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喻黄/叶蓝】限量品

断断续续写了两天把这个系列完成了。

有种心里终于踏实了的感觉。填坑是件伟大的事情

一月底的腐国我感到了冷,还好有脑洞陪伴我度过漫漫长夜(你滚开)

放上前两篇的链接,三篇连在一起才是完整的故事。凑齐三个品字召唤一斤节操

自己给自己奖励一块巧克力=w=

叶蓝篇 《非卖品》

喻黄篇 《珍藏品》

 @沢田糖水君 来来来接好你的红烧肉

希望这个故事能够成为冬日里的一点暖意


正文:


蓝河洗完澡出来,正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叶修第一时间转过了头。

不加掩饰的视线缓慢地扫过还滴着水的柔软发丝、脖颈的美好曲线、轮廓分明的锁骨和晕开了水渍的宽松白色T恤下因为温度变化而若隐若现的细小突起,然后颇有深意地勾起嘴角。

被这目光弄得浑身有些不自在,蓝河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下意识地不去看叶修所在的方向。

他当然知道对方的企图,从洗碗时毫无防备地被从身后搂住了腰开始。

几天没有打理的下巴上冒出了一点细小的胡茬,磨蹭在颈侧柔软的肌肤上一阵酥麻。

肩膀本能地僵硬起来,他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在还飘着泡沫的水池里,不去在意臀部隔着布料也能感觉到的热度。

意识到这么下去绝对不妙,于是,在对方的手指即将从抽出的衬衫下摆里探进去时,蓝河迅速把最后一个碗冲洗干净,迅速地说了句“我去洗澡”,然后落荒而逃。

冲进浴室撞上门,不用看镜子也知道自己此刻神色有多么慌张,蓝河感到说不出的懊恼。

从那之后这家伙就食髓知味地经常缠着自己,蓝河并不打算放任其索求无度,但对于叶修的亲近根本招架不住。就像驯服后收起了爪子的猫,在腿边蹭两下再软软地喵一声,心都化成了一滩温水,谁还能不伸出手臂迎接。

所以,洗完澡出来碰上这暗示性极强的眼神,蓝河又一次无语地缴械投降。他的意志力在敌人强大的攻势下放弃了挣扎,干脆地挥起白旗。

看见蓝河磨磨蹭蹭地坐到身边来叶修就知道自己得手了。他很满意这次战争结束的时间,愉快地准备享用美味的战利品。

沙发虽然不是最佳的选择,但他并不介意。

 

顺利扑倒了身上还冒着点热气的夜宵,叶修对于对方依旧会露出的羞怯神情感到愉悦。他发自内心地喜欢蓝河现在这个样子,让他想坏心眼地欺负。

附身品尝湿润的唇瓣,然后勾住舌尖吮吸。感到身下人加快了频率的呼吸,叶修微眯起眼转换着角度吻得更深。

轻轻含住蓝河因为紧张而上下滚动的喉结,听见一声敏感的闷哼。叶修准备继续上一次以吻痕多久才能消除为课题的学术研究,转而向颈侧移动。他对这个地方很着迷,因为能感受到有节奏的脉动,并且知道让它加快的原因是自己。这种近距离接触生命气息的方式很容易勾起他的占有欲,如果轻咬下去……

“叮铃铃——叮铃铃——”

突然响起的电话让两个人都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句卧槽。原本让人情迷意乱的氛围分分钟消失得一干二净,蓝河像是被什么蛰了一样猛地坐起身来,不料动作太过迅猛,肩膀撞上了还没来得及动作的叶修。叶修立刻捂着鼻子“嗷”地一声,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蓝河连忙凑上去看,叶修摆着手摇晃了一下站起来,这才把尽职尽责地叫个不停的倒霉玩意儿拿到手里。

“……喂?”

