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周翔】男友扭蛋(上)

忍不住摸一发鱼~OTZ

梗来自日剧《哥哥扭蛋》,本来想写个短篇没想到一写就收不住了,目测两到三篇完结。

友情建议:如果是心智成熟并且对少女系画风过敏的成年人就不要去看原作了,真的。_(:з」∠)_ 撑着看了两集感觉跟食物中毒了一样难受 我的少女心果然早就没有了……

会是HE,且后期有肉,发糖炖肉我最喜欢了。

私设多。

那么就愉快地开始吧!


正文:


孙翔调整了一下呼吸,再次打开浴室的门。

还在,刚才那个被他误以为是幻觉的画面还在。

他现在可以确定有个男人一丝不挂地低着头坐在浴缸里,湿漉漉的发丝滴着水,像是刚刚从水底冒出来的。

或者说,本来就是从水底冒出来的。

孙翔重重地揉了揉眼睛。他的大脑还没有从死机的状态里恢复过来,正声嘶力竭地响着警报呼唤好伴侣六个核桃。

虽然他觉得他一口气喝一箱这补脑神器也没有办法从这玄幻的情节里看出什么符合常理的逻辑。

 

时间倒回到十二个小时前。

 

那时候的孙翔正鬼鬼祟祟地站在小巷子的阴影里,以一个漫画里经典反派角色的神情注视着来往的路人。

傍晚的小路没有太多行人,看了一会儿确定不会有什么人突然经过之后,他才放心大胆地走到了那个怪模怪样的扭蛋机前。

现在一回想,其实故事从这一刻起就已经偏离了正常发展路线。

孙翔又仔细地看了一遍贴在上面的操作事项,然后摸出硬币摁进去。

机器亮了。

他看了看代表女性的粉色按钮和代表男性的蓝色按钮,然后用力在蓝色的上面摁了下去。

啪啦一声,有东西掉下来了。

孙翔迅速拿起那个圆圆的透明塑料小球装进衣服口袋里,加快脚步逃跑一样撤离了现场。

 

直到一路跑回了公寓,孙翔才有机会仔细观察这个被他摁出来扭蛋。

外形很一般,和普通的扭蛋没有什么差别,里面是一团白色的固体。

会出来什么呢?

虽然之前已经做足了功课和心理准备,但孙翔还是有些忐忑。他知道很多人都在使用这个扭蛋机获得伴侣,但扭出来的对象能够完全符合自己的要求是非常难的事。这也是为什么会有人乐此不疲地把运气押在这个小概率事件上,不满意了就回收掉,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孙翔之前一直很鄙视身边那群用扭蛋女友解决生理需求的家伙,用完了就处理,显然没把对方当成人类平等相待。不少同学为此吐槽孙翔太死板,因为这种东西的存在本来就是用于服务及时行乐的精神,没有什么人会真的期待用一个硬币换来相伴终身的另一半,世界上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大家都是成年人,来完一发各自两清,没什么不好。

但孙翔不这么认为。毕竟这个产品的名字是“扭蛋男(女)友”不是“扭蛋炮友”,他对待感情还是很认真的。这也是他为什么一直没有染指这个东西的原因。

但是,作为一个正常的年轻人,他哪方面都很健全。无论是好奇心还是情感需求,抑或生理需求。所以,孙翔不可避免地对这种神奇的扭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就当是扭一个实验一下,反正也不会有太多损失。

抱着这个心态,孙翔在某个下了自习的夜晚,决定亲自尝试一下。

躲过了那群好友,孙翔做贼一样出现在了大学旁边的商店街。他不想遇到任何人,不仅是因为身为“反对扭蛋炮友”精神的虔诚支持者万一被人抓个正着会十分尴尬,更重要的是,他有一个一直以来都不可告人的秘密。

 

孙翔喜欢的是男人。

 

这个事实在他初中的时候就发现了。对此孙翔和大多数同类一样有过一段很艰难的时光,努力让自己面对然后接受,还要小心翼翼地防止被人发现。尽管处于已经可以发明出人类扭蛋这种高科技产品的时代,但对于同性恋,社会还是没有那么包容。

