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启明】迟到

一不小心写了快一万字……本来是想写个小短篇的,结果又爆字了。我也是服了我自己。算是冷CP吧……自给自足。

大概就是青春的故事(什么鬼)

总有那么一些人是我们所不想错过的。

给所有毕业生,和那些有着自己故事的你们。

希望你们都不要迟到。

及:有少量周翔出没注意;私设多如狗。

等我明天写连载的更新……

正文:

几乎全校人都知道,高二三班的杜明喜欢隔壁班的唐柔。原因很简单,这小子的表现太明显,而且以此为荣,巴不得知道的人越多越好。用他自己的话说,这叫舆论压力,有助于他早日得手。

但是,没有人知道这众人皆知的秘密的第一个知情人是吴启,而且是从高一下学期开始。

那时候唐柔刚转学过来。在这所男女比例严重失衡的高中,一个这么漂亮又气质非凡的美女转校生很难不引起众人的关注。再加上吴启的消息一向灵通,没多久就把这新来妹子的资料掌握得差不多,却没怎么太放在心上。

然后他就见证了杜明被丘比特调皮的小弓箭射中的一幕。

 

每每回忆起那天下午,吴启的心情都有些复杂。

当时他和杜明是值日生,俩人一个端着水盆一个拿着抹布,并排走在去水房的路上。杜明的手从来闲不住,一块脏抹布也能被他玩出花样,团成个球一下一下地往上抛着玩,一边转头和吴启打赌,说他能稳准狠地一下就甩到安全出口的标志上。

快走到走廊拐角处时,吴启看见有个短发的女生快步从另一头走过来,后面紧紧跟着个一看就不学好的小男生,嬉皮笑脸地朝她吹口哨。

“别走啊美女,你还没告诉我你胸围呢~我猜猜,是B罩杯吧?还是C?”

吴启皱起了眉。这人他知道,因为成绩差留了一级,在上一届也是出了名的猥琐难缠,好几个小女生被他弄得哭哭啼啼去告老师,还挨过处分。总之,是个麻烦的家伙。

唐柔头也不回,目不斜视地笔直往前走,带着一股骄傲的凛然。

小流氓不依不饶,“哎我叫你呢美女!别不理我啊~”

唐柔停下了脚步。

小流氓有些惊喜刚要说话,就看见这一直闷不吭声的女生转过身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地抬起腿,狠狠地朝他的腿间踹了一脚。那力度让旁观的吴启觉得,要不是因为手里还端着水盆没空,他光看着都想本能地捂住自己的胯下。

杜明刚刚抛起的抹布应声掉在地上。

再瞧那小流氓,痛得连叫都没叫出来,张大了嘴喘着粗气就蹲了下去,一张脸扭曲得有些狰狞。

唐柔冷冷看了那作死的倒霉鬼一眼,抬手把脸侧的碎发别到耳后,一言不发地转身就走。吴启目送这女中豪杰走远,一回头就看见了呆若木鸡的杜明。

他觉得杜明是被吓傻了,用胳膊肘捅了捅,半天才看到他如梦初醒般回了魂。弯腰把瘫在地上的抹布捡起来,吴启正想接着走,就听见杜明呆呆地开口说话了,声音和喝醉了一样飘悠得发虚。

“哥们儿,我觉得我爱上她了。”

 

吴启差点脚下一滑。

 

之后,两个人的对话里就总会出现唐柔。

“吴启,你说她要是头发长了,梳什么发型好看?”

“吴启,我听别人说了,她家特别有钱,我高攀不上怎么办?”

“吴启,你说她这脾气是什么星座的,和我搭不搭?”

“吴启……”

对于这些没头没脑的问话,吴启大部分时候都是沉默着听着,因为就算他不回答杜明也能自说自话地哔哔好久,然后等说得累了就扯着他去买饮料。有的时候实在觉得烦就抛一句“你问我有屁用你去问她啊”,然后看杜明郁闷地接不上话来。

吴启知道杜明是不敢去问的,所以他吐嘈吐得怡然自得。这人再怎么聒噪也只是意淫上的姚明行动上的郭敬明,根本迈不出那关键的一步去的。

什么叫做典型的有恃无恐,这个词说的就是吴启。

 

高一下学期很快就结束了。期末考完没两天就放了暑假,两个人因为住得近还是经常黏在一起。每天下午杜明都会骑着车一头热汗地闯到吴启家,兴冲冲地喊着“你作业写多少了快借我抄一下”,然后被吴启一巴掌糊在头上赶去洗澡。调好了空调的温度等着这傻小子洗好了出来,桌上已经放好了切开的西瓜和冰冻的大麦茶。

