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韩叶韩】胜者为攻

翻之前记录发现了这一篇,分尸得很惨烈。

修改润色之后决定整理好重发一个完整版,顺带自己又感受了一遍两个人互相较劲的氛围。

之所以打上韩叶韩的标签,是因为觉得在这一篇里两个人势均力敌。用妹子的话说,“体位不是决定攻受的唯一标准。”

慢慢填坑的人表示……大概就是这样了_(:з」∠)_


正文:

叶修承认,韩文清是个不错的床伴。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之间就开始了这种有些微妙的关系。不过,与其说是微妙,不如说是简单。简单地处理欲望,然后或者是各自睡去,或者是一声不响地离开,一句多余的废话没有。

而韩文清的“不错”,就体现在这个方面。他不嫌烦。叶修出现在他房里的时间经常是深夜,偶尔凌晨。韩文清就算睡着也很少抱怨,往往是默不作声地爬起来,迎接这个要不一身寒气要不一身臭汗还死不要脸一进门就直奔主题的家伙。有的时候不耐烦了,就一脚把爬上自己床的叶修踹到地上,明确让对方知道自己没这个心情。每到这个时候,叶修就会很知趣地去沙发老实睡下,第二天起床就没了人影。

两人都很熟悉彼此的步调,比如叶修基本每个清明节都会出现,韩文清从来不问原因,也从来不表现出任何好奇。他需要做的就是让对方满足,同时也满足自己。

如果一定要说这其中的微妙之处,就是两人的互动仅限身前,不涉及后方。换句话说就是没做到底。这种事情的本质目的实际上一个人就可以达到,但两个人偏偏就挑中了对方。多了一个人的体温和呼吸,单调的自我解决就变得稍微有点不同。

他们也会接吻,在情动之时从不吝啬自己的嘴唇,而且吻得很深,唇舌交缠。因此,如果说这其中只有欲望似乎并不准确,但又很难去分辨情感。

很难分辨干脆就不去分辨,继续维持着现状并没有什么不好。于是两人就默认了彼此这个稍显特殊的作用,一直到现在。

 

事情的转折点是今年2月14日的时候,大FFF团的烧烤节。韩文清很意外地收到了一束火红的玫瑰花,嚣张得无法忽略的颜色分分钟激起了众人的好奇。一时间队里传遍了“队长收到来自身份不明人士大捧玫瑰”的消息。看队员们上蹿下跳纷纷猜测对方是何方神圣,韩文清一张钱包脸黑得更吓人了。他把隐藏在花朵深处那张骚气外露的卡片拽出来揣进口袋,去屋外拨通了网吧的电话。

“喂?老韩你收到花啦?我就知道你会打来。”对方的声音里满满的都是意料之中的愉悦。

“叶修你搞什么鬼。”韩文清有些咬牙切齿。这家伙简直唯恐天下不乱,队员们的议论声他隔着老远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不是很明显吗,”随手点着了烟,叶修在电话这边突然刻意放低了声音,“因为我想追你了。”

“……”韩文清思索着现在把电话挂了会不会是最合理的回答。

“哎哎哎老韩你别挂啊!”像是猜到了韩文清此刻的表情,叶修连忙喊了两声阻止对方已经放在挂断键上的手指,“我是认真的我没开玩笑。”

韩文清听到后面这句之后更加不假思索地把电话挂了。

接下来的事情在电话里扯只会浪费自己的话费,他还没闲到这个程度。再说,还有一屋子激动的队员等着他收拾,后面的事他决定当面问清楚。

 

情人节这天网吧里人不会太多,就算是单身的死宅也不想把这时间耗费在这儿,因为只会更感凄凉。叶修天还没黑就回到了兴欣旁自己的住处,正琢磨着晚饭怎么解决的时候门铃响了,开门进来的是脸上写满“你欠我一个解释”的韩文清。

也不是什么羞涩的小姑娘,叶修在沙发上坐下交叠着双腿跳过废话直奔主题,“我电话里说的那都是发自内心,老韩你不能质疑我的人品。”

你那人品不质疑才有鬼。韩文清铁青着一张脸在心里吐槽。

“我问你的不是这个,”实在不想听那堆垃圾话,韩文清笔直看着掏出了神经病打地鼠开始秀手速的叶修,“你说要追我是怎么一回事。”

就算明知道不能认真,说出这句的时候韩文清还是觉得有点说不出的违和。叶不羞的话重复起来换了主谓宾有种奇妙的感觉,韩文清说完了就整个人都不太好。

“字面含义。”叶修把手速神器抛到一边,微微弯起嘴角,“老韩你跟我交往怎么样?”

