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方王】许你一生

赶在腐国零点的时候写完了。

一如既往地爆字数。

王队,生日快乐。

第一次写你的故事,就写了这么久。没有经验的我,有些惶恐地打下一个END

希望不是个糟糕的生贺,也希望你们喜欢这份来自遥远异国他乡的心情。

正文: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王杰希从图书馆的座位上站起身来,开始收拾东西。坐在旁边的许斌抬头看了一眼问,“这就回去了?”

王杰希把笔袋的拉链拉好放进书包,“嗯,天黑了不好走路。而且,今天约了人吃饭。”

许斌点点头,“我再看一会儿书也回去了,路上小心。”

“好。”

有节奏的脚步声很快消失在走廊尽头,许斌看着窗外的夕阳轻轻呼了口气。他和王杰希同窗三年,很了解这个人的生活习惯。王杰希的讲究不少,其中一点就是天色完全黑透之后轻易不出门活动,给出的理由是有严重的夜盲症行走不便。为此,他错过了不少学生会的活动和聚餐,不少前辈都开玩笑说就算是会长亲自出面也请不动王杰希大神出山。但是许斌觉得这并没有什么大碍,因为王杰希本来就不是特别喜欢热闹的人。如果频繁出现在这种场合还和每个人都相谈甚欢,反而会有种画风不对的感觉。所以,他也经常帮王杰希挡掉一些邀请,算是尽一点朋友间的情谊。

所以今天王杰希要见的人,来头肯定不小。

 

许斌并没有猜错。

走进约定好的茶餐厅,王杰希一进门就看见了那个坐在靠窗座位的人。见他走近,对方抬头招了招手示意,脸上带着一点礼貌的浅淡微笑。

等王杰希坐稳倒好了茶,对面的人才悠悠地开口问道,“从图书馆来的?这个时间路上肯定堵车吧。”

“有一点,不过还好。”低头看了看表,比说好的时间早了五分钟。他预料了交通状况,所以提前打出时间在路上。

“不会很晚的,天黑了我送你回去。”

王杰希说着“不麻烦前辈了”,眼神里却没有疏远的客气。点了几个菜让服务生拿走了菜单,两个人端起茶杯喝了两口,街边的灯闪了闪亮起来了。

 

“最近课业紧张吗?快到期末了准备得怎么样?”

“老师说的重点都看了,还自己找了些相关的专业书看。下周开始考第一门。”

满意地点了点头,夹起一筷子凉菜放在王杰希碟子里,“你先吃。”看着王杰希吃下去,又问,“你家那两个小朋友怎么样?天气越来越热了,日子大概不好过吧。”

王杰希笑了笑,“是,前辈费心了。”

寒暄得差不多了,开始进入正题。

“有什么进展吗?”

王杰希从包里拿出个文件夹,里面是几张带着相片的打印纸。

“又找到了三个,个人资料我也查了,都在这里。”

接过去随意翻了翻,然后放在了一边,脸上还是云淡风轻的笑。

“辛苦了。”

“哪里。”

拿起茶壶往王杰希杯子里添了点,“喝茶。”

“好。”

 

之后又闲聊了一阵,等饭菜吃得差不多了,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走出餐厅,对方执意要送,王杰希便没再推辞。两个人肩并肩走了一阵,王杰希突然放慢了脚步,表情凝重起来。

察觉到王杰希的异样,了然一笑,“你也感觉到了?没事,有我在呢,它不敢轻举妄动。”

说完把手很自然地搭在了王杰希肩膀上,若无其事地抬头看了看天,“今晚月色很美呢,别因为那种小杂碎扰了性质。”

王杰希脸色更加难看,又往前走了几步,终于有些恼火地转头瞪了身旁一脸坦然的人一眼。

“方士谦,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清晰意识到自己和其他人不同是六岁的时候。那时候王杰希第一次发现,有些东西其实只有他看得到。