 

喻文州等了一会儿电话才接通,对方语气虽然还是懒洋洋的,但声音莫名其妙有点闷。

他当然不知道自己这巧妙的来电时机让自己平静的问候显得十分不受欢迎,他看了一眼正传出哗哗水声的浴室,走过去把敞了个缝的门关好了。

“哟,喻总您这大忙人怎么想着给我打电话了?”揉着酸疼的鼻梁,叶修确认了没有流血,心里盘算着下次该把楼上这部的电话线拔了。如果可能他还想顺便也卸了蓝河的手机电池,这种万一他不想再经历第二回。

已经恢复了冷静的蓝河瞅了一眼旁边茶几上的电子小时钟。他知道叶修这里的两部电话楼上这个是私人的,知道号码的人非常少,只有清楚叶修身份交情很深的那几个人和家里人知道。这个时段打过来不是有什么要紧事就是刚抽出空,干这一行很少有普通人生物钟的。

喻文州的这个电话属于后者,当然,对于此时正无知无觉地哼着小调玩儿泡泡的某人而言就是第一种了。

巧妙回应了这久违的嘲讽,喻文州跳过了没有意义的寒暄部分直奔主题。

“听说今天少天去你店里拜访了?还聊了聊新歌的事。这次有什么建议吗?”

叶修皱了一下眉但马上反应了过来。他看了看已经准备起身去睡的蓝河,脸上露出了一个很浅却意味深长的笑容。

黄少天你这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挂断了电话,浴室的水声刚好停了下来。黄少天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走了出来,脸颊被水汽熏得红润,眼睛一闪一闪地看着已经把手机收回口袋的喻文州。

“文州我洗好了~换你换你。”

他当然不知道在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也不知道自己此刻其实已经站在了某种危险的边缘。喻文州墨色的眸子在他身上无声地来回扫了一番,然后噙着笑进了浴室。

温热的水从头顶淋下来时喻文州惬意地叹了一声。并不仅是因为被舒缓了疲惫,更重要的是,他已经为自己安排好了工作后犒劳的甜点。虽然不能马上享用,但是短暂的等待会让味道更美好。他深深地清楚这其中的妙处,尤其是甜点此时丝毫没有察觉自己已经被摆上了餐盘,用不了多久就会被优雅地拆吃入腹。

正在换睡衣的黄少天没来由地抖了一下,他吸了吸鼻子,决定去倒杯热水。

 

第二天晚饭后,蓝河算准了时间坐在了电视机前。

虽然他已经稍微习惯了黄少天会冷不丁出现在店里,但毕竟是崇拜了很久的偶像,黄少天的每一次采访他都不会错过。

叶修知道他这个习惯,心里觉得有些好笑却没有说。在他这里黄少天的形象反差太多,这感觉着实有些微妙。

洗了个苹果坐在蓝河身边有一口没一口地啃着,在记者问到关于感情的敏感问题时叶修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他早就知道答案,无论是采访中的,还是现实里的。黄少天和喻文州正式交往那天他也在场,还破天荒地主动写了首歌作为礼物。那歌词他现在还留着,每次收拾东西翻出来都被那纯粹的当年酸得倒牙,成了为数不多的黑历史之一。

所以在黄少天说出那个“有”字的时候,叶修也没忍住睁大了眼。旁边的蓝河感到了震惊,再一看叶修的反应无疑更是让他忍不住想扯着对方问个清楚。

还没等蓝河开口叶修就把啃了一半的苹果塞了进去,不顾对方的抗议专心地竖起耳朵盯着屏幕。

他能猜到站在摄像机后面喻文州的表情,同时也稍稍提起了心。

正是因为熟识多年,所以他了解黄少天的作风,也明白两人之间那道坎。于是传说中的叶秋大神也和其他黄少天的粉丝一样开始揣摩随后的发展,猜测着这位当红巨星接下来会说出怎样的话来。

然后他看见了记者的表情,如果没有镜头对着叶修怀疑她会露出可以截屏直接当表情用的颜艺来。

让他回神的是蓝河的抱怨,“你这啃了一半塞给我干什么,也不觉得恶心。”

只悬了一秒钟的石头已经安稳地落了地,叶修扳过蓝河的下巴吻住,顺手把那苦逼的苹果扔进垃圾桶。等对方喘不上气来了才悠悠停下,舔了舔嘴唇微微一笑。

“亲都亲了多少回了也没见你说恶心啊。”

没等对方吐槽,温热的手掌往分开的两腿中间一摁,轻轻松松地引来了面红耳赤的炸毛。

“还是说你想来点更刺激的?”

