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周翔】位置

考试周考试周考试周!!!

考试周的摸鱼是作死的摸鱼,明天的听力考试什么的才无所谓呢……

不写出来真是不得安宁OTZ

第一次写周翔,算是个肉渣?

天然呆其实都是天然黑啊……望远


正文:

“混蛋周泽楷这都是你设计好的是不是?!”

房间门刚一关上孙翔就扯着嗓门嚷嚷起来。他现在很不爽,非常不爽,不爽到根本不在乎自己极具穿透力的咆哮声是不是会被隔壁的江波涛他们听到。

面对孙翔愤怒的质问,周泽楷只是歪着脑袋困惑地眨了眨眼。孙翔的间歇性抓狂已经是轮回众人的家常便饭,谁都知道这小祖宗脾气暴不好惹。至于这一次孙翔暴走的原因周泽楷表示很不解,他并不明白自己哪里做错了。

“别告诉我你他妈也是临走才知道要来滑雪!经理安排这事儿能不跟你商量?!扯淡!!”

周泽楷想了一下,点点头,“滑雪,知道。”

看着对方表情平静的模样孙翔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他一把扯住了周泽楷的领子两只眼睛要喷出火来了。

“你居然好意思说知道?!知道你还胡来!!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禽兽!!”

抬手擦了擦因为过于激动而飞溅到自己脸上的唾沫星子,周泽楷努力思考着这之间的前因后果。知道要来休假的消息时队员们都很兴奋,一路欢声笑语夹杂各种吐槽和无良段子,只有孙翔自从上车起就臭着一张脸,刻意没有和自己坐在一起而是独自缩在大巴最后一排,而且还把卫衣的帽子戴上了,全程没有和任何人说话像是睡着了。对于孙翔的表现大家都选择性无视了,天知道这小少爷又在闹哪门子别扭。没有人想在孙翔心情不好的时候故意招惹他,万一被误伤了队长也不会报销医药费。江波涛很关心地看了好几眼示意周泽楷过去看看,枪王犹豫了一下还是坐着没动。他知道自家小朋友的脾气,这种时候凑过去只会起反作用。

到了雪山度假村放好行李拿了装备,一群年轻人热热闹闹地玩得不亦乐乎。吴启往杜明衣服里塞了一把雪就跑了,杜明骂骂咧咧地在后面追。跟队摄影师拍照时孙翔还是没有好脸色,把脸藏在围巾里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抓拍滑雪动作的时候最初还勉强配合,因为反光问题被要求重拍第二次的时候已经不耐烦得想撂挑子走人。好在摄影师也算习惯,化妆师跟上来补妆的时候孙翔表情很糟糕地扯着围巾没有松手。这一切周泽楷都看在眼里,但他这边也没有多轻松,等晚饭的时候大家都已经精疲力尽,除了杜明叫嚣着要报仇雪恨第二天要拉吴启比赛飚速,其他人都早早回房间休息了。

拿到房间号码牌的时候孙翔就有发飙的前兆,说好的两人标间到了他这儿都就成了大床。对此副队长江波涛表示酒店客满没有办法,转身对周泽楷比划了一个“队长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的手势,然后就拎着包风一般地逃离了不宜久留之地。

接下来就上演了最初的那一幕。

 

周泽楷觉得大概是自己没有及时安抚对方导致了事态进一步恶化。他尝试着组织措辞解释,但到了嘴边就成了一个不明所以的……“嗯?”

这无疑是火上浇油,孙翔脱了外套往床上狠狠地一甩,震得床垫一个哆嗦。

“嗯你妹啊嗯!你自己做过的事情就一点都不记得了吗?!混蛋!!”

身上只剩一件T恤的少年眼睛发红地站在床边,露出的脖颈上残留着浅红的印记依旧清晰可见。这新鲜的印记周泽楷是熟悉的,因为是他种下的。还没有完全褪去少年特有的纤细轮廓,引人遐想连篇的暧昧吻痕从脖颈蔓延到锁骨,消失在黑色的领口处。周泽楷知道被衣料覆盖的地方还有更多,仅仅去想象那画面就足够让他小腹一沉。

枪王的行动力是极强的,栖身上前抚上孙翔的脸颊,手掌感到一阵温热。不料下一秒就被狠狠甩开了,回应他的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你他妈还是不是人啊?!随时随地都能发情?!知道今天要来滑雪昨天晚上还乱来!你以为老子累得要死是因为谁啊!还搞?!你他妈是不是想弄死我?!”

情绪激动的孙翔吼到最后甚至有些破音。他已经坚持了一整天,努力让自己看上去行动自如。那该死的摄影师让他拍的动作并不算难,但是连拍了四次的运动量也够他喝上一壶。最后一次从坡道上滑下来时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要散架,腰部像是被几十头大象连续踩踏。但是他不是个轻易示弱的人,而且如果自己表现出身体不适队友们和工作人员肯定会问个没完。他不想让更多人知道自己和周泽楷之间发生了什么,尤其是这一回,怎么看都不算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于是他咬牙硬撑着熬完了这一天,回酒店的路上杜明从背后猛地一扑挂在他身上时他差点膝盖一软跪在地上,坐在餐桌前时方明华还好死不死地从背后压在了他肩膀上,这一压正好加重了臀部和椅子之间的压强,痛得他脸都白了。

好不容易到了房间,迎接他的是笼罩在柔和的暖黄色灯光下的king size大床和一脸无辜的周泽楷。

然后这位当事人不但没有任何反省,还凑上来颇有一副“摸摸小脸再来一发”的意图,孙翔绷了很久的那根神经分分钟断成了渣。

 

脸上挨了一记五指山的枪王表情也不好看,但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孙翔会如此暴躁。

“对不起。”声音不大,却很真诚。

孙翔并不领情,恶狠狠地瞪着他。

下一刻就被推翻在了床上,孙翔当即慌了神,“卧槽你干什么?!”

