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喻黄】可乐不加冰

摸个鱼。

祝所有的高考考生考试顺利,有情人终成眷属~

正文:

 

很多人说,高考决定命运。于是越来越多的学子坚信,成绩好进一所好大学理所当然地和成功的未来画上了等号。老师和家长都不遗余力地用各种方式巩固着这个概念,这也难怪各种看了就吓人的励志口号横幅在天气刚热起来的时候就已经张牙舞爪地随处可见。

但是,无论在哪个时代哪个国家,都活跃着一小撮和主流言论背道而驰的不安定分子。他们隐藏在城市不引人注目的角落,目光灼热地等待着夜幕降临,然后就可以无所顾忌地驰骋在以他们为主角的舞台。

和轰鸣的发动机一起。

 

虫鸣声相互交织着断断续续响起,发光发热了一整天的太阳终于不堪重负又心满意足地落了下去。街灯在昏黄的寂静里亮起,能够隐约听到炒菜下锅的脆响声和迎接丈夫归家的女子高高低低的浅笑。

这一家的晚饭时间是固定的,天色刚暗下去的时候,饭菜的香气就已经自然地溢满了不大的客厅。不多会儿就听见讲着一口软糯的广东普通话的母亲一边细细地唤着儿子的小名一边把瓷盘一个个摆上餐桌。不多会儿,穿着白色衬衫的少年就从书房里走出来,动作轻快地帮着把冒着热气的米饭盛进控干了水渍的碗里。

民生新闻的主播出现在电视屏幕上时少年正把烧得火候正好的茄子夹到母亲碗里,然后就听见“距离高考还有两天”。刚步入中年长得慈眉善目的女人一边夸着孝顺一边微微偏过头想从自家儿子脸上看出点情绪,然后回应她的是安抚似的笑。

还有两天,成千上万的学生们就要迎接人生中的大考,而她家这个一点都不需要多余的操心,从小学起就懂事又刻苦,周围人都羡慕她修来了福气。

所以在她忙不迭地阻止了儿子进厨房洗碗,听见他说想出去走走散散心时,也只是随口嘱咐了一句注意安全,并不担心临考还贪玩到不知道早点回家。

少年拎起垃圾冲她笑得乖巧,“那我出门了,妈。”

她点头,回身收拾碗筷寻思着一会儿给加班回来的先生煲点什么汤。

 

喻文州走出小区就看见了那辆熟悉的明黄色机车。

坐在上面的少年拿着头盔朝他这个方向看着出神,两条长腿随意一架就能营造出一股子不会令人生厌的嚣张。见喻文州走到跟前就动作熟练地抛了头盔到他怀里,“上车。”

然后手上一拧,两个人箭一样飞驰而去。

 

快餐店里冷气开得很足。喻文州看着身边发色偏浅的人不带喘气语速飞快地和服务生点了一长串食物,然后在对方愣神时补了一句“大杯可乐不加冰”。

找到靠里的位置坐下时果然听见他抱怨,一看就是新来的,说了两遍还没记住他要的鸡翅不加辣,然后仰头往嘴里灌可乐。

喻文州眼神里含着笑,“少天,饮料不要喝太急。”

话音刚落黄少天就开始打嗝,好不容易止住了还要一脸炫酷地比划了一个手势,“就是这个feel倍儿爽!”

喻文州笑着揉他头发。

 

如果有认识的人路过看到这一幕大概会惊得吓掉下巴。温文尔雅文理全能的优等生拿着纸巾十分自然地给穿着带破洞牛仔裤脖子上戴着夸张项链的不良少年擦嘴上沾了的奶油,眼睛里的宠溺可以融化无数少女心。不知情的人大概会情绪缺缺地吐槽一句“这设定真特么烂俗”,而这狗血剧两个人偏偏就都演得入戏,一点都不怕闪瞎人眼。

喝完自己的可乐的黄少天伸手拿了喻文州那杯,倒了两个冰块在嘴里咔嚓咔嚓地嚼得带劲。然后他在一片噪音中听见喻文州低声说了句,“还有两天我就考了。”

黄少天大力点头,在喻文州肩膀上拍了一记,含糊不清地说着“那你加油啊去考他个最高分出来让他们见识见识学霸的厉害。”

