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韩叶/喻黄】催化剂

距离交论文deadline最猛烈(?)的一次摸鱼

想到了梗就必须写的毛病还能不能好了……一口气写了两个多小时我也是醉了。

点文回复~

看叶神教你怎么做一名优秀的红(shen)领(zhu)巾(gong)

以及:选住处请一定注意邻居的基本信息以及墙壁隔音效果

深夜炖肉有益身心健康~

以上!


正文:

“啊……嗯……老韩你轻点……啊!”

月黑风高,某间公寓传出了令人浮想联翩的销魂低吟。

被称为荣耀教科书的男人因为疼痛煞白了脸,而他身边的人却面无表情,动作也没有因为这带着点求饶意味的叫喊而停下。

“唔……老韩……不、不行了……啊……”

突然的用力让叶修拔高了声音,汗水顺着侧颈的线条流淌下来。扶着桌沿的手不受控制地抓紧,指节发白,淡青色的血管在从皮肤上鼓了起来。

“小声点。”

凑在不停发出呻吟的身影耳边警告了一句,韩文清继续着之前的动作,抿紧的唇线勾起可谓性感的弧度。

但这并没有能让叶修停止,相反,面红耳赤的声音似乎更大了些,在一片寂静中显得十分清晰。

 

“咔吧——”

熟练地把叼在嘴边的烟点燃,抓着鼠标的修长手指在滚轮上飞快移动。烟雾缭绕中,叶修接收到了来自身后沙发上的视线,然后熟视无睹地继续在空气中散播毒气。

“求助:正式交往快半年了可是我男朋友一直不主动和我滚床单怎么破!”

手指突然停了下来,紧接着是快得几乎辨认不清的两声轻响。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和男朋友交往了快半年了!一切都顺顺利利的也没有怎么吵架可是就是没有滚床单他一点那方面的意思都没有这是为什么啊!按理说早就该做了这时间也不算短了人家还有一上来就做的虽然我也觉得不太好吧但是为什么他就没有啊是我魅力不足吗不可能啊我怎么可能魅力不足!他生理上也没有问题啊完全没有任何功能障碍那个啥的次数也不算少啊但是就是不和我做这是为什么啊我问了也没有答案只是笑这算是什么意思啊!我一直觉得我很了解他但是这件事上我是真的不明白谁能给我解释一下快来解释一下我实在是想不通了再搞不明白就要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急啊在线等啊!”

叶修的表情微妙了。

看一眼署名,发帖用户ID显示为“术士的无敌剑客”。

叶修的嘴角抽了抽。

他觉得自己无意中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韩文清看着叶修从电脑前转过来,表情严肃地看了自己一会儿,看得韩文清一头雾水的同时觉得背后有点发毛。他对这个人太了解,不用说都知道这被人类皮肤覆盖的头盖骨下面那台N核处理器的玩意儿正以惊人的速度运转着。

本能告诉韩文清要出什么事儿。

果不其然,韩文清看见叶修的眼珠转了转,然后云淡风轻地说了句,“老韩,你做不做?”

……

“饭。”

“叶修你下次再说话的时候大喘气试试。”

 

十分钟后,腰间系着围裙的韩文清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正把脚耷拉在沙发扶手上摸鱼的叶修一抬眼看见这画面立刻捂着眼睛翻了个身,“卧槽没看出来啊老韩你和这围裙还真是有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合适。下回我和冯主席联系一下看看能不能弄个和队服图案配套的围裙给你,霸图围裙,绝对霸气侧漏。哎你别说如果公布出去绝对有粉丝买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看见粉丝们排着长龙买围裙的画面了。”

韩文清黑着脸熟练屏蔽了这翻涌而出的垃圾话,“没香菜了。”

“哦没事这个好说。”前一秒还在沙发上装挺尸的人下一秒就爬起来开始很有节奏地敲隔壁邻居的门,“黄少天?黄少天你在不在。”

