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叶蓝】指间倒影(1)

把之前一直没有填的老坑翻了出来,从今天起我也要开始认认真真写连载了!!(一本正经脸)

争取不让这个坑太深……_(:з」∠)_

如果发现我在把这个故事写完之前跑去写短篇摸鱼了,请不要大意地督促我填坑~

我……尽量自觉地不摸鱼……

那么愉快地开始吧~


正文:


清校铃声循环到第三遍的时候蓝河才抱着教案从教室里走出来。白天总是吵吵闹闹的走廊上此时已经没什么人了,黄昏柔和的余光从窗子透进来照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反射出浅浅的一层金黄。

蓝河有些疲惫地舒了口气。连着上了一下午课本来就已经精疲力尽,又被隔壁班临时有事的老师拜托看了一节自习。过程中逮住了好几个上课没跟上的后进生,翻来覆去地把概念说了好几遍盯着做完了作业才算完事。督促着最后一个学生回家路上小心然后关了灯锁门,终于站在办公室门口时蓝河觉得整个人都要散架了。

伸手去拧把手发现门没锁,一推开门浓重的烟味扑面而来,不知情的人会以为自己误入了火灾现场。

“小蓝老师终于下课啦?”

蓝河心力交瘁地扶住额头,最要命的那位敢情跟这儿候着呢。

“……嗯。”要是不算你那就是了。

把教案放在桌上整理好,蓝河觉得脑子里刚松下来的那根筋又绷了起来。他努力告诫自己别往旁边那张烟雾缭绕的办公桌那儿看,眼下的关键是收拾完东西赶紧走人,越快越好。

但偏偏就不能如愿。刚把东西塞进包里准备跑路,就听见身后那人慢慢悠悠地说了一句。

“这么急着走啊?”

眼角一抽,“嗯,不早了回家做饭。”

“小蓝老师果然名不虚传,里里外外一把好手。”带着点笑意的声音,“那么路上小心。”

“好。”蓝河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语气平稳,“所以叶老师,您能先把我书包带松开吗?”

 

 

在此之前,蓝河一直不相信本命年会各种不顺这件事。在他看来,这种说法只是那些信命的人给自己连续的遇挫所找到的借口,根本不值得引发什么未雨绸缪的惶恐。

然后,傲娇的命运之神似乎铁了心要证明他是错的,各种悲催的事情接踵而至。

先是研究课题申请失败,让之前全部的努力付之东流;还没从巨大的挫败中缓过来劲儿就被告知失去了博士生推荐资格,而临时准备申请根本来不及,除非来年再考。眼看毕业在即,原本顺理成章的前途无量硬生生被改写了方向,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心灰意冷的蓝河感到巨大的迷茫。

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接下来要做什么蓝河一点头绪都没有。专心复习一年来年再战自然是最佳选择,但是这一年里的经济来源成了问题。蓝河不想依靠家里,他觉得这个年纪还让家里供着读书本身就很说不过去,尤其周围的同龄人很多都有稳定工作了。而且,如果和家里开口就等于让爸妈为自己的失败买单,作为一个学业上从没让父母操过心的优等生,这种事他根本没有办法接受。

茫然与焦虑之中,一个平日里很照顾他的学长带来了福音:临时去中学教书。

虽然心里并不情愿,但有选择的余地总比没有要强。看着学长那张笑起来和弥勒佛有一拼的脸,蓝河犹豫了一下,决定试试看。

于是,蓝河成了蓝老师。

 

尽管之前做足了心理准备,但是站在荣耀实验中学门口的时候,蓝河还是感到了说不出的失望。

这个位于郊区的中学和它那仿佛透出光芒的名字画风严重不符。灰蒙蒙的砖墙,掉了漆的大铁门,老旧的教学楼。说好听了是接地气,说难听了就跟被废弃了差不了太多。

一路都是名牌学校升上来的蓝河好不容易树立起的满心斗志眨眼间就被冷水浇了个透。

但是走到了这一步后悔是来不及的,再怎么不甘心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反正坚持完这一年就可以大解放,然后重振旗鼓返回他所熟悉的生活里。

