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刘卢】那年盛夏(补全)

给 @沢田糖水君 的点文

把拉灯的地方补上。

我真是太勤快了!

请务必看完前文再看下去QAQ 毕竟连起来才是完整的故事QAQ (躺地)

前文:

正文:

从卢瀚文拿了录取通知书那天起,或者,准确地说是从卢瀚文过完18岁生日起,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就变得有点微妙。

那条线就那么正大光明地横在那里,两个人上一次差点就擦枪走火地越过去了,但好在刘小别的理智把他扯了回来。

然后,现在他们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迈过去了,却又有点尴尬起来了。

正式因为他们预知了结局,所以每一步走起来反而如履薄冰。

之前正常范围内表达亲昵的拥抱都感觉有点变味,两个人都在潜意识里找着最合适的机会,却犯了不少傻。

大部分时候都是主动的卢瀚文变得犹豫起来了,而他一慢下来就让习惯了被动的刘小别有点吃不消。

他作为年长的那个突然一下变得主动起来,确实有点强人所难;而卢瀚文则想看到刘小别更多的表达,于是两个人的关系就有些僵在半空。

时间长了一点别说上本垒,就连平常的亲近都变得小心翼翼了。所谓人一恋爱就会变傻,两个都没有感情经验的人凑在一起就更是如此。

于是就这么一拖再拖,一眨眼就拖到了卢瀚文临走的那天。

 

已经提前收拾好了行李,卢瀚文下午就跑到刘小别这里耗着。刘小别知道他心里毛躁,他自己又何尝不是。

到了晚饭时候是刘小别下了厨,他的手艺比起当初已经有了质的飞跃。吃完了两个人并排站在水池前洗碗,卢瀚文心不在焉地念念叨叨着“我走了可别太想我啊不过我也不是让你不想我,想我了就去我学校看我呗,而且我周末也会回来的”,刘小别听着耳朵嫌累,虽然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人话多的毛病已经改不掉了。

在卢瀚文短短几分钟里第八次扯到“小别哥哥你会不会想我”的时候,刘小别终于忍不住了。

他猛地一甩洗碗布,掰过卢瀚文的肩膀低头就亲了下去。

这个吻持续了很长时间,因为卢瀚文也在变着花样想抢回主动权。俩人亲到最后都嘴唇发麻舌头抽筋,各自捂着嘴扶着水池边儿安静了一会儿。

刘小别在心里不爽,他看的小说上一般这时候不都是“吻得昏天黑地然后小受浑身发软被小攻抗进卧室再然后干了个爽”吗?!他分明亲得自己都快断气了为什么卢瀚文完全没进入状态啊!

卢瀚文在心里纠结,小别哥哥吻技确实越来越好了但是为什么变得没有以前温柔了?而且还来势凶猛得一副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样子。难道确实心里有什么不满但是不想说吗?

结果一直到睡觉的时候俩人还没调整好状态,卢瀚文眼看着时间不早就准备上楼回家,正想起身就被刘小别拉住了手。

“小别哥哥?”

刘小别低着头没有看他的眼睛,“要不然……今天住下来吧。”

卢瀚文惊喜地笑得眼睛弯成两道月牙,“好!”

 

洗漱完毕后,两个人一起躺在刘小别的床上对着黑暗发呆。过了好一阵还是刘小别先开了口。

“你睡了吗?”

“没有。”

短暂的沉寂后,卢瀚文听见身旁人低低地笑了。

“我还真是弄巧成拙,早知道自己会搞成这个样子当初就该直接把你办了。”

“我当时可还是未成年人,小别哥哥你下的了手?哎哟……”

刘小别满意收手,就算一片漆黑他还是照样可以准确戳到死小鬼的腰。

“……下不了。”他叹息一般地说了一声,“就算现在我也下不了手,你说这可怎么办?”

“为什么?”干脆就打开天窗说亮话。

“什么为什么。觉得你还小呗,”语气里无奈又带了点宠溺,“觉得自己真是够惨,怎么就被你这么个死小鬼吃得死死的。”

卢瀚文轻轻笑了两声,“因为是我先喜欢上你的啊。”

所以才能那么主动地一次次跑来黏着你不放。

刘小别一时语塞。确实是,在这个话题上他占不到什么便宜。从一开始就是卢瀚文先挑的头,只是他没想到自己会陷得这么快。

正想着就感到有只手摸到了他的腰上,让他毫无防备地倒抽一口冷气。

“你这是干什么?”

然后卢瀚文就翻了个身贴到他耳边,恶作剧似地低语道,“我就是个傻瓜。”

“哈?”

确实是傻瓜没错。为什么非要想着让刘小别主动呢。他们的相处方式一直都很和谐,所以有什么好觉得不满意的?

这个人是发自内心疼他的,所以才会小心谨慎得被理智束缚了手脚。既然如此,干脆由他来剪断那根线吧。就和他一直以来做的那样。

反正那个人马上就会跟上来的。

 

 

“小别哥哥,你说以后咱俩结婚了谁生小孩?”

“……当、当然是我生啊……我哪儿舍得让你受那么大罪。”

“嘿嘿嘿~我就知道小别哥哥对我最好了!所以我就可以在上面了对不对?要不然今晚就让我试一次怎么样?我保证会做得很好的!你肯定会舒服得不想让我停下的!”

“……卢瀚文你算计我?”

“哪儿有啊我怎么会算计你呢你可是最疼我的小别哥哥啊~”

然后卢瀚文老老实实去做孕检了。

虽然那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END——

评论(5)
热度(74)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