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叶蓝】开门修空调的(上篇)

说好的【喻黄】开门修热水器的 姊妹篇

本来想一发完结,然后写着写着就收不住了OTZ

挖坑都挖出习惯了喵的(挠墙)

下篇完结有肉(对没错这个是重点) 讲述大灰狼叶修如何一点点吃掉小白兔蓝河的过程(大误)

……这还只是个开始而已!

顺手丢个喻黄篇的链接 http://clusa.lofter.com/post/2dd97d_2482831

那么就愉快地开始吧~

正文:

和大多数漫画的主角一样,在故事的最开始,蓝河想要的只是平平淡淡的大学生活。

而事实证明,一般坚定抱有这个念头的人,到了后面不是意外地坐拥后宫佳丽三千人变身人生赢家,就是开挂小宇宙爆发成了新一代的救世主中二爆棚。还好,剧情换到蓝河身上,他既没有遇到那固定剧情里的一打女朋友,也没有转瞬间升级成叱咤风云的明星级人物。毕竟,在现实世界里,尤其是现实世界的普通人的生活里,这些神展开发生的几率是很小的。蓝河依旧是众多大一新生中算不上出众夺目的平凡一员,努力适应着刚开启了新篇章的人生旅程。

直到他接到了宿舍管理员的通知。

 

“什么?搬到三号楼去?!下周之前?”

眼前面对自己大呼小叫的过激反应依旧报以平淡笑颜的,是年轻的宿舍管理员喻文州。蓝河知道这个人还是从隔壁舍友罗辑那里,据说是人力资源专业高了两年级的学长,目前正在后勤部兼职。

“是的。非常抱歉。因为临时决定重新粉刷七号楼,而三号楼是为数不多还有空余房间的,所以……”

耐心地解释着这个无可奈何的现状,喻文州并不是不能理解蓝河为什么会如此抓狂。三号楼和七号楼基本是在大学的两边,中间横跨了几乎整个主校区,搬运行李着实不便。更不巧的是大学城所在的地理位置十分偏僻,就算是叫搬家公司来帮忙也要等个两三天。偏偏通知里催得紧,蓝河明白,除了靠劳动人民勤劳的双手之外,没有更快捷的方法了。

长吁短叹解决不了任何实际问题,蓝河接过钥匙,匆匆赶回宿舍想抢在下晚自习之前先运一批行李过去。晚自习后的高峰期蓝河是深有体会的,从各个自习室涌出的学生严重影响了校园交通的通畅。他蓝河既不是富二代也没有那么强大的家庭背景,所以能够使用的搬运工具就只有那辆刚买不久的自行车而已。一想到自己要苦逼地往返跑好几个来回,蓝河的内心就没有办法不草泥马呼啸。

 

手脚麻利地把行李分类装箱,蓝河在心里计算着需要几次才能完成这浩大的工程。他是不可能找罗辑帮忙的,因为对方也是为数不多的幸运星之中的一个,自己那摊事儿还搞不完。其他几个关系不错的同学此时都散落在校园各处,以蓝河的性格,他是不太喜欢给别人添太多麻烦的。再说开学才不到一个月,要说关系有多熟其实也就那样,才刚开始就欠人情蓝河觉得过意不去,所以他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确定这一趟再也绝对添不下任何东西之后,蓝河背着沉重的背包推着车一点点往三号楼挪动。初秋的夜晚还没有太刺骨的寒意,蓝河没走出多远就开始冒汗。他有点后悔自己不该穿着外套出来,但这大包小包的东西让他很难脱身。好不容易走到一条相对宽敞的路,蓝河把自行车停在一边,开始艰难地卸东西。终于把身上背的各种东西放在地上,蓝河抹了把汗开始脱外套,心里吐槽着南方的气温。

就是在这个时候,蓝河听见一声闷响。他这才想起这新买的车脚蹬子有点松,本来想着去修一下但没抽出空。这下可好,自行车一倒,之前挂在自行车把手上的袋子也跟着掉了,东西散落了一地。

本来就心烦气躁的蓝河顿时更加烦躁,只好狼狈地把外套往腰上一系手忙脚乱地去扶自行车。虽然天色已晚,但他还是怕路人看到掉落在地上的内容。一般人对于游戏角色的手办都是“贵的要死的小塑料人儿”,但这些可都是蓝河的宝贝。要不是怕自己挡路,他真恨不得现在就挨个检查一下他的小伙伴们有没有受伤。

正忙乱着就看见一只手伸过来,手里捏着他最心爱的那个角色。连忙接过来,还没顾上说谢谢,就听见一句悠然的“没看出你还有这个爱好。”

