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多CP】跨年的正确方式

还有三分钟就是英国时间的新年了。

感谢大家在这过去的一年里对我的支持。

希望新的一年里,大家继续愉快地相处,愉快地把脑洞开到无限大!

谢谢你们。

新年快乐~=w=


正文:


临近新年,各大俱乐部都会尽人道主义精神放几天假。平时忙于比赛和训练的职业选手们也因此终于能够喘一口气了。

但是电子竞技的微妙之处在于,对于普通人而言的娱乐放松是他们的主要工作,所以相对地,普通玩家眼中的各位大神们的业余生活就显得有些苍白了。这一帮根正苗红的专业宅男们基本很少在其他游戏上花费太多心思,所以一闲下来都显得有些无所事事。

于是QQ群里就变得无比热闹起来了。黄少天的单口相声楚云秀的八卦叶修的嘲讽方锐的荤段子,这些都是喜闻乐见的保留节目。如果运气好还能看到时不时冒个泡的张新杰大大,虽然大部分时候都是在临睡前。

 

距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群里又一如既往地热火朝天。

“夜雨声烦:哎哎哎大家跨年都什么打算啊说来听听说来听听!”

“百花缭乱:没想法。”

“逢山鬼泣:楼上+1”

“海无量:楼上+2”

“枪淋弹雨:楼上+3”

“吴霜钩月:楼上+4”

“残忍静默:楼上+5”

……

眼看着瞬间冒出的众多消极跟帖,黄少天眼疾手快地出手打住。

“夜雨声烦:无聊无聊无聊无聊无聊!大家都没事情做吗怎么会没事情做呢跨年这么重要的时刻肯定要做点有意思的事情才行啊不然多没意思啊新年可是新的开始呢一上来就这么没精神怎么行!叶修呢叶修呢出来PKPKPKPK!”

对于鲜艳的大号字体的快速刷屏众人已经是习以为常,也知道再过不了多久喻文州就会适时出现把这刷屏狂魔带走,所以都安心地看他元气满满地大爆手速。同时也祈祷孙翔千万别冒出来,不然没两分钟就又要上演猫和老鼠的好戏。也有人好心地开始艾特君莫笑,想着没准又可以围观两人的精彩对战。叶修也意料之中地装聋作哑,根本就没打算出来救场。

不过,这一次出来接茬的是楚云秀,而且一上来就是重磅炸弹。

“风城烟雨:跨年当然有重要活动了。你们都不知道吗,零点的时候恋人如果接吻的话就会天长地久在一起哦~”

这效果是立竿见影的,群里马上炸开了锅。有艾特女神的有吐槽楚云秀看剧看太多的有大喊单身狗没活路的,总之气氛迅速地活跃起来。

不过并没有人真的把这个小迷信放在心上,一群大老爷们儿嘻嘻哈哈说笑完了就过去了。马上就开始热烈地讨论晚饭吃什么这种重要的人生话题,有的手快的已经开始毫无节操地秀图,自然是引发还没吃上的人们一阵吐槽。喻文州也意料之中地出现叫黄少天吃饭,当然也没躲过诈尸已久的叶修“你该不会这么久才打出来一行字吧”的经典嘲讽。黄少天自然要为自己队长辩护几句,大字立马又刷刷刷占了一屏幕,然后才心不甘情不愿地下线了,估计是被喻文州拉走的。

饭后又热闹了一阵,直到张新杰准时出来说晚安。没一会儿韩文清的大漠孤烟头像也跟着黑了,大家陆陆续续去睡了。

 

第二天晚上就是跨年。

群里的话题从晚饭转换到无聊的跨年晚会时,蓝河洗完碗在沙发上坐下。叶修很难得地没有开游戏,叼着根烟坐在电脑屏幕前一边围观着群里的吐槽一边时不时瞅一眼电视。新买了没多久的手机放在一旁的桌上,他知道苏沐橙会在零点的时候发短信过来。

“没上游戏?”蓝河觉得很稀奇。荣耀也是有跨年活动的,叶修从来不会错过。

“今天晚上先歇一会儿。主要活动是零点以后开始,不急。”