好在孙翔的父母在这个方面算得上开明。在孙翔承认之后,家里意料中地掀起了一场持续颇久的腥风血雨。最后以父母接受了自己儿子的取向收场,虽然过程艰难,但做爸妈的没有哪个对自己的亲骨肉毫无感情,就算难以妥协也还是会妥协。为此孙翔十分知足,因为他知道自己比起大多数人幸运多了。

至于感情问题,孙翔之前有过几个关系不错的,但没有一个坚持下来。其中大部分原因归结于孙翔的脾气,这一点他自己清楚,但他明显不是会为了迎合他人喜好而改变自己的类型,于是这些短暂的感情都停留在手都没牵的地步就戛然而止。

孙翔并没有完全心灰意冷,但有很长一段时间他拒绝和任何人交往。大学毕业之后他选择了留校读研,一个人埋头学业,过着有些禁欲的生活。这似乎不太符合他骨子里张扬外向的性格,但他确实在私生活方面出人意料地严谨。玩得开归玩得开,他不和任何人暧昧,更不会随便上什么人的床,关系处理得干干净净。有什么身体需要全部自给自足,至于情感,他虽然不刻意逃避,但也不主动发掘。他并不是一个随和得什么人都能轻易亲近的人,大多数时候都自带强大的气场护体,因此成功地得以专心学业,也成功地变成了目前这个孤身一人的状态。

因此,在潜意识里,孙翔对于这个扭蛋男友还是有那么一丝期许,尽管他拒绝承认。

 

按照要求把扭蛋里的内容泡进一缸热水后,孙翔关上浴室的门摆弄了一会儿PSP就熄灯睡了。他有一点紧张,但这情绪还不足以让他睡不着觉。于是第二天孙翔迷迷瞪瞪爬起来上厕所之前,他一时没想起浴室里还有这个自己埋下的定时炸弹。

开门的一瞬间,孙翔看见浴缸里有个人。他被吓了一跳,然后迅速反应了过来。

还真特么能出来个人啊?!这是他的第一个念头。

然后他的视线停在了对方身上。

英俊得有些犯规的面孔,搭在膝盖上线条优美的手臂,匀称肌肉覆盖的修长身躯,还有说不出的能让人迅速着迷的独特气质。

孙翔眼疾手快地关上了门。

一定是他的打开方式不对,怎么可能运气这么好随便一扭就出来个外形如此符合他要求的家伙。自己没睡醒出了幻觉吗?

孙翔吸了口气让自己冷静,然后又一次打开了门。

 

于是画面跳到了最开始的地方。

 

确认了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属实后,孙翔的心跳不受控制地加速了。

自己居然扭出了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且还是这么一位。

他往前走了几步蹲下身,凑近了打量着坐在浴缸里的男人。

柔顺的黑发,高挺的鼻梁,弧度性感的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还有那双带着点迷茫雾气的漂亮眼睛,温顺下垂的浓密睫毛上沾着细小的水滴。

孙翔本人就有一张惹人羡慕的俊脸,而眼前这个沉默的裸男却比他还要帅气几分。孙翔承认自己是个颜控,光看着这张五官精致的脸就让他兴奋了起来。

对方依旧一言不发地坐在早就冷却了的水中,孙翔的靠近让他稍微抬起了头,目光茫然地对视。

被这么看着孙翔感到有点尴尬,他扭过头躲过那平静的目光,语气里带着不可置信的激动颤抖脱口而出。

“你就是从那个扭蛋里出来的?”

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多么愚蠢的问题!不是从扭蛋里出来的难道还能是裸奔到一半然后谜样地悄无声息入侵了他家浴室的变态吗?!

回应他的只是一下轻轻的点头。

孙翔无语,从刚才起他就想吐槽这安静得不太正常的气氛。虽然他很难想象这位满面笑容地站起身从浴缸里走出来后自来熟地抓住他的手握两下然后从容自我介绍的画面,但好歹多点反应啊!这机械化的感觉真心让人有点不爽。

一直让他这么光着身子坐着不是个事儿,孙翔拿起块毛巾递过去,“总之你先擦干了出来再说,这样会感冒的。”

对方认真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站了起来。

孙翔措手不及看了个正着,连忙转过头去把握着毛巾的手伸得笔直。他觉得脸有点发烫,毕竟很久没和同性的裸体这么近距离接触过了。而且就在转头之前,他本能地朝对方身下看了过去,然后震惊地发现这家伙某个部位的尺寸也同样把自己比了下去。

这到底是得多好的运气才能生得这样一副身体啊!老天再怎么不公平也得有个限度吧!

