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周翔】远距离相爱

夜深人静果然适合暗戳戳地炖肉~

最近似乎勤奋起来了23333 早想写这个梗了我才不会乱说

足量的一锅肉,孙二翔果然可以性感得不可救药 自己都快写出鼻血了_(:з」∠)_

所以枪王大大你可一定要小心肾虚2333333333

欢快跑走


正文:

“嗷呜——”

看着屏幕上之前还气焰嚣张的黑龙倒地不起,孙翔兴趣缺缺地指挥着角色去捡掉了满地的钱币和各种宝物。他的业余爱好很有限,训练结束后的其他时候基本就是玩玩其他的游戏看看电影,偶尔和吴启杜明他们吐吐槽。除此之外,孙翔的生活就只剩一个闷不吭声的周泽楷。可是偏偏眼下这位点缀了孙翔漫长空白时光的主儿还就不在,孙翔把PSP往床上一甩,干脆学某位比他家队长话更少的闷油瓶看着天花板发呆。

无聊。

除了无聊之外,还有那么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心里打转。自从周泽楷被临时安排出国和那群金发碧眼的歪果仁打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型友谊赛,孙翔就一直被这种说不出的烦躁笼罩着。

这家伙现在在干什么?

这个阴魂不散的念头冒出来的时候把孙翔吓了一跳。他不太想承认自己确实是挺想念周泽楷的,因为在他的概念里,这种腻歪的破事儿是小女生的专利。两个男人谈恋爱没那么多风花雪月的浪漫,想做的时候来一发,不想做的时候就靠一起打游戏,牵着手逛街看电影什么的那都是少之又少。

所以为什么这么放不下呢?

孙翔揉了揉揉眼睛觉得有点心塞。

 

在房间里转悠了一会儿翻了翻周泽楷留下的杂志啃了一个苹果刷了一刻钟微博,孙翔发现自己还是没办法消除那种挥之不去的感觉。

寂寞?孙翔失笑。敢情他大爷是寂寞了?周泽楷这混蛋才走了两天他就难受得跟肉里扎了根刺一样,怎么都不得安宁。

继续纠结是没有意义的。孙翔也没算时差,抄起来手机就拨了过去。

等了一会儿,电话接通了。

“……喂?”

睡意朦胧,电话那边的枪王大大明显是被吵醒的。这刚早上五点多,七个小时的时差不是闹着玩的。

“周泽楷你干什么呢?”孙二翔理直气壮地问。

“……”周泽楷郁闷地翻了个身。是个人都能听出来他刚醒,在此之前除了睡觉他还能在干什么?

“有什么事?”按理说国内十二点多了,这小子没睡觉折腾什么劲儿呢。

孙翔被这句话堵得没说出话来。什么事?他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事。但是他就是打了。面对周泽楷的询问他一时有点傻了。

愣了一会儿,周泽楷听见孙翔粗声粗气地说了句“没什么事儿就是想给你打电话”,然后就是沉默。

他妈的怎么可能说“我想你了”这种肉麻得能掉一地鸡皮疙瘩的话?!

孙翔不知道周泽楷因为这句欲盖弥彰的话轻轻笑了,他还沉浸在“怎么这么卧槽”的心态中无法自拔。

“嗯。”

简短的回应却让孙翔突然就安静了下来。那根看不见的刺好像一下子就被拔出来了,还被轻轻吹了两口气。烦躁心塞通通被收拾得妥妥帖帖的。

然后他听见周泽楷用刚醒来时特有的略带沙哑的声音说,“我也想你。”

……

卧槽凭什么这句话他说出来就这么轻松?!还特么完全没半点违和感!

孙翔郁闷地把脸埋进枕头里。

憋闷了一会儿,他听见自己语气生硬地说了句完全没过大脑的话。

“我想做了。”

 

周泽楷手机差点掉了。

 

几乎一瞬的,看不见的火苗噌地冒了起来。这句直不楞登的话在周泽楷耳朵里硬是被听出了那隐藏的一点委屈,让他清晨本来就很精神的部位更加火热起来。

孙翔这边也不好受,他听见周泽楷突然就粗重起来的呼吸声,发现自己没来由地很可耻地硬了。

两个人近乎同时地伸手,试图安抚这游移在全身的邪火。

没有什么交流,仅仅是从对方呼吸的频率判断,就知道自己的手掌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孙翔觉得身上热得难受,那句无心的话似乎揭露了他潜意识里一直抵触的某种渴望。他很果断地开始抚慰自己,同时屏住气努力去听手机里传出的周泽楷的声音。

周泽楷没有克制自己的喘息声,他觉得自己从坐上飞机的一刻起就开始想念那个人。这两天对于他而言也同样难熬,刚来的第一晚时差还没倒过来他就在洗澡的时候边想着孙翔边自慰了一次。他自己也没想到相隔的距离会有如此大的魔力,让他恨不得马上飞回去抱住那个在这方面总是口是心非的家伙。