没敲两下就听见门就开了,满脑门黑线的韩文清立刻身手敏捷地关上了厨房的门,以此阻隔从门口传来的比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排山倒海般的口吐莲花。

 

没一会儿,叶修就抓着一把香菜回来了,带着满脸牙痛的表情。韩文清默默看了一眼,对此没有发表任何评论。不过他知道,比起穿上外套跑下楼去临街买菜,叶修宁可去挨这一阵枪林弹雨。同时他也决定,下次一定确认食材买够了再动手。

菜端上桌后,叶修也把饭盛好摆好了筷子。吃饭的空当叶修拿过韩文清的手机运指如飞地开了个网页,表情古怪地看了一会儿又沉默地放下。

对此韩文清见怪不怪,退役之后日子平静了很多,两人虽然不说但都时刻关注着局势,这也早就成了习惯。

只不过,如果韩文清打开浏览记录,就会看到某著名同志论坛被顶得很高的帖子,以及铺天盖地的回复。

“请叫我一匹狼:妈呀捕捉到一只野生的饥渴小受!!好直白好戳萌点艾玛让我满♂足你!”

“楼上有病:楼主你确定你男朋友不是性冷感吗?还有楼上的,我们是来帮楼主解决问题的,腐女自重,不要乱入。”

“张起灵的小鸡胖次:楼上的一看就是傲娇受。楼主不要担心,可能是你男朋友还没准备好,绝对不是不爱你。也许时机对了就水到渠成了,这种事着急不来。”

“我的脑洞就是这么炫酷:楼上真相帝。还有楼主你不试试做点什么吗?”

“萝卜开花:诱受好评。楼上的楼上约吗?”

“电音小苹果:这种时候就应该果断地把你男朋友扑倒,然后——艹翻他!”

“初音是我老婆:楼上点赞。攻受都弄错了还谈什么恋爱!楼主加油分分钟艹翻他!”

“楼上有病回复张起灵的小鸡胖次:你这是人身攻击。”

“萝卜开花回复楼上有病:傲娇受好评。楼上约吗?”

“请叫我一匹狼回复楼上有病:谁规定腐女不能评论的再说我也不是腐女信不信我分分钟艹翻你?”

“张起灵的小鸡胖次回复楼上有病:说你傲娇受就算人身攻击了还不承认你是。傲娇受果然难搞,也是醉了。”

“楼上有病回复萝卜开花:约你大爷啊滚粗!”

 “颜即王道:歪楼了歪楼了,楼主还等着帮助呢。我也觉得楼主可以做点什么,如果酒量可以就来个酒后乱性果断拿下。”

“萝卜开花回复颜即王道:酒后乱性我喜欢。楼上约吗?”

“张起灵的小鸡胖次:@我自一口真气足坛主这里有痴汉求肃清。”

“系统:用户萝卜开花封号一周。”

“颜即王道:坛主威武。”

“初音是我老婆:坛主威武。”

“张起灵的小鸡胖次:坛主威武。”

……

后面的内容已经不是一个“水”字了得,楼主“术士的无敌剑客”好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再也没有在帖子里露过脸。最后一次回复是五秒钟之前,内容简洁明了。

“让哥帮你搞定。”

来自匿名用户。

 

傍晚时分,叶修破天荒地主动提出要下厨。韩文清有些吃惊,望了望窗外确认太阳是从西边落下的。要知道这位大神是很少动手做饭的,实在被逼得无奈了就是最拿手的经典菜色:煮泡面,啥都往里扔不说还振振有词地表示有助于营养均衡。韩文清懒得和他理论,于是自从住到一起之后就顺其自然地接手了大部分的掌勺工作。这也是为什么叶修从来不以“让别人看看”为威胁吐槽韩文清的围裙,心虚的人总是把尾巴藏得很好。