或许是见不到面的缘故,那个夏天杜明提到唐柔的频率明显下降了,只是偶尔偷懒发呆的时候咬着圆珠笔的尾巴说一句“你说她现在干什么呢”,然后又自顾自地笑起来。

他不知道坐在一旁托着腮的吴启内心隐隐的烦躁,那股躁动像是藏身在深潭中的巨龙,虽然只露出一点尾巴,却随时都等待着时机咆哮而出。

尽管他并不知道自己在烦躁什么。

等回过神来,杜明已经趴在桌上睡得很死,脸旁边还硌着块橡皮,微微红起来一块。吴启无语地把空调调高了温度,任命地把作业本抽出来,省得这家伙一会儿口水流出一滩。

为什么自己偏偏就会和这种人处得来呢……

 

等再开学的时候,三班的杜明喜欢唐柔的事情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吴启不知道他是怎么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广而告之,只是间接地提醒了一句别传到老师耳朵里。他觉得,自从这小子中了那短发姑娘的邪,事态就越发不在他的控制范围。然而他也并不想插手,他不觉得自己有给人当爱情军师的本事。而且,他也很难想象自己给杜明支招把唐柔拿下的场景,有种说不清的违和感。

午休的时候两个人经常会逃到宿舍楼的天台上晒太阳。杜明不知道从谁那里搞到了钥匙,然后就一直拿来用。微风吹起阳光下晾晒的统一白色床单,看得人胸口一阵悸动。

杜明靠在墙上看着天和吴启说,你怎么不找个女朋友试试?

吴启从鼻子里哼一声,没有接话。

杜明伸手戳他的腰,“你小子跟我装什么高冷?就算没看上眼的总该有个喜欢的类型吧。”

闭上眼觉得阳光有点刺眼,懒洋洋地拍掉杜明作乱的手,“没有。”

杜明不甘心地嘟哝,“你这人真无聊,该不会和周泽楷一样是个性冷淡吧?”

吴启差点被口水呛到,“你说什么?”

“周泽楷啊,一班那个帅逼。天天看一群妹子追他屁股后面跑,也没看他和谁好。你说这种人不是性冷淡是什么。”

吴启扶住额头,觉得这话题要进行不下去了。

然后杜明自顾自地接着说下去,“还有咱们班的孙翔也是,虽然脾气臭了点但是脸长得帅啊,照样好多女生暗恋他,也没女朋友。想想都觉得浪费,还不如把妹子让给我。”

话音刚落又想起什么似地跟了一句,“不对,我只要唐柔。嘿嘿。”

吴启终于忍不了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时候控制不住情绪。“你说的这俩人都不是性冷淡。杜明,你是不是不知道这世界上有一种男人只喜欢同性?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喜欢妹子的。”

比如我。

杜明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卧槽?!你说他俩搞基?!周泽楷和孙翔搞基?!真的假的?!”

吴启懒得理他,任凭这人在耳边吱吱乱叫,一个字都不想说。他觉得心里烦乱,却又不知道源头在哪。这感觉就像他高一寒假时的那个深夜,被过于逼真的梦境惊得醒过来,然后发现裤子里一片黏腻。

他大口喘着气抓紧了棉被,惶恐得不知所措。

那个在梦里抱着他脖子动情喘息的人,是他最熟悉的哥们,是他从初中起就一直厮混在一起的死党。

他竟会为此激动得不能自已。

像是无意中窥到了自己内心深处某些不想面对的真相,十五岁的吴启抱着膝再也没有睡着,一直到天空慢慢亮起。

他为自己感到隐隐的害怕。

 

周泽楷和孙翔的事吴启会知道其实也是个意外。

那天他下了补习班推着车走在路上,冬天天黑得早,街道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他因为之前的事情好几天没睡好觉,头重脚轻地浑身发软。走到便利店的时候才发现因为忘了戴手套手指已经冻得没了知觉,买了罐热饮握在手心里捂热,一转头就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

不对,准确地说是两个。

昏暗的小巷子里,一个人把另一个摁在墙上,头凑得很近。那件白色的羽绒服非常好认,吴启确定那是周泽楷。被他用力亲吻着的是他的同班同学,也是个男生。

吴启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会没有任何惊慌,他镇定地把喝了一半的热饮扔进垃圾箱,开了车锁。他甚至十分冷静地朝那个方向又看了好几眼,然后一声不响地离开了。

两个高中的男生,在偏僻的小巷子里,接吻。

那时候不知道哪里在放烟花,冷冷清清的夜空里突然炸开了一朵,晃得吴启有点头晕。

他不想承认他在那一刻,非常想见杜明。

 

“你喜欢什么类型的人?”

