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叶蓝】非卖品

lof抽风又把《非卖品》给和谐了……

简直是出离愤怒 我不明白为什么都发上来这么久了突然告诉我和谐了,然后修改了之后发现发不上来了OTZ

这一篇真心是没啥肉啊!!掀桌

那好吧既然这样我就只好把肉去掉再发一次了,之前所有的留言和热度全部都没有了lof你怎么赔我!!!

非常不开心……

重发!




正文:


“接下来为您带来本月最佳单曲排行榜。首先,位于第……”

DJ小妹甜美的声音戛然而止,房间里顿时一阵寂静。

年轻男子盯着手机屏幕发了一会儿呆,然后默默起身打开衣柜。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出去走走,继续这么下去他确定自己一定会发狂。

 

初秋的夜晚凉风习习,蓝河插着口袋走在街灯昏暗的小路上。出门的时候他并没有明确的想法,只是想透透气让自己的心情放松一些。然而,漫无目的地闲逛并没能排遣内心的压抑,他决定去找家超市拎箱啤酒回去。之前他一直觉得宿醉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是逃避现实而已。但他现在急需酒精来帮助自己忘记一些事情,哪怕只是短暂的迷失也好。

走了两圈并没有找到印象中的小超市,蓝河有些挫败。这条街他已经快半年没有来过,哪料到变化如此之大。凭借着模糊的记忆他努力回想着超市的具体位置,然后发现,原本是超市的地方已经成了另一家店面。

一家音像制品店。

蓝河皱起了眉头,他现在不太想看见这些东西。但是,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双腿已经不受控制地朝店门走了过去,直到站在门口了才恍惚停住脚步。蓝河苦笑了一下,看来需要改的习惯远比他想象得多,而这个过程也远比他预料得困难。

犹豫了片刻后,他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就当是问个路也好。

 

店里的光线有些暗,装潢也很普通。一排排的货架上摆着各种CD、影碟,还有看起来年头久远的唱片。靠后的地方有几张桌子,旁边的座位上空无一人。

“来找什么?”

身旁忽然响起的男中音把蓝河吓了一跳,回过头看见数量惊人的CD之间原来有个人。对方是个看上去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年轻男人,简单的一件灰色衬衫,嘴里叼着根烟表情慵懒。

“没,随便看看。”

“哦。”

回复了一个音节之后,目测是店主的家伙又戴上了耳机,直接把蓝河这个顾客晾在了一旁。蓝河有些无语地摸了摸鼻子,感觉没见过服务态度这么敷衍的老板。正想着,不知从哪儿窜出只猫,轻盈地跃到了收银台上。一看就是随处可见的混种,一身黄白的毛,正歪着脑袋表情嘲讽地盯着蓝河看。蓝河平时就挺喜欢小动物,正想摸摸这小家伙的头,就听见店主头也不抬地说了句“它脾气不好爱挠人”,连忙又把手缩了回来。

 

在店里绕了两圈,蓝河不由得有些惊讶。让他惊讶的并不是数量庞大的各种CD和井井有条的细致分类,而是他看出了店主的品味。作品是无限的,而店面的面积是有限的。除去最热卖和最经典的作品之外剩下的,就全看店主自己的爱好了。蓝河敏锐地感觉到,和其他某些毫无基础只在意专辑包装是否够漂亮一心为赚钱的老板不同,坐在门口只顾着戴耳机翻杂志的家伙绝对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吊儿郎当,而是个颇懂门道的内行,而且欣赏的风格和自己颇为相似,有点偶遇知音的惊喜感。

如果放在以前,蓝河一定会凑上去搭话求认识,但是今天他并不在那个状态。他想起了自己此行的目的,于是回到门口问,“兄弟,知道这附近哪儿有超市吗?”

对方抬眼瞅了自己一眼,然后摘下耳机笑了,“从这儿出门直走右拐有一家,不过这个点儿已经关门了。不过我这儿倒是啤酒烧酒清酒红酒都有,你要是想喝老白干儿我就无能为力了。”

蓝河无语,“你怎么知道我想买酒。”

“你那脸上就差写一行‘哥心情不好’了,我能看不出来?”

