和口渴,足以把人逼疯。唯一的美好来自于面前的屏幕外面那个自己曾经存在过的世界,还有那两个时常会把脸凑近屏幕冲自己絮絮说着话的人。

 

3

可那毕竟只是暂时的慰藉。更多时候,自己是被放进衣服口袋里,双眼空洞地看着外面灰扑扑的编织物的纹路,被带着四处走动。还有的时候,他会耳朵听着外面的一切欢笑,听着叶修和别人互相抬杠,听着沐橙在一旁轻声笑着,听着外面发生的一切早已和他无关的事情。

叶修总是习惯性地将手插进放着手机的裤袋里。手指轻轻地划过屏幕,像是在无声地说着“我在”。苏沐秋会把手也轻轻搭在屏幕上。

触手一片冰凉。

 

4

“叶修——你看着我。”苏沐秋平静地说道。

叶修的心重重地沉了下去。他突然意识到,这次,也许他一直以来惧怕的事情终于要发生了。

“这种日子我已经过够了。”苏沐秋沉吟了很久,终于说了出来。

“哪种日子。”叶修问。

 

5

“生不如死的日子……”

“有我和沐橙的日子?”

 

6

手机屏幕内外,两句话几乎是同时说了出来。而那之后,是更加长久的沉默。

“生不如死?”叶修低声重复道。

“很冷——”

“你说过我把手放上去就像盖了一层被子一样暖和。”

“很饿——”

“你说过每次充电都吃得很饱。”

“很渴——”

“我他妈每次像傻逼一样地拿湿巾擦屏幕就因为你说水汽可以渗进去?!”

“叶修你太好骗了。”

“苏沐秋你这个混蛋。”

“骚瑞啊。”苏沐秋苦笑了一下,扯了句英文。

 

7

这一句话就好像把叶修拉回了十一年前。

“骚瑞啊。”

“操。你他妈一句阴阳怪气的骚瑞就想走了吗!”

事实证明他真的没走成。

苏沐秋就这么眼睛一闭一睁发现自己被莫名其妙地关进了叶修的手机里。在隔着裤袋听叶修撕心裂肺地嚎哭了很久很久之后,苏沐秋都觉得这货哭到这种肝肠寸断的地步太夸张了吧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原来这么高么。

然后就感觉到哭声总算渐渐平息下来,一只手伸进裤兜把手机捞了出来。

苏沐秋看着屏幕外面鼻涕糊了满脸的震惊地看着自己的叶修,突然感到很愧疚。他觉得这种为死去朋友痛苦流涕结果发现人跑到自己裤兜里来的感觉,大概和你在火车站台送别半天说尽再见结果火车迟迟不开一样尴尬。

“怎、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苏沐秋把手搭在屏幕上,左敲敲右敲敲。

“……刚刚你听见了多少。”叶修显然更关心这个。

“完全没听见。”苏沐秋镇定地撒谎。

“妈蛋。”叶修平静地说道。

 

8

手机突然震了起来。苏沐秋整个人筛糠一样地跟着狂抖。

“是沐橙……”叶修看了一眼显示在屏幕上的名字,对苏沐秋说道,“我接电话会不会有问题?”

“不呜呜呜呜呜知日日日日日道嗷嗷嗷嗷嗷嗷……”苏沐秋抖。

叶修试探着滑动滑块,通话界面从左至右慢慢滑过来,苏沐秋被挤成一条。

“不行啊啊啊啊……”苏沐秋被通话界面和手机外框的边缘夹在中间哀嚎。

叶修急忙松手,又让手机回到了待机界面。

“我靠。”手机又抖了一会儿之后恢复了平静,苏沐秋急不可耐地发表了感想。

“这也太坑爹了。苏沐秋你说你跑哪不好跑我手机里来。”

“我靠是我想这样的么!”苏沐秋抗议。

“我估计这个节奏我想解锁手机也会把你挤没吧。”

“你试试?”

“嗯。”

“啊啊啊啊啊不行啊挤过来了!”

“我靠。”叶修也开始发表感想。

苏沐秋苦着脸推推屏幕:“我是彻底被关进这里的节奏啊——只是被关进锁屏界面这么个坑爹的地方。”

“傻逼苏沐秋你故意的吧。我这手机彻底废了不能用了啊。”

苏沐秋翻了个白眼。

“还总得保持开机状态。我估计关机也是你被弄死的节奏。”

“这我上哪知道。”

“我试试?”

“哎你缺不缺德!”