吴启闭上眼在心里勾画着那个人的模样。

总是剪得短短的头发,微微上挑的眼角非常勾人自己却不知道。一笑眼睛会弯起来,左边脸颊上有个小小的酒窝。

穿校服衬衫的样子非常好看。

是个偶尔会脑子发热的笨蛋,但是又让人忍不住想去保护。一旦遇到自己喜欢的话题就会说个没完,做事情固执但又非常努力。

杜明,你觉不觉得,这人有点眼熟呢?

 

所以他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课间的教室总是吵吵闹闹,男生女生三五成群地围在一起闲聊。苏沐橙不知道在和戴妍琦说什么话题,两个女生嘻嘻哈哈地笑起来了。

黄少天凑上去问,“哎哎哎你们俩说什么呢?也和我们说说啊。”

苏沐橙看他一样,笑盈盈地说,“我问小戴以后想找什么样的男朋友。”

男生们顿时起哄,小戴也不慌张,大大方方地一笑,“我当然想找肖学长那样的啊!稳重又体贴,还低调。”

孙翔翻白眼,“你说小事情?那种男人哪有魄力啊。”话音没落头上就被戴妍琦拿书砸了一下。

“那叫成熟男人的魅力,你哪里明白啊。”小戴笑嘻嘻,然后眼睛一转,“但是吴启这样的也不错啊~”

被叫到名字的吴启抬头,不明所以。

黄少天大叫,“喂喂喂说你呢!小戴说喜欢你这样的啊!给点反应你倒是!”

小戴连忙挥手,“不不不,我是觉得,如果我男朋友可以像吴启那样看着我,绝对超级脸红心跳啊!”

苏沐橙歪头,“吴启那样?”

小戴顿时笑得花一样,“你们没发现吗,吴启看人总是含情脉脉的,眼神超级深情啊!”话锋一转,朝着门口一指,“尤其是杜明!”

吴启失笑,“小戴你别乱说。”

“我哪里有乱说!我都看见好几次了~”

眼看着杜明走过来,吴启站起身朝着他们一笑,“那是因为那小子上次借了我钱没还,那是看债主的眼神。”说完朝杜明头上揉了一把,“你真是我灾星。”然后就朝门外走。

小戴眨眨眼觉得,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吴启虽然脸上笑了,但是眼神里分明没有任何笑意。

反而有种,难以分辨的寂寥。

 

之后,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吴启发觉杜明对唐柔的追求越发露骨了。

如果说之前还只是暗地里意淫,到了第二学期就成了公开的示好。

方法非常老套,无非就是涨红了脸凑上前搭话,午休时候多买一瓶饮料给隔壁班送去,放学的时候磨蹭在人家门口翘首以盼着想一起回家。

期间虽然也来找吴启商量过几次,但都是些无关痛痒的话题,吴启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建议可给。

这股劲头愈演愈烈,吴启看在眼里,却还是什么都不说。他知道杜明发自内心地喜欢唐柔,这些表现都在自然不过。

他比谁都明白。

填写大学志向调查的时候,吴启毫不犹豫地选了外地一所著名的医科大学。杜明抓耳挠腮,似乎没什么具体的规划。他一直都是这样,特别积极地活在当下,对于未来的事情考虑得很少。家长学校谈了几次,半天才勉勉强强说想当兵。

得到这个消息时吴启几乎似乎第一时间从椅子上跳起来,然后又强迫自己坐下。他觉得有必要和杜明聊聊,但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他们的关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不再是他作为主导。杜明一个劲儿往前跑,方向都不是那么明确,他也就只用站在原地看。

但是,在这个人的事情上,他终究没办法做一个旁观者。

等他终于决定给杜明打个电话时已经是深夜,他知道杜明肯定在打游戏没睡。电话响了几声接起来,简单问了几句拐到正题,吴启克制着自己的情绪,问杜明为什么这么想。

说了半天才终于撬开了杜明的嘴,吴启几乎被气笑。他听见杜明说,因为他觉得唐柔会喜欢当兵的男生。

吴启挂断了电话,心乱如麻。

他不知道该怎么和杜明说,也不知道该怎么和自己说。

 

第二天见面时有些尴尬,两个人打了招呼一起走在去学校的路上。马上又要考试,吴启早就准备好,杜明还在搞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聊了几句还是没躲过之前的话题,看着杜明信誓旦旦的样子,吴启终于忍不住,一把扯住了杜明的领子。

“你自己想清楚!这可是你的未来!为了一个女人,你至于吗?!”

