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喻黄】珍藏品

隔了这么久终于把这个心心念念的坑给填上了~

多亏了夫君小天使的各种帮助和建议 @沢田糖水君 简直感动!!!

之前叶蓝《非卖品》的喻黄姐妹篇(我好像越来越有这个习惯了,一篇叶蓝一篇喻黄OTZ)

随手丢个叶蓝的链接http://linxiaolibra.lofter.com/post/2dd97d_4cdfc01


正文:

 

已经临近半夜十二点了,本应陷入沉寂的街道此时依旧热闹非凡。

体育馆出口处簇拥着数量可观的人群,表情激动地紧盯着走廊尽头工作人员专用的门,显然是在期盼着什么。

没过多久,伴随着年轻女孩的惊叫声,门开了。

“出来了出来了!!”

在工作人员陪伴下,让众人翘首以待的主角终于出现。一时间闪光灯迅速地闪成一片,热情的尖叫接连不断地响起来了。

“黄少!黄少!我爱你!”

“黄少最帅!黄少最帅!”

被关注的焦点人物显然已经习惯了这阵势,大方地朝自己的粉丝们挥手。气氛顿时更加热烈,求签名的求合照的纷纷涌上前来。安保工作人员们连忙控制场面,努力开出条通道来让他通过。

但是这并不能完全阻止情绪高涨的人群,依旧有大胆的粉丝为了离自己心爱的偶像更近一些而努力往前凑,让努力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感到压力山大。

然后他们看见,一直跟在黄少天身旁的经纪人十分熟练地用手臂撑出了空间,让他有足够的时间加快脚步走向已经停靠在不远处的专用车。

“非常感谢各位的支持,但是今天黄少已经很累了需要休息,以后还有很多机会和大家见面的。”

声音不大,但很有效。在闪光灯对准他之前,黄少天已经成功在另一位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上了车。紧跟着他也上了车,银色的保时捷迅速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少天今天也表现得很好。”

对靠在椅背上歪着头看他的青年笑了笑,示意他可以在到达前先小睡一下。

被表扬了的黄少天眼睛闪了闪,正准备说什么就看见对方开始一个接一个地打电话。

先是关于个人演唱会后期采访节目的安排,然后是演唱会后离场的安保问题,还要打电话给助理。诸多繁琐的事项让黄少天听着就觉得头痛,但喻文州处理起来却是从容不迫,态度和措辞都拿捏得恰到好处。

听着听着有了困意,黄少天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被轻轻推醒时,他发现自己靠在喻文州的肩膀上,已经离住处很近了。

“少天先醒醒进屋了再睡,不然容易感冒。”

等车停稳后,喻文州下车开了车门,然后对司机说了晚安,和还有点迷糊的黄少天一起进了屋。

进到卧室时喻文州挂断了最后一个电话,回身看见黄少天已经脱了外套,正嘟嘟哝哝地抱怨着“以后这种事情文州你用不着自己来做啊,还有安保那一群人在车子离得也不远。万一伤了你怎么办?”

对此喻文州报以笑容,“不会,这点事我还应付得来。而且下次离场也不会再有这种事,我已经和主办方联系过了。”

黄少天皱了皱眉,少见地没有再多说。

 

在众人眼里,喻文州是个近乎完美的经纪人。从安排各种活动到打理黄少天的日常生活,每一个细节都井井有条。而且他耐性极好,周围人从没过见他因为繁重的事务而流露出任何的烦躁或者不满。出了问题也总是能找到最佳的解决方法,丝毫不拖泥带水。

然而对黄少天而言,喻文州并非外人所看到的经纪人那么简单。他几乎扮演了每一个可能成为的角色,同学、挚友、搭档,以及——恋人。

不是情人,更不是炮友。

是认真交往着而且也深深喜欢的人。

因此,他也是为数不多能够看到喻文州的缺点的人。或者说,是能够从完美先生身上挑出毛病的人。

而且,还是一个贯穿始终的致命问题。

 

对着镜子从头到脚又看了一遍,黄少天满意地点了点头。

最简单样式的棉质格子衬衫,牛仔裤,配一双蓝白经典款的板鞋。头上一顶棒球帽遮住染成了棕黄色的头发,再戴上伪装效果一流的黑色墨镜,怎么看都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