一抬头蓝河就后悔了,因为这手的主人他是认识的,而且正好是他现在最不想遇到的人之一。

对方显然看出了蓝河的慌乱,不紧不慢地蹲下身把其他几个也收拾好放进袋子里,然后一手撑在了自行车的车把上,老神在在地一副坐等后续的模样。

蓝河眼皮一跳,觉得有点心塞。

然后他威胁似地低声说。

“叶修我告诉你你可别来劲。”

 

认识叶修完全是个巧合,后来蓝河觉得那就是命里躲不开的天降横祸。

刚来没多久寝室空调坏了,热得快中暑的蓝河赶紧跑去报修。

不料迟迟没等到维修人员上门,早就满头大汗的蓝河实在忍不了浑身的黏腻决定先冲个凉。洗完了发现衣服落在了浴室外面,于是就在腰上围了个浴巾挡住重要部位准备出去拿。

然后,一分不早一分不晚的,就在蓝河飞快打开浴室门走出去的一瞬,屋门开了。没反应过来的蓝河就这样和站在门口叼着烟的维修小哥大眼瞪小眼了好几秒钟,才猛地钻回浴室关上门,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接着他就听见敲门声,很有节奏地敲了好几下让人觉得心烦。本来就尴尬得要命的蓝河破罐子破摔地开了门,正想咆哮就看见对方细长的指头上挑着条内裤一脸坏笑地站在那里。

“要是哥不送来你是不是准备憋死在里面?”

蓝河当时内心中深深的卧槽感已经突破天际。

这特么算是性骚扰了吧?!

面红耳赤地把那救命稻草抢过来,心里颠来倒去只有一句“这人脸皮是用什么做的怎么这么厚”。等穿好了出去,这大神已经异常不见外地坐在了他的电脑跟前,手里是他洗澡前刚泡好只喝了一口的凉茶。

“……”我和你不熟好吗?!你以为自己是谁啊?!一个修空调的居然这么嚣张!

吐槽太多反而一时吐不出来,蓝河眼睁睁看着对方端起来杯子喝了一口,憋得脸都红了。

半天才脱口而出了一句……

“那是我的茶!”

……妈蛋重点都不对了。

“我说你一大老爷们儿的不至于吧,”轻松地在转椅上转了个圈,“喝你口茶而已又不是抢你女朋友,大热天的别着急上火,淡定点知道吗。”

……妈蛋这货还特么有理了?!

蓝河最挫败的莫过于无法还击。

还没等他整理过来思路吐槽,对方已经抢先把杯子往桌上一撂站起来往外走了。蓝河这才想起来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追到门口还没张嘴,这位一伸手拿出遥控“哔——”地一摁,然后就是空调运转的声音。

……

把遥控塞进满脸卧槽的蓝河手里,拽得有点犯规的维修小哥推门走出去,回身关门的时候笑着说了句“下回别再把衣服落外面了,多大人了还犯这种错。”然后没等恼羞成怒的蓝河炸毛就把门“啪”地关上了。

从头至尾都没吐出一句正确的槽的蓝河凌乱得如同风中的狗尾巴草。

 

这还有没有人能管管了?!这年头修空调的都这么吊炸天吗这自带的高大上气场是特么闹哪样啊?!

 

后来,在蓝河手舞足蹈唾沫星子横飞的陈述后,罗辑淡定地表示这位炫酷的维修工就是传说中无所不能的修理一把手叶修。蓝河之前根本没听说过后勤维修部还有这么一位奇葩,所以只是当个笑话听听根本没把这人的能耐放在心上。虽然说能在穿个衣服的时间就摆平了蓝河上蹿下跳左搞右搞也没搞定的空调就已经算是技能强悍,但蓝河没觉得一个修理工能厉害到哪去,再说除非是东西坏了,他跟后勤维修部的人基本没什么交集,完全没必要关心。于是没两天蓝河就把这事忘了个精光,直到某一天中午。

 

那天依旧是闷热难耐,天空看不到一丝云朵的影子。下午没课的蓝河没精打采地趿拉着拖鞋走在去超市的路上,洗发液用光了必须得买。

正想着顺路买根冰棒解解渴,蓝河看见不远处花坛边猫着个人影,一副半死不活的干尸样。

凑过去一看,面孔有点脸熟。

蓝河正在脑海中搜索着这张脸在哪里见过,对方已经有了反应。肩膀被猛地按住,然后就是如同在沙漠里看见救星一样,声音嘶哑地说了句“……水……”

……

这是演的哪出啊?!有手有脚的超市就在旁边不会自己去买啊?!

蓝河再次深刻意识到自己绝对是认识了什么麻烦人物。

然后下一个画面就变成了两个人一人一根冰棒坐在路边树下的长椅上,一副老相识的样子慢慢悠悠地边啃边聊。蓝河完全没反应过来这是怎样神展开地就进行到了这一步,好像一挨近这个人就会被不自觉地牵着鼻子走。

……到底是为什么啊?!完全就不熟好吗?!这种认识了十几年的气氛是特么哪冒出来的?!

