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叶蓝】这样就好

一个一个回点文顺便继续构思《开门!修热水器》的叶蓝视角篇。

梗想好了卡在开头简直心塞。忙得没空写的结果就是妥妥的文力退步 QAQ

提示:私设多,脑洞大。(X3)

给能够从中顺利get point的小天使点赞。


正文:

蓝河兴冲冲地走进家门时叶修正戴着耳机在PK,听见蓝河进门了说了声“你回来啦”就接着埋头忙活自己的事情。蓝河已经习惯了这种状态,一般这种时候他会放好东西去换衣服然后回来凑在一旁看一会儿或者直接进厨房收拾。但是今天蓝河不太寻常,他随手把东西往茶几上一放就坐在沙发上,手里拿了份报纸看似在关心国家大事的样子,实际上目光总是往叶修的方向飘,目光闪闪烁烁地像是在等什么。叶修自然也察觉了这一点,于是很快结束了战斗把电脑一合转身,却没等到下文。蓝河看了他几眼起身进了厨房,没过多久就端着晚饭上了桌。叶修不急,轻松自在地吃着饭也不问。果然没多久蓝河开始谈论今天发生的事情,然后就看似云淡风轻地说早上收到了邮件,有猎头公司看中了他问他有没有兴趣做职业选手。

叶修停下手里的筷子抬头,“是吗?哪家公司发的你跟哥说说。”

蓝河愣了一下,然后报出了发件人姓名。

叶修想了想,又问,“那你自己怎么想?”

蓝河笑,“我是有点惊讶,毕竟我这个岁数了,再培养也来不及了。”

叶修眨了眨眼没有说话,接着忙着和碗里的食物战斗。因此,他没看见蓝河的眼神瞬间黯淡了。

 

后来的几天里,叶修隐约察觉到蓝河对自己的态度有些异样,但具体又说不上是哪里。

就在这时,他接到了黄少天的电话,接起来叽里呱啦了一阵半天才扯到正题,说前一阵发现有个餐厅味道很赞,人也不多不必太担心被认出来,要叶修带了蓝河一起去。

晚上和蓝河提起来时,对方态度在意料之外。蓝河找了个托辞说有事情去不了,要叶修代自己和黄少天喻文州道个歉,改日再聚。如果是往常,蓝河一般是不会放过能和偶像接触的时机的,时间这么久了见了黄少天还是会两眼亮晶晶的,喻文州一直开玩笑说蓝河是黄少天的真爱粉。不过这次不然,叶修意识到事情比自己预想得严重。他知道蓝河不一定会自己讲出来,于是便压了下来等待时机出现时准备一举问清楚。

然后,叶修自己也没料到时机出现得这么迅速。

 

第二天晚上,叶修没有蹲守在电脑旁边,而是早早地洗好澡爬上床,朝一脸疑惑的蓝河大大咧咧地勾勾手指。

“好久没宠幸你了,今天让哥好好疼你一下。”语气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蓝河被雷得眉毛一抖。他知道叶修早就和节操这词脱离了所有权,但没料到会这么彻底。自从确定关系之后两个人没羞没臊的事情做得不少,但蓝河依旧没有习惯在情事上主动。

对于这一点叶修并不介意。要是哪天蓝河大大方方往床上一横媚眼如丝地对自己说“快来满足我”,他估计会被吓得不举。

后面的事情顺理成章,蓝河虽然还会紧张却并不扭捏。总体而言是尽兴的一回,但叶修还是敏锐地感到了蓝河潜意识里的抗拒。结束之后蓝河趴在床上没了动静,像是累得睡着了。叶修帮他把身体翻过来时也只是轻轻挣了一下,皱着眉表情纠结。叶修无奈一笑,关了灯睡下。

半夜叶修觉得嗓子有点发干,朦朦胧胧快醒的时候,他感到蓝河在黑暗中静静注视着自己。条件反射地没有睁眼,不久他听见一声轻叹。

“我真的是什么都和你没得比。”

耳语般的自言自语在黑夜中细微得如同错觉,却足够让叶修猛地清醒过来,直到天明。

 

高手很难想象,决定了长久留在一个太过优秀的人身旁,需要担负起多大的心理压力,以及从而引发的一系列不安。

蓝河的沉默是为了维持平衡,但叶修明白,任之发展下去只会形成越来越大的裂缝,直到两个人一同坠落。

他无论如何不会让这件事发生。

 

叶修第八次翻身的时候,蓝河终于忍不住了。

“你怎么了?”他尽力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平缓。

没有回应。

蓝河盯着卧室半空的漆黑发了一会儿呆,已是夜深,偶尔能听到汽车从窗外驶过的声音,伴着窗帘后透出的昏暗亮光。

又等了片刻,依旧没有答复。蓝河知道叶修没睡,只是躺在那里装活死人。他有些烦躁地坐起来去扳对方的肩膀,有些艰难的翻身动作让他察觉到了哪里确实不太对。

条件反射地去摸额头摸到了一手汗,蓝河有点慌了,连忙伸手摁亮了床头灯。转过身来就看见叶修一脸痛苦的表情,闭紧了眼不知道是在躲避灯亮还是已经难受得承受不住。

“叶修你怎么了?!”蓝河赶紧凑过去,没意识到自己声音紧张得有点抖。

“……胃疼……”有气无力地哼唧了一声,叶修把手从被子里抽出来挡住眼睛,“能不能把那灯关了我睁不开眼了。”

然后叶修就听见“啪”的一声,世界恢复了黑暗,然后不到五秒钟卧室的大灯亮了,晃得他皱了一下眉。蓝河已经下了床在柜子前翻腾起来,伴随着热水器加热的声音。

“别找药我没事儿,”含含糊糊地说着把被子拉起来遮住眼睛,意料之中地听见一声“疼成那样儿了不吃药不行”,叶修扯了扯嘴角翻了个身,感到蓝河拿了药瓶坐在了床边查看。

“具体是怎么个疼法?是持续的还是一阵一阵的?刺痛还是酸痛?水开了你先喝杯水,要是疼得厉害我们去医院。”

正要起身就被一把扯住了,听见叶修说了什么但听得不清楚,凑近一点听见一句“从中午起就没吃饭,中间吃了个苹果。”蓝河觉得自己要被气笑了。

“我不在没人管就不知道自己弄点吃的是吧?叶修我服你了。”

“你不是早就服我了?还一口一个‘大神’地叫了那么久。”

短暂的沉默。

“算了胃药没用,要不……”犹豫了片刻,“我下面给你吃?”