外形改造完成,黄少天伸长脖子看了看门外。喻文州在房间里忙碌,走廊上也没看见家政阿姨或者私人助理的影子。天时地利人和,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三步并作两步下了楼,在经过车库门口时犹豫了片刻,但没有进去。

从住所到市区有段距离,在傍晚七八点这个时段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会增大被人认出来的风险。尽管这么想着黄少天还是上了地铁。他运气不错,车厢里人挺多,而且大多数是刚加完班的上班族,基本都是一副疲倦的模样,没什么人会分散太多注意力在其他人身上。因此,没有人认出那个混在人群里插着耳机的年轻人其实就是目前的流行乐天王,当然,也没有人会想到知名度如此之高的人会神情自然地和普通人一样挤地铁。

 

从地铁站出来天已经完全黑透,初秋夜晚的街道还有些闷热。黄少天看着亮起的街灯和夜色中穿行的人影,有种久违的轻松感。

没有大批的粉丝,没有尖叫掌声,没有闪烁不停的闪光灯。他只是这个城市普通的一员,稍微一转身就可以完全融入这日常的景色里。

走过这条街转个弯就是夜市,各色的小吃摊位混杂着此起彼伏的叫卖声和人们的说笑。黄少天压低帽檐行走其中,恍惚间有种时光倒流的错觉。

那时候他和喻文州还是高中生,两个人经常翘了晚自习跑到没有人的教室练习吉他。每次都是黄少天怂恿,念叨着反正老师查得不严在喻文州身边打转。带班老师也并不知道看着老实认真的学习委员时不时的“帮老师改卷子”其实另有一番内容,而且关乎爱好与梦想。

等练完回来教室通常已空无一人。关了灯背着吉他从教学楼走下来,喻文州去车棚推了单车,两个人一路走一路聊,聊练习的曲目聊喜欢的歌手也聊没完没了的考试和似乎总在更年期的教导主任,然后说着说着肚子就饿了。这夜市是回家的必经之路,烧烤、刨冰和关东煮自然成为了经典的夜宵,点缀了很多个这样的夜晚。

就好像会永远这么继续下去。

黄少天挖了勺刨冰在嘴里,味道已经不是记忆里的当年。他正寻思着要不要去买串烧烤,忽然发现不远处有两个小姑娘正朝着他这个方向交头接耳指指点点,那表情黄少天再熟悉不过。

心中一惊,第一反应是“卧槽糟糕了该不会被认出来了吧这要是被文州知道了就完蛋了”。黄少天冷静了一下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像个随处可见的路人甲,抱着刨冰稍微加快了步速往小巷子走。他知道这种时候一旦表现得不自然更容易证明猜测,那俩妹子看着也不太像会低调地要个签名就走人的料,万一叫唤一声让更多人围观那可就不是一般的严重。他一边走一边想着对策,然后看准时机抢在两人有进一步行动之前一拐弯跑进了小巷,然后迅速钻进了一栋老旧的居民楼,站在楼梯间看了一会儿,确认没有跟上来才松了口气。

经过了这个情况后黄少天已经断了可以无声无息地坐着地铁回去的念想,他摸出手机给司机打了个电话,简单说了地点让对方开一辆最不容易引人注目的车过来接。挂了电话之后心里踏实了不少,他索性在台阶上坐了下来。老房子的台阶还是石头的,有点凉意但他并没有在意。刨冰早就在途中扔掉了,黄少天叼着个塑料勺子脑子里全是回去了和喻文州怎么交代。

想瞒是肯定瞒不住的,他开始预想喻文州的反应。自己没打声招呼就偷跑出来逛荡会给对方添不少麻烦,这一点在他出来之前就已经做了准备。

 