说完他立刻就后悔了,低着头没有看杜明的表情,转身就走。

之后有一阵子他们都没有好好说过话。大家都奇怪为什么平时总是黏在一起的哥俩突然变得客气了。吴启明白自己没有说错,但是,就算关系再好,很多话一旦出口,就再也没有回头的余地。就算杜明并没有和他翻脸他也觉得哪里不对了,尤其是他非常清楚自己对于这个人抱有怎样的感情。

所以,就算是一句中肯的劝告,也因为这些情感的掺杂而变得暧昧不清。

 

高二的暑假眼看也要结束了。那天下午,吴启坐在桌前看辅导书。然后他听见有人大声敲门,那个频率他很熟悉。

开了门果然是一头汗的杜明,眼睛亮闪闪的。杜明有些尴尬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指了指身后的背包。

“你作业写完了没?借我抄。”

吴启被气笑了,一把把杜明扯进屋,“先洗澡。”

没有太多言语,两个人关系恢复如初。不过,他们再也没有提到过之前的事,所以直到高考结束,吴启都不知道杜明到底要去哪里。

最紧张的那段时间里,吴启每天都很早起床,然后去杜明家把爱睡懒觉的人从床上扯起来晨跑,再去图书馆复习,一坐就是一天。

杜明没有再和他说起关于唐柔的任何事,两个人都卯足了劲儿往前冲。

成绩出来之后,吴启毫无悬念地考上了那所理想中的大学。他没有问杜明的去向,也没有再和杜明见面。之前的一起努力随着高考的结束也画上了句号。

但是吴启知道,自己其实很想问杜明,也很想见他。他不知道这一下会有多久没办法见面,而且他还有很多话没有说。

可是他怕了。每天宅在家看小说打游戏,眼睛却盯着手机屏幕。他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也不知道这样等下去会有什么结果。

然而杜明没有联系他。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连家里人都察觉了异常,问他那个和他很要好的男孩子为什么不来玩了。对此吴启只是敷衍了事,心里却感到说不出的烦躁。他想见杜明,但是又不想开口,怕杜明拒绝了尴尬。时间总是在这种纠结中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他临走的日子。

吴启是个喜欢把事情提前做的人,但是这一回,他却一直拖沓着没有收拾行李。直到临行前一天,才突然发现已经没有时间了,匆匆忙忙开始打理。

等东西都打包好,已经是掌灯时分。他看了看表,距离他离开这个从小生活了十几年的城市还有不到二十个小时了,不由得有些感慨。

马上就要去开始新的生活了呢。

他一直以为自己不是个感情厚重的人,然而这个时刻,心头却泛起了说不出的伤感,以及一种难以言喻的遗憾。

他又想起了杜明。从初中认识起,他就经常被老师家长拿来做杜明的榜样。他少年老成,很少犯错,而杜明粗心大意,到处闯祸。无论学习成绩,还是受女孩子欢迎,他没有哪一项做得比杜明差。可是这一回,他却觉得自己输得一塌糊涂。

虽然最后杜明也没有和唐柔在一起,但是他至少毫无畏惧大大方方地喜欢了一次。而他,却只是在暗地里,自己和自己做着别人所无法了解的斗争。

难道,只因为他喜欢的是自己的哥们,就不能和别人一样,堂堂正正地讲出来吗?

吴启握紧了拳,感到浑身的血液都要冻结了。

 

每个人的青春都多多少少会有些遗憾,也会犯一些长大后觉得可笑的错误。

就算是比起同龄人稳重,这个人也只不过是个不满十八岁的孩子。

或许,有时候因为害怕犯错而错过了机会,才会是真正的遗憾吧?

自己绝对,不要带着这种遗憾,离开这个充满了回忆的地方。

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跑出房间,连鞋带都没顾上系好,甚至没有想到骑车,这个少年箭一样飞奔出去,朝着再熟悉不过的地方。

至少,还是可以好好地告别的。

 

当他终于满身大汗地站在杜明家门口,就看见杜明从屋里走出来,一抬头看见他时明显愣了一下。

“吴启?”