经历了几次波折后,他终于确认了这个事实,然后便不再把那些看起来相对异样的画面描述给别人看。从那时候起他就已经懂得选择性地表达自己的感受,以此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于是周围人都觉得这孩子小小岁数就体现出不符合年龄的老成,一举一动里都隐藏着某种静谧的超然。对于普通的同龄人他总是谦和以待,却谁都不过分亲近,平稳地生活在自己设定的边缘内。无论是人类还是妖怪,都很难引起他内心的波澜。

然后他开始结识越来越多披着人类外表生活在社会当中的妖怪。他们身上带着某些让他觉得熟悉的气息,所以相处得更加轻松。

或许自己也是一个生活在伪装下的异类吧……他有时会这么想。看那些常人认知之外的存在努力学着像普通人一样交往,他会感到又亲切又漠然。就是在这个时候他认识了后来一直陪伴在他身旁的同伴,黄少天和喻文州。

黄少天是一只刚修成人形不久的小云豹,喻文州则是比他道行深不少的白蟒。高中起王杰希就从家里搬了出来,正巧那两个也在找住处,于是三个人就一拍即合地住在了一起分摊房租。从他们那里,王杰希学习了不少关于妖怪的知识,开始分辨哪些妖怪可以相处,哪些妖怪需要驱逐。日常生活上他就要多费些心神,毕竟各方妖怪有各自的习性,他作为人类就尽量包容。

日子原本就是这么平淡地过着。直到他在刚入大学的某次聚会上遇到了方士谦。

 

他第一眼看到方士谦就知道对方不是人类。

虽然因为修行深所以破绽很少,但是要察觉到那一丝可以掩盖的气息对于每天都在和妖怪朝夕相处的王杰希来说并不费力。那个穿着简单的灰色衬衫的学长几乎是第一时间感到了他的目光,于是从人群中转过头来,朝他所在的方向笑了一下。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双非常好看的眼睛,藏在平光镜片后面,带着点自得的慵懒。

属于猫科的琥珀色的瞳孔,反射着异于常人的光彩。

等王杰希身旁的人散开一点后,这个比他身材略高的年轻男人就端着酒杯走到旁边不声不响地坐了下来。两个人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却没有任何的尴尬,各自喝着手中的酒。然后方士谦率先开口了。

“天色已经不早了,再晚回去,怕是会不太安全吧。”

这话里的深意王杰希当然懂得,他有些微醺,睁着一对带着点水汽的眼睛盯着方士谦看。过了好一阵才低声地说了一句。

“你是猫?”

方士谦觉得眼前这有着一对大小眼的少年十分有趣。他微眯起眼再次上下打量了王杰希一番,然后坦然地点了点头,“是。”

紧接着就扬起嘴角笑了,“能这么快就发现,你也不是什么普通人吧。”

王杰希没有承认也没有辩解,只是端起手里的酒杯在方士谦的杯口轻轻碰了一下。他对这个人有种不知名的好感,说不出理由,就是觉得呆在他身边很舒服。仰头把最后一点酒喝完,他把酒杯放在桌上,玻璃的底部和大理石碰撞发出一声轻微的脆响。

方士谦看见这个少年转过头来笔直地看着他的双眼,漂亮的嘴唇上下开合。

“我叫王杰希,幸会。”

他突然就笑了,拿着同样也喝空了的杯子在手里晃了晃。

“方士谦。”

 

那天晚上他们说了很多话,因为对话愉快王杰希破例又添了几杯。等最后一杯喝完他头已经有些昏沉,看一眼外面黑透了的天空,开始在包里摸索手机准备给喻文州打电话。这个时候黄少天估计刚醒没多久,他也不想一身酒气地被一个话唠抓着念叨个没完。

这是他一直以来需要面对的现实。因为有一对可以看见妖怪的阴阳眼,他也同样有着招妖怪喜欢的血。除非是万不得已,他不会独自一人在妖怪出没增多的夜晚行走。虽然随身都带着咒符防身,但招惹上麻烦一点的货色还是危险。他并不是个热爱寻求刺激的人,尽量不给自己和别人添乱。