 

这句话放在言情小说里或者普通情侣间是顺理成章,但放在两个把对方全身早就看光还干了不少上不了台面的破事儿的大男人之间,就真的有点糟糕了。韩文清搞不明白叶修这是唱的哪一出,于是他只是遵循身本能直接把话音里带着点笑意的叶修摁在了沙发上。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不知不觉声音就变得危险,韩文清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觉得如此恼火。

被摁住了肩膀却完全不觉得压力大,叶修抬眼笑笑,“老韩你这是发哪门子火,我可是真心实意跟你告白呢。”

你特么这算哪门子告白?!怎么看都是胡扯。

看着韩文清越来越可怕的表情,叶修确实是心里偷乐,他觉得自己已经达到了最初的目的。他一直想看韩文清在感情问题上情绪失控的表情是什么样,现在看来只是比平时更凶神恶煞了一些。

至于这话里有几分真假,他自己是不太清楚的。他并没闲到用这个方式调戏韩文清,但等反应过劲儿来的时候快递已经送出去了。于是就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坐在网吧电话机旁边等,等韩文清打电话过来问自己究竟。

因为他知道,韩文清一定会打过来,也一定会来。

这样也许从某种意义上,也可以帮着自己弄清楚一些早该弄清楚的事情。

比如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比如韩文清到底是怎么想的。

比如两个人是不是真的会就这么在一起。

 

韩文清心底的火从挂了电话就一直烧着,现在才算是爆发出来。他附身看叶修歪着头一副“不爽你打我啊”的表情微微笑着抬头看着自己,心里的邪火就噌噌噌地窜得更高了。

“你觉得很有趣吗?”放低了声线在叶修耳边逼问,“你故意这么做究竟想干什么?”

他一直觉得叶修在感情方面不是个随便的人,就算了解得并不算多。叶修这通胡闹与其说让他觉得困扰,不如说失望的成分更多。

“干什么?呵。”叶修微眯起眼笑了,他故意弯起膝盖蹭了蹭正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的腰侧,“我想干什么老韩你真的不清楚吗?”

下一刻下唇就被吻住了,或者说是咬住。韩文清有些粗暴地肆虐着叶修柔软的双唇,以为这样就能缓解一下内心里莫名其妙就焦躁起来的情绪。

但是他错了,错就错在他低估了自己对叶修的感觉。情欲来得措手不及,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怎么想都是恶劣的行为,但这个结论是建立在这是个虚伪的谎言的前提之上。他不想让自己去辨认这调侃一般的话语里究竟隐藏着几分真心,他觉得自己如果去想会失去理智。

而事实是,他没有去思考,也同样失去了理智。

 

握住对方的欲望时两个人都没有太多犹豫。无论是形状还是热度,都非常熟悉。黑暗中响起了听了耳朵发热的水声,有节奏地回荡在开了暖气却还是嫌冷的房间里。叶修能明显感到韩文清相对起往日的迫不及待,像是为了确认什么,手法里带着点刻意压抑的凶狠。他勾起嘴角愉快地想,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愚蠢的事情,最后还是变成了用这种方式。

不过无论愚蠢不愚蠢,跟自己一起犯傻的还有那个人,似乎一切就变得可以接受起来。

发觉了叶修的分神,韩文清故意在敏感的顶端重重捏了一下。叶修措不及防,嗯了一声差点就射了。他喘息着笑了,“老韩你够坏啊,几天不见心又变脏了。”

没有回应,只有手指更激烈的动作。手心里韩文清的家伙也跟着勃动着,烫得有些吓人。如果开了灯韩文清就能看见被一致赞叹的形状美好的手抚摸在自己分身上时的画面,那视觉冲击大概会让他兴奋得更加不受控制。叶修听着耳边变得凌乱的呼吸声,也加快了手上的动作,靠下的囊袋也没有忽略。两个人像是在比赛,暗中较着劲强忍着,肿胀的火热弄湿了对方的手。

最后还是韩文清在最脆弱的部位轻轻一掐,叶修终于忍不住破功,颤抖着射在了韩文清手里。

 

能明显听到对方吞咽口水的声音,叶修喘了口气问,“要不要接吻?”话音没落下身就被含进了嘴里,意料之外的举动让他措手不及地一阵低吟。韩文清的技术算不上绝佳,但足够让他舒服。刚发泄过的部位还沾着液体,被如数吸吮干净。叶修觉得下腹传来火热的肿胀感,他伸手抓住了韩文清质地偏硬的头发,有些难耐。