这才感到了一丝狼狈,吴启擦了擦顺着脸颊滑下的汗,有些勉强地笑笑,“这是要出门?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

“没事,本来也是打算去找你,没想到你自己来了。”

吴启愣了。

“进屋说吧,瞧你这一身大汗的,这次换你了啊。”

“少来,我才不是你。”

嘴上这么说着,却还是忍不住笑了。

原来让自己开心起来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而已啊。

 

在沙发上坐好,吴启打量了一下杜明的房间,还是一如既往的乱。

见对方盯着自己,他有些艰难地眨了眨眼说,“明天下午,我就要走了。”

杜明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气氛有些凝重,吴启咬了咬牙,把茶杯放在桌上。

“有件事,其实我很早之前就想和你说了。”

果然一见面就会发现,只是告别的话,还是不够的。

杜明见他神色严肃,于是也换了个姿势坐好,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吴启认真看着眼前人的脸。六年的时间,已经褪去了最开始的婴儿肥,开始有了男人的棱角。

他心跳加速,嗓子发干。

说出来的话,很多事情都会改变了。但是如果不说,自己会带着这种失落度过很久。

他还是没办法承受那种可以把人的耐心慢慢耗尽的折磨。

如果一定要让他发现这个真相,那么他希望是由他自己,也只能是他自己。

“其实,我喜欢你。”

 

世界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声音。

 

杜明不记得自己是怎么送吴启离开的,或者说,从这句话被说出口之后,他就失去的思考的能力。

吴启喜欢他。

这是他最信任,最依赖的死党。

他唯一能想起的,是吴启笑起来比哭还难看的脸。他轻轻地在自己肩上拍了一记,然后说了声“抱歉”。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只剩他一个人了。茶杯还放在那里,吴启只喝了一口。

他把自己放倒在床上,抬手遮住眼睛,苦涩地笑了。

这个人,最后还是说出来了……

 

其实杜明之前就隐约察觉到了。一个人喜欢你,无论再怎么掩饰,小的细节都会出卖他的心意。

他想起一切的开始,那个长得很耐看的男生从前座转过身朝他伸手,“我叫吴启。”

他长跑不好体育考试总是不达标,吴启就一边吐槽他没用一边扯着他每天晨跑。

有女生给吴启递情书被他看见了,开玩笑说了句“你要是这就脱了团我可就真是寂寞如雪的人生了”,然后抬头就看见之前表情一直很难看的人忽然朝他笑了。

自从吴启成了副班长之后,每次轮值日,他俩总在一组。问起来吴启只是坏笑,“你人傻但是干活利索,我这多省事。”

初中毕业时候很流行学日剧里的做法,他扯了自己校服的扣子却不知道给谁,哭丧着脸找吴启。结果对方一边拍着肩膀笑他一边把自己的纽扣放进了手里,“你看,我也没有人可以给。咱俩一对难兄难弟,哈哈。”

可是你最后把扣子给了我啊……混蛋。

喜欢上唐柔之后,又一次无意中说起唐柔好像也喜欢喝吴启总喝的那个饮料。从那之后,每次吴启去买,都会多带一瓶,然后给自己机会抢走。每次得手之后吴启只是无语地笑着看着他,却什么都不说。

……

时间久了,他才猛地发现,自己对于唐柔其实更多的是一种执念。他一直都不是个目标明确的人,但是,喜欢唐柔是他唯一可以确定的事情。所以,他不能放手,就算自己意识到了这种感情已经不是单纯的喜欢,也不能放开这个目标。

就是因为知道自己绝对追不到,才能放心大胆地把这句话挂在嘴边,肆无忌惮地往前奔跑。

这样才可以不去多想,那些让自己觉得安心又熟悉的细节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真相。

他想过吴启会不会自己说出来,但是一直都没有等到。直到要填志愿了他才猛地发现,原来可以继续相处的时间已经变得这么少,屈指可数。

他早就知道吴启要考那所医学院,可是以他的成绩,是绝对跟不上去的。他觉得焦躁又想不到别的选择,只好一直拖沓,最后惊动了家长联系学校,才随口胡扯了一个打发过去。

从来没觉得读书有趣的杜明在那个时候第一次发自内心地后悔了,自己没有好好跟着吴启补习,不然就可以去同一所大学了。

他想和吴启去同一所大学。

可是对方根本就不知道。

接到吴启电话的时候他觉得有点高兴,这种一看就是胡扯的选择可以蒙骗学校和家长,却还是可以被吴启发现。追问起来原因时他实在不想说“因为我怕考不上你想去的那所瞎说的”,于是憋了半天才把唐柔搬出来做挡箭牌。没想到这个名字刚说出口对方就挂断了,杜明觉得疑惑又觉得失望。第二天上学路上被劈头盖脸骂了一通,他刚想解释就看见吴启气急败坏地走了。