 

孙翔几乎是连滚带爬地从浴室里冲了出来。他颤颤巍巍地给自己倒了杯水捧在手里,然后死盯着浴室的门。

门马上开了,那个帅得有点逆天的陌生男人腰间围着刚才的毛巾,光着脚安静眨着眼站在他面前。

孙翔从头到脚打量了这人一番。身材是无可挑剔的好,皮肤细滑,毫无瑕疵。要不是左胸的位置在规律的起伏着,他几乎要怀疑自己弄出了一个完美的机器人偶。

人处于极度亢奋状态时头脑容易短路,这个常识放在孙翔身上也同样成立,而且短路的概率比平常人要高出很多。他马上问出了五分钟内的第二个愚蠢问题。

“你是我男朋友?”

没有回应。

孙翔焦躁地按了按额头,他其实是知道在签订契约前两个人并不是正式情侣关系的。虽然问出这个问题任何人都有点不好回答,但是眼前这位完全是没打算回答好吗?!

孙翔觉得有点恼羞成怒。

“你该不会没法说话吧?”难道是个漂亮的哑巴吗?不了个是吧!

对方无辜地继续眨眼,然后盯着孙翔手里的水杯说出来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第一句话。

“水。”

 

孙翔一直以为自己的家族病史里没有心脏病这一项,但是也许马上就会有了。

 

下一刻画面转变成了两人坐在孙翔公寓的沙发上,其中一个满脸卧槽地看着另一个穿着自己的睡衣端着水杯津津有味地喝着。

原来会说话啊……但好像有语言功能障碍。

“我叫孙翔。你叫什么名字?”不能指望对方先做自我介绍了,孙翔觉得如果自己不开口对方估计是不会主动讲话了。

“周泽楷。”

“年龄?”

“24。”

一问一答的感觉让孙翔感到烦躁,但这闷葫芦眼睛一闪一闪地看着自己的样子让他没办法发火。而且他有预感,就算自己发火对方估计还是会这么一言不发地看着自己。

这感觉真是糟透了。

孙翔开始考虑回收的问题了。他本来就是抱着玩一下的态度买的扭蛋,现在证实了确实能泡出来人,而且他对这个泡出来还不太满意,所以想办法处理是理所应当的事。虽然这家伙的长相非常符合审美就这么送回去有点可惜,但他觉得自己不太可能和周泽楷成为正式的情侣,他也没那个闲情养个大活人当宠物,只能回收。

他看了一眼时间,还太早了。想送回去必须得回到扭蛋机那里找到开发商的联系方式,他可不想大白天的跑到人来人往的商店街去暴露自己行踪。问周围买过的人也不可能,他可是坚决反对买扭蛋的,你没买问人家售后服务的电话是要干什么?

光这么想想孙翔就觉得一阵头痛。

没办法,看来只能等天黑了再去了。

 

心烦意乱的孙翔把周泽楷晾在了沙发上一个人坐到书桌前开始看文献,但他看不进去。他能感到周泽楷清澈的目光从背后注视着自己,这让他坐立不安。无可奈何之下他只好翻了本杂志扔到周泽楷手里,意思是你看你的我忙我的别给我找事。周泽楷很听话地拿过杂志看了起来,目光消失了,孙翔也慢慢平静了下来。

但他依旧没办法集中精神。屋子里凭空多了个大活人,怎么可能和不存在一样。他不受控制地开始回想周泽楷的模样,想得入神。不知道这张帅气的脸情动时会是什么表情,再怎么沉默寡言也不可能和机器人一样毫无反应吧?

孙翔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开始脑补周泽楷在床上的样子了。

总归是要送回去,如果在送回去之前什么都不做是不是太吃亏了?

这么念头闪现出来的时候孙翔自己吓了一跳,他猛地摇了摇头把这个想法赶出去。没有感情作为基础的做爱一直是他所不齿的,为什么周泽楷一出现这个原则就开始动摇了?