凑近一点蓝河才发觉叶修其实是个挺耐看的家伙,尤其是那双手。完全没有印象中修理工人特有的粗糙,像是刻意保养得很好,一尘不染手指修长。他觉得,比起拿各种笨重的修理工具,这双手更适合活跃在琴键上,或者键盘上,总之就是和修理不沾边的什么事。就和叶修本人一样,身上所散发出的气质完全不像一个修理工。

不知不觉中叶修已经吃光了冰棒,正叼着那小木棒靠在长椅上微闭起眼,像是嫌树叶间漏出的阳光太刺眼,又像是午后特有的困倦。

蓝河依旧盯着叶修的手出神,嘴里的冰棒融化了渗出丝丝清甜。一阵小风吹过,他才猛地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分明是之前只有过一面之缘,尤其那次还算不上愉快,为什么和这家伙呆在一起会有种莫名的安心感。

蓝河觉得哪里不太对。

一抬头,正好看到叶修睁开眼看过来,蓝河没来由地觉得脸上有点发烫,飞快转移了视线不想被看透了心思。

哪知叶修比自己料想得还不是省油的灯,一个走神下巴就被勾了一下。速度之快蓝河根本没回过神来。

然后蓝河听见叶修在自己耳边低低笑了。

“怎么,这么快就迷上哥了?”

……

“滚!!”

 

从那之后,每次碰到叶修蓝河都会被有意无意地调戏。蓝河对此深感心塞,却并没有打算刻意逃避。叶修在蓝河心里并不算是个讨厌的人,虽然有点烦,但蓝河不得不承认和他呆在一块儿更多的是一种放松感。蓝河有的时候会陷入焦虑,但和叶修在一起的时候,就会感觉事情变得简单起来。

曾经一度以为自己不会和一个修理工扯上联系的蓝河,已经不知不觉地习惯了叶修的存在。

就好像本该如此。

 

“干嘛这么敌意啊?哥可是好心好意帮你捡东西来着。”

看着蓝河满脸的纠结,叶修不禁笑意更深。

从一开始就觉得蓝河很有趣,处熟了更是觉得如此,于是就习惯性地喜欢欺负他,看他恼羞成怒又不好发作的样子叶修觉得特别享受。

“用不着你管……”郁闷地嘟哝着把装着手办的袋子快速收好,蓝河把东西收拾起来,正准备拎最后一个包就被抢了过去。

“你干什么?”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又是十分自然地,“你该不会真打算一个人运这么多东西吧?”

“……我是这么打算的。”老老实实地点头。

叶修无语。

“那算你运气好,遇上我了。”轻松地把蓝河的自行车也顺手接过来,然后调转方向。

“你这是要去哪?”蓝河一头雾水。

“助人为乐呗,”叶修冲蓝河狡猾地眨了眨眼,“让你见识一下身为我大后勤维修部特有的福利。”

……这语气跟能召唤出变形金刚一样是搞什么?

五分钟后,蓝河一脸郁卒地坐在副驾上,看叶修愉快地扭钥匙发动了车。

“……叶修,你老实告诉我,这车是不是学校食堂用来运泔水的。”

“那怎么可能呢,”满脸无辜地摇了摇头,“你看这高端大气的外形,这马力十足的发动机,当然是采购猪肉用的。”

“……”谁来给这家伙的脑子一拳吧拜托了。

“别一脸不情愿啊,”轻快地绕过几个刚下自习的学生,叶修瞄一眼努力把自己的脸藏在书包后面的蓝河,轻轻笑了,“你还没感谢哥给你帮了这么大一个忙呢。”

谁会刻意说出来让别人感谢自己啊?!

“……你要怎样?”有气无力地往靠背上一瘫。

“嗯,”一副努力思考的样子摸了摸下巴,“以身相许,你看怎么样?”

蓝河差点喷血。

“开玩笑的,”插科打诨间车已经停在了三号楼楼下,叶修看一眼显示屏,“时间正好,我就大发慈悲放你一马,请我吃夜宵吧。”

“……滚!!”

“凶什么,你看哥出钱又出力的,一顿夜宵便宜你了。”

“您老哪出钱了给我说说。”

“汽油钱。”

“……”

蓝河无语地伸手摸饭卡,有种自己被吃得死死的错觉。

 

后来,这件事被大他两届的学姐楚云秀精炼地概括成了“顺其自然地就勾搭上了”,蓝河竟一时无力反驳。

而蓝河没想到的是,他即将搬进的三号楼,会成为他之后几年不再风平浪静的大学生活的开端。

或者说,从遇到叶修开始,他原本设定好的“平平淡淡的大学生活”,就已经注定要被彻底画上休止符了。

 

——TBC


评论(6)
热度(54)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