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叶蓝】指间倒影(6)

第一次在晚上更,国内已经是早晨了吧。

还是没忍住写了两笔,我是真的忙,但是也是真的手痒。

这一章还是偏温吞,觉得情节进展缓慢没耐心的可以右上。

因为在我看来,一个人喜欢上另一个人,是一个很缓慢的过程。一瞬间的心跳脸红并不能代表太多含义,所有的小细节积累起来才是最后的结果。

在我的理解里蓝河是一个相对慢热的人,和其他人建立起稳固的信任关系需要很多互动。这也更贴近我们的日常生活,毕竟两个人一见钟情然后下一刻就滚床单海誓山盟在一起的情况太稀有。

惊心动魄剧情跌宕的是故事,这些平淡而细碎的故事才是现实的人生。

而他们亦是凡人。

废话说得似乎有点太多了,还是继续吧。

林方上线注意。

上文戳我


正文:


第二天到学校时,蓝河果然在叶修的桌子上看到了仓鼠笼子,黄少天正围着看得起劲。

叶修见他进来主动打了个招呼,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态度很好。蓝河不由得暗自松了口气,他来的路上还在担心万一叶修对他冷淡会不会很尴尬。

相比起叶修,林敬言反倒显得不太自然。他一边吃油条一边上下扫了蓝河好几遍,确认没有任何异常后才安心地继续早饭。

 

拿好教材出门前,叶修把仓鼠笼子拎到了蓝河的桌上。

“交给你了,好好使用啊。”

“嗯。”

一般前靠前的都会是语数英这种主课,蓝河的课在下午。他翻看着讲义寻找可以拿仓鼠举例子的地方,小仓鼠在轮子里趴着,一双黑亮亮的小眼睛认真地盯着他看。蓝河觉得可爱就把笼子打开个缝伸手进去想摸一摸,没想到小家伙把他的手指当成了食物,两个前爪抱住了就咬了一口。蓝河手腕一抖,赶紧抽出手来看。虽然下嘴很轻没有破皮,但蓝河还是觉得有点险。他一时起了报复心,一把把小仓鼠抓出来在手里捧着,看它飞快往掌心外面爬,然后就用另一只手接住再翻过来。反反复复折腾了好几圈,看它笨拙扭动的样子蓝河有些得意地笑了,像恶作剧得逞的小孩子一样用手戳着仓鼠胖乎乎的屁股,“让你乱咬,不听话。”

然后他忽然愣住了。

因为这是他毕业之后第一次在办公室里自己笑了,而且是发自内心的。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他已经渐渐熟悉了这种规律又平淡的生活。那个他本来以为迈不过去的坎儿,就这么不知不觉地放下了。

多亏遇到了叶修。如果没有叶修在,他大概还在失败的深渊里挣扎,迷茫得找不到出口。

想到这里蓝河不由得感到了一丝内疚。他又想起了昨天临走时那句脱口而出的话和叶修复杂的神色。

是不是应该道个歉呢?

手掌里的小仓鼠像是不甘心自己被冷落了,吱吱叫了两声想从蓝河手里跑掉。蓝河低头摸了摸它的背,然后发现手里又多了一粒东西。

蓝河哭笑不得,“你这是把我的手当厕所了啊?!”

 

从卫生间洗手回来还没下课,蓝河决定去食堂吃个早饭。他上大学的时候其实没有吃早饭的习惯,但自从开始在荣耀中学教书之后,他的生活也跟着变得越来越规律了。

买了碗粥和两个糖饼找了个位置坐下,这个时段食堂里人已经很少了。没吃两口就感到有个人在自己面前挥了挥手,一抬头看见了喻文州正端着餐盘朝他笑。

“一起吃好吗?”

