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叶蓝】指间倒影(2)

唔 算是日更了吧~(节操已上交国家) 

不过从下一章起就要认认真真开始新的故事了,所以如果觉得似曾相识请忍住了不要打我!

上文戳我



正文:


于是,在最开始“叶老师死皮赖脸地拉住了执意要回家的蓝老师的书包带”的画面谜样地迅速转切换成了“叶老师和蓝老师一派和谐地面对面坐在学校附近的小面馆里吃饭”后,蓝河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哪里一派和谐了?!还有,中间似乎省略掉了很多重要的事情吧喂?!

叶老师满脸平静地夹了一筷子蓝河碗里的牛肉,表示自己毫不知情。

……好吧,其实完整过程是这样的。

 

蓝河无语地看一眼死死拽着自己的书包带而表情十分无辜的叶修,有种“妈蛋怎么还是没逃过”的挫败感。

“到底要闹哪样啊……”

叶老师笑容可掬,“作为办公室主任兼年级组组长,增进同事感情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啊。”

……又来了,这是第几次堂而皇之地搬出这个理由了。更可恨的是次次中招,蓝河不知道是自己不善于拒绝的性格软肋被抓住了,还是这位堂而皇之滥用职权的上司天生就自带这方面的技能,总之就是蓝河发现了一直在被潜意识里牵着鼻子走但是又摆脱不了。

这无疑让他更加不爽。

“反正回去了也没人给你做饭,那么着急回去干什么?”叶修瞥一眼蓝河办公桌上的码放得整整齐齐的卷子,“我看你午休的时候就把作业判完了。”

……那也不用非得和你耗在一起。

但是蓝河显然不擅长把话说得这么直接,尤其是这种容易伤感情的。虽然他没把叶修看做多重要的人,但在一个办公室里低头不见抬头见,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的。于是他咳了一声说,“我回去还有很多书要看。”

他确实没有说谎,明年的博士生考试需要准备的东西不少,他每天忙完学校的事情都要努力挤出时间复习,虽然总是因为精疲力尽导致效率很低,但能看一点是一点。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在叶修面前说出这种名正言顺的理由却还是有种微妙的心虚感。蓝河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义正言辞一些,一边观察着叶修的反应。

哪料到对方丝毫不为所动,“那也不耽误这一顿饭的,走了走了天都快黑了你不饿吗。”然后十分自然地起身准备关灯。

蓝河再次败下阵来。

 

从教学楼出来的时候天空已经被夕阳的余晖染红,两个人并肩推着车走在通往校门口的小路上。

“看起来明天会是个晴天啊。”叶修微眯起眼看了看晚霞。

“嗯?”蓝河不解。

叶修歪过头扬起眉毛,“你没听说过吗,‘早烧不出门,晚烧行千里’。”

蓝河诚实摇头,“没有。”

像是觉得蓝河的反应很有趣,叶修勾起嘴角笑着摇了摇头,“你这样不行啊。”

蓝河满脸黑线,他只是不知道这个俗语罢了,不至于吧?但是听着叶修痛心疾首的语气,他有种被小瞧了的感觉。

算了,何必和这种人在这种无聊的小事上计较。蓝河在内心劝服自己不要认真。

 

被叶修一路带着进了小巷子,各种小餐馆和摊位映现在眼前。正是饭点儿,吆喝声此起彼伏。

叶修带着蓝河进了一家装修得简洁干净的面馆,还没进门就朝里面喊,“老板娘!我车放外面了。”

应声出来的是个看起来比叶修大个两三岁的女人,看姿色百分制的话可以打个九十分。见叶修进来了,很是熟稔地打着招呼,“没事有包子看着呢,今天吃点什么?”瞅见叶修身后跟着的蓝河,老板娘眼睛亮了一下,“新面孔啊,你们学校新来的?”

叶修已经找了空座位坐下,一边朝蓝河招手一边托着下巴慵懒地笑了,“你就别打他主意了,人家少说小你五岁呢。”

老板娘翻了个白眼把菜单甩到桌上,“叶修你别来劲,小心下点毒分分钟弄死你。”

看着叶修打着哈哈“不敢不敢,老板娘您高抬贵手”,然后边把菜单推过来边悄声对自己说“她要是敢早下了”,状况之外的蓝河觉得有点好笑。

这个人好像总能特别自然地和周围人处好关系,让人忍不住觉得亲近。

 

食物端上来之后,叶修拿了消毒筷递给蓝河,“这家牛肉面可是一绝,趁热吃。”

蓝河吃得有点心不在焉,他觉得自己并没有跟上节奏。

从进了这个中学到现在,其实还不到两个星期。但是这一个多星期里发生的故事,却远比他在大学里一个月还多。

自己之前所了解所熟悉的人生,原来还可以有这种不同的打开方式。

正走着神,对面的叶修开口了。

“上了一周课感觉怎么样?”