只不过黄少天没想到事情会如此发展。

上车之后他隐约觉得肚子有点不舒服,然后就变成了一阵一阵的疼。到达住所后他第一件事就是直接冲进了卫生间,等出来的时候腿都有点软。

然后他看到了表情凝重地站在门口的喻文州。

“怎么回事?”语气并不十分严厉,但黄少天还是感到了明显压抑着的怒火。

黄少天顿时如临大敌,他知道自己把喻文州惹毛了。

“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是肚子有点难受现在已经没事了文州你不要生气我下次出门一定和你说我知道错了我……”

眼看就要滔滔不绝的话还没说完就因为被突然上前的喻文州摁到了墙上而打断,黄少天有些紧张地看着凑近的喻文州,一时间说不出来了。

他看到了喻文州脸上的表情。

深沉的目光由上及下扫描着。之前精心搭配出的一身学生打扮让黄少天脸颊有点发烫,尤其站在对面的是穿着笔挺的西裤和衬衫的喻文州。

这感觉和干了坏事又被家长抓了个正着的熊孩子出奇地相似。

黄少天觉得呼吸都变得有点困难了。

然后,像是突然松开了绷紧的弦,空气里原本沉重的气氛一瞬间烟消云散。黄少天感到喻文州的手指滑过他的颈侧和肩膀,接着捧起他的手指仔细查看。

确认没有受伤的地方,手掌又抚上腹部轻轻揉了两下,黄少天听见喻文州轻叹了一声。

“你没事就好。”

缓和下来的气氛让黄少天也跟着松了口气,然后,他听见喻文州不紧不慢地问,声音依旧温和沉稳。

“那么,少天你和我说说去了哪里吧?”

 

黄少天浑身僵硬。

本以为逃过了最本质的问题,敢情在这儿等着他呢。

这种时候如果说出来自己坐着晚高峰的地铁去了人最多的夜市乱吃东西吃到肚子痛而且还差点被两个粉丝发现,后果是可想而知的。虽说平时脾气好的人发起火来最可怕,但是黄少天其实并不是那么惧怕喻文州的愤怒。真正让他没有办法开口的,是他意识到了自己的此次行动对喻文州的辛苦付出是怎样的意义,他感到了歉疚。

他不想看到喻文州内心疲惫的样子。

于是,几乎本能地,黄少天脱口而出了后来让他后悔了好一阵的一句。

“也没去哪儿,就是去找了趟叶秋聊了一会儿。哎你还别说这家伙开店也是挺有本事的下次文州你和我一起去吧你们都好久没见过了对不对?”

话音刚落黄少天就想立刻钻回卫生间摸出手机给叶修打电话对暗号。他越发郁闷这家伙没有任何活在信息高速发展的时代的自知,淡出得是干干净净连手机都没配一个。虽说之前想联系他也得靠私人助理,但现在黄少天是更加清晰地意识到了这货没有手机所造成的巨大不便。

要是能发短信的话凭他的手速和技术现在背着手都发出去十条了!

黄少天无比心塞。

但他没有太多时间在心里给叶修扎小人,最要紧的危机还没有化解。他努力控制着自己不去躲闪喻文州的目光,放松表情露出最真挚的模样。

“好。”

没有任何多余的过问,喻文州只是平淡地点了点头。黄少天感到更加心虚,却没有办法从这个字里揣摩出更多意味。

“时间不早了,明天的采访还要早起。少天肚子还难受吗?要不要我去拿点药?”一边这么说着一边转身烧了壶水,喻文州俨然又恢复成了黄少天最熟悉的状态。黄少天这才感到了累,连声说着已经没事了开始脱衣服准备洗澡。

他从很早之前就习惯了在喻文州面前更换衣物。事业刚起步的时候整体条件很不好,再加上天气的闷热,两个人练出了一身汗之后一起挤在狭小的浴室里洗澡也是常有的事。但他们没有什么抱怨,从一开始就已经选择了这条路,中间遇到的这些都是不值得放在心上的小事。黄少天还经常开玩笑说这下沐浴液都可以省下来不少,喻文州也跟着笑了。

 