与此同时,黄少天正享用着喻文州做的美味晚餐。汤还有点烫,等汤凉的功夫他摸出手机,抬眼看一眼正认真听着新闻的喻文州,然后鬼鬼祟祟地点开了之前发帖的论坛。

发完了之后他才开始担心会不会被看出什么端倪,虽然他自己觉得并不算明显,但玩荣耀的网友遍天下,很难说会不会有一个独具慧眼的看出什么门道。于是他也没敢再多说,一方面怕被喻文州抓个正着,一方面有不少事需要处理,到这个时候才被他找到个机会爬上去看看。然后,除了最初的几条还在像模像样地回应主题,越往后越越歪得一发不可收拾,最后直接演变成了网友间的撕逼大战,和他急切的问题已经没有半毛钱关系了。看得心累的黄少天翻了几下发现确实没有什么实用的建议,心说求助网友果然不靠谱还是找个机会硬上来得最有效率。正百无聊赖地围观网友互相吐槽,喻文州的声音响起来了。

“少天在看什么?汤要凉了。”

手忙脚乱地打了个马虎眼盖了过去,黄少天迅猛关了页面清了记录把手机待机放进口袋。接过喻文州舀的汤喝了两口,赞叹着队长果然好手艺,然后努力让自己忘了这件破事。

感到心累的并不是只有黄少天一个人。韩文清等了好一阵也没看到叶修进厨房,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对方很是无辜地表示“我只是说要下厨没说做晚饭,老韩你想多了。”韩文清深深意识到自己非常有必要找个机会修理一下这货,不然是要成精。

 

晚饭后是雷打不动的荣耀时段。虽然不再打职业比赛,但荣耀早就融进了骨血成了生活的组成部分,每天不来上一会儿浑身难受得紧。对此几位当事人都没有任何异议,尤其是白天的工作也离不开这老本行,多得是理由碰电脑。时间在荣耀里过得是飞速,眼看表针朝着十一点去了,喻文州不动声色起身提醒黄少天洗漱。职业选手的生活节奏在退役后无需那样死板,但就寝时间喻文州是掐得很准。纵使黄少天再舍不得鼠标不想放手,在这件事上他也不敢抗议。

卧室很快陷入一片漆黑。两个人靠得很近,黄少天能够感觉到从喻文州所在的方向传来的温热以及漱口水的清凉气味。如此接近,但又似乎不可触碰。按照黄少天的性格,他完全可以大大方方说一句“我想要”,但是他没有这么做。并非是什么羞涩或者别扭,他更多在意的是喻文州的想法。

毕竟,独角戏总是让人不安的。

翻了个身让自己不去纠结这往日里看来很没营养的事情,黄少天决定踏踏实实睡一觉改日再战。就在这个时候,如同幻觉一般,他觉得自己听到了什么声音。

 “啊……嗯……老韩你轻点……啊!”

黄少天当即五雷轰顶,他迅速意识到自己听到什么了。他很想第一时间和喻文州核实,但忍住了没有动。黑暗中,黄少天屏住呼吸闭紧了眼,脑子里乱糟糟的一团。

他又听了一下,很凌乱地确定自己没有听错。那声音很细微,但很真实。

黄少天觉得自己要被脑海中飞奔而过的草泥马踩平了。这公寓的隔音效果差他知道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从来没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

实在忍受不住,他翻身朝喻文州看过去。他能感到喻文州的身体也尴尬地僵硬了,不由得一阵突破天际的卧槽。

“尼玛啊叶修这老流氓大晚上的搞什么鬼啊这是扰民啊扰民!真是太不注意影响了文州你说是不是是不是。”

“……”短暂的沉默后,喻文州语气平静地说,“其实这也是正常需要。少天觉得吵要不要我们换个位置?”

贴着墙的是黄少天,在他听见“正常需要”这四个字的时候,心中翻腾起的却是另一个想法。

他调整了一下呼吸,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奇怪。

“那……文州你……也有正常需要吗?”