但是就算自己这么做了也不会有人知道,而且,扭蛋男友的意义之一就是满足对方的需求,这种行为其实是在合理的范围内的。不过如果和周泽楷上床了,那就等于和那些人做了一样的事情。自己难道真的饥渴到这个程度了吗?

就在孙翔脑子里天人交战的时候,他感到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回头看到周泽楷的脸让他一个激灵,然后他看见周泽楷指着墙上的挂钟说,“做饭给你?”

 

吃着周泽楷做的饭孙翔感到很苦恼。他得承认周泽楷下厨很有一套,而且很对他的胃口。看着坐在对面平静喝汤的人,孙翔心里翻江倒海。

凭什么这个人总是这么淡定?相比之下自己胡思乱想个没完倒像个傻瓜一样。

孙翔是想到什么就要问的主,他放下筷子瞪着周泽楷。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周泽楷被他突然的问话问得楞了一下,然后默不作声地看着书桌。

顺着他的目光孙翔看到了扭蛋的塑料壳。他明白周泽楷想表达什么。

把周泽楷叫到这里的人是他,买了男友扭蛋就说明他需要一个男朋友。而周泽楷在做的就是一个男朋友应该做的事,这是在情理之中的。

所以一直不在状态的原来是他自己吗?

从他买了这个扭蛋开始,他和周泽楷的关系就已经开始。就算没有签订最终协议不是正式的情侣,但两个人需要的是在到达那个终点前的磨合。周泽楷一直都在认真地对待这件事,他并不知道自己只是孙翔图个好玩才买回来的实验品。他在尽自己所能让孙翔觉得满意。

孙翔突然觉得很有罪恶感。

草草干掉碗里的食物,孙翔含糊不清地说了句“你不用这样了我晚上就送你回去”,这句话说出来他没敢看周泽楷的表情。

两个人并肩站在洗碗池前洗着碗,孙翔看着漂浮在水面上的泡沫,心里不知为何有一点难过。

自己做了一件不负责任的事情。

而周泽楷什么都没有说。

 

天色暗下来的时候孙翔带着周泽楷出了门。

两个人走在刚亮了路灯的校园里,遇到了熟识的同学打招呼问起来,孙翔只是胡乱地解释了一句“我朋友”应付过去,然后说自己还有急事。

周泽楷自始至终都一言不发,只是在孙翔和人介绍起来的时候适当地点点头。

到达商店街需要穿过一条马路,孙翔要过的时候人行道的绿灯刚要灭。孙翔想都想没想准备加快速度冲过去,刚迈了一只脚就被拦了下来,然后一辆自行车擦着他骑了过去。一转头是表情认真的周泽楷,看孙翔朝自己看过来,他眉头微皱说了一句“小心”。

孙翔的心脏猛地抽了一下。

他分明告诉周泽楷自己不需要他,但他还是继续扮演着男朋友的角色,关心着他的安全。

孙翔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突然有点不想把周泽楷送回去了。

但是扭蛋机已经近在眼前,而且这么半路折回去很没面子。他狠狠心让自己冷静,等绿灯亮了继续过马路。

 

等走到小巷前,孙翔没顾上在意有没有认识的人经过。他要赶紧把周泽楷送回去,趁着自己还没有彻底犹豫起来。

他站在扭蛋机前寻找着联系方式,然后拿出手机摁下号码拨了过去。

周泽楷站在他身边,表情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孙翔受不了被他这么看着,转过头逃避这视线。

等了好一阵电话也没有通,他这才想起早就过了正常的下班时间。看来今天是退货不成了。

不知为何他竟然感到了一丝庆幸。

周泽楷的表情好像也放松了下来,孙翔无奈地叹了口气,挫败地朝周泽楷招了招手。

“算了,明天再说吧,回家。”

回家。

周泽楷的眼睛亮起来了,他有些开心地看着孙翔把手机塞进口袋,然后猛地一转头。

“说,你刚才是不是笑了?!”

迅速无辜摇头。

孙翔心塞地骂了一句妈蛋,他可没法假装自己没看见。他确定在自己收回手机的时候周泽楷的嘴角上扬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在笑他忘记了下班时间这回事还是在开心自己不用被送走。

他更情愿相信是后一种,被周泽楷嘲笑了智商这件事他绝对接受不了。

——TBC

我不会坑的,马上就完结,请相信我的人品!


评论(22)
热度(131)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