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恶搞】浅谈查水表的正确打开方式

说好的拟人梗。

写完了整个人都舒畅了,果然是治愈自己的最佳方式。

吃药什么的才不要呢!

还有……谁来告诉我该打怎样的tag……_(:з」∠)_

总之,只是个恶搞而已认真你就输啦~


正文:

曾经有人说过,相爱相杀是最美好的恋爱方式。相互追逐的两人尽情挥洒热血和汗水,共同谱写出青春的美妙乐曲。对于这么自我意识过剩的中二病说法,我只想说四个字。

“此乃真理。”

——BY. 敏感词君

 

有空在这里扯淡不如赶紧去死吧魂淡。

——BY. 审核君

 

早上九点,天气晴。

微风轻拂,空气中能够嗅到隐约的肉香,又是一个美好的早晨。

敏感词君从被子里爬出来,惬意地伸了个懒腰,然后和每一个普通男人一样洗漱,刮胡子,吐槽一下早间新闻,简单吃个早饭,换好衣服出门。

小心翼翼地把房门拉开一个缝,然后不出所料地看到了蹲守在门口的熟悉身影。

一身笔挺的黑色西服,皮鞋锃亮。头发梳成一丝不苟的三七分,面无表情的脸上平光眼镜闪烁着咄咄逼人的寒光。

听到门的响动迅猛回头的同时,男人举起了手中存在感超强的骷髅头手杖,动作稳准狠地一把卡住了差点就要合上的门缝。

“早上好,敏感词君。”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平板声音,“今天也这么积极地来送死吗?”

抓紧了门把手努力往后扯着,敏感词君勉强地干笑了一声,“早啊审核君,还没到上班时间就这么积极了啊。”

空出的那只手平稳地推了一下眼镜,审核君义正言辞地说,“对于我而言,任何时候都是上班时间。所以不要挣扎了你这垃圾,乖乖束手就擒吧。”

“那是不可能的!本大爷可是比小强还要生命力顽强的存在啊!这一点,你不是再清楚不过了吗!”

话音刚落,门把上的拉力突然消失,一直往前推着的审核君手上一抖一个踉跄差点站不稳。他心中一惊,连忙拉开门冲杀进去,可是屋里已经连个人影都不剩了。

“又被他逃掉了吗……”站在敞开的窗户前叹了口气,下一秒审核君就把身体猛地探出窗外,轻而易举地发现了正考拉抱树一样抓着水管慢慢往下滑动的敏感词君。

“卧槽……”

“受死吧混蛋!”审核君挥起了骷髅手杖,骷髅头的眼睛里冒出红光,“必杀——查你水表!!”

“尼玛这么快就放大招了不科学啊!还有我说了好多次了你能不能改改你必杀技的名字啊!四个字喊起来比较顺口吗……哎呦我去水管你不给力啊!”

虽然敏捷地侧身躲过了红光的攻击,但是敏感词君没料到水管竟然被直接拦腰切断了。反应不及的敏感词君连人带水管一起掉了下去,发出一声巨响,尘土飞扬。

审核君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终于干掉了吗?”

然而,等尘埃散尽,留在空地上的已经只剩一根断裂的水管残骸,敏感词君已经跑出好远了。

“必杀技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有!我先走一步啦~啊哈哈哈哈哈~”

审核君不甘心地咬住下唇,“居然用图片护体了,我早该料到他会用这招。”

说完往骷髅手杖上一骑,手杖像魔法扫把一样腾空而起,紧追在敏感词君跑开的背影后面飞了出去。

 

“呼……虚惊一场虚惊一场……”敏感词君抹了把额头上的汗呼了口气,小心地露出个头看了看外面,“应该没有跟过来了才对。”

外面果然没有人,敏感词君满意地放下心来。这是他经典的藏身地点:一根名叫汤不热的水泥管。他在水泥管外面铺设了结界,审核君发现不了。

接下来只要等读者君来汇合就可以了。

……好慢啊。

……奇怪了怎么还没来……

……好像哪里不太对的样子……

终于没了耐心的敏感词君从水泥管里爬了出来,然后发现——卧槽了结界铺设得威力太强读者君完全没发现他藏在里面!!