“嗯。”敢情是还没开始先酝酿着。

蓝河坐在沙发上摆弄了一会儿手机,寻思着上周买的苹果不知道是不是快坏了。正准备起身去厨房检查一下的时候,叶修突然在身旁坐下,一声不响地把电视换了个台。

两个人各自安静地沉默了一会儿,蓝河感到了一点困意,于是靠着叶修的肩膀微眯起眼看着从中途转入的电影。桌上的茶快要凉了,他没打算添水。叶修对绿茶的喜好他是知道的,不过今天估计不会睡太晚,没必要再沏新的。

叶修的身上很暖,屋里的空调温度开得正好。隔着羊毛衫能感到衬衫下面皮肤散发出的温度,洗衣液熟悉的气味是蓝河最喜欢的那一种。之前去超市购物叶修对于他挑选洗衣液味道的习惯还嘲笑了一番,最后却还是耐心等着并且帮忙拎回了家。

他自己都没发现,这些细小地方透露出的温柔是蓝河最欲罢不能的。

窗外烟火的声音突然密集了一些,一声接着一声。蓝河觉得大概是快零点了,却懒得拿手机去看。他是白天从家赶回来的,刚一回来就开始收拾屋子做饭,马不停蹄忙到现在早就累得不行,从刚才起就一阵一阵犯困。期间叶修拿了条薄毯准备盖到他腿上时还挣扎着坐起来喝了口水,到后面基本就是靠在叶修身上半睡半醒。他感到叶修起来拿手机看了一眼,然后就感到嘴唇上传来一阵温热。

蓝河一瞬间就清醒了。

柔软的唇瓣贴在一起,带着安心的温度。然后叶修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他的唇角,两个人交换了一下角度吻得更深。蓝河早已熟悉了叶修口腔里的烟草气息,却还是没有习惯唇舌纠缠的感觉,只好笨拙地任叶修勾着他的舌尖轻吮。期间蓝河隐约听见叶修的手机响了一声,但叶修没有管。直到两个人都快喘不过气来叶修才放开他,蓝河平稳了一下呼吸,有些尴尬地用袖口擦着嘴唇。

“新年快乐。”他听见叶修说。

“……嗯。”还是对于突如其来的亲昵感到一点不好意思,蓝河眨了眨眼伸手扯住叶修的衣袖,“新年快乐。”

叶修拿过手机运指如飞地回了条短信,然后转身平静笑着把正准备起身去厨房的蓝河压倒在了沙发上。

“你、你这是干什么啊突然?!不要扯我毛衣啊!”

“哥晚上没吃饱。”

“没吃饱冰箱里还有剩菜要不我……嗯……”

“所以我这不是开始吃了吗。”

……

直到蓝河被折腾得精疲力尽睡过去,叶修也没有和他说这一吻所代表的含义是什么。他觉得这种事对方知不知道都无所谓,反正他早就决定了一辈子抓住这个人不放。

 

放假之前黄少天就和喻文州约好了去参加市里的跨年活动。两个人傍晚时分出门,到了中心广场的时候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小商贩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所以周围有一圈的小吃摊位,黄少天穿梭其中吃得不亦乐乎。喻文州紧跟其后,在黄少天拿起第四杯关东煮的时候默默伸手接了过来,“少天,晚上吃得太杂了小心胃痛。”黄少天挣扎了一下成功分到了两串丸子,剩下的被喻文州处理掉了。

两个人捧着热饮找了个高处的地方坐下来时已经快要十点了。烟火一团团升起来照亮了大片天幕,黄少天兴奋地指给喻文州看,“文州文州你快看那边!那边有好大一个还是金色的超漂亮啊!啊又出来一个!哦哦哦比刚才那个还大!”

喻文州捧着咖啡跟着黄少天指着的方向看,听黄少天喋喋不休地讲着他小时候放烟花的故事,以及“要是把索克萨尔的六星光牢做成烟花那个效果绝对超级漂亮啊!”他只是微微笑着点头,看烟花一朵朵展开照亮了黄少天写满激动的脸。

十一点左右的时候喻文州提出回家。没有看够的黄少天觉得有些可惜,但是听喻文州说“一会儿回去的人多了会很不好打车”之后又迅速地同意了。

回到住处,喻文州先把黄少天扔在沙发上的大衣挂好,然后烧了壶水。黄少天拿出手机刷微博,时不时大呼小叫一下。“卧槽杜明他们吃完火锅居然去KTV打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杜明又被贴了一脸白条啊这家伙运气快赶上张佳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少天,阳台上可以看到烟火哦。”

“诶真的诶!文州快来看快来看!那里没有被楼挡住!”