枪王一本正经地扒着他的裤子,“检查。”

“滚滚滚滚滚!!!!”抬手一记肘击却被巧妙地躲过了,孙翔脸绿了,暴跳如雷。

天知道会不会弄出什么幺蛾子,孙翔虽然二,但和周泽楷相处时间久了他还是能嗅到危险的信号。

“老子没事,你少管!”挣扎着翻了个身钻进被子里,没等周泽楷跟上来就甩了件外套过去,不偏不倚地糊了周泽楷一脸,“床是我的,你不许睡。”

看着把自己埋成一只鸵鸟的孙翔,周泽楷无奈地叹了口气,拿下外套在衣架上挂好,进浴室洗漱。

 

听着浴室里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孙翔在被子里气恼地揉了揉头发。周泽楷对于他的暴躁似乎永远都能心平气和,好像出厂设置里就没有自带反驳这一功能。这无疑让他更加恼羞成怒,为什么这个没比自己年长多少的男人总是可以优雅自若。

从浴室出来时周泽楷看了一眼床上那一团,眼神里有他自己都察觉不到的宠溺。五星级的酒店有个飘窗,上面铺了一层软垫。虽然宽敞,但容下一个身材修长的成年男性还是有些困难。周泽楷郁闷地走了过去,顺路摁灭了卧室的灯。

 

孙翔并不好受。浑身酸软得没有任何力气让他不想下床去洗漱,更重要的是他不想看到可怜兮兮缩在窗台上的周泽楷。身后的地方肿得厉害,他根本不能平躺着,只好侧身把自己缩成一个团,尽量缓解这让人羞耻的痛楚。分明已经累得连手指都不想移动,但偏偏睡不着。翻来覆去的同时还要小心着不要刺激到痛点,怎么都找不到那个舒服的姿势,这让他心里更加烦躁。

从周泽楷所在的角度显然能看清黑暗中极不安分的那一团黑影。窗帘没有完全拉上,皎洁的月光被雪地映得更加明亮,在枪王轮廓分明的侧脸上打下一片高光。他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自己可以无条件地纵容这个一点就爆的小型喷火龙,但孙翔的一喜一怒在他眼里都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可爱,让他没有办法动怒。就算是无理又霸道的要求,他也依旧可以屈尊接受,而且甘之如饴。那股子少年人的张狂是他所迷恋的,就像月光下的白雪,干净透亮得闪闪发光,让人不忍心在上面留下任何脚印。

周泽楷觉得自己大概是无药可救了,所以他干脆就爽快地放弃了治疗,纵身任自己跌进这深渊之中。

无法自拔。

 

孙翔不记得自己最后究竟是怎么睡着的了,但他隐约记得自己终于找到了那个舒服的姿势,像是一块急需充电的电池终于找到了正确的充电方式。浑身都松懈下来了,软绵绵地陷下去了。

然后,等他睁眼时,发现自己在周泽楷怀里,脸贴着熟悉的肩膀,腰上是熟悉的手。

正想张嘴骂人就对上了刚从睡梦中醒来的枪王迷茫的眼睛,孙翔狠狠地在心里爆了句粗口,觉得这男人就算刚睡醒也性感得不给人活路。

“你怎么上来了?不是说了床是我的吗。”

周泽楷想了一会儿终于憋出了一个字,“挤。”表情有些委屈。

“……”孙翔无力了。每次到了这种时候他都特别想找个墙角蹲着哭一会儿,宣泄一下自己无处可去的心塞。

正神游着裤子就被入侵了。没来得及挣扎就被制住,手指轻车熟路地抚上股沟,在尾椎的地方打个几个转,然后摸到了重点。

孙翔没能克制住自己,闷哼出声。

睡了一晚之后受伤的地方有所好转,却还是肿。温热的手指在入口的地方按压了几下,作势要进入。

孙翔急了,呼吸紊乱,“你他妈又要干什么,今天还要滑雪。”

周泽楷没有答话,戳戳摁摁弄得孙翔差点就要破功,然后放心地抽出了手指。

“还好。”

看着对方一脸的纯良孙翔气得快要吐出血来。早晨的生理反应再加上刚才那一通弄得他前面很有精神,两个人离得如此之近他不信周泽楷没有察觉。但是他没有办法开口只好忍着,一脸便秘表情地看着周泽楷神清气爽地从被子里爬起来进了浴室。

这特么是闹哪样啊!

愤恨地在周泽楷刚刚睡过的地方狠狠捶了一下,孙翔郁闷地把脸埋进枕头。他不想承认自己这一晚睡得很舒服,更不想承认他现在其实很想要。

妥妥的自作孽不可活。

但是,孙翔找到了最能够觉得安心的位置。

尽管他自己并没有打算说出来,也绝对不可能说出来。

 

——END——


评论(11)
热度(182)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