“孙翔……”声音低沉得吓人,周泽楷脑子里全是孙翔在自己身下闭紧了眼努力克制的表情。光这么想手里的家伙就粗壮了一圈,他加快了频率,大口喘气。

被叫了名字的孙翔一个恍惚差点秒射,他之前从来没注意到原来周泽楷的声音能性感到这个程度。他咬紧了嘴唇,但还是克制不住从喉咙深处往外溢的呻吟。

“唔……嗯……”

这声音对周泽楷而言无疑是强效的催化剂,下身又热又涨已经濒临爆发。他把上下移动的手指想象成孙翔的手,小腹抽搐着隐隐作痛。

随着一声猛地拔高的闷哼,孙翔先一步到达了顶峰。白浊的液体迸射到了床单上,顺着指缝缓缓流了下来。

浑身的脱力让孙翔眼皮沉重,其实早就过了他该睡觉的时间。但是一想到大洋彼岸的周泽楷此时也在做同样的事情,他就觉得抑制不住的兴奋。

抽了张纸巾草草处理了一下床单,孙翔可悲地发现自己并没有完全得到满足。其实在之前的过程中他就感觉到了,已经习惯了被全方位照顾到的身体叫嚣着更多的爱抚。

小心翼翼地,就像怕电话那头的周泽楷看到一样,孙翔试探性地碰了碰身后紧闭的穴口。他觉得十分羞耻,但又控制不住。受到刺激的地方条件反射地收缩了一下,孙翔耳朵都快烧起来了。

他发现自己又有感觉了,而且比之前还要强烈。

“周泽楷……”他觉得有点委屈,自己做这种事全都是因为对方不在身边。他把责任一股脑推到周泽楷身上,然后顺利地让自己心安理得地继续下一步的动作。

已经猜到了孙翔在做什么的周泽楷觉得鼻子发热。他简直不敢去想象孙翔一个人躺在床上尝试着把自己的手指塞进身体后方时的模样。但他又格外遗憾自己没办法见证这个香艳得无法直视的画面,打心眼里羡慕嫉妒恨此时离孙翔最近的手机。

借着体液的润滑,孙翔已经插了一根手指进去。他从来没有体会过自己的手指被粘膜吸附的感觉,这略微怪异的触感让他没忍住“嗯”地一声。一想到这柔软温热的地方是这样吸着周泽楷的器物不放,他觉得从脚底升腾起了一股难以分辨的快感。尝试着把食指也跟着塞进去,还没有完全适应的身体传来一阵酸楚的疼痛。他低低呻吟着,额头汗湿。

周泽楷觉得自己的耐力已经到达了极限,他简直想开个任意门直接冲回公寓把自己坚硬火热的地方直接插进那个熟悉的地方。孙翔的声音在电话里模模糊糊听不太清楚,他觉得顶端滴落的体液已经打湿了自己的手掌,一片滑腻。

孙翔一边浅浅抽动着手指一边努力寻找那个最有感觉的点,他发现周泽楷比他自己更清楚怎么做能给这具身躯带来更多的刺激。另一只空闲的手学着周泽楷平时的样子轻轻揉捏着早就硬挺的乳尖,时不时用力一摁。他回忆着周泽楷温柔的动作,觉得鼻腔深处有种诡异的酸楚。他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那个人,不仅是身体上的。就在这个时候他感到身体内部传来一阵热潮,脚趾不受控制地蜷缩。甜腻的喘息声随着电波传送到周泽楷耳朵里,周泽楷知道他找到了。

“啊……嗯……”

孙翔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原来也可以如此销魂,他用指尖按压着那个隐藏在身体深处的腺体,浑身发抖。已经射过一次的下身早就挺立起来,点滴的液体滴落在平坦结实的小腹上。盘旋在胸口的手指迅速握住了硬挺的分身,前后同时的刺激让孙翔自己都觉得有点可怕。

“啊……周……泽楷……嗯!”

几乎尖叫着射了出来,孙翔的身体软了下去。他觉得自己连去抽纸巾的力气都没有了,耳边是周泽楷的低喘。

 

周泽楷看着自己掌心里粘稠的乳白液体苦笑了一下,猜测着孙翔已经体力不支地睡着。他耳语般说了句“晚安”,然后看着手机屏幕上孙翔的笑容发了一会儿呆。

等回去了一定要把这几天的全补回来,天知道他有多想把如此主动的孙翔操得哭都哭不出声来。

不过那也是下个星期的事情了,周泽楷觉得,这种远距离相爱的方式似乎比他想象得带感。

等下回自己打过去好了。然后一定要抢在孙翔前面告诉他自己有多么想念。

因为有些话,尽管不说出来也能够心领神会,但也必须说出口才行。

 

这样才能传递过去,不会被遥远海岸线所阻隔的爱恋。

 

——END——


评论(15)
热度(293)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