蓝河下意识地摸了摸脸,这反应成功让对方笑意加深了不少。

“你这儿酒倒是挺全的啊,自己留着喝的?”

“我不喝酒,”年轻的店主摇了摇头,“这是给客人的。”

蓝河望了望货架后的那几张桌子,“你这儿还是个酒吧?”

“也不算吧,”伸手从收银台下面拿了钥匙在指尖转了两圈,“有喜欢音乐的经常在我这儿聚会或者淘碟打发时间,所以点心喝的我都备着。看你那样也就啤酒了,你等等我去后面仓库给你拿。”

说完就起身进了暗门,留下蓝河和那只猫在原地大眼瞪小眼。蓝河瞅着猫苦笑了一下,这人也真是放心把客人一个人和这么多商品放在一起。抬头朝监控录像的摄像头眨了眨眼,蓝河很快看见店主一手拿着一罐出现了。

“放心不坑你,按着市面价给就行。”

蓝河伸手摸钱包,然后很尴尬地发现自己全是整钱。店主摆摆手表示“那就算了明天再说”,搞得蓝河很不好意思。

 

蓝河打开一罐,一边喝着一边和店主随意聊了两句关于CD的事情,然后不出意料地发现对方和自己的审美非常合拍,顿时产生了不少好感。

“兄弟贵姓啊?”他觉得有必要知道一下对方的名字。

“叶修。”平淡地报上了姓名,叶修看了蓝河一眼,“你呢?”

蓝河迟疑了。他想了一下,然后说,“我叫许博远。”

他没有注意叶修看着自己的眼神闪动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幸会。”

 

拎着另一罐啤酒从叶修店里出来已是夜深,蓝河走在回家的路上心情复杂。

他其实并没有打算呆太久,也没打算和叶修聊更多关于音乐的事情,但是还是刹不住闸地说个没完。他总隐约觉得对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但又觉得自己是多想了。

没错,“蓝河”实际上只是他的艺名,而“许博远”才是他真正的名字。只是这名字并不为人所知,哪怕是四年前。

想到这里蓝河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觉得有些讽刺。自己说出“许博远”这三个字的时候感到的是发自内心的陌生,像是在说另一个人的名字。

人们所熟识的是“蓝河”,是那个年轻有才的流行歌手,而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知道这背后真正的那个人是谁。

不过现在,大概连“蓝河”也已经被众人所遗忘了。娱乐圈永远不缺乏吸引人眼球的新闻,更新换代的速度远远超过五花八门的电子产品。蓝河是真正经历了从曾经的受人瞩目到后期的无人问津,最后再到现在的默默无闻。能够被人记住的都是成功的真正的天才,他们成为经典,成为不会被轻易埋没的闪耀存在,而不是一时轰动后的迅速冷却。

蓝河有些凄凉地笑了,他不禁羡慕起叶修。只有体会过受人关注的人才能真正懂得普通生活的残酷,如果人生最初就平淡无奇,那么就没有什么落差可言了。

也许那样才是平稳的幸福吧……

抬头把最后一口酒喝完,然后把易拉罐扔进垃圾箱里,“咚”的一声让人心情沉重。

 

第二天蓝河带着零钱去找叶修的时候是中午,店里零零星星有几个客人,凑在桌子旁边喝着饮料聊乐器,看上去都是大学生模样。

叶修还是叼着根烟懒懒散散地抱着猫坐在收银台后面听歌,见蓝河进来了慢悠悠地把耳机摘下来,“起的够早的啊。”

蓝河别过头不想看他,昨天夜里失眠到很晚才睡着,醒来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赶紧收拾了一下吃了点东西就跑来还钱。

“今天挺热闹啊。”蓝河瞟一眼窗边。

“还行,晚上那会儿人最多。”把零钱扫进抽屉,叶修朝货架那边指了指,“新进了几张专辑,看看有喜欢的吗。”

蓝河凑过去看,果然都是好东西。又在货架之间转了一圈,蓝河发现了一整套黄少天的专辑。

“老板你很喜欢黄少的歌吗?”居然连刚出道还没火起来时候的都有,怎么看都是骨灰级粉丝了。

叶修笑笑,“也不算。”

“我看他的作品你收藏得最全,还以为你也是铁粉。”蓝河自己就是。

“那哪叫收藏,哥的收藏都是非卖品,不放在外面的。”

蓝河顿时被勾起了兴趣,“是吗?都有谁的啊?莫非是黑胶?”