……

“叶修你差不多得了大白天的别给我来这套!”

 

从演播室出来直到上车,喻文州都一言不发。

黄少天已经料到这反应,但还是忍不住偷偷看了他两眼,心里五味陈杂。

这诡异的沉默一直延续到快要到达住处,黄少天顶不住车内沉重的气氛,主动开口。

“但我说的每一句都是事实不是吗。”

喻文州缓缓转过头看着他,表情复杂。

被这目光看得有点怵,黄少天把头往靠背上一靠,看着车顶避免与喻文州对视。

“少天说的每一句都是事实吗?”

黄少天没注意这句式微妙的变化里隐藏的文字游戏,回答得毫不犹豫。

“是啊我有哪一句说错了吗?”

喻文州嘴角微微上扬。他并没有打算这么快就进入这个早已列入日程的桥段,但是黄少天的不按常理出牌让他也有了临时变更计划的想法。

“我给叶修打了电话。”

一句话让黄少天直接进入了僵直状态。

这反应让喻文州确定了叶修没有信口开河诬陷好人,他目光沉了沉,没有理会黄少天手足无措的解释,在车子停稳前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他心里一直憋着的火终于冒了出来,而且来势凶猛。

 

上楼的时候黄少天是被拉着手腕一路扯上去的,他已经停止了语序混乱的辩解,内心满是慌张。

喻文州在生气。

仅这一点就足够让他不知所措。

被猛地摁在床上时黄少天没有反抗,他盯着喻文州的脸,企图寻找到被隐藏起来的平静。

但是没有。

喻文州此时依旧保持着理智,他甚至想到了明天接的那个广告需要多少体力。这并不是一次惩罚,他一直以来都没有把这种事和那么严厉的字眼联系在一起。但是他知道,如果不做点什么根本没有办法抵抗内心里盘旋的焦虑,他没有办法自己一个人缓解这积攒了很久的不安感。

他并不是没有担心过这样的相处模式会不会让两个人的关系变质,也在黄少天偶尔向他抱怨事务繁多时感到说不出的紧张。他从来不想让自己成为对方压力的来源,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是站在一起的。

没有哪个位置比这个更让他喜欢。

黄少天一连两次的意外让他有些惶恐。他从之前起就隐约感到了这种无形的抗衡。这不是他想看到的,却又找不到解决的方式。

喻文州是黄少天的经纪人。这个事实是他自己一路的选择带来的结果。

他需要用各种方式来确定自己没有做错。

直到肌肤没有阻碍地相互贴近,喻文州才找到了平静的支点。他的动作没有停留,之后入侵的动作甚至是不同于往日的猛烈。但是越是如此他的头脑就越是冷静,因为他能够如此明显地感觉到对方的存在。

“唔……文州……啊……”

摇晃中升腾起了热气,喻文州微微皱着眉感受着潮水般涌上的快感。他附身仔细看着身下人因为过于强烈的感官而闭紧的眼,剧烈喘息着的双唇,渗出汗珠的光洁额头,还有弯曲出性感的弧度的脖颈。这些都是属于他的,他们如此紧密地相连。每一个颤动每一次收缩都是对方造成的,除了彼此什么都不需要。

然后他扣紧柔韧的腰身,把自己深深埋进对方身体深处射了出来。

黄少天抖了一下,胸膛起伏着大口喘气。他睁开眼疲惫地看着喻文州,然后没有来由地轻轻笑了出来。

被黄少天伸出胳膊抱紧时喻文州还没有抽出来,他的脸紧贴着对方同样汗湿的脸,呼出的热气都是同一个频率。他觉得满足,然后才感到了排山倒海的疲惫。他的工作量并不比黄少天少,相反,他比黄少天辛苦很多。所有的事情无论大小他全部要关注,全部要放在心里。

因为是最在意的人。

黄少天终于平缓过来呼吸,觉得胸口被压得有点发疼。他也是浑身酸软,承受一个成年男子的体重太久确实有点困难。转过头才发现对方竟然已经睡着,就着相连的方式。黄少天无奈一笑,他之前就感受到了对方刻意克制的焦躁心情。他艰难起身把喻文州翻了个个儿放平,分离的时候没忍住闷哼一声。液体流出的感觉让黄少天浑身一颤,他知道喻文州并不是因为急迫才没有采取最基本的措施,而是他想。