敏感词君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无奈之下,敏感词君只好从汤不热里溜出来了。他行动略猥琐地看了看外面的情况,短距离内没有发现审核君。

上蹿下跳了这么久肚子饿了,敏感词君决定去吃碗拉面。

然后,在离拉面店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他感到背后一阵强风袭来,然后下一刻他已经被拎着领子悬在半空。

“抓到你了。”依旧是毫无感情色彩的声音。

“卧槽居然从背后偷袭你这太不道德了!”敏感词君像被猫头鹰叼着的老鼠一样努力挣扎,“给不给留条活路了啊劳资拉面还没吃到呢!!”

“拉面?”审核君眉毛一扬,“我印象里垃圾不吃这种东西。”

敏感词君奋力挥动手臂,“放我下来放我下来!我要和你进行男人和男人之间的对话!目光要平视啊!”

审核君不为所动,“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

敏感词君大怒,“我也是有尊严的好吗?!”

审核君冷着一张脸,“不符合规定的东西不需要尊严。”

话音刚落就被敏感词君一把抓住了暂时充当飞天扫把的手杖,然后接着臂力一勾翻了上去,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狠狠一脚踹在审核君的屁股上。

失去了平衡的手杖载着两人笔直地从空中掉了下去。

 

审核君觉得身上一重,后腰被磕得生疼,脑袋也嗡嗡的。

还没来得及伸手去够飞出好远的眼镜,压在身上的人挣扎着支起上身,一把扶在了他脸侧的地上。

审核君被完美床咚。

“我要说的话,还没说完呢。”虽然撞破了鼻子鼻血滴滴答答地滴落在审核君的西服上衣上,但是平日里总是没个正经的家伙此时眼神非常深邃,让审核君一时没想起反击。

“就算是不符合规定的东西,也是有尊严的。”笔直看着没了眼镜的审核君的眼睛,敏感词君的画风转变得让人措手不及,“一个劲儿叫我垃圾混蛋被你到处追着跑我都忍着那是因为劳资乐意。我要是认真起来,连我自己都会害怕!更别提你了!”

这就是敏感词君的潜在技能之一……硬是能把这种话说出霸道总裁的气势。

“就算我只是一个不能被规定接受的敏感词,我也会背负着我的命运努力活下去。因为——存在即是合理!所谓的规定,就是用来破坏的!”

“为了不被你杀死所付出的努力,难道就不是努力了吗?!”

夕阳缓缓落下,浪涛拍击海岸,被震撼的审核君看着敏感词君突然间变得伟岸起来的背影,流下了感动的青春泪水。

……个鬼啊!

审核君一把推开一直很猥琐地骑在自己身上的敏感词君,捡起眼镜戴上,拍了拍身上的土。

“我承认,你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因为你的存在,我才有了‘查你水表’的大招,才变得不需要下班时间,才变得更加厉害不再被你的图片护体蒙蔽。”

眼镜适时地闪烁了一下。

“但是,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因为规定就是规定,我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不让你随心所欲地流窜作案!这也是我的使命。”

敏感词君点了点头。

“今天就先到这里,我要去吃拉面了。多亏你刚才说了这句我才突然临时决定晚餐吃拉面,你就不要跟过来了。”

“卧槽你个强迫症其实是选择恐惧吧!是我先想到吃拉面的!不要一脸正经地抢别人的选项好吗?!”

“你给我闭嘴!拉面是属于我们每个人的,而且……骷髅头也说了他想吃拉面。”

“尼玛都快结尾了不要突然增加设定好吗?!这家伙怎么看都只是个凶器而已怎么可能会想吃拉面啊不要强词夺理了喂!”

“每次都说这么多吐槽你累不累啊。好吧我就是想吃拉面你管得了我?”

“果然是个傲娇!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是傲娇!难怪只对着你看不顺眼的发大招!”

“都说了要去吃饭了所以能不能闭上嘴!”

“傲娇就是用来干翻的谁管你吃不吃饭啊~本大爷可是出了名的一夜七次呢绝对满足得了……嗷!!!不要突然查水表好吗这个犯规啊!”

“没人规定不许在吃饭的时候使用凶器。”

“老板!!这里有人欺负人啊!!!啊,麻烦加份叉烧,和我旁边那个戴眼镜的一样的。”

“你自己也是选择恐惧吧……”

……

 

于是,今天的敏感词君和审核君,也相爱相杀地度过了挥洒着青春汗水的一天。

至于吃完饭回去之后会发生什么,以及谁是在上面的那个,从始至终都没有一句台词的骷髅头手杖表示读者君其实都是知道的。

明天也要继续鸡飞狗跳地接着相爱相杀呢~

大概就这么结束了?

 

——END——

没错这就是一个写作报复读作作死的故事。

评论(17)
热度(17)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