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韩张】霸道秘书爱上我

顺手摸个鱼,背负着两个大坑的单身汪需要用特定的方式缓解情绪。比如欺负老韩什么的~

然后就是:

请一定看到最后;

请一定看到最后;

请一定看到最后。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正文:

黑色的保时捷918驶入专属车位后缓缓停稳,韩文清拿起公文包开门下车,在明朗的阳光中走向写字楼。

比起司机,这位韩氏集团的年轻总裁更喜欢自己开车来上班。山路上的奔驰总是能让他心情舒畅,然后精神百倍地迎接新一天的工作。

在办公桌前坐好,韩文清松了松领带,看了一眼表。

九点二十九分。

半分钟后,秘书端着微微冒着热气的咖啡出现在门口,然后在九点三十分的时候把杯子放在了桌上固定的位置。

“早上好,韩总裁。”

韩文清抬头看着他的秘书。

一丝不苟的笔挺西装,衬衫的扣子严谨地系到了最上面那一颗。黑色皮鞋擦得锃亮可以映出人影,一尘不染的镜片背面是沉静如水的双眸。这一切都无比熟悉,但依旧让韩文清心跳紊乱。更不用说对方百看不腻的清俊面孔,正汇报着工作日程的平稳声音,白皙得可以隐约看到血管的美好脖颈,以及指点在文件上形状优美的细长手指。

不过,张新杰身上最吸引韩文清的还是独属的禁欲气质。他有时候想,比起秘书,他或许更适合其他与此相符程度更高的职业,比如牧师什么的。他已经不止一次想象过张新杰穿着圣洁长袍的模样,那画面让他十分血脉偾张。

没错,韩总裁从很久之前就不可救药地迷上了他的这位男秘书,但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告(xia)白(shou)。原因是韩总裁看上去霸气无敌容易让人联想到各种总裁文里纸醉金迷的生活,但实际上非常之纯情,纯情到可以把那些总误以为他是黑社会后代的无辜路人吓得摔一跤的程度。

比如员工之一张佳乐就曾经在上厕所的途中无意中撞见韩总裁一脸铁青地站在张秘书的办公室门口长达十分钟之久却始终没有进去,手里还攥着疑似电影票的小纸片,导致他连续揉了三次眼睛确认自己看到的不是幻觉。虽然最终以韩总裁猛地回头导致受到惊吓的张佳乐急于躲闪结果一头撞到了旁边女厕所的门上告终。

后来,每次回忆起这个瞬间张佳乐都会庆幸自己只损失了一个月的奖金,然后感慨张秘书命运多舛被这号人物盯上。还是自己家大孙好,虽然每个月总有那么几次自己会因为早上爬不起来床而迟到。

而且,这种事说出去谁会信呢。以在工作上从事果断勇往直前著称的韩总裁居然会在感情方面思虑过多,直接霸气侧漏地摁倒才是大众喜闻乐见的正解。

一想到这里张佳乐就觉得今天的风儿有些喧嚣。

 

其实,张佳乐以及人民群众所无法置信的事情其实远比他们想象得多。在张新杰离开后,韩文清表情严肃地打开网页进入搜索界面。

“怎么让暗恋的人知道你喜欢他?”

窗外叫着飞过的乌鸦看到这个画面一头栽到了地上。

韩文清认真阅览着答复。

1.情书

韩文清想了想自己多年前不幸去世的语文老师,决定接着往下看。

2.情人节时送自己制作的巧克力

韩文清一本正经地脑补了一下自己围着围裙动手制作巧克力的魔性画面,然后感到了谜样的反胃。他确定绝对不会是张新杰那杯咖啡的问题,温度口感都是他每天喝的那种。

至于后面还有什么亲手织围巾送情侣手机吊坠之类的,看得韩文清差点捏爆了鼠标。

然后他看了看自己输入栏的那行字里的“他”,明白了问题出在哪。

当他敲掉那个字换成了“她”后,自己又觉得很别扭。他从没把张新杰当成过女孩子,无论性格气质还是外貌上都相差太多。更重要的是,他是以一个男人的身份喜欢着另一个男人,追女生那一套绝对不可能合适。

但是这不妨碍他顺便瞄两眼,然后看到了:送花。

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办法,因为他记得张新杰有严重的花粉过敏症。虽然他很想炫酷地用999朵蓝色妖姬淹没张新杰的办公桌,不过他已经可以预料张新杰会因为给工作造成了障碍而不爽。

而且,给张新杰送花?换个盆栽之类的才对吧。

韩文清觉得脑仁有点疼,虽然他已经开始飞快地思索送哪种植物合适。

 

然后第二天上班时张新杰看到了办公桌上谜样地多出了一盆水仙。

 

韩文清心情非常不好。

他很不满自己会变得犹豫多虑,这实在是非常不符合他一贯的风格。但他不得不承认,只要事情一关系到张新杰,他就很难保持往日的洒脱。

张新杰是个很聪明的人,多年相处的默契让他总觉得实际上对方早就察觉了自己的意图,但是没有点破。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韩文清看不透,是不想破坏两个人目前的关系还是在等自己主动开口,他并不知道。

就算是霸道总裁也依旧会有普通人的烦恼,在想认真对待的感情面前任何人都一样。

最后,韩文清还是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来处理这个问题。

 