等到的不是答复而是被扯回床上,手指灵活地从充当睡衣的大号T恤下摆穿进去,在腰侧暗示性颇强地摸了两下,眼看就要往睡裤里探。

“你这是干什么?”赶紧把作乱的手按住,蓝河觉得自己没跟上节奏。然后,他感到叶修突然凑近,带着一点湿气,紧接着耳朵就被轻柔地舔了一下,激得他一个哆嗦。

耳边响起慵懒中混杂着笑意的声音。

“你不是说下面给哥吃吗?好啊。”

 

“靠!叶修你大晚上的耍什么流氓……啊……”

“你的意思是我应该白天耍流氓?”

蓝河气结。叶修在曲解他说话含义方面的技能也是早就满点。

手指不轻不重地在已经开始有反应的地方揉捏着,时不时技巧性地一紧,让蓝河控制不住地喘息出声。掀开被子把碍事的宽松睡裤扯到腿间,蓝河感到叶修坐起来朝他靠过来,呼吸吹在异常敏感的部位。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让蓝河后背发紧,他模模糊糊觉得事情不应该这么发展,但被叶修含住的瞬间,他眼睁睁看着他名为理智的小伙伴朝他挥挥手一溜烟跑了,本能占据了主导,腰部不受控制地上顶。

对蓝河的反应感到满意的叶修从鼻间笑了,更加用心地活动口腔。舌尖在顶端灵活地打转,没多久就感到那里渗出了苦涩的液体。

蓝河不得不承认叶修在这些方面的水平也是一流的,他被伺候得很舒服,舒服到差点就缴械投降。但他忍着,因为他想起叶修曾经开玩笑说他秒射,不爽得他要和叶修比持久但被莫名其妙地糊弄过去了。这其实是一种作死,他坚持得非常辛苦,因为叶修已经灵敏地察觉到了他的这点小心思,所以集中火力刺激他最有感觉的地方。蓝河觉得眼前开始发白,身体遵从本能地痉挛着,最后他抓紧床单有点不情不愿地射了,带着体温的体液飞溅了一点在叶修下巴上,被刮下来有些恶意地蹭到了他胸前。

气还没喘匀就感到潮湿的手指在身后的某处摩擦,摩擦得他浑身被熟悉的有点奇怪的感觉笼罩,但是就像是喝醉了的人突然醒过来,手指还没完全探进去抽了出来。已经进入状态的蓝河有点疑惑地睁开眼,看到的是在眼前放大的脸。

“我饿了。”

反应了一下回过神来,蓝河脸刷地红了一半。他这才想起来叶修是个病人,手忙脚乱地把裤子套上像是想掩盖尴尬。叶修哪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在蓝河起身时刻意把手指凑到嘴边舔了一下,无比情色地说了句“没事,吃完面我接着吃你。”,顺利地把蓝河逼得炸了毛。蓝河很想干脆关灯睡觉让这生了病还要调戏自己的混蛋自生自灭算了,但又敌不过心疼,最后只好狠狠瞪了叶修一眼翻身下床。

 

看着蓝河有点恼羞成怒地随手披了件衣服走向厨房,叶修微微一笑支起上半身靠着床坐起来。手在自己这边的被子里摸索了一阵掏出个已经半温不热的暖水袋,准确地扔到床底下蓝河不会看到的位置。他才不是两顿饭不吃就闹胃病的大少爷,当年抢圣诞小偷的时候可是一连两天不休不眠。为了弄出这一身汗他抱着滚烫的暖水袋捂了半天,然后成功用演技让蓝河信以为真。叶修扯下被汗弄湿的枕巾扔到一边,在心里为自己的献身精神颁发了一座奥斯卡小金人。

这时候蓝河端着面回来了,见他光着上身靠在床上又大惊小怪了一阵硬是把睡衣给套上。叶修接过面稀里呼噜地闷头吃,吃到快要只剩汤的时候抬起头口齿不清地冲蓝河说了句“你说说要是没你在哥可怎么活”,然后继续埋头吃。

再然后,叶修从碗边上看见,蓝河有点尴尬地擦了擦脸转过头去,嘴角却藏不住那一丝笑,被叶修尽收眼底。

接过空碗时蓝河目光躲闪地没看叶修的眼睛,一边说着“你自己也长点教训”一边关了灯。

听着蓝河的脚步声先是进了厨房然后又进了书房,叶修安心地躺好,等着他删完邮件回来。

他一开始就不打算告诉蓝河那家猎头公司的口碑之差他再清楚不过,但他还是乐意看蓝河短暂地上当。

因为他觉得,他大概会一直记得那天晚上蓝河推开门走进来时脸上掩饰不了的笑容,就像盛开的向日葵一样灿烂。

 

而你所需要做的,就是保持现在这样就好。

 

——END——

 胃疼一夜然后能搞出个文来我也是蛮拼的。√

晚安

评论(8)
热度(124)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