喻文州叹了口气,“少天,你知道高考意味着什么吗。”

黄少天仰头把碎冰咽下去,“知道啊,你不就是为了这个分数熬了这么久,指着这个分数上个牛逼闪闪的大学吗。”

然后走进另一个我完全无法触及的新生活里去。

“少天……”

黄少天又倒了两块冰在嘴里含着,“嗯我听着呢。你要是想分手的话我没意见。这眼看就处了三年了,我也赚够本没什么遗憾了。你上了大学该泡妞泡妞,别想着这事儿了。”

如果我在这个时候试图阻拦你,那就太不够意思了,不是吗?

喻文州看着眼前人为了说话两边腮帮子里一边一个鼓得像仓鼠的颊囊,他觉得握着纸杯的指尖凉得有点生疼。细小的水珠顺着被壁滑落下来,然后再从他漂亮的指甲上掉到桌面。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不甘心过。

 

初中毕业的时候他就知道黄少天没打算接着好好念书。那年夏天他攒钱买了这辆机车,拉风地呼啸着开到他家楼下一脸兴奋地跟他挥手,“文州你快看!我有车了!”

那时候的阳光和现在一样炙热而恼人,他却觉得少年脸上带起的小小漩涡清凉而明快,成为了他后来一直无法摆脱的致命吸引。

然后就和三俗的言情剧一样,两个人像搞地下党一样瞒着所有人厮混到了一起。每天放学了往前走两条街,就会看到黄少天要不然举着杯可乐要不然拿着串关东煮在那儿候着。然后他抱着黄少天的腰穿越小半个城区,听他歪歪扭扭地在风里走着调唱大声唱烂大街的流行歌。唱到高潮还空出一只手在他腿上拍一下,示意他跟着一起唱下半段。

那时他从来没办法拒绝这种犯罪一般的快感。黄少天和他那辆轰鸣起来一样引人注目的机车一起,占据了他这个全优生的大部分空闲时光。十五岁的喻文州没有试图去分辨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态度究竟孰是孰非,他聪明的脑子不需要再添加一个运转的程序。于是他放任自己在这无人知晓的地方像大多数老师家长口中的坏学生一样生活,吃廉价的路边摊,逛耳朵上有好几个不同颜色耳钉的人开的音像店,然后在天桥下捧着黄少天的脸纵情地热吻。凉风吹起他解开了扣子的衬衫下摆,空气里全是年轻荷尔蒙的气息。

这大概是他梦寐以求的解放。

 

喻文州没有思考过他是更喜欢黄少天还是更喜欢黄少天带给他的这种生活。这两者对他而言都缺一不可,就像他进入黄少天的身体时必备的润滑和安全套,保护他们不受到伤害,尽情享乐。

时间是可以把任何东西都变成习惯的利器,也可以轻易夺走这些不可分割的习惯,然后残留一地拾捡不起的碎片。

黄少天带着他第一次尝试了啤酒的味道,还有夏日里年轻男人汗水的味道,喻文州都食髓知味。他觉得自己和黄少天在一起的时候是不需要思考的,只要跟着感觉走就对了。他也从没妄想让黄少天进入他的另一种生活。那不是他可以触碰的领域,也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存在。

或者说,他非常清楚那种生活里不能有黄少天,就像一个易碎的玻璃制品,在接触到表面的一瞬间,就崩裂成再也修复不了的废品。他恐惧着黄少天被那束缚看穿,包括他自己的样子,和黄少天的样子。

 

在规矩面前,他们谁都不是。

 

“决定了就不用多说了。”黄少天用一种类似于真诚的目光看着他。那目光里一直蕴藏着喻文州不敢去触碰的东西,像是盗墓人觊觎深埋地下的危险宝藏。

他从刚才起就一直一言不发,黄少天则自顾自地把话说完了,留给他的全是苍白。

眼看杯子里的冰块快要化光,黄少天又一次伸过手,想把这最后一点清凉扫进口腔里。但这一次他没有得逞,握住他的手的是另一只手。

一只一直覆在杯面上,冰凉湿润的手。

他还有一件想要做的事情没有做完,而黄少天也旋即读懂了他的暗示。

像是评价某个热辣舞女的身材一般,黄少天有些邪气地勾起嘴角,说了一句“喻文州你还真是比我想的带劲。”

