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喻黄】常理之外(1)

正式开始挖坑……_(:з」∠)_

回复 @柒柒好孩子 的灵异梗和 @夜闻雨声烦 的ABO梗点文

没错我懒癌发作于是变成了ABO灵异OTZ

然后迅猛化身成了小学生文笔不要问我为什么!

感谢 @沢田糖水君 和 @噗通一声膝盖一扔 陪我一起开脑洞=w=

如果决定了要接受这魔性的文风就看下去吧233333

后面的故事还长着呢OTZ(说出这句话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妈蛋这是可以写出一个系列的深坑啊)

及:后期叶蓝也会上线,只要我没有坑掉的话

晚安


正文:

穿着红鞋的长发少女跌跌撞撞地奔跑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幽长走廊上,凌乱的脚步声和激烈的喘息声交织着越发清晰。

内心奔涌的恐惧淹没了残存的理智,除了朝看不清轮廓的前方竭力奔跑别无选择。

谁……谁来救救我!

眼看着就要逃到紧急出口,已经可以在一片漆黑中隐约看到前方透出微弱光亮的绿色指示牌,然而,在后方带有强大压迫力的黑影终于还是追了上来,女孩尖叫着跌倒在地,由于惊慌而放大的瞳孔里映出对方的面孔。

下一刻,女孩的皮肤迅速地变得干瘪,然后呈现出不自然的灰黑,最后,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声化作了一具腐尸。

 

特写的镜头戛然而止。这个让人看着就心生不快的画面短暂定格了片刻后,配合着凄美的主题音乐银幕上开始滚动字幕。

周围一点点亮起来了,原先压抑着的交谈声恢复了往日的音量。黑暗中持续的紧张和最后意料之外的结局让观众们情绪亢奋,迫不及待地讨论着情节的安排和演员的演技,以及本作的导演会不会因此添一座小金人。

但是,偏偏就是有人不合时宜。

黄少天在一片热火朝天的气氛中大大地打了个呵欠,一边无视了其他人异样的眼神一边对身旁明显也在状态之外的喻文州飞快吐着槽。

“这片子也太扯了现在的导演是不是只要为了赚钱什么都可以随便拍出来唬人啊,而且居然还有那么多人信这也太不可思议了你说是不是文州。我本来还有点期待呢没想到比我想象得还烂以后我们还是不要来看这种的了实在影响食欲哎对了我们去哪儿吃饭啊我记得旁边新开了家茶餐厅我们要不然去试试你觉得怎么样?”

喻文州感到四周不太友善的视线增多了,同时还有某些不加克制的敌意信息素在蠢蠢欲动。他点了点头同意了提议,然后拉着并不在意招惹了仇恨的黄少天快速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从电影院出来观影的人群就四散开来,两人走进茶餐厅里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好点了菜。等待的空档里黄少天又提起了在他看来BUG百出的烂片,感慨票钱纯属坑爹。对此喻文州只是笑着听,时不时插两句话表达一下看法。

“我也觉得这部作品问题很多,”正说着第一道菜被端了上来,喻文州朝服务生笑笑表示礼貌,然后接着说,“不过情节上确实设计得不错。”

黄少天托着下巴有点不情愿,“这倒是,虽然我一开始就知道女主根本就不是受害者而是真正的幕后黑手。不过我得承认导演这家伙刻意混淆试听的本事很强,也难怪他们上当被耍。”

“少天真厉害。”夹了一筷子秋葵在对方碗里并成功get了生无可恋的表情(“文州你是故意的吗夹走夹走夹走!!”),喻文州不为所动地收回了筷子,“但是下次最好不要在电影院里说了哦。”

停顿了一下。

“因为毕竟不一样啊。”

 

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可以用“不一样”来解释。各种各样的差别带来个体与个体之间有趣的碰撞。

比如可以面不改色吃下一整盘秋葵的喻文州和一看见秋葵就想吐魂的黄少天。

比如电影院里坐在他们旁边看到可怕镜头会往人怀里钻的omega和熟练安抚着情绪的alpha。

比如每天都和不为大多数人所接受的超自然事物打交道的灵媒和只会相信恐怖片里故事设定的普通人。

以及他们因此而所拥有的,截然不同的人生。

 

 

喻文州是被手机铃声从睡梦中吵醒的。他皱着眉揉揉眼调整了一下状态,接了起来。

“您好,蓝雨侦探事务所。”

“您好。”是个年轻男人的声音。

“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对方似乎有些紧张,沉默了片刻后才开口。

“你们是专门负责处理灵异现象的没错吧?”

面对这样的发问喻文州并不觉得奇怪。在这个时代,如果不是内行,面对常理所无法解释的事情还能够十分平静的毕竟是少数。

“是的。请问您遇到了什么事呢?”

喻文州温和的嗓音有让人感到安心的力量。对此黄少天不止一次开玩笑说,如果哪天喻文州想改行不干了就去做电台主持人,深夜疗伤节目的那种,绝对粉丝无数。

黄少天并没有夸张。这声线在这一次也同样发挥了效果,电话那头放松了不少,不过语气依旧有些犹豫。

“如果方便的话可不可以面谈?事情比较复杂,在电话里说不清。”

喻文州同意了。两个人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刚挂断黄少天就走了进来,睡眼惺忪地打了个呵欠坐在床边问道,“又有委托了?”

“嗯。把少天吵醒了?”

因为工作需要,两个人都有睡午觉的习惯。网站上留的联系电话是喻文州的号,因为如果换了黄少天来接那肯定是会出问题的。

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黄少天在喻文州身旁刨了个窝躺了下来,闭着眼睛闷声闷气地问什么时候出门。

“约的是今天下午五点半,时间还早。”

“在外面吃?”