扶着酸痛的腰爬起来,黄少天下定了决心。他要用自己的方式解决这个横亘在两人之间很久的问题。

而且是彻底的。

 

于是就有了之后那个让无数人铭记的夜晚。

 

从黄少天邀请喻文州上台起蓝河就一直处于情绪高度亢奋的状态,开始唱《海阔天空》时抓着叶修的手差点飙泪。坐在身边的人今天意外地老实,从头到尾没有说一句多余的话。

因为除了当事人,他大概是最有资格感慨的一个。

看到采访时喻文州对着镜头平静笑着说出“少天的风格比起中规中矩的表演不如给他机会让他即兴发挥。所以,我就来成为这个为他创造机会的人。”蓝河吸了吸鼻子转头准备问叶修更多深层的内幕,哪知道对方早不说晚不说偏偏这个时候吐槽。

“听他说这些,其实还不是因为手慢。”

成功激怒蓝河BOSS,进入暴走模式。

感动的湿润气息瞬间被台风卷走一样消失得干干净净,抓狂结束后蓝河扔了句“今天晚上你睡沙发”,然后起身抱起围观着看戏了好久的小点摔门进了卧室,震得墙都跟着一颤。

叶修无奈,拿起茶几上的烟盒摸出一根点燃。

其实这并不是一句很切中重点的嘲讽,他知道如果蓝河冷静下来就会意识到这个缺陷只是对轮指有一定影响而已。

他只是简单地不想持续那个气氛,于是顺口就说了出来。

看一眼紧闭的房门,叶修咧嘴笑了。

这才是正确的状态。

然后他转身看了看沙发,叹了一声抱起靠垫倒了下去。

 

“在那之前先满足我。”

一切结束之后,所有的负重都已放下。看清了彼此的真心后言语只是多余,从上车起两个人就已经在忍耐,终于回到住处时情欲一触即发。

从口袋里胡乱摸出钥匙时黄少天手有点抖,对着锁孔折腾了半天最后还是喻文州从背后接手开了门。

走廊里空无一人,在回来的路上喻文州就已经给助理们发了短信,告诉他们今天可以提前回家。

没有开灯的空旷房间漆黑一片,但谁也没想着开灯。两个人迫不及待地撕扯对方的衣服,急促的喘息像被海浪卷上了沙滩的鱼。

之后的发展顺理成章,他们没等到爬着楼梯上到二楼的主卧里。客厅的羊毛地毯见证了他们以最毫无掩饰的方式渴望着彼此,如此反复像是不知疲倦。

风暴过去后已是夜深,喻文州先缓过了神。黄少天躺在他旁边,身上盖着件衬衫昏昏沉沉地睡着。他穿上皱成了一团的长裤,裸着上身把精疲力尽的黄少天抱起来。起身的过程中对方只是皱着眉头哼了一声,额头贴着他的手臂,直到被放进盛满了热水的浴缸都没再动弹。

 

清洗的过程缓慢而简单,黄少天半睡半醒地靠在喻文州怀里,服帖得像只猫。

两人很久没有共同进过浴室,这让喻文州不仅想起他们第一次相互抚慰。那还是出道之前,狭小的浴室挤进去两个人显得非常拥挤。

潮湿闷热的水汽升腾起来,原本说笑着的少年们其中一个突然安静。那时候的黄少天还没有转换成如今面对采访时的简明扼要,大部分时间口若悬河的人不正常的沉默让察觉到了的喻文州感到困惑。

二十岁的黄少天背对着他站在浴室的墙壁前,覆着层细密水珠的后背轮廓显得比穿着衣服时单薄。喻文州愣了一下伸手去扳他的肩膀却被挣开,凑过去只看见了涨红的侧脸。

明白了什么的喻文州没有多问,从容如他在面对对方对自己的身体有了反应的情况时也没有办法完全保持冷静。他站了一会儿把头发上残余的泡沫洗净,准备走出去留出空间时,喻文州听见黄少天手足无措的声音。

