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喻黄】开门!修热水器的(一)

各位好久不见~~

终于能抽出点时间码字了,来了腐国之后就忙得没完。

果然适合夜深人静的时候写东西,希望明天能顺利爬起来去上课QAQ


正文:

黄少天怀疑自己被张佳乐的气场影响了。

自从那长头发的小子搬到自己对面,宿舍里的东西就开始接二连三地坏。

先是冰箱的制冷出了问题。分明是两天前刚买的翠绿生菜,等拿出来的时候那颜色已经黄成了一朵菊花;好端端的牛奶还没过保质期就开始发酸。食物悄无声息的变质让黄少天好几天都在拉肚子,脚软得快要从马桶上爬不起来。最让黄少天欲哭无泪的是,公共的冰箱只有他一个人被过期的食物荼毒,其他几个人匪夷所思地安然无恙,这让他不由得担忧是自己的肠胃出了问题。直到他某天早上目睹张新杰铁青着一张脸把原封没动的酸奶盒子扔进垃圾箱,他才断定自己身上没什么问题,只是没仔细观察就往嘴里塞的过。

然后是厨房的风扇。显示灯明明亮着但就是不运转,炒个菜油烟大得差点触动烟雾警报,黄少天被呛得连连咳嗽。悲催的是就在这时刚下课的张新杰拎着包进来了,站在距离厨房门口五米的地方冷冷地用目光扫视了活像火灾现场受害者的黄少天一会儿,然后摸出钥匙开了自己房间的门进去了。砰的关门声让黄少天回过神来,上蹿下跳地对着紧闭的卧室门一通狂敲。

“张新杰你给我出来你刚才那算是什么意思啊风扇又不是我弄坏的你难道不住在这里吗凭什么无动于衷啊你出来说清楚!”

无人响应。

就在炸毛的黄少天准备破门而入的时候,门吱呀一声开了。张新杰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你去找宿管报修”就准备关门。好在黄少天眼疾手快把门扶住了,“为什么是我去?!”

张新杰推了一下眼镜反射出一阵寒光,“因为宿管是你男朋友。”

黄少天哑了。

他眼睁睁看着张新杰平静地进屋关上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张新杰说的没错,他们所住的男生宿舍楼的宿管,就是黄少天正在交往的恋人。

如果放在平时,就算没有什么事黄少天也会不停地往宿管办公室跑,勤快得全楼人都知道了两个人的关系。但是,这几天很是反常。黄少天一直很老实地在自己的房间里呆着,一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黄花大闺女的做派,连做饭的食材都是交给了张佳乐代买。是个人都看得出两个人之间在闹冷战,更何况一向明察秋毫的张新杰。

没有放任黄少天的刻意拖沓,张新杰去找宿管报修了冰箱。填表格时余光一扫,不出意料地在年轻的工作人员脸上看到了浅浅的黑眼圈。张新杰不是多事的人,更不会插手正在闹脾气的小情侣之间的事情,所以他云淡风轻地填好报修表交给明显心不在焉的喻文州,甩了句“下次我不会来了”走了出去。

然后第二天,喻文州就等来了苦着一张脸的张佳乐。

好气又好笑地听张佳乐哭诉了厨房的生存环境如何如何恶劣,黄少天如何如何大义凛然地买了个口罩坚持戴着做饭,喻文州觉得自己有必要主动找罕见地闹了这么久脾气的自家小男友聊一聊了。

没过几天机会就来了。

 

“艹!”

手忙脚乱地把浴室淋浴关上,黄少天还是没忍住飚了句粗口。这倒霉的热水器是第四件被张佳乐病毒感染的公共设施,之前一个劲儿往外喷灰的吸尘器是他上网查说明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自己动手修好的。黄少天觉得整个宿舍都中了邪,一件件都逼着他去找那个已经好一阵没见面的宿管。揉了揉鼻子打了个寒战,黄少天破罐子破摔地抽了条毛巾草草擦了一把头发,就着人字拖噼里啪啦地跑下了楼。

公寓门被重重摔上的动静让正在房间里打字的张新杰皱了一下眉头,但嘴角还是露出了一个很难分辨的笑容。

隔壁的张佳乐放下手里看了一半的杂志,轻手轻脚地开门看一眼空无一人的走廊,心满意足地叹了口气。

 

喻文州坐在办公室里老远就看见风风火火朝自己杀过来的黄少天,不由得微微一笑。然后玻璃就被碰碰地敲得震天响,“报修报修报修报修报修!”

心疼对方手指会疼,喻文州赶紧开窗把保修表格递过去,“少天,这次又是什么坏了?”

“热水器!”气呼呼地在纸上一通狂草,“张佳乐那扫把星简直可以开个邪教了自从他搬进来以后什么什么都坏就差把那屋子推平了重建了我还真是没遇见过这么邪性的事儿我跟你说……”

口吐莲花地说到一半黄少天突然停住了,抬起头,对上的是喻文州微眯起眼笑着的面庞。

最后……还是不由自主地和喻文州说话了。

自暴自弃地把填好的保修表往桌上一甩,看着喻文州弯腰把一旁的工具箱拿起来,黄少天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张佳乐你走着瞧”,然后乖乖跟在喻文州身后朝宿舍走去。

 

进了门喻文州就径直朝浴室走去。拿着工具卸开热水器盖子认真检查了一会儿,喻文州决定打开水研究一下淋浴头有没有坏。就在这时他听见公寓门开了,张佳乐的声音响了起来,混杂着另一个声音。

就在这时黄少天推门进来了,“张佳乐带蓝河回来写大作业,我们速战速决——哎呦!!”

话音还没落黄少天就脚下一滑,结结实实地摔倒在了喻文州身上。被带得一个趔趄差点站不稳,喻文州手臂一撑碰到了开关,冰凉的水柱倾泻而下。

然后他抬头,压在他身上的黄少天衬衫湿透,隐隐约约能看见里面的肌肤和受冷挺立起来的粉色细小突起。被打湿的短发贴着额头,一对闪亮的瞳孔湿漉漉地看着自己,有种说不出的诱惑。

喻文州感到下腹一阵悸动。

“我靠好冷这水忽冷忽热的都两天了这么下去肯定得感冒赶紧修好了我好洗澡……”俨然没注意到自己无意中给对方造成了怎样影响的黄少天还在喋喋不休地抱怨着。

下一刻就被呼吸已经粗重起来的喻文州翻了个身压在身下,两个人距离极近,鼻尖几乎碰到鼻尖。

“现在就洗吧,少天。”

 

——TBC~

评论(10)
热度(54)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