喻文州把刚泡好的奶茶放在桌上,撒了一点干桂花进去。阳台的温度比客厅低,他顺手从沙发上拿了条毯子给黄少天披上。黄少天把另一边张开,“文州你也进来进来!”于是两个人一起披着毯子仰头看着烟花,脚上穿着一样颜色的棉拖鞋。

“哦哦文州现在十一点五十九啦还有一分钟就要是新年啦!”黄少天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把屏幕指给喻文州看,“文州新年快乐啊!又是新的一年了我们要继续一起打荣耀!”

“嗯,一定。”不变的温和笑容。

“诶我想起来了,楚云秀那女人是不是说过零点的时候接吻就会一生一世在一起啊!文州快来接吻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辈子在一起啦好不好!然后一起打一辈子荣……”

“耀”字还没有说完就被凑过来的喻文州认真地吻住了。还没有暗下去的手机屏幕上五十九的数字跳了一下变成了零。喻文州用手轻轻扶着黄少天的脑后,含着黄少天还带着点甜味的下唇用心地闭上眼睛。毯子的一角松了滑落到了地上,天空里无数光团竞相绽放照得两个人的脸庞忽明忽暗。

吻着吻着呼吸急促了起来,黄少天按捺不住去扯喻文州的领子,然后手被温和地握住了。

“少天,去屋里。”

“这次我要在上面。”

“你先试试再说。^_^”

……

然后黄少天确实成功地在上面了,不过依旧没有反攻成功。听喻文州说出“少天你试着自己动”之后,黄少天清晰地认识到不要轻易和战术师玩儿心术,尤其对方是喻文州的时候。

 

孙翔被第三次惹恼是因为被杜明吐槽。噼里啪啦地飞快敲着键盘反击回去,那动静让坐在一旁的周泽楷有些担忧。

“有本事来一场啊!看老子不把你杀得落花流水!”

孙翔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被黄少天的PK电波影响得如此之深。

杜明也确实是闲得无聊,他才不在乎和孙翔来一把消磨时间。两个人建了房间就有模有样地打了起来,身旁一圈同样闲得无聊的围观群众。

但孙翔这一场打得并不认真,或者说,没有办法认真。从他开始和杜明PK起,周泽楷就一直默默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盯着他所在的方向,而且目光的停留地点并不是屏幕,而是他本人。

一言不发,两眼目光闪烁地,认真地盯着。头上的呆毛一晃一晃。

孙翔平白无故地被盯出了一身冷汗,手上的动作险些跟不上。

……这是要闹哪样啊喂!

不得不承认,孙翔是个定力很有限的人。身边有这么大一个干扰源,他很难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手头的战斗上。这样的状况下自然是破绽连出,让杜明有不少机会可以压制住他。

“你要干什么啊?”一边不停手地发着招数一边有些不耐烦地问,显然被影响得心情不太好。

“……”没有回应。

“哎我说你一直盯着我干嘛屏幕又没长我脸上。”

“……”依旧没有回应。

“你真的是很烦啊你这样我没办法认真打了!”终于忍无可忍地转头朝周泽楷吼了一句,“你到底要干什么你说话啊你没看……”

就在孙翔转头的一瞬,周泽楷凑上来捏住了他的下巴,然后不容拒绝地吻了上去。孙翔手一抖鼠标差点飞出去,手忙脚乱地推着他呜呜叫着着急自己看不到屏幕。但是周泽楷并没有给他反抗的机会,一只手摁住他的胡乱推搡一手按着他的头不许他乱动。孙翔最开始还试图咬他一下反击,但马上就被吻得头晕眼花呼吸错乱,手指无力地从键盘上滑了下来。

眼前是周泽楷闭着眼睛认真的表情,孙翔觉得脸上一阵发烫,有些慌乱地闭上眼不敢看对方俊俏的面孔。舌头灵巧地在他的口腔里滑动,把到处躲闪的他的舌头勾住。孙翔依旧没有习惯如此深入的舌吻,觉得呼吸快要跟不上来。按在后脑上的手及时地扶在了他发软的腰上,有些不安分地透过衬衫的下摆抚摸在发烫的肌肤上。

孙翔被刺激得一个激灵,不小心在周泽楷的舌尖上咬了一下。周泽楷吃痛停了下来,双眼带着点水雾委屈地看着罪魁祸首。

正想道歉的孙翔被耳机里的声音拉回了现实,这才想起自己是PK到一半被打断的。连忙朝屏幕上看过去,一叶之秋早就死透了,直挺挺地倒在地上。旁边是杜明的呼喊,“孙翔你搞什么鬼怎么打到一半不动了!这可不能赖我啊是你自己找死!”