蓝河有点茫然地眨了眨眼,“还……挺好的。”

叶修了然地笑笑,低头吃面。他知道这传说中的高材生其实过得有些辛苦。有两次他无意中经过教室时看见里面学生乱成一团,蓝河拿着课本手足无措地站在讲台上脸都涨红了却说不出话。小孩子都喜欢欺生,尤其对面的是毫无经验看起来不比自己大出多少的年轻老师,就更是觉得好欺负。叶修是经历过的人,他太清楚蓝河面对的是怎样的困窘。

再过一阵等磨合期过了应该就会好了,蓝河是这么想的。所以他每次都给自己打气加油,不让负面情绪占据主导。

但是,事情并没有他想象得那么顺利。这一点显然是叶修预料之中的。

 

在又一次大声维持课堂纪律无果后,蓝河不得不承认他对小孩非常没辙,尤其是面对一群真正意义上的中二病时。

他试图讲道理,但是根本没人搭理他那套听就让人浑身逆反因素爆发的老生常谈。

回到办公室里蓝河感到身心俱疲。他已经习惯了尽力让各种事情处于控制范围之内,比如他引以为豪的绩点,比如复杂的大型实验,比如充斥着晦涩的专业名词的文献。

而他这一次又结结实实地撞在了看不见的墙壁上,追溯起原因来还是躲不过他的上一次碰壁。

如果项目申请通过了,他现在应该正自在地穿梭在实验室里,享受自己的博士生生活,而不是和一群毛还没长齐的熊孩子斗智斗勇,而且还处于下风。

蓝河趴在桌上难过得连话都不想说,以至于连叶修凑过来时他都没有本能地装出无所谓的样子,也没有感到烦。

办公室里的其他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林敬言最后一个背着包离开时向叶修投去一个担忧的眼神,然后轻手轻脚地带上了门。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叶修试探性地问了一句,“聊聊?”

蓝河把脸埋在手臂里,觉得非常丢脸。他没想到自己会处理不好这个问题,但也并不想向叶修求助。

叶修叹了口气。他之前就察觉到了蓝河高于常人的自尊心,也知道这类人在遇到挫折后会比其他人更受伤。

于是他低下头继续批改作业,等着蓝河自己开口。

又过了一会儿,他听见蓝河闷闷地说,“我觉得我没有做错。”

叶修忍俊不禁。这反应跟被欺负的小孩子完全没有差别。于是他耐着性子没有打岔,听蓝河接着说下去。

“我觉得他们也知道我是对的,但是为什么就是不肯听我的话呢……我小时候就没这么烦人。”

声音里除了苦恼还有一点易于察觉的委屈。

其实,叶修并不知道蓝河的另一大压力来源。他已经从各种渠道听说了叶修的光辉事迹。优秀教师,青年人才,闪闪发光的头衔一大堆,俨然就是个活招牌。蓝河虽然不明白这种大神一般的存在为什么会甘愿呆在这么一所普普通通的郊区学校,但是更多的是不服气。

他不相信叶修的学术履历会比他来得耀眼,无非就是个读师范专业出身的本科生而已,凭什么比他这个名牌大学毕业拿了好几个专业奖项的硕士来得让学生崇拜。

然而,这个巨大的困惑缠绕了蓝河一个多月,依旧没有得到任何答案。

 

然后他听见叶修语气平淡地问,“你觉得教师是什么呢?”

感觉光芒万丈的叶老师要给自己上课了,内心不爽的蓝河有点恶意地搬出了小学时期写过无数歌颂老师的作文里的句子来应付。

“是指路人,是灯塔,是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噼里啪啦地说了一长串,听起来有点恶声恶气的。

叶修知道蓝河在闹别扭,他无奈地扶着下巴看了一眼依旧装鸵鸟的那位,及时地打断了滔滔不绝翻涌而出的被用烂的套话。

“我觉得是摆渡人。”

脸藏在手臂里的蓝河翻了个白眼,这个比喻实在是俗套了点,叶老师的语文功底看来不怎么样。

“把一批批学生送到他们需要去的地方吗?这个我知道啊。”

叶修无语,之前还在吐槽学生不好管的小蓝老师肯定不知道自己现在也和逆反期的熊孩子没什么两样。

蓝河话说出了口也觉得自己有点幼稚,但他还是和自己较着劲,咬着嘴唇不肯动也不肯说话。

然后他听见叶修起身的声音,紧接着头顶上就被动作很轻地揉了两下。

“关键是,他们在同一条船上。”

——TBC


评论(13)
热度(39)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