叶修摇头,“不算是什么古董。”

正说着,有客人朝这边喊要添饮料,叶修忙不迭地从冰箱里拿了冰镇的酸梅汤出来,之前窝在膝盖上的猫“喵”了一声蹭到蓝河脚边,仰着头仔细盯着他看。蓝河索性蹲下身和猫对视。等叶修送了饮料回来就看见一人一猫互相瞅着发呆,不由得微微一笑。

“它叫小点,平时不怎么黏陌生人的,看来还挺喜欢你。”

蓝河觉得挺开心,又试着伸手去挠猫的脖子,没料到猫竖起尾巴“呼”地一声凶了他一下,把蓝河吓得差点坐在地上。

“还得过一阵才能让你摸,按它这脾气没挠你算客气了的。”叶修朝小点招呼了一声,这小玩意儿立刻乖巧地凑过去钻进叶修怀里,亲昵地蹭着叶修的胳膊。

 

看着叶修又悠哉地戴上耳机,蓝河不禁一阵失神。

同样是对喜欢音乐,叶修的日子就过得比他轻松多了。每天听听专辑逗逗猫,好像没有什么能让他觉得烦心的事情。

相比之下自己的生活就狼狈多了。还没完全从低谷里回复过来,工作也只是打打零工,而且还和音乐完全不相关。虽然他目前也并没有调整好心态再次投身音乐事业,但看着叶修悠然自得的模样心里还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如果自己当初没有出道,是不是也过着习以为常的普通生活,充实又平淡地度过着每一天呢?

正想着,脸旁边突然一凉,一回头看见叶修拿着听冰镇雪碧贴在他脸旁边。

“你怎么还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啊?”

蓝河郁闷,自己的烦恼这家伙怎么可能明白。但是不知为何,看着叶修平静的脸他突然产生了一吐为快的想法。

“你有没有体会过从高空坠落的感觉?”

叶修认真地想了一下,“哥不玩儿跳伞。”

蓝河吐血,“我是说生活中的波折。就是那种突然间一无所有的感觉。”

叶修看着他没有说话。

“这滋味真的很不好受,”拿过雪碧喝了一口,冰凉带气的饮料冲进喉咙有点呛,“比从一开始就一无所有要难受得多。有的时候回想,自己的人生是不是就这个样子了。”

是不是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叶修默默把烟掐灭,然后转过头认真看着他,“那你跟哥说说,这个样子是什么样?”

 

回到公寓的时候蓝河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

他把钥匙放好,然后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能听歌有饭吃,这样还不够?”刚认识没两天的年轻店主语气毫无波澜,“人怎么活都是一辈子,自己过得开心不就成了吗。”

蓝河用手背盖上眼睛,能说出这话来还真是轻松。

过得开心,自己怎么样才算是过得开心呢?

站在众人瞩目的舞台之上吗?

蓝河突然就找不到一个肯定的答案。

 

蓝河发现,自己去叶修店里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打工回家的路上、无所事事的午后、一个人闲得无聊的时候,基本都是在叶修的店里度过的。

他大概明白为什么叶修店里总是有人,那个氛围让人觉得特别舒服。

哪怕什么都不说坐在那里发一会儿呆,都能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安心。

叶修并不惊讶蓝河的频繁出现,有的时候需要忙着进货顾不上,蓝河就很自然地帮他招呼客人。叶修对他倒也放心,忙完了回去看见收的钱和记账工工整整在收银台上放着,比他自己还来得认真。叶修有的时候开玩笑,“你干脆在哥这儿打工算了,我给你发工钱。”蓝河对此表示嫌弃,“我才不想有你这么个不靠谱的老板。”然后又自然地跑去给客人送饮料。

叶修也不说什么,低头挠着小点的脖子,若有所思地笑了。

 

那天傍晚,蓝河又在叶修店里帮忙。正清理着上一批客人残留的垃圾,店门突然被猛地打开。钻进来的人戴着副很拉风的墨镜,小心翼翼看了外面好几眼,才放心大胆地闯进来。

“叶秋!叶秋在不在!帮我写歌帮我写歌帮我写歌!”