负责接洽的人事部老师看出了身边这年轻人的心思,有些尴尬地搓着手解释,“这个……新校区正在建着但资金有点跟不上,所以还要在这里多呆一阵。小蓝老师生活上如果有什么困难随时和我说,我们尽力给您解决。”

蓝河并不是喜欢故意让人为难的性格,而且这机会也是来之不易,于是连声说着客气感谢,跟在对方身后进了校园。

 

 

蓝河负责教的是初二年级的生物课。这是他的本专业,内容上自然得心应手。因为是临时应聘,再加上校方领导里有学长的熟人,办公室就给安排在了班主任的那一间。

处理完一些手续之后,蓝河正式入驻教学楼的那天是个周一。他特地起了个大早用自行车运了一小箱杂物准备安置一下办公桌。快骑到校门口的时候有个小斜坡,正下坡的时候旁边嗖地蹿出辆山地自行车抢在蓝河前面穿了过去,动作之迅猛吓得蓝河连忙用力刹闸。不巧的是他用来固定后座上小纸箱的只有车座自带的弹簧,于是一个冲力的作用下,原本就颤颤巍巍的纸箱子直接就飞了出来,掉在地上顺着坡滚了几下掉进了旁边绿化带的草丛里。

蓝河气急败坏,这趟意料之外的“纸箱特快”乘客里易碎品的比重有多大他再清楚不过,这么一折腾绝无幸存可能。然而对方俨然没注意到这个小事故,继续一门心思地飚速。眼瞅着罪魁祸首要逃离现场,蓝河直接把车往路边一扔,三步并作两步追了上去,“前面那个!站住别跑!”

车停下了,被叫住的那位满脸疑惑地转头,“你干什么?”

蓝河怒道,“你骑这么快干什么?!我的箱子都掉了!”

对方莫名其妙,“又不是我弄掉的。”

蓝河一时间哑口无言,这么一说自己好像确实不占理。虽说这家伙突然蹿出来是主要原因,但最根本的问题还是自己没把箱子夹稳。

但他还是不服气,“你没看到这是学校门口吗?骑这么猛万一撞到了孩子怎么办?”

骑着车的有些好笑地看着他,“这位同学,强词夺理也得有个限度。”

蓝河气结。他确实长得脸嫩,再加上浑身一股子书生气,读研快毕业了还有人把他认成刚念本科。但是被眼前这家伙当成高中生吐槽,再配上那嘲讽的眼神和语气,这效果立马就翻倍了。

蓝河有种谜样的被言语调戏的感觉。

羞愤当中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翩然骑走。等走回去心疼地把箱子捡起来放上车再一路推着进了那看起来有些年头的铁门,他才突然意识到一件事。

刚才那货好像也特么进去了!

 

满脸苦大仇深地抱着箱子背着电脑爬楼,蓝河心里感慨着出师不利。距离早自习还有一阵子,走廊上没几个人。七拐八拐找到那间指定的办公室,门是开的,显然有老师来得比他还早。

虽说是受了照顾,但是这办公室的装潢和硬件设施着实不敢恭维。蓝河任命地打量了一圈和自己学校差了不止一个档次的狭小隔间,把箱子放在桌上打开,意料之中地看见了白色的碎片。

他叹了口气把碎片一片片拾出来,点儿背不能赖社会。可惜了他的毕业纪念瓷杯,虽然他对学校的满腹怨念还没有完全化解,但总归是母校,心里那份情结不是那么容易割舍得下的。

一起碎掉的还有原本准备摆在桌上的相框玻璃,蓝河把照片从夹缝里抽出来,望着上面穿着学士服围在导师四周笑容灿烂的那群人发呆。

本科朝夕相处了四年的舍友,也是那时候最铁的哥们,在毕业之后各奔东西。最被导师看好的蓝河考上了本校的研究生,其他几个有的去了别的学校,有的回到故乡,有的留在本地踏入社会开始上班。读研的这两年里联络变少,虽然还有过小聚,但各自追求的目标已经不同,聊起天来也少了当年的默契,只好闷头喝酒。

然后,一路顺风顺水的蓝河遭遇了自从开始上学以来最大的挫折。站在这九十年代画风的简陋办公室里,蓝河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正神游着,办公室的门吱呀开了。蓝河条件反射地转头去看,然后一瞬间就愣住了。