说完了他自己都觉得那句尾莫名低下去的音量和语气有种诡异的意味。

……绝对是哪里有问题啊卧槽我刚才问了什么队长绝对是被我吓到了吗魂淡啊都是叶修害的今天我居然还把香菜给他了明天就要回来!

脑子里的胡思乱想被身旁人伸过来的手臂打断,黄少天浑身一紧,听到喻文州在耳边用低沉但清晰的声音说。

“当然有了。”

 

几乎是一瞬的,黄少天觉得小腹传来一阵甜美的疼痛。他觉得胸口某个地方陷下去了一块,柔软得可以从中流出温热的液体。

原来自己是在被渴望着的。

“那……为什么你……”

支离破碎的话语已经足够让对方心领神会。喻文州苦笑了一下,伸手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

“我舍不得你啊,少天。”

他怎么可能没有想法。自己最喜欢的人每天活跃在周围,露出最毫无防备的样子,要克制住自己的冲动很难。但是,他不想一时鲁莽伤了这最不想伤害的人,于是压抑着自己,苦苦等待时机。只是他没想到,自己的隐忍反而引发了不安。想到这里喻文州觉得自己是个傻瓜。

就算再精明的战术家,在遇到和自己喜欢的人有关的事时,也会变成一个笨拙而小心翼翼的凡人。

简单一句话足够让黄少天喉咙发酸。他伸出手抱紧轻柔抚摸自己头顶的人,骨骼相碰有点疼痛,心情复杂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然后,很自然地,他听见自己说,“没关系的。”

语气坚定,像是想努力让对方安心。

回应他的是一个绵长而深沉的亲吻。

 

光滑的皮肤相碰带来的触感让两个人都有些激动。黄少天感到对方带着点凉意的手指游走在全身,然后停在最需要安抚的地方。手停在下腹迟疑了一下,伸进了已经有了点湿意的底裤里。被握住的时候他没克制住本能的一声低吟,浑身跟着一抖。缓慢柔和的动作渐渐加快,是和自己动手时完全不同的感觉。不需要太多技巧,很快黄少天就喘息着射了。身体感到倦怠的时候额头上落下了一个抚慰的浅吻,两个人安静了一下,调整着呼吸。

手指触到紧闭着的后方时,黄少天条件反射地浑身紧张。他觉得有点怪异,感到羞耻的同时又期待着对方下一步的动作。指尖在入口处蜻蜓点水地按了两下,像是怕弄痛了他又像是不让他觉得害怕,细密的亲吻分散了注意力,直到试探性地挤进了一个指节。尽管尽量放松,但黄少天还是痛得额角冒汗。他抓紧了喻文州的手腕,不想表现得太怕。

“我会慢慢来。”

得到许诺后身体确实松懈了一点,喻文州看准时机又塞了一根手指进去。不习惯异物入侵的身体本能地弹跳了一下避免着更多的刺激,他努力让自己冷静,旋转着角度寻找那个重要的地方。还没进入正题两个人就都已经出了一身汗,贴在一起的皮肤湿滑火热。

被探索身体内部的感觉并不好,黄少天努力喘息着让自己习惯。被按到的时候他恍惚了一下“嗯”地叫了出来,眼角湿润。又适应了很久喻文州才抽出手指,黄少天感到他褪下衣物的动作,心里清楚迎接自己的是什么。被意料中的火热坚硬抵在已经被耐心扩张了的穴口,心脏狂跳。

“我进去了。”

“嗯。”

动作缓慢的入侵伴随着剧烈的疼痛,黄少天差点惨叫出声。虽然做足了心理准备,但他还是没有想到会这么疼,浑身的肌肉痉挛,被侵入的地方抽搐着拒绝进一步的深入。喻文州也并不好受,最敏感的顶端被绞紧让他也感到了疼,但他需要更多的理智来克制自己以免伤了少天。感到喻文州抽了出来,黄少天喘了口气,抬头观察对方的表情。