午间的休息过后张新杰会去卫生间洗脸,这个固定的时间韩文清是知道的。总裁秘书的办公室配有独立的卫生间,是个非常合适的地点。

正在擦脸的张新杰看见韩文清走进来时有点惊讶,他正想问有什么事就看见对方一脸凝重地关上门而且还顺手上了锁。

张新杰顿时了然。

“韩总裁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张新杰的直接让韩文清稍微吃了一惊,但是他并不会因此退缩。为了这一刻他干了太多莫名其妙的事,而这个最快捷的方法他其实一开始就应该用。

张新杰看见韩文清一步步走到面前,表情十分严肃地笔直看着自己的眼睛。他不知道韩文清攥紧了的手心在微微出汗,心跳也比往日快了好几个节奏。

“新杰,”低沉的男低音响起,张新杰注视着韩文清,没有移开视线,“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

说出这句话后韩文清有一瞬间如释重负,然后他仔细观察着对方的反应。

张新杰表情平静地点了点头,没有任何的惊慌,虽然韩文清敏锐地发现他脸色有点微红。

“我知道。”

虽然并没有拒绝但韩文清还不敢掉以轻心,他克制着内心的狂喜,进一步发问。

“那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气氛有些凝重,韩文清努力让自己冷静,耐心等待着张新杰的回答。

然后,他看见张新杰朝自己笑了。

很浅,但是足以让他窒息的,非常好看的笑容。

他听见张新杰说,“愿意。”

他愿意。

他愿意!

韩文清没有办法克制自己激动的心情,他迫不及待地摁住了张新杰的肩膀。那两片柔软的薄唇就在眼前,此时不上更待何……

张新杰挪开了他的手。

这是什么意思?

还没等韩文清反应过来,张新杰飞快地吻住了他。韩文清的瞳孔放大了,他没想到张新杰原来如此热情,也没想到对方的嘴唇比自己想象得更加销魂。

先是试探性的浅吻,然后逐渐加深。张新杰主动勾住自己的舌头时韩文清感到了意外,但他没有多想更加猛烈地回应。

然后他被摁在了卫生间的洗漱台上。

 

发展到这一步已经大大超出了韩文清的意料。他觉得自己对张新杰的了解可能比想象得少,但是对于暗恋多时的人如此主动的反应还是深深的欣喜。

一吻结束时两人都有点气喘,韩文清准备站起来缓和一下,没料到被张新杰摁住了。

张新杰摘去了眼镜,那双漂亮的眼镜没有了镜片的阻碍显得有一点迷离,但十分动人。

他把眼镜轻轻放在洗漱台的一旁,然后靠近韩文清,呵气如兰地说了一句让韩文清更加热血沸腾的话。

“我也非常喜欢你呢,文清。”

今天的惊喜有点超额。韩文清还没顾上说什么,下一刻张新杰又一次亲吻了他。但这一次更加猛烈,同时细长的手指抢在他前面先解开了他的衬衫扣子,微凉的手指抚上腰侧时韩文清感到哪里似乎不太对。

让他觉得不太对的事情还在后面,比如胸口从来无人问津的细小突起被捏住。韩文清一瞬间警钟大作,这和他计划得相差得太多。

在身下已经有了反应的地方被熟练地握住时,他确认了自己此时处于非常被动的局面。这一切的展开都太过突然,也太过超出他的意料。

这特么根本就和说好的不一样啊魂淡!!!

在被弄得气喘吁吁浑身无力之前韩文清并没能夺回本属于他的主动权,他脑海中飞速奔腾而过的草泥马开始咆哮的一刻是他看到张新杰带着他不太熟悉的笑容脱下一贯笔挺的西服裤子以及纯白的内裤之后。

他看到的是比自己一直引以为豪的尺寸更惊人了一号的凶器。

韩文清生平头一次感到了如此清晰的惊恐。

这绝对是哪里不对了哪儿特么有这么奇葩的设定啊?!

他企图从洗漱台上逃脱,但他没想到张新杰看上去清瘦的身体蕴藏着超乎想象的力量,硬是让每天都健身的韩文清动弹不得。

这已经不是卧槽不卧槽的问题了,在听到张新杰温和而富有磁性的熟悉嗓音在耳边说着“我其实早就想这么对你做了,文清”时,韩文清感到了没顶的绝望。

是的,绝望。

这绝对不是他所认识的张新杰,他认识的张新杰绝对不可能一脸愉快笑容地轻松压制住他然后把手探向那个地方……

艹——!!

 

韩文清颤抖着猛地睁开眼,迎接他的是卧室里一片漆黑。

他喘着气努力平稳呼吸,确定刚才的一切都只是一个真实得有点犯规的噩梦。

已经很久没做过噩梦的他感到了后背上的冷汗,他翻了个身,看到了身旁的张新杰安恬的睡颜。紧接着他回想起了几小时前对方在自己身下失控地呻吟喘息的画面,以及被紧致温暖的后穴包裹着的美妙感受。

在他感到安心的一刻,汹涌而上的是发自内心的深深卧槽感。

从不相信迷信的韩文清有一瞬间觉得,难道是张新杰因为一直对于扮演承受的那一方而产生了巨大怨念于是在梦里回敬给他了吗。

不可能,决不可能。

一边这么想着一边重新闭上眼,韩文清告诉自己不要多想,同时也决定了无论发生什么都绝不把这个离谱的梦告诉任何人。

尤其是张新杰。

 

至于第二天早上刚睡醒就被莫名其妙地摁着又来了一发导致腰部酸痛了好一阵的张新杰,他很无辜地表示自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END——

我已经坠入了一旦心情糟糕得想报社就拎出老韩或者老叶欺负的深渊,不用救我了,阿门

看我如此纯良的表情请不要揍我!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喝茶,嗯

评论(19)
热度(116)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