蓝河浑身一震。

叶修还是老样子,趿拉着拖鞋叼着烟。本来在收银台下面睡觉的小点被吵醒了,钻出来看是谁打扰了它的美梦。

“你怎么又瞒着你家经纪人跑来我这里翘班,也不怕被记者拍到啊。”

“只要你不给文州打小报告他哪知道我来你这儿了。哎哎哎西瓜汁儿来一杯,别掺水啊我跟你说我喝得出来上回你那稀得没味儿还管我要钱我还没和你算账呢。”

蓝河整个人愣在原地。

大大咧咧摘了墨镜靠在收银台上,正手舞足蹈地控诉着叶修恶行的,不是当红流行天王黄少天又是谁。

对方显然也注意到了蓝河的存在,“哎有生面孔啊我之前怎么没见过你你是新来的吗可以要签名但不许拍照啊要是被记者知道了我以后再出来就不方便了。”

蓝河整个人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等黄少天劈里啪啦说了一堆天马行空扯到老远了,才梦游一样恍恍惚惚地说了一句。

“你……刚才叫他什么?”

比起一直以来的偶像黄少天毫无征兆地突然降临在眼前,蓝河更在意的是最开始的那个称呼。

“啊?我叫他叶秋啊。不是吧叶秋你没告诉过他吗你这新店员不靠谱啊回头给你乱说去怎么办,还有帮我写歌帮我写歌帮我写歌!现在这帮人写的都是些什么垃圾玩意还是你写得比较好看在我们认识这么多年的份上……”

黄少天后面滔滔不绝的话蓝河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或者说,从一开始他就已经傻了。

叶秋,曾经歌坛作曲的传奇。写出了无数经典作品却从不露面的音乐奇才。一年前突然隐退放言再不出山,众人无限遗憾,可谓神一般的存在。

拿着西瓜汁悠悠地又点了根烟,叶修看了一眼已经死机了的蓝河,转头对黄少天说,“哥已经不玩儿这个了。”紧接着话锋一转,“哎你下次多批点新专辑给我,我这儿卖得可好了。要不来办个签售会也成,我给你西瓜汁儿打八折。”

黄少天跳脚,“卧槽叶修你要不要脸劳资一场演唱会几十万上下你就给我打个八折你好意思吗?!”

“我这也是小本生意,你那么有钱又不缺这点。”

“无耻啊无耻!!”

“上回你不知道跑哪儿吃坏肚子回去和喻文州说是来我这儿你才比较无耻吧,你不知道你家那位心越来越脏了吗?”

“不许说文州的坏话!你才心脏你才心脏你全家都心脏!”

……

 

蓝河没顾上两个人的对话是如何退化到小学生水准的,他依旧在巨大的震惊中无法自拔。

他一直以为,叶修并不懂他的烦恼,也从未体会过那种巨大的落差感。

他也曾经感慨,叶修这样的普通人大概也不会明白受人追捧的感觉。

没想到,对方经历过的,承受过的,远远比他多得多。那些看似无心的话,背后有着怎样的心情他根本无法想象。

他想起叶修在烟雾缭绕中对自己说,才能并不是一个人最强大的武器,而是对喜欢的事情保持不变的热情。

他想起叶修认真整理CD的背影,戴着耳机仿佛去了另一个自己所无法触摸的世界时的表情,和自己说起来音乐时瞳孔里闪烁着的光。

他想起叶修对着自己平淡地笑着,像是看透了所有烦恼和忧虑。

蓝河没发现自己的眼睛湿了。

 

送走了黄少天,叶修这才舒了口气。

“你怎么一直不说话,看见偶像吓傻了?要不下回哥帮你要个签名?”

蓝河缓缓抬头,“你为什么一开始不告诉我?”