“今天算了吧。”安慰地摸了摸脸颊,喻文州有些于心不忍。

知道喻文州在心疼自己,这个事实给了黄少天莫大的勇气。他抬起酸痛的腰,气息不稳地紧跟了一句“没事,就今天。”话说得又快又急,像是不打算给自己逃跑的余地。

喻文州觉得一直坚持的理智在这一刻全部灰飞烟灭。

轻轻拍打了一下紧绷的臀部示意对方放松,他扶着自己早已叫嚣已久的坚挺再一次深入。他感到了黄少天的配合,但初次经受情事的身体并不能很好地控制。只进去了一点就很难继续,汗水顺着鼻尖滴落在黄少天的胸口上。

声音沙哑,“少天,放松让我进去。”

“嗯……”

调整呼吸努力放松,黄少天咬紧了嘴唇。进到大半时喻文州狠了狠心往前挺腰,随着一声惊叫全根没入。黄少天被这一下顶得差点断气,脸色煞白得浑身不敢动弹。适应了一阵,他拍了拍喻文州支撑在两侧的手臂,艰难地说“好了,动吧……”

 

听到了墙壁那边传来细微的动静,叶修舒了口气。他低头看一眼表情复杂的韩文清,若无其事地笑了一下。韩文清被这个笑容闪得有点发晕,或者说从刚才起他就一直在发晕。

用手指夹起沾了血的棉球扔进垃圾箱里,他又不放心地看了一眼已经不再渗血的伤口。两个人PK到中场叶修突然起身说要做夜宵,韩文清觉得自己那时候的表情一定特别像最近一阵网上流行的那只日本柴犬。还没等他从这玄幻的现实里回过神来就听见厨房那边传来一声痛呼,赶紧跑过去查看情况,推门就看见叶修脸色惨白地摁着滴血的手指案板上是切了一半的白菜。

手忙脚乱地拿了医药箱跑过来,发现伤口很浅。拿了酒精杀毒,刚一碰到伤口叶修就扯着嗓子叫喊起来。韩文清吓了一跳,他明白十指连心的道理,但这势头实在是有点夸张。然后他就目睹了叶修对着墙壁不停发出很适合被马赛克的呻吟声,那表情和声调都入戏得足够赶跑准备下海的某些新手。

会被这阵势吓到那就不是韩文清了,顶着快要溢出来的黑线默默擦拭着那金贵无比的手指,时不时摁一下,然后必然引发一阵恰到好处的喘息。

等过了一会儿,简直像是掐好了时间,叶修像演出结束一样迅速回到了正常状态,淡然地抽回手挥了挥,一副“哥就是逗你玩玩瞧把你吓得”的模样。头顶乌鸦乱飞的韩文清无语地拿起创可贴用力往上面一缠,换来一声措手不及的“啊……老韩……好紧……”抬头一看,对方正狡黠笑着低头看着自己,笑容里带着那个人特有的慵懒,让韩文清心口一紧。

抬手看了看创可贴的位置,叶修心里盘算着明天如果在走廊里遇见喻文州或者黄少天就举起手指来证明一下自己的清白。想象着对方的表情他就觉得一阵暗爽,叹息了一声“少天哥只能帮你到这儿了,后面就看你造化”,活雷锋叶神准备洗洗睡了。没料到转头就看见韩文清正目光炯炯地看着自己,表情的危险系数足够让收到的钱包用到后半辈子。

迅速反应过来的叶修从桌上滑下来拔腿就想跑,还没等起身就被猛地摁倒。

“卧槽老韩你干什么?!”

“是你自己欠操。”

“啊……”

 

深藏功与名的催化剂,最后也被强酸溶解了。

 

——END——


刚看了个开头就想歪了的同学请诚实地在评论里面壁=w=

评论(38)
热度(441)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