站在门口正忙不迭地啃着个包子的年轻男人,正是早上骑山地车的那位罪魁祸首。

 

蓝河觉得早上出门前没看一眼黄历是个重大失误。

 

“哟,够巧的啊。”

一边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一边云淡风轻地打了个招呼,来人没在意蓝河满脸的卧槽,很是自然地走到隔壁的办公桌前坐下。

蓝河觉得自己再不说点什么就要被涌到嗓子眼的槽意噎死了,这得是怎样的修为才能做到如此毫不尴尬和见了老熟人一样?!

“我……”

“你是新来的生物老师?”气定神闲地拿起桌上还冒着热气的豆浆喝了一口,“我是初二四班的班主任,教数学的,叶修。”

蓝河不太想说话。和第一印象就已经差到家的人做同事,换了谁都开心不起来。于是他有些敷衍地说了句“你好”,低头继续收拾他的桌子。

像是猜到了蓝河的反应,叶修并不在意这位新来的年轻老师态度冷淡。他拿出包里的文件夹放好,打开电脑开始看课件。

蓝河一声不响地整理完桌子,然后把垃圾桶拽到桌子下面往里面扔已经没了意义的碎片。等他打扫完残局坐下,一旁的叶修转过头,对他说了一句“抱歉,没想到是这么珍贵的东西。”

语气十分真诚。

蓝河眨了眨眼。他其实已经消了气,也知道自己心情不好有些迁怒于人。于是他含糊地说着“没事也不是你的错,以后骑车慢点就好”一边也开了电脑,心里没来由地对这个非常善于勾起他人怒火的家伙有了那么一点说不出的好感

 

之后其他班的老师们陆陆续续地来了。最先到的是坐在蓝河对面的那位,看着岁数也不大,走起路来脚下跟安了弹簧似的,一进门就元气满满地打着招呼,“今天也来得够早啊!哎呦来新人啦你是教生物的吧我早就听说了!我是三班的班主任我们班生物成绩不怎么好以后你多费心啊!哎老叶快给我个包子我饿死了。”说着就往叶修桌上伸手。

叶修嫌弃地把袋子往后一拽,“黄少天你洗没洗手啊。刚才我路过的时候可看见你们班有好几个凑那儿抄作业呢。”

没能得手的黄老师顿时身子一弹,“谁啊谁啊居然敢抄作业小兔崽子欠收拾啊!你说你看见了怎么也不管管?说好的同事爱同学爱呢老叶!我要是被扣工资了可怎么办你负责不负责啊负不负责!”

“管了管了,”懒洋洋地眼皮一翻,“等你来管明天的作业都抄完了。还抄的是英语,老林作业又留难了?”

黄少天旁边的那位长相斯文的眼镜男从报纸里苦大仇深地抬起头,“我是无辜的。”

办公室里你一言我一语地热闹了片刻,紧跟着早自习的铃声响了。蓝河看着他们一个个走出去,感觉这画面有点熟悉。

就好像本科时一起去上课一样。

他看着不知什么时候暗了下去的电脑屏幕,心情复杂地垂下眼睛。

 

后来某次和叶修无意中聊起来,蓝河才知道他那天一大早赶着来学校是为了突击检查有没有学生趁着早自习前这段空档抄作业。

“哥早就摸出规律了,所以每次都一抓一个准儿。”机智的叶老师眼神里写满了“就那几个小屁孩还敢跟我斗”,让蓝河很难把那其中的得意和为人师表联系起来,反而更像个恶作剧屡屡得逞的大龄熊孩子。这让蓝河也不知不觉地跟着笑起来,然后转过头默默吐槽,“感觉您老经验相当丰富啊,莫非是当年玩儿剩下的吗。”

“不错啊,这都被你发现了。小伙儿挺有前途,是个可塑之才。”

“……”

那时候的蓝河并没有意识到,眼前这个叼着烟笑容有点不正经的家伙已经不声不响地占据了他为数不多的空闲时光,并且会在未来以更加无法抗拒的姿态占领更多的东西。

——TBC

评论(18)
热度(67)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