水烧好了喻文州转身就看见散落在沙发上的一堆衣服,牛仔裤还保持着刚被脱下来时的造型很是销魂地摊在那里。他无奈地笑笑开始整理,脑海里映现出之前黄少天刚进门时的样子。

棒球帽歪扣在脑袋上胸前还挂着墨镜,踢踢踏踏一阵风似地跑上楼梯。这装扮他很熟悉,高中刚毕业的那年暑假,黄少天就是这么一身和他一起穿梭在各个酒吧里,用最简单的方式赚取资金。和其他酒吧驻唱不同,他在纷乱的场合下保持着毫无修饰的干净,再加上清澈的嗓音和流畅的弹奏,给他们鼓掌的客人总是特别的多。

喻文州觉得,他会一直记着那时候唱完一曲后向观众们挥手的黄少天笑着的侧脸。纯粹透彻得让人不自觉地联想起洒落在郁郁葱葱的新叶上的阳光。

一直照射到人心口里。

“文州我洗好了~换你换你。”

裹着一身水汽从浴室里出来,黄少天蹿过来大大咧咧往沙发上一横。浴衣很随意地搭在身上,露出大片精心保养过的肌肤还带着水珠。

喻文州喉咙里紧了紧收回目光。他是个自制力很好的人,而且第二天还有采访要准备。他叮嘱着黄少天要擦干头发,自己进了浴室。

 

采访的过程很顺利。黄少天应对各种问题已经游刃有余,再加上他本身就是个开朗健谈的人,期间欢声笑语一片。

这位娱乐记者自己也是黄少天的资深粉丝,能够面对面地离偶像这么近难免紧张。有两处不小心用错了词,黄少天也是迅速救场,没有产生什么不必要的尴尬。

话题从近期的演唱会到将要出演的电影一路顺畅,提起即将出演的剑客角色黄少天情绪也有点激动。然后,大概是high得有点过头,年轻的记者冷不丁冒出了一个之前没有提及的问题。

“相信很多粉丝都很关心黄少的个人情感问题,请问黄少目前有没有正在交往的对象呢?”

这问题让黄少天有一点措手不及。和很多善于利用八卦来制造话题保持关注度的明星不同,他在私生活方面一直控制得很好,基本没有被爆出过什么绯闻。于是大家更加好奇,关于他情感生活的猜测也是五花八门。

短暂的沉默后,娱乐记者看见坐在对面的青年露出了笑容。

“有。”

这个答案无疑引发了爆炸性的效果,记者心头一喜,觉得自己是挖到了不得了的消息,于是立刻紧跟着问下去。

“那么黄少方不方便透露一下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呢?”

“非常优秀的人。”简短的答复分量却不小,“而且,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会继续相处下去。”

记者觉得自己血压升高了,她简直要按捺不住内心的尖叫,无数问题在脑海中翻滚而出。

“那么,今天差不多就到这里吧?”朝摄像的方向递过去一个眼神,黄少天迅速结束了采访,后面的就是一如既往的希望大家继续支持之类的套话。

没能问出更多的记者险些被憋死,但她知道已经没有办法接着发问,只好作罢。

如果早一点问这个问题就好了啊!!

看着黄少天和工作人员一一握手,然后潇洒离开,记者内心泪流满面。

 

刚从演播室出来喻文州就凑了上来。黄少天并没觉得意外,因为这最后一个环节和之前两人准备时大相径庭。

原本那句无懈可击的“目前还没有”没有发挥出应有的效果,而是如此扑朔迷离足够引发无数传闻八卦的答复。

喻文州的脸色不太好看。

上了车,喻文州没有克制直接发问。他不明白黄少天在想什么。这个炸弹来得太过突然,带来的诸多不定因素很有可能会超脱他的控制。而且他坚信黄少天是深知这后果的,简而言之一句话,他就是故意的。

“但我说的每一句都是事实不是吗。”

喻文州无语。他和黄少天之间的关系绝对是不可能公开的秘密,在这个舆论指向性很强的时代,这关键的一步一旦走错将会引发一系列接连不断的问题。关于这一点他们两个从没直接交流过,如何应对外界一直以来都是不言而喻。

喻文州有了非常不好的预感。他感到这也许只是第一步而已,后面的局势会越来越偏离他的掌控。

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完全左右黄少天的想法,尤其是在这个问题上。

 