啧啧的水声传进耳廓里带出回音,恍惚间已经柔软的地方又精神起来了。这个位置他是够不到韩文清了,但脚踝处的颤动感告诉他,韩文清正一边满足他一边自给自足。他顾不上多想,闭紧了眼睛认真感受湿滑口腔带来的快感。每次从牙齿旁边蹭过时都让他汗毛倒竖,脚趾不由自主地蜷缩起来,小腿一阵阵抽搐。

韩文清也不算好受,含在嘴里的东西胀大后让他觉得下颚发酸,而且,他自己身下正处于濒临爆发的状态,肿胀得发疼。他不想承认自己动手不及叶修带来的感受刺激,于是为了寻求心理平衡般更加卖力地想让身下的人展现出更多羞耻的姿态。舌头灵巧地在顶端活动,细小的褶皱和缝隙都是能让叶修鼻音加重的源头。能感到抵在喉部的硬挺跳动的频率加快,他加大了吮吸的力度,空出一只手来攻击柔软的阴囊。叶修根本承受不住这突如其来的刺激,没坚持多久就再次爆发。口腔中顿时溢满了苦涩的液体,韩文清没有太多犹豫咽了下去,然后细致地把周围一圈舔干净,才放过了已经失神的叶修。

 

过了片刻,韩文清感到身下伸来一只手,像是为了确认对方也已经去过一次。摸到一手温热湿滑的米青液,叶修安心地叹了口气。韩文清觉得自己稍微恢复了冷静,准备开灯寻找可以擦拭的纸巾,却被一把摁住了胳膊。

“老韩你这就算完事了?”

有些意外地停住了动作,韩文清不解地低头试图在黑暗中辨认叶修的表情。如果他眼神足够好就能看见叶修还没完全恢复过来还带着点恍惚的脸上恶劣的笑容,然后他听见了这么一句。

“老韩,扭一扭,舔一舔,后面还有一项炮一炮呢。”

 

韩文清顿时满头黑线,这尼玛还能更毁童年吗。叶修的心脏是出了名的,哪料到这货的猥琐技能也满点了。更重要的是他眼前这人实在太过捉摸不透,这句子里的含义究竟有几成是玩笑几成是认真,两人相处了这么久他依旧很难全部辨认清楚。但是,大概也就是这一点让习惯于掌控大权的韩文清掉进了名为“叶修”的深渊,而且心甘情愿越落越深。

这种时候发问不免显得有些尴尬,韩文清不想承认自己这一回没跟上叶修的节奏。叶修自然从对方少见的迟疑中看出了什么,代替回答的是湿热的手掌不动声色地覆上了对方线条流畅的腰线。

这时候韩文清还回不过神来就太糟糕了,迅速会意的同时,他觉得心跳又不受控制地加快了。让一个男人时刻保持理智太过苛刻,之前很多次,在两人都攀上顶峰之后,他都想就这么继续下去。让对方彻底属于自己,变成自己的东西,用最直接最原始的方式在对方身上打上自己的烙印,把这个难以掌控的男人彻底攥在自己的手心里。但是他也明白,依照他所了解的叶修的性格,如果是不需要的多余都会视为无物,然后巧妙地稳稳站在自己最舒适的边缘之处,看对方就此沦陷溃不成军。

这种下场,与失败无异。

于是他选择了容忍,沉默地站在对方触手可及的地方,扮演着任其索取的角色,同时也索取着对方的更多。模糊中他隐约意识到,自己想要的已经超出了之前所认定的范畴。

他在渴望获得的,是叶修的情感。

 

叶修的手指并不会因为韩文清混杂的感情思路停止,他细细在对方身上点着火,把韩文清迅速勾回了现实。皮肤摩擦的触感太过真实,让两人都很难走神。手指缓慢但坚定地划过覆在自己上方的男人的腰侧,然后是轮廓分明的腹肌。叶修太清楚怎样做能让韩文清的理智灰飞烟灭,所以他依旧可恨地从容不迫,像是等待着享受早就属于自己的美餐。

身后被触到时韩文清条件反射地抓住了作乱的手,力道却不野蛮。他知道这手指有多金贵,所以就算是已经胁迫到底线,他也只是随手一扣。

“怎么算?”语气慵懒地任对方抓着。

“来一场,谁赢了谁在上。”不容拒绝的坚定。

 

按照这个情节发展,两人穿了衣服开电脑似乎比较符合节奏。韩文清已经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一定要赢,这可是赌上了尊严的一仗。没料到叶修非常不给面子地噗嗤笑了,原先热血沸腾又暗潮涌动的气氛妥妥被毁成了渣渣。韩文清郁闷地看着叶修把手背搭在眼睛上笑得浑身直抖,觉得脸颊尴尬地发烫。

“老韩你这是闹哪样……卖萌吗?你赢了你赢了哥被你萌到了。”

韩文清再次深深地感到整个人都不好了。

“还有,我说的是就这么下去了怎么算,”叶修抬起手眼睛在窗帘缝隙里透出的微弱光线里闪闪发亮,“要不跟哥过吧?”