“嗯。”

得到赦免令一样的黄少天浑身放松了下来,抓住喻文州的枕头往自己这边扯了扯,心满意足地翻了个身,很快传来了平缓的呼吸声。

喻文州有些哭笑不得。两个成年男性alpha挤在一张不算太宽敞的单人床上显然空间很成问题,但看一眼已经迅速回到梦乡之中的黄少天,他只是无奈地笑了笑把被压住了角的被子拽出来往那边余过去给对方盖好,然后闭上眼。

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先补充好体力再说。

 

见面的地点是S大的咖啡厅,两个人去得早了些,占了个位置等委托人出现。

正好是下课后,咖啡厅里不乏一对对的学生情侣,也有几个人凑在一起说笑的,没什么人注意到角落里这两位年轻的“社会人士”。不一会儿进来了个脖子上挂着显眼的大号耳机的男生beta,见他在左顾右盼,两人觉得应该就是这位没错,于是黄少天朝他招了招手。

“是蓝雨侦探社的吗?”

“是啊我们就是蓝雨侦探社你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哎我看你脸色不是很好啊遇到麻烦事了吗也对没有遇到麻烦事你就不会找我们了我跟你讲你找我们就是找对人了无论什么样的……”

看对方有些茫然,喻文州适时地打断了黄少天的滔滔不绝。

“是的,接电话的是我。能具体讲讲你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男生一脸“难怪是你接电话”的了然表情看了喻文州一眼,这时服务生走过来问要点什么。

“你们吃过饭了吗?我刚下课。”

“还没有。有什么推荐吗?”

“这家的鸡肉咖喱饭还不错。”

“好的,”喻文州朝明显是在咖啡厅打工的女学生笑了笑,“麻烦来两份鸡肉咖喱饭。”然后转头问正翻着菜单的黄少天,“少天要什么?”

“一样的就行对了你家咖喱不是辣的吧要是辣的我就不要了我这两天有点上火。”

“不是。”

“行那就这个。”

点完了饮料,偷偷朝着喻文州多看了好几眼的服务生拿走了菜单,三个人的注意力又回到事件上。

“我觉得我被人诅咒了。”开门见山的一句。

黄少天问,“为什么呢?”

“我这两天一直遇到各种倒霉的事情。”男生苦着张脸说,“而且,学校最近正在流行一个关于诅咒的传闻,而且据说有人因为这个死了。”

喻文州和黄少天对视了一下。

 

几乎每所大学里都有五花八门的传说。

比如深夜已经上了锁的琴房里传出幽怨的钢琴声,或者是图书馆某个阴魂不散的学长会在考试前夜出现在卫生间的镜子里。没有人知道这些故事到底是真的还是杜撰出来的,但是年轻人需要的是话题,是刺激。因此,总有好事者乐此不疲地把这些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开始流传的故事添油加醋地说给不知情的人听,使得它们随着那些或是靠谱或是瞎扯的考试范围一起一届届流传下来,甚至成为了特色的历史。

黄少天和喻文州上学的时候都经历过这种事,之后也遇到过不少类似的委托。但是真的出现了受害者,而且还是丢了性命的,确实十分少见。

两个人几乎同时一瞬间就来了兴趣。

“是怎样的传闻呢?”

“如果把黑猫骨头、对方照片、自己的血写下的诅咒内容、坟墓的土壤装进铁盒,埋进十字路口的地下,就会有恶魔前来替你完成心愿,但同时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喻文州表情一凝,他看了一眼身旁的黄少天,对方也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关于那个受害者的事,你知道多少?”

“是大我一届同专业的学姐,”男生用勺子搅了搅眼前的咖喱,似乎不太情愿想起来,“上周的时候出车祸……不幸去世了。”

从男生的表情看起来,应该是两人关系还不错的样子。喻文州低声说了句“请节哀”,三人安静了片刻,黄少天问道。

“不是普通的意外吗?”

“看起来像是意外。但是有同学说亲眼看见她舍友大晚上跑出去在学校门口的那个十字路口附近转悠,而且两个人积怨很深。”

喻文州扶着下巴想了想。如果只有这些的话完全构不成什么证据,他们需要更多的信息来确认这之间的关联。

正想问更细节的问题,男生看了眼手机跳了起来,“糟了都这么晚了!抱歉我忘了晚上还有个讲座,我先走了完了再联系你们。”

一边说一边把包拿起来准备往外冲,喻文州叫住了他。

“稍等一下,这位同学请问怎么称呼?”

男生戴起了耳机匆匆说了句“我叫刘小别”,然后就一溜烟跑了出去。

 

看了一眼对面压在盘子下的饭钱,喻文州笑了笑,对正在喝饮料的黄少天说,“看来今天晚上需要做的事情不少。”

黄少天放下杯子满脸郁闷,“光留下这么点线索就跑了这是闹哪样啊再说这人找上我们是想破解自己身上的诅咒吧可他完全没提他遇见什么倒霉事儿了谁知道是不是被张佳乐找上了呢要是真被张佳乐附身了那可就严重了万一他也出了什么事那可就不好了。”

喻文州知道黄少天和他这位老朋友之间故事不少,在他俩刚开始合作的时候就遇见过被张佳乐缠上于是被吸走了运气的委托人。衰神的威力他们都是见识过的,虽然刚才他们都没有在刘小别身上感受到张佳乐的气息。

“总之先去那个十字路口看看吧,应该能找到什么线索。”

 

——TBC

你看那个人好像一只土拨鼠啊_(:з」∠)_

评论(15)
热度(25)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