旁边围观的人都在跟着起哄,孙翔顿时黑了脸抓过耳机咆哮,“还不是周泽楷害的这轮不算再来!”

话一出口就听到了怪叫,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是无意中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孙翔恼羞成怒扯住杜明不放,苦逼的杜明成了撒气筒一晚被孙翔弄死了好几次最后实在坚持不住求饶。周泽楷在一旁看孙翔杀得起劲也不出手阻拦,云淡风轻地拿起手机。微博上也是早就喊成一片,细心的人都看出一叶之秋突然没了操作是在零点的时候。

一会儿孙翔看到了估计又要折腾,周泽楷决定给杜明发个短信让他直接下线先躲过这一阵再说。

不过……似乎也不坏啊,这样。

天然黑的枪王大大拿着手机人畜无害地笑了一下。

 

“啊……大孙……不行了……”

卧室里传出让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声,以及床被激烈动作震得摇晃的声音。

张佳乐满头是汗地闭紧了眼,承受着孙哲平猛烈的进攻。

从吃完了晚饭起两个人就一直在上演需要被打上马赛克的少儿不宜画面。期间地点从床转移到了浴室,然后又转移了回来。

等孙哲平的动作终于停下来时,张佳乐已经浑身酸痛得没有力气动弹。然后,随着窗外突然间响亮起来的鞭炮声,他猛地想起来什么,伸手去拿枕头下的手机。

23:58.

“还好,还赶得上。”

“赶上什么?”

“零点的接吻,”张佳乐喘了口气努力平稳呼吸,“差点就错过了。”

“……”

正想着为什么没有回应,张佳乐就感到身体被翻了个个。还埋在身后的东西也因此涨大了一圈。

“啊……大孙你干什么……唔……”

被凶狠吻住的间歇张佳乐似乎隐约听见了“这时候你还有心思想这些”的抱怨,然后就是更加用力的动作。

“不、不是吧……还来……啊……”

苦逼的张佳乐成功地赶上了零点接吻,但是也成功地让自己第二天没下来床。

在被折腾得昏过去之前,他唯一的念头就是醒来以后报复楚云秀。都是这女人的一句话害得自己被翻来覆去多要了好几次,以后她再说什么都不能轻易往心里去了。

所以说男人的占有欲总是十分可怕的东西,张佳乐深深体会到了这一点。

在接下来的好几天里,楚云秀总是莫名地觉得背后发冷。她有种错觉,似乎有什么人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十分怨恨地盯着自己。

不过……那大概只是错觉而已。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点开了群聊,发现有一堆头像黑着,其中也包括张佳乐的。

看来新的一年也没能让运气变好呢,乐乐。

 

同样内心煎熬的还有韩文清。他原本没有把这句话放在心上,但是在零点的时候,他还是鬼使神差地在熟睡的张新杰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回应他的是深度睡眠中的张新杰平稳的呼吸声,以及房间外隐隐约约的鞭炮声。

韩文清在那一瞬间突然非常痛恨张新杰的生物钟。但他坚持着让自己冷静没有把睡梦中的张新杰摇醒,对着不知何时有了反应的下身默默发呆。

能把霸图的队长大人制服的,永远只有副队一个人。

有的时候甚至是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

这个事实让一如既往的韩队感到了说不出的挫败,他起身去了卫生间,在新的一年的开头,十分凄凉地自己处理了突如其来的欲望。

……如果弄脏了床单第二天起来张新杰会发火。

迈进了新年的韩队,今天也在认真扮演着妻管严的角色。

 

总而言之,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接下来的一年里,请继续全心全意。

 

——END——


评论(18)
热度(325)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