正翻找着手腕就被握住了,一抬眼是方士谦。

“不用叫朋友来接了,我送你回去就是。”

王杰希感到了几分犹豫。虽然很少见到如此投缘的人,但毕竟是第一次见面。他一向处事谨慎,这种情况下果断拒绝才是正解。

然而他自己也不懂为什么那天没有这么做。或许是酒精的作用使然,或许是因为方士谦的真诚。

他对他说,“放心,我不会轻易对人类出手。因为九尾猫的存在意义是帮人实现愿望,我和人有约在先,不会破戒。”

王杰希同意了。

 

他对九尾猫并不算十分了解,不过听黄少天说起过它的故事。

每二十年多一条尾巴的猫妖,在长到第八条尾巴的时候就可以为主人实现愿望。但是,实现一个愿望的同时也会少掉一条尾巴,所以很难成为九尾。成为九尾的猫妖境界十分了得,可以说是神仙都畏惧三分的强大存在。

他一个凡人,并不值得让一只说话分量十足的九尾猫说谎。越是妖力强大的妖怪反而越平行端正,这一点他早有体会。

而且,有这样一只妖怪护送他回去,大概是没什么小怪敢前来骚扰的。他没有理由拒绝。

于是他任由方士谦把他扶起来,和朋友们一一道别,然后往回家路上走。

一路走一路继续聊天。方士谦得知王杰希已经在做一些简单的除妖工作,不由得对眼前这少年多了几分赞赏。王杰希并不是他遇见的第一个拥有这种能力的人,但是那些人要不然视这种能力为困扰,远远地躲避在自己的世界里;要不然不以为然,得过且过地活着。只有王杰希,主动担起了并不在他义务范围内的工作,尽心尽力地帮助遭受妖怪困扰的人们,也帮助对人类有误解的妖怪。

是个了不起的孩子。

他不由得想试探几句,于是说道。

“你应该知道,妖怪和人类不同。在人类看来也许只是简单的相处,但是对妖怪而言却是重要的羁绊。”

王杰希点点头。他和妖怪打交道的时间已经不短了,有时他会深刻地意识到,妖怪是比人类更重感情也更遵守约定的存在。或许有时很笨拙,但他们确实在按照自己的原则处事。

“所以,你一个凡人却要把自己介入这些复杂的关系当中,就意味着你一生都无法远离这些纷扰,也要背负别人所无法想象的重担。”

这是一件看似普通却要付出代价的事业,很少有阴阳师能够平稳长久地活下去。有些死于人类与妖怪的纷争,有些恶灵缠身,都不得善终。

这孩子在走的是一条修罗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认清这个现实的。

但是王杰希只是平淡地看了他一眼,“我从一开始就做好了觉悟了,前辈不用担心。”

方士谦有些惊讶了,但他同时也觉得满意。他可以确定眼前这个面色微红的少年是个不可多得的奇才,就算没有这个本领,也会是个非常厉害的大人物。

看来是无意中认识了很不得了的人类了。

 

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继续往前走,然而没走两步就感到身后有股气息,以飞快的速度朝他们扑杀而来。

方士谦的眸色一暗。虽然还没有看见原型,但他可以敏锐判断出对方来头也不小,而且非常疯狂。

疯狂到根本连人类的伪装都不需要了。

王杰希显然也感觉到了。他觉得胸口发闷,对方带着破坏欲的强大妖力让他觉得压迫。他正想从口袋里摸咒符在手里,就听见方士谦低声说了句“站稳”,然后就猛地放开了扶着他肩膀的手,一挥手朝着背后的方向就是一道闪电一般的攻击。

对方也同样速度很快,王杰希几乎看不清是什么模样。方士谦很快和它斗在一起,因为占有强大优势没几下就把那不知死活的怪物弄得奄奄一息。

可是越是毫无胜算就越是要拼死一搏,看起来和巨型蝙蝠一样的妖怪怪叫一声突然从地上挣扎着飞起来,朝着王杰希冲过去。方士谦本能伸手想挡,然而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变化出真身,那带着尖利獠牙的大嘴一张,一个波状的暗紫色光球就以势不可挡的姿态朝他们猛地袭来。