那个时候他才是真的觉得,这个人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心意。他觉得窝火又说不出口,只好和吴启保持距离,努力让自己冷静。

可是他发现自己冷静不了。没了吴启的生活彻底变成了一团乱,他几乎连续迟到了一周才习惯自己来学校。那个人却还是平静地按部就班,眼神深邃却毫无波澜。

最后是他憋不住,跑去找了吴启。然后他的生活恢复了正常的运转,只要有吴启在他就什么都不用操心。这个人把一切都替他打理好,自己只需要跟在吴启后面就行。

可是他现在,已经不能跟在吴启身后了。

这个人要用这种无法回避的方式,彻底地,从他们都习惯的生活里消失了。

而他竟然连一句挽留都说不出口。

 

等杜明第三十几次翻身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他烦躁地把自己的脑袋埋进被子里,赌气地不想睁眼看表。因为那个家伙他整晚没有合眼,脑子里乱糟糟的全是那些事情。

那些他以为可以一直继续下去的事情。

昏昏沉沉睡过去时他隐隐约约觉得好像忘了什么事,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杜明几乎是一瞬间脑子就清醒了,他想起吴启的飞机是下午起飞。

这个人临走,都没有告诉他航班的具体时间。或许最开始是想的吧,但是后来看到他愣住的样子,就说不出口了。

杜明一拳捶在床垫上。吴启一直都是这样,只要察觉到他一点情绪,就不会再给他多添任何烦恼。

怎么想都是可恶的家伙。

他打开电脑,进入了航班公司的首页。

 

拖着行李坐在机场的咖啡厅,吴启百无聊赖地喝着一杯冰咖啡。杜明一直都嘲笑他喝咖啡装逼,但他确实可以分辨出很多种咖啡的味道,算是半个行家。

要解释给杜明听的时候那人只是一脸蛋疼地摆手,“您可别了,我还是老老实实喝我的可乐吧。”

然后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就这样就挺好。”

那时候自己也笑了吧。

还有不到半个小时就该检票了,他却还是坐在这里,像是想坚持到最后一分钟。

等他确定自己该走了,拿起行李准备去坐电梯时,远远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朝他飞奔而来。

“吴启!!”

 

杜明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快到入口的时候出租车排起了长队,他是直接跳下车一路跑过来的。

这种时候他真想感谢一下吴启,要不是一直晨跑,他没几步就得累瘫。

吴启停住脚步,转头看着他。

“杜明?你怎么来了。”

他顾不上擦汗,气喘吁吁地扯住这个人的胳膊。

“我已经迟到了四年,不能再迟到这一回。”

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的吴启一愣,然后释然地笑了。“你哪次不是赶最后一分钟?上学要睡到最后一分钟再起,到教室也要赶在最后一分钟再进,跑步也是卡着最后一分钟……”

说着说着他竟然有些哽咽了,狠狠在杜明头顶上揉了两把,“你差点就没赶上,这次算你运气好。”

杜明嘿嘿笑着,戳了一下吴启的腰。

“没事,你去吧,我马上去找你。”

“找我?你不开学了?”

“嗯?我没和你说过吗?我觉得肯定考不上你们学校了,但是你那地方不是就你这一所大学啊~”

吴启恍然大悟,一脚踹在杜明身上,“你一直瞒着我?”

杜明边笑边躲,“我这不是寻思着,要是咱俩离得近一起租个房,比在学校住宿舍划算吗?”

“敢情你就把我当个饭搭子啊?告诉你,我这饭搭子可是要吃肉的,你别想糊弄我。”

“放心吧我的老伙计,肯定每顿都给你肉吃。”

吴启失笑,这家伙哪知道自己说的肉是他啊。不过他早晚会知道的,先弄个地方住再说吧。

这笔账,他要慢慢地要回来。

一点不差的。

 

因为他们很多时光,可以继续相伴而行。

 

——END——

评论(23)
热度(189)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