这是他交往之后第一次连名带姓地叫他的名字。

 

 

简单收拾了一下从卫生间里出去,天早就黑透了。快餐店里的人少了一些,他们坐回之前的座位上,那里还剩着一个纸杯。

黄少天揉了揉酸痛的下巴,目光有些躲闪。两个人之间有种沉闷的尴尬,直到喻文州出声打破。

“少天,其实我之前就想问,为什么你从来都不点加冰的可乐。”然后还从我杯子里吃冰块。

似乎是有些诧异喻文州会在这种时候问出这种有些无厘头的问题,黄少天皱着眉“哈?”了一声,然后理所当然地说。

“加了冰以后等融化了可乐就掺水了,我只喜欢喝纯的。”

喻文州突然就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他觉得自己似乎找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答案。

从之前起,他就一直在避免着去思索这个问题。他究竟是喜欢黄少天这个人,还是黄少天带给他的这种双面生活。

这个人听他抱怨,陪他下着大雨在街上狂飙,在他去图书馆复习重点时趴在对面桌上睡觉,考试成绩不够理想的时候和他胡乱地滚在一起纾解压力。

这个人那么简单地喜欢着他,哪怕有那么多不确定的因素。

因为他只喜欢最纯粹的东西。

所以他可以这么简单而直接地抽身而退,仿佛毫无留恋。

只是因为全心全意,所以在察觉到对方的犹豫时,才会这么干脆地找到一个出口,不给他任何烦恼的时间。

 

从上小学起,喻文州就是个听话又勤奋的好学生。他的脑子好像就是比其他孩子好用,总是可以轻轻松松地就解开复杂的方程和变态的化学式。

但是他面对黄少天时,遇到了一个他攻克不了的难题。他用了三年的时间,直到最后这一天才搞清楚了自己究竟是哪一步算错了。

而此刻,坐在他对面低头把玩着吸管的那个浅发色的少年,还没等他给出正确答案就准备离开。

 

而喻文州绝对不会允许他那么做。

 

他犹豫了一下,有些干涩地开口了。

“我没说要和你分手。”

正试图把好几根吸管连起来的黄少天有些疑惑地抬头看着他。

喻文州定了定神,语气平静地重复了一遍。

“我说,我没打算和你分手。”然后又迅速地补上了一句,“其实,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

哪怕他要去新的地方,开始他所不知道的新的生活。

黄少天看着他没有动,然后有些尴尬地交缠着手指,耳朵发红。

“等我考完之后,和我一起去参加毕业的聚会吧。我想把你介绍给我朋友们认识,你觉得……可以吗?”

空气中似乎一瞬间就膨胀出青涩的气息,哪怕在之前的十分钟两个人还在上演少儿不宜的画面。

然后喻文州看见黄少天朝他露齿一笑。

“那当然没问题了。”

 

距离高考,还有两天。

距离陷入突如其来的爱情,已经过去了五秒。

 

喻文州还是一个优秀的考生,然后顺利地解开了另一个人生的难题。

但是天才也是有上限的,比如他再怎么无所不能也不会不知道,黄少天可乐不加冰的另一个理由,是因为这样就可以名真言顺的从他的杯子里吃冰块。

喻文州扬起嘴角,把那点冰水一饮而尽。

 

——END——

说一点其他的。

高考确实是人生的一件大事,但是并不是人生的全部。因为还有其他很多很多有趣的事情等着每个人去发现。

距离我的高考已经过去了五年。现在回忆起来还是觉得那时候的自己厉害得无所不能。

所以,在走向这个终极目标的路上,每个人都会越来越强大,战无不胜。

 @沢田糖水君 所以,满怀信心地迎接你的高三生活吧。作为一个过来人,我可以明确地向你保证,那会是你未来怀念的一段充实又美好的时光。

加油。

而我能做的,就是写给你一篇不算励志的小文章,告诉你在这个过程里,还有很多惊喜,可以值得去期待。

=w=

大家都要愉快圆满地度过这段时光哦~

然后交上一份无悔的答卷~

评论(9)
热度(64)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