事实证明他的预感是正确的。

一次演唱会之中,已经接近尾声但观众热情不减。黄少天依旧是闪闪发光,堪称一绝的扫弦轮指让气氛到达了顶端。喻文州看了看时间,已经超出了一开始的预计。但他并不觉得有什么,黄少天一贯如此,和观众的互动也是无人能及。他唯一担心的就是对方体力承受不住,因为个人演唱会的重点全部落在一个人身上,这种超负荷的运作身体很容易吃不消。

当他终于听见黄少天说起感谢的话语,他觉得大概是可以告一段落了。在满场的“Encore”里,他正准备联系周围的工作人员准备收场,却没料到对方话锋一转。

“谢谢大家今天来捧场!我真的非常非常开心~所以——今天黄少要给大家一个小小的惊喜~你们说好不好?”

粉丝们顿时更加兴奋,“好!”的呼喊声简直要把体育馆的顶棚掀起来。

工作人员们面面相觑,他们并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余兴节目。他们看向了一把手喻文州,喻文州也有些困惑,但他推测十之八九是再来一首之前没唱过的新歌,为新出的专辑拉拢人气。

然后,在听到黄少天语气上扬的“我想和大家介绍一个人”之后,喻文州觉得浑身的血液开始逆流。

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出现了。对于这个时刻他并不是没有想到过,在心理上也已经有了预期,但是真正发生的时候,他还是感到了说不出的复杂情绪。

他只能听黄少天继续说下去。

“这个人是我最好的兄弟,也是我最信任最欣赏的人,为我付出了很多很多。”

喻文州心脏一抽,掌心微微出汗。

“所以,今天我把他介绍给大家认识。大家也给他多一点掌声好不好?”

掌声暴风般席卷了整个会场。

然后,他看见黄少天拽掉了电吉他的线朝他挥手,笑容闪烁,“上来一起吧,文州。”

 

拿过这把提前准备好的古典吉他,两个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默契如当年。

熟悉的吉他拿在手里,旁边站着那个一路一起走来最亲近的人,让从没正式站在如此多观众面前和如此亮的聚光灯下的喻文州意外地平静。

起了个前奏,然后,音韵饱满的旋律从指间流泻而出。

没有黄少天一样华丽的指法,但十分触动人心。

两种不同的演奏方式搭配在一起,却有种意外的协调感。喻文州弹和弦,黄少天负责主旋律时不时搭配几个转音,搭配得天衣无缝浑然天成。这是一种多年的磨合才能有的感觉,每一个音都带着时光打造出的圆满。

“多少次迎着冷眼与嘲笑/从没有放弃过心中的理想/一刹那恍惚若有所失的感觉/不知不觉已变淡心里爱(谁明白我)/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被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歌声里满满的都是无需太多解释的浓重情感,笔直地击中了在场的所有观众。没有人放肆尖叫,大家不约而同只是跟着节奏挥舞着荧光棒,低低哼唱,有的人甚至被这情绪感染得眼眶湿润。

黄少天朝台下招手,于是演变成了大合唱,循环了两个来回。直到最后一个音落稳,全场竟一时沉寂,然后爆发出比之前任何一次都热烈的掌声。

掌声中黄少天空出一只手握住了喻文州的,掌心里全是细密的汗水。两人一次次深深鞠躬。

 

一场结束后喻文州自然成了众人的关注焦点,记者们一窝蜂地围上来采访这个从未公开露面但才华横溢的年轻经纪人。镜头前喻文州还是显得很从容,而被问的最多的还是围绕着为什么要成为经纪人这个话题。

“喻文州先生的音乐造诣也很高啊,当初为什么选择成为黄少的经纪人而不是两个人一起组组合出道呢?”