“嘿嘿。”叶修改成双手捧着手机,把手机端起来,凑近自己的脸。

“你干嘛。”苏沐秋缩了一下,可后退一步后脑壳就磕到一堵硬硬的墙上,“我靠这里面好窄。”

“至少你还活着。”

叶修笑得很开心,嘴巴咧到耳根那种。

他笑着笑着眼泪就又流了下来。

苏沐秋知道这叫喜极而泣。他也开心地笑着回看屏幕外面这个十八岁的男孩子,呼出的气息蒙在屏幕上,结成一小片雾。

 

9

苏沐秋回想那个时候相对着笑得傻逼呵呵的两个人,总觉得世事荒诞,所谓乐极生悲,竟是一语成谶。

苏沐秋觉得自己之后十一年的心甘情愿的煎熬,都是为了不辜负叶修那时候的哭和笑。

他从未想过自己的生死可以如此激烈地左右一个人的感情。

叶修的悲伤到骨子里的泪水和畅快到仿佛整个世界都鲜明起来的笑容,就像一个温暖的茧,把苏沐秋牢牢地锁了进去。

不能离开啊。

再等等。

再忍忍。

还不能离开啊。

 

10

沐橙真是个接受能力满点的孩子。

苏沐秋看着沐橙呆呆地盯着屏幕里的自己五分钟后果断拿出笔画在屏幕上的两撇小胡子默默地想。

 

11

一切都好像回到车祸前。

兄妹三口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叶修和苏沐秋无止境地互相抬杠,孜孜不倦地联系垃圾话,沐橙坐在一旁一边咯咯笑一边听。

叶修说真是太好了少个吃闲饭的。

苏沐秋怒道某些人在我们家才是吃闲饭的吧。

 

12

苏沐秋曾经愚蠢地以为只隔着一道屏幕并不能改变任何事情。自己只不过在以一种十分玄幻的方式继续活着。

他忘了,他早就死了。

空洞的饥饿感,冰冷的四肢百骸,像棺材一样的狭小的手机屏幕。

过了很久,苏沐秋才终于明白,自己是被埋葬在了这一方屏幕里。无法翻身,无法活动。而比起厚重的泥土,盖在自己身上的则是一整个那么近却又那么遥远的世界。

越热闹,越孤独。

越鲜活,越死寂。

他攥起拳头猛力地砸向屏幕,用上了全身的力气,却只发出一声细不可闻的细微响声。

和外面响彻云霄的“三十七”的呼喊声比起来,连叹息都算不上。

叶修照例把一只手插进兜里。手指温柔地划着屏幕。

 

13

“我去叫沐橙。”叶修的声音沙哑。

“别去,哥们儿。你去叫她,我就走不了了。”

“那就别走。”

“叶修,”苏沐秋叹息着,“让我走吧。”

“不。”

“我已经耽搁很久了。你看,我陪着你夺冠——”

“不。”

“我陪着你从头再来——”

“不。”

“我陪着你和沐橙重新登顶——”

“苏沐秋,我很自私。”叶修说得斩钉截铁,“就算你承受不了想离开,我还是想留下你。”

苏沐秋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14

“我就是那种,亲人立了遗嘱想要安乐死,我还会视而不见用一口参汤吊着他的人。”

“苏沐秋你已经死过一次了。”

“你不可以死第二次。”

“苏沐秋我这人特别自私。”

“真的。”

“别跟我说你要离开行不行。”

“我知道这是个死牢。我早就知道。”

“可你之前一直和我说那里面自在得很。”

“我不好骗,一点也不。可是我就信了。”

“苏沐秋,归根结底,我是很自私的人。”

“对不起。”

“可我还是不想让你走。”

 

15

叶修忘了自己捧着手机说了多少话。

语无伦次,结结巴巴,失了所有的分寸。

 

16

“求你了。”

 

17

叶修已经有十一年没按下手机的关机键了。

 

18

长按三秒,提示关机的滑块闪了出来。

叶修把手指贴在滑块上,等着苏沐秋宣判自己的死亡。

而苏沐秋只是不疾不徐地张口在屏幕上哈了一口气,然后在雾气上画了一个小小的伞的图形。

“再见啦。”他微笑,“以后沐橙就拜托你啦。加油!”

叶修机械地点了点头。

他手指一动,屏幕瞬间陷入了黑暗。

 

19

他看着漆黑一片的屏幕上倒映出自己的脸,就像不久前那个被关在里面的人一样,脸上的悲伤不可抑制地浮现。

苏沐秋那个傻子,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

叶修的手剧烈地抖了起来。

他哆嗦着去按电源开关,力气大得几乎要把按钮按碎。

开机图标定格的几秒钟的时间,叶修慌乱得连呼吸声都变得杂乱。

锁屏画面终于跳了出来。

空荡荡的黑色背景。只留下苏沐秋就这雾气画下的伞的图案。

若隐若现的,淡到不仔细看根本就会和黑色背景混为一谈。

 

20

叶修颤抖着把手机贴近嘴唇,恨恨地压了上去。

他保持着这个动作蹲下身来, 指节因为用力而发白。

喉咙里传来阔别了十一年的,压抑的悲鸣。








21

在他的身后,苏沐秋一脸卧槽地挠了挠头。


评论(4)
热度(1259)
  1. かむい妈蛋叔叔 转载了此文字
    天啊又哭又笑啊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