两个人面对面坐好,蓝河这才有机会认真打量眼前的男人。眉清目秀的好模样,配合着举手投足间的文雅气质和总是带着笑的眼睛,性格平易近人得没有一点架子。蓝河算是有点明白为什么喻文州在老师学生中人气一直居高不下,没见过其他哪个不负责教学工作的教务人员每次无论是升旗讲话还是参加教学活动都能赚足眼球。

可惜喜欢的是男人啊……蓝河托着腮想。他还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因为实在很难把那样的字眼和眼前这个人联系在一起。

“小蓝老师最近教学工作还顺利吗?”见蓝河盯着自己发呆,喻文州觉得有点好玩。他早从黄少天那里听说了这个新人的各种故事,和叶修的那些互动也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还挺好的,基本都适应了。”

“听少天说你和叶老师关系不错?”

蓝河咬了口糖饼有点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心说有黄少天在果然不用发愁信息不灵通。

“叶老师对工作很上心,也很受学生们喜欢。之前我和少天刚进来的时候也受了他不少照顾。”喻文州拿起纸巾擦了擦嘴,笑眯眯地看着蓝河,“他这个人虽然责任心强又热心肠,但是并不是谁的忙都帮的哦。如果我和少天不是他大学里就认识的学弟,估计他也不会对我们这么好。”

然而你却是特殊的。自从进了这学校以来,还没有哪个新人去过叶修家。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自然不言而喻了。

这一席话让蓝河听得心里更加不是滋味。在此之前,他并没有意识到叶修对自己原来这么关心。他匆匆喝完粥起身对喻文州说了声“谢谢”,然后加快了脚步走了出去。

看着他的背影,喻文州淡淡地笑了。

你这可算是欠了我一个大人情啊,叶修。

 

回到教学楼的时候刚好下课,蓝河在走廊上碰到了从班里走出来的叶修。他身边围着好几个学生,叽叽喳喳地跟他说话。叶修还是一副慵懒的表情,拿出成绩单和他们一起看排名。

蓝河决定站在旁边等一会儿。他怕回到办公室后当着其他老师的面就说不出口了。他一边等一边朝走廊的窗外随意一瞥,看见林敬言远远背对着他站在楼下乒乓球台旁,面前是个大学生模样的男生,手里拿着个公文袋正和他说着什么。

这个角度正好能看见男生的脸。一看就是很有精神的类型,留着短短的平头,一笑起来带着点坏。

蓝河有些疑惑。是家里人吗?

他看见男生把公文袋交到林敬言手里,然后特别自然地抱着林敬言的脖子往下拉低了一点,在他脸颊上吧唧亲了一口。

蓝河差点从窗户边上掉下去。

大概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林敬言警觉地往四周看了看。蓝河赶紧往旁边一闪藏好了身影,心跳如鼓。

就算是家里人这未免也有点太亲近了。难不成说……

他突然就想起了那天林敬言带着点腼腆的笑容说,“我觉得同性恋和异性恋一样,也是一种美好的感情。”

蓝河无力地扶住了额头,觉得这个世界太疯狂了自己有点跟不上节奏。

 

正努力平复着心情就感到有人拍了拍肩膀,一回头叶修正站在他身后。

“找我有事?”

蓝河顿时顾不上内心飞奔的草泥马们了。他有些心慌地看了几眼走廊,学生们说笑着走来走去,从他们身边擦肩而过。

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但是如果不说的话,他大概会被罪恶感困扰好久。

蓝河终于鼓起勇气开口了。

“我想说,昨天的事是我做的不对。我不该那么说的,对不起。”

说完他觉得脸颊有点发烫。为什么郑重其事地道个歉跟告白一样,他还从来没觉得这么紧张过呢。

然后他看见叶修脸上缓缓绽开了笑,伸手在他的头顶揉了揉,动作里带着点宠溺。

“没事。”

你能这么想我就已经很高兴了。

 

蓝河,男,二十四岁。在之前的人生中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异性恋。

但是在这一刻,他第一次对着另一个男人,一个摸完他的头顶又若无其事地插着口袋和他并肩一起走的男人,感到了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心动。


——TBC

评论(9)
热度(42)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