一瞬间鲜血飞溅。

凡人的肉身并不能起到多强的抵挡作用,那条手臂几乎顿时就被洞穿。虽然王杰希反应迅速地用咒符抵挡了一部分主要的冲击,但还是没有躲过余波,肩膀一下子血肉横飞。

然后下一秒他就看见一只雪白的巨大猫妖腾空而起,一爪子把那蝙蝠怪拍成了齑粉。

等他回头的时候,王杰希已经面色惨白地捂着伤口倒在地上,鲜血流得到处都是。他赶紧凑上去看,几乎隐约可以看见骨头。

再这么下去绝对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已经快要失去意识的王杰希挣扎着大口喘气,他看见幻化回人形的方士谦拖着被洞穿的手臂向他俯下身来。

然后他就彻底陷入了昏迷。

 

等他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趴在方士谦背上,已经离租住的公寓很近了。虽然只是化身并不算什么重伤,但那手臂确实看起来触目惊心。方士谦出了一头的冷汗,但还是背着他走了这么远。

更重要的是,他感觉不到肩膀的疼了。血早就已经止住,连深深的伤口都已经被恢复得只剩一条小痕迹。

毫无疑问,是方士谦救了他。

“你……”挣扎着就要下地。

“别乱动。”咬着牙低低地喝住了他,“那蝙蝠怪有毒,你的毒还没有全消,大幅度的行动会扩散得更快。老老实实别说话。”

到达门口的时候方士谦的衬衫已经彻底湿透,摁响了门铃是喻文州开了门,看见眼前的景象不由得一愣。

“杰希!你这是……”

“回来路上遇上毒血蝙蝠了,中了一下。”直接打断了喻文州的问话,方士谦把王杰希慢慢放到地上,“肩膀上的伤已经没什么事了,不过毒还需要一阵子才能完全化解。这期间不要让他行动,静养两天就好。”

听见动静的黄少天也跟了出来,看见这场景直接炸毛。

“卧槽杰希这是怎么了你是谁你对杰希做了什么!我是不会放过你的你站那儿别动看老子咬死你!”

说着就要扑上来,被喻文州一把拦住。

“少天别闹,这是杰西救命恩人。”说完又眼神深邃地看了方士谦一眼,“抱歉了前辈,少天不懂事,无意冒犯。”

笑话,他的修为黄少天顶多算个零头,这要是触怒了不会有好下场。

“没事,几百年的小云豹而已,我不会放在心上。”疲惫地笑笑,“他就交给你们了,我回去了。”

王杰希见他要走,不由得叫了一声。

“方士谦。”

方士谦抬起完好的手臂朝他挥了挥,“你好好休养吧,还会见面的。”

王杰希仰起脸,“我会报答你的。”

方士谦微微一笑,“好。”

 

然后他们果然又遇到了。

再次见面的时候是在学校的食堂里。两个人各自跟着朋友,于是只是寒暄了几句,不方便多谈。

临走的时候方士谦朝他悄悄耸了一下肩膀,王杰希知道他还担心那伤,于是眨了眨眼示意没事了。方士谦了然一笑,挥手告别。

然后王杰希在口袋里发现了写着手机号的小纸条。一串阿拉伯数字圆润清晰,后面跟着三个中规中矩但透着飘逸的字。

方士谦。

王杰希微微一笑,捏住了纸条。

他根本不知道方士谦什么时候放了进来,但他知道他一定会打过去。

 

两个人面对面坐在咖啡厅里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之后。

王杰希直奔主题,方士谦也没客气。

“你帮我找个人吧,就当是委托。”

王杰希挑眉。法力无边的九尾猫拜托他找人?

“是什么样的人?有什么特征?”