“……”

“老韩你吱个声啊要不点个头也成,哥这也是第一回,没点反应紧张。”

伸手抚上对方平坦的胸口,那里的节奏证实了这嘴上完全听不出所谓的紧张的家伙并没有胡说。

“老韩你别乱动你先给个准话啊,这算不算哥把你追到手了?嗯你轻点……”

舌尖用力舔弄着已经有了反应的细小坚挺,又麻又痒的陌生感觉让叶修一个哆嗦。他抬手按住埋在胸前一声不吭的脑袋,想说的那句“我还没同意你在上”硬生生给憋了回去。他扬起脖子合上眼,觉得自己也栽了。叶修大神玩得太过火于是把自己赔进去这种事,说出去都怕人不信。

游戏以外,感情以内。

两个人都等了太久。

 

就算已经做足了思想准备,韩文清骨节分明的手指带着还没有完全温热的润滑剂探进来的时候叶修还是难受得皱紧了眉头。韩文清的面庞近在咫尺,即使是黑暗中也能隐约看清对方的侧脸。他努力让自己分散注意力仔细观察韩文清脸上的表情,自娱自乐地在心里嘲讽着老韩这张脸这种时候看起来虽然还是让人想递钱包不过果然还是有点迷人。明智如叶修肯定不会把这句话在这时候说出来,他再怎么作死也不能在床上作死,尤其对方是韩文清。

“呃!”开小差走神的作用只是自欺欺人。身体里塞了三根手指,就算脑海里出现韩文清铁青着脸穿护士服该难受还是照样难受,换成谁都一样。这种时候死撑面子没什么意义,叶修不想给自己找罪受,他一边平稳呼吸一边带着颤音开着玩笑,“老韩你慢点哥又不会跑……觉得新鲜一会儿哥让你也体会一把……啊!”

吐槽到一半的时候被摁到了前列腺这种事,就算是叶修脸皮也没厚到能平静地说出来。

韩文清在这方面的经验很少,准确地讲是没有。他能感到叶修身体的紧绷和本能的抗拒,就算表面上还是没个正经的样子,但那只是“表面上”,其实已经很是煎熬。他尝试着抚慰叶修的前端,然后继续研究那个会让叶修喘息着浑身一抖的地方,直到能明显感觉到僵直的身躯一点点变软。

这是个磨人的活儿,尤其对方是叶修。韩文清觉得自己的忍耐力已经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极致,每一个细节都烧得他神经即将断裂。他清楚叶修不会逃跑,但这终于把想得到的人拥抱在怀的感觉反而有点不真实。他知道叶修也动了情,仅此一点就足够让他浑身发烫。

被撩拨够了的叶修没有让韩文清再等下去,他努力直起身磨蹭了一下对方的脸颊,“来吧。”

就像战争打响的第一枪,待机许久的韩文清将军冲杀上场。

 

被狠狠贯穿的时候叶修咬紧了牙硬是没叫出声来。他并不是怕这声音会起了反作用让此时已经完全失控的韩文清更加无所顾忌,而是憋足了劲儿努力感受这无法言说的疼痛。他什么都不想错过,哪怕真的算不上什么好感觉。

感受到身下人身体的僵硬,韩文清停了下来不敢乱动,然后肩膀上就被轻轻拍了一记。

“老韩你行不行啊……不行……不行的话换哥来……”

这句话成功地熄灭了韩文清最后的那点怜惜,叶修被顶得倒抽了一口冷气,然后有些扭曲地苦笑了一下。他知道这沉默寡言的男人在顾虑什么,所以他所需要做的,就是把这没必要的顾虑彻底击碎。

 

如果说不出什么肉麻的甜言蜜语,如果说不出什么永恒厮守的承诺,那么至少在这个时候让两个人没有距离。所有的输赢对错全都滚蛋,剩下的只有拼尽全力相拥。

这大概就是最好的答复。

 

情人节的夜晚,黑暗的房间里满满的全是暖意。

 

——END——


评论(6)
热度(113)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