“不告诉你什么?我真名确实叫叶修啊。叶秋是我的艺名,已经不用了。”

蓝河有种整个人都不好了的感觉。

“再说,都是过去的事了说出来也没什么意思。现在这样我很满足。”

蓝河看着叶修弯腰把不知什么时候碰掉地上烟盒捡起来,突然很想就这么抱住他。

 

新年那天,蓝河一早就来到叶修店里。

他知道叶修也没有回家,推门进去叶修刚从楼上下来,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两个人跑去超市买了一堆食材回来,叶修关了店门,在二楼厨房里做了一顿火锅。围着热气腾腾的电磁炉两个人就着啤酒聊了很多,不知不觉都有点微醉。

不知说到哪里,蓝河突然想起,“对了,你还没给我看过你的收藏品呢。”

叶修瞅着蓝河看了一会儿,然后笑了笑,拉着他进了自己房间。

 

蓝河第一次进到叶修的屋里,很是新奇地四处看了一圈。很普通的摆设,除了屋角的钢琴和吉他,看不出房间主人是搞音乐的。

叶修弹钢琴他是知道的,因为他从很早前就注意到叶修的手指非常修长,而且保养得极好。他也想象过这样一双手在琴键上穿梭的样子,感觉是很美好的画面。

叶修让他在床边坐下,自己从桌前的抽屉里拿出几张专辑,“这就是哥的收藏,是绝对的非卖品。”

蓝河正盯着钢琴发呆,一抬头映入眼帘的,是再熟悉不过的封面。

从出道,到后来出过的为数不多的几张专辑,甚至还有最初参加过的海选活动的歌曲串烧。

每一张的主人,都是蓝河。

 

叶修依旧记得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蓝河的时候。

看上去有些内向的满脸稚气的新人,站在大家面前的时候手还会紧张得发颤。但是在拿到麦克风的一刻,就像变成了另一个人。

冷静,自信,带着年轻人特有的一点嚣张。

声音也是非常好听,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声线清澈透明,浸透了属于自己的感情。

一曲结束,重新回到现实世界的小歌手不自觉地红了脸,被主持人问到名字时声音还有点发抖,但是眼神非常坚定。

“我叫蓝河。”

“蓝河?这是你的本名吗?”

“不是,是我的艺名。但是我相信大家会记住这个名字。”

叶修就是在那个时候记住了他。

他觉得这孩子身上有种自己所不具备的东西,一种陌生但是又让人着迷的气质。

后来他一直关注着这个新人的动态,出了专辑参加了什么活动有没有开演唱会他全部了如指掌。但他从没想过去联系他为他写歌,像是怕惊扰了他原本的轨迹。

直到他淡出,销声匿迹。

然后又在某个晚上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自己的店门口。

 

“你原来……”蓝河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叶修重新把专辑珍宝一般收好,然后转头认真看着蓝河的脸。

“一直。”

他一直注视着他,从最开始,到现在。

蓝河感到鼻腔里升腾起一股酸涩的感觉,他揉了揉眼,看着叶修发了一下呆。

然后,像是坚定了什么信念,他伸手拽过叶修的衬衫,把自己的嘴唇贴在了对方的嘴唇上。

青涩的,毫无技巧可言的浅吻。

等呼吸快要跟不上才放开,叶修看到蓝河脸色微红,目光闪烁,就像当年第一次站在舞台上的时候。

像是一株还没有绽开,却已经非常美丽的年轻植物。


一场突如其来却又十分尽兴的情事过后,蓝河精疲力尽地平复着自己的呼吸,觉得浑身上下都不太对劲。

身旁的人倒像是没有过瘾,死皮赖脸地抱着他不放手,在脖子旁边蹭个没完。

“你这什么毛病。”头发弄得他很痒。

一本正经地回答,“跟小点学的。”

“……”

蓝河觉得快要睡着的时候,隐约感到叶修在自己的额头上吻了一记,然后是耳边带着这个人特有气息的低语。

“现在你也是我的非卖品了。”

 

你所有的美好,全部都非我莫属。

 

——END——


评论(7)
热度(131)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