方士谦微笑,“我也不是很清楚。”

王杰希无语。这怎么找?他耐着性子接着问,“为什么要找这个人,前辈方便透露吗?”

方士谦用银色的小勺搅拌着咖啡,“他是我的主人。”

九尾猫只实现自己主人后代的愿望,然而因为人类的繁衍,没有人明确知道谁才是九尾猫的主人,于是都向它许愿。

“他们把我奉做神明,每天向我提出各式各样的愿望。愚蠢的,自大的,贪婪的,无耻的,私欲横流。”平淡地说着那些过往,“但是只有那个人不同,他对我说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想要摸一摸我的毛。”说完眼神里带着点温柔的笑意。

九尾猫从没受到过这样的待遇。但是他没有违背主人的要求,只好让他伸手。

那只温暖的手触摸在它头顶时,它下意识地没有躲开。那时候它觉得自己就像一只普通的猫,不是可以实现人类野望的神明。然而它还是希望可以早日满足主人的愿望,等着长出第九条尾巴,结束它反复的修炼。每一次实现愿望它都会失去一条,所以这无限的循环让它感到疲惫而失望。

直到那一天,那个人温和地笑着对它说,“我已经想好愿望了。”

它默默地等待着,迎接自己的命运。

那个人伸出手,再一次在它的头顶轻轻抚摸了一下,然后说。

“我的愿望,就是你可以长出九条尾巴。”

他话音刚落,一直只有八条尾巴的猫妖长出了第九条尾巴,终于结束了它的试炼。它腾云驾雾地飞起,到达了新的境界。它甚至没有来得及和这个帮助它实现了愿望的人说一声再见。

然后,人类短暂的生命迅速地消逝,又循环轮回。

“我还是想见他一面,哪怕不说话也好。”

因为这么多人里,只有你,这么温柔地把我的愿望,当做你的愿望,希望它实现。

 

方士谦端起咖啡对王杰希笑了,“这就是我的委托,你可以帮我吗?”

 

王杰希几乎没有犹豫。

然后他才明白,因为轮回转世,九尾猫已经没办法说出他的长相,也不再能够察觉得到他的气息。但是,他唯一可以明确的是,这个人的阴气很重阳气不稳。那时它所见到的那个少年身体虚弱,却还是把这个愿望使用在了九尾猫身上,所以没能长寿。

于是,这成了九尾猫心中放不下的执念。

这强大的羁绊,让他哪怕难以从无数人中感应到他,也强烈地想要一见。

看着方士谦的脸,王杰希认真地点了点头。

“好。”

 

在之后的几个月里,王杰希一直在收集他所遇到的符合要求的人的资料,然后拿给方士谦看。

方士谦有没有去见他们王杰希不知道,但他知道他一直没有遇到那个要找的人。王杰希自己也知道用这种方式如同大海捞针,但是他要履行承诺。

于是画面回到了一开头的地方。

接到方士谦的电话时他就有些郁闷。这个人明知道他晚上不方便行动,却还是约了晚饭。王杰希没有拒绝,因为方士谦对他而言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委托人。

是朋友,是救命恩人,也是第一次见面就相谈甚欢的投缘。

他发现只要和方士谦呆在一起,时间就会走得特别快。他基本每一次都会被方士谦送回家,然后各自道晚安。

这个人总是有办法和他维持着一种亲近却又不腻歪的关系,不主动靠近却也不走远。这种感觉王杰希再清楚不过,因为这和他一直以来所做的事情一样。

 

然后,这一次他们又遇到了妖怪。

虽然只是个小妖怪,但是王杰希还是屏住了呼吸。他从来不会对这种攻击力很有限的小东西大意,而方士谦却不以为然。

毕竟和它们有着本质的实力差距。

看着方士谦轻而易举地解决掉这只打扰了他欣赏月色的小玩意,王杰希觉得有些窝火。他不明白为什么方士谦每次都要故意约他晚上的时候出来,这和他不麻烦别人的原则背道而驰。

于是他也没有掩饰,直接把这个想法说了出来。

“前辈,下一次白天的时候见面不行吗?这样每次都麻烦你我会觉得过意不去。”

回应他的是方士谦简单的一句。

“但是那样我就没理由送你回家了,不是吗?”