喻文州给出的答案并没有太多的思考,“少天的风格比起中规中矩的表演不如给他机会让他即兴发挥。所以,我就来成为这个为他创造机会的人。”

之后还有很多问题,而在一旁接受采访的黄少天在听到这个答复之后,少见地没有对着记者们滔滔不绝,十分简短地回答了一些比较重要的之后,剩下的就通通挡掉了。

 

他觉得如果再不离场,他可能会很没形象地在镜头前流下眼泪。

 

黄少天还记得刚遇到喻文州的时候。他也是无意中发现班上稳重认真的学习委员其实也弹得一手好吉他,练习的时候听见另一个声音,走进去看见人了还着实惊讶了一番。两个人一个民谣一个古典,算是比较少见的组合,但是凑在一起还是玩儿得挺好。

“我们组乐队吧!”十六岁的黄少天这么说。

“好。”

然后就真的像模像样地组起来了,当然,是私下里。

但是,组乐队并不是说说那么简单,面对的阻碍一个接一个。期间两个人都没少受委屈,但还是艰难地坚持了下来。

最常听到一句莫过于“玩玩就算了,又不能玩一辈子。”,黄少天气不过,每次都是喻文州拦下的。

“我知道你是认真的,用实力证明给他们看吧。”

然后他们做到了。

没有成为一个老生常谈的“当年我也玩儿过乐队”,而是货真价实地把被人当成“反正也不能当饭吃”的爱好做成了真正的事业。

但是,最后出道的只有黄少天一个人。

他一直没有完全理解,为什么喻文州会甘愿做一个从背后扶持他的经纪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喻文州的才华,他觉得浪费。

这成为了两个人一直以来没能解决的问题。每次黄少天在台上看到台下为他忙前忙后的喻文州的身影,都有种说不出来的不是滋味。

他的舞台是喻文州一手打造出来的,但这掌声不应该只属于他一个人。

他不想看到当年说好了一起完成梦想的人,一直生活在自己的光环之下。

黄少天为喻文州感到委屈。

 

直到喻文州亲口说出了这件事,他才真正明白了喻文州付出背后的良苦用心。这是喻文州做出的他认为最佳的选择,是他实现这个梦想的方式。

能够看到黄少天在自己创造的舞台上尽情地发挥,是他自己认可的最大的成就。

他依旧是当年那个一心一意和黄少天一同努力着的喻文州。

这个事实从开始到现在,都未曾改变过。

 

“接下来有什么安排?”上车之后黄少天习惯性地发问。

喻文州一本正经地回答,“在明天下午之前没有了。”然后凑近了在黄少天耳边补了一句,“除了一件,就是在那之前先满足我。”

他满意地看见黄少天耳朵红了。

 

进入的过程费了一番功夫,但喻文州感到了黄少天的主动配合。

这无疑是最好的嘉奖,他附身在对方汗湿的额头上吻了一记,然后开始律动。

等两个人都尽兴了已经疲惫得不想动弹,缓了好一阵才起来清洗。

喻文州推门走进来的时候,黄少天正趴在床上用手机刷微博。

被推至榜首的热门话题是某歌坛天王完婚的消息,粉丝们的疯狂评论迅速汇集出十分可观的数字。

其中最多的内容还是围绕着成功升级为天王太太的小新娘。表达羡慕嫉妒恨的居多,当然也不乏“希望你好好让他幸福”这类饱含心酸的祝福。

出现频率最高的评论之一是“能和这么优秀的男人在一起,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全世界。”

面对这个近日很是流行的句式,黄少天挑了挑眉毛嘴角上扬。

“少天,玩手机就坐起来吧,趴着对眼睛很不好。”

然后是在床头放好的靠枕,被子也被拉了起来。

听惯了的温和声音换到了耳边,“洗完澡被子要盖好,小心不要着凉。”

没看多久就关上手机顺手放到床头柜上,黄少天揉揉眼睛往身旁的人怀里习惯性地一蹭,还带着点水汽的发丝贴着喻文州的胸口。

忙碌一天后浑身疲惫却坚持着没睡的原因喻文州心知肚明,他抬手关了灯,柔软的笑意满满地盛在眸子里面。

在房间陷入一片漆黑后,他听见黄少天睡意朦胧地嘟哝着“那我可是拯救了整个宇宙啊肯定比太阳系什么的大多了”。

看似意义不明的话语断断续续地最终变成了均匀的呼吸声,喻文州愣了一下,然后轻轻揉了一下对方的头发。

“晚安。”

 

你是属于我一个人的珍藏品。

 

——END——


评论(16)
热度(274)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