“文州怎么办……我好像……”

他的头脑突然间空白一片。

像是被无意中发现了隐藏着的秘密,朝夕相处间萌发出的陌生情绪一直被努力埋在内心深处,自欺欺人地以为这样就可以逃避改变。

但是还是来临了,而且被对方抢先了一步。

少年喻文州停住了脚步。

那个转身的动作像慢动作的电影镜头被无限拉伸,在之后的很多年里,这个瞬间都被一次次定格在时空的拐点。

他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了黄少天,动作犹豫中带着点不易察觉的坚定。

感觉到对方的颤抖时喻文州没有让自己有更多思考的时间,他伸手握住了被冷落了一阵的青涩欲望,胸口抵在黄少天的后背像是不让他逃跑。

“交给我就好了,少天。”

带着点沙哑的嗓音让句尾消失在一个蜻蜓点水般的轻吻里。

小心翼翼的试探换来对方带着点惊慌的喘息,喻文州被鼓励一样大着胆子进一步动作,手心里跳动的热度如此清晰。随着他逐渐加快的摩擦,黄少天闭上了眼,像是痛苦又像是难耐。

加重的鼻音勾起了喻文州的欲念,他扳过对方的肩膀,这一次很顺利。黄少天陷入混乱的表情陌生而迷人,他从被打湿的短裤里拿出了自己的,把两个人的握在一起。

触到对方坚硬的分身让黄少天微微睁开眼,他伸手抱住喻文州的脖子,弓着背大口喘气。

强烈的刺激下黄少天没多久就射了。温热的液体喷在喻文州的小腹上,混杂着洒下的热水从光滑的皮肤上缓缓滑落。他颤抖着握住喻文州的手帮他一起,散乱的黑色发丝下是对方隐忍的表情。

他觉得很美。

液体飞溅出来的时候他主动吻住了喻文州的嘴唇,没有任何迟疑。还在恍惚中的喻文州马上热烈地回应他,两个人有些狼狈地站在弥漫着湿气与特有的雄性气息的窄小浴室里忘我地接吻。

从那个时候开始,两条原本并行的道路有了交叉点,然后一路缠绕着同行至今。

 

黄少天醒过来愣了一会儿神,大脑逐渐清醒起来的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地挣扎着去摸手机。

这件事他差点就忘记了。

运指如飞地拨出去一串号码,黄少天靠在枕头上咬牙切齿地闭着眼等反应。他已经在脑海中构思出了一会儿接通后要兴师问罪的话,然而回答他的却是一阵忙音。

“混蛋……”

 

与此同时,音像店二楼的卧室里传出刻意压抑的喘息声。

蓝河被扶着腰承受着来自身后一下比一下用力的撞击,手指抓紧了被单不想呻吟出声。

叶修吻着他的后背身下的动作没停。他在沙发上撑到后半夜,然后蹑手蹑脚地钻上了主卧的床。

睡梦中被突然握住下身让蓝河猛地清醒,反应过来是谁后还没等抗议就被堵住了嘴。他不知道叶修哪来的自信自己一定不锁门,但他顾不上思考那些了。

窝在客厅沙发里的小点被卧室里的动静惊醒。它伸着爪子打了个呵欠,发现脚边有个好玩的东西。

准确地说,是一根被拔掉的电话线。

“叶修你……啊……”

“忍着干什么,叫出声来。”

虽然对另一个房间正上演着什么样的画面很感兴趣,但它发挥了猫科动物的习性,专心地用爪子研究着这不知从哪冒出的玩意。

 

从各种意义上而言,喻文州选择做经纪人这个职业都太适合不过。

 

之后没过几天叶修收到了来自黄少天的快递,蓝河觉得好奇也凑上来看。两个人瞅着盒子中央最新款的手机一时间说不上话来。

大模大样地趴在蓝河腿上的小点嘲讽地看了看两个无知的人类,舔了舔爪子“喵”了一声。

 

阳光从没关紧的窗外照进来,茶几上并排放着的两个茶杯旁是敞着的CD盒。

一切安好。

 

——END——


哼哼我才是那个限量品!


评论(5)
热度(210)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