等王杰希意识到方士谦刚才似乎是正大光明地调戏了他时,方士谦早就走得没影了。王杰希觉得有些无奈,这个人总是会说出这种容易让人误会的话来。

他推开门走进屋,看见黄少天躺在喻文州的膝盖上窝在沙发里打盹。一到了夏季黄少天就会常常昏睡不醒,而喻文州会因为气温而觉得身体不适。

两只动物这种时候总会相互依偎着,熬过这最艰难的一阵。

而且,他们之前的关系王杰希是知道的,从一开始就很清楚。他们也并没有刻意避讳,这让王杰希觉得自然。

见王杰希回来了,喻文州轻声打了个招呼,示意他坐下。

“又去见方前辈了吗?”

“嗯。”

喻文州一笑,“果然。我和少天说,这次肯定也不用我们去接你。”

王杰希想起之前方士谦刚刚对他说的话,不由得有些尴尬。他轻咳一声转移话题,“这次的资料我给他了,不知道里面有没有。”

喻文州一边用手慢慢抚摸着黄少天的头发一边问,“方前辈去找了吗?”

王杰希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每次都只是很随意地放在一旁,他也不明白事后会不会认真去对应着接触。

喻文州思索了片刻,然后微微笑着说道。

“这已经快要一年了吧,方前辈真是执着。”

王杰希叹了口气,“他是一定要见到的,这其中的执念很深的。”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他从之前起就觉得这其中有蹊跷,尤其是在他从王杰希那里得知了方士谦形容的标准之后。

他觉得是时候说一下自己的猜测了。

于是,王杰希听见喻文州缓慢地说,“那么杰希,你有没有想过,方前辈会不会只是想让你帮他做这件事而已?”

 

阴气强盛,阳气不稳。

喜欢为别人操心,总是温和待人。

可以把其他人的愿望当做自己的愿望去努力实现。

王杰希,这个人究竟是谁呢?

 

那天晚上,王杰希睡得很不安稳。

他模模糊糊地做了个梦,梦见了那天夜里,替他挡下了那致命的一击的方士谦。

那只巨大的雪白猫妖,带着凛然但并不危险的气息,从他面前腾空而起。

这画面非常美丽,也同时觉得似曾相识。

他梦见方士谦对他说,也许在人类看来只是简单的相处,但是对妖怪而言却是重要的羁绊。

那时候的方士谦是什么表情,他竟然有些看不清了。

但是他分明隔着梦境,感到了一种沧桑而温暖的悲凉。那悲凉穿透了他的胸口,沉重得无法呼吸。

这个人一直在等待的,就是这样的一个重要羁绊啊。

王杰希醒过来,发现自己在梦里流下了眼泪。

 

是怎样的感情,才会在无数的斗转星移中不曾改变。

是怎样的执念,让他愿意奋不顾身,也要再一次相见。

每一次的见面,每一次被放在一旁的文件夹,每一次黑暗中并肩着的行走,每一句带着暗示却又不急着拆穿的话语。

他笑着对这个似乎无所畏惧的少年说,“没事,有我在。”

 

期末考试过后,大学正式迎来的暑假。

王杰希背着包从图书馆走出来,给方士谦打了一个电话。

“这一期的资料我也整理好了,给前辈过目一下吧。”

然后,一个半小时后,他坐在他对面,把文件夹递过去。

方士谦接过来,一边翻看一边听见王杰希一本正经地说,“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找人了,前辈。已经太久了,我觉得你不必再等待下去了。”

方士谦一愣,然后默默地笑了。他从文件夹里拿出一张,点了点头。

“嗯,是的。”

因为我找到了。

 

那张打印出的资料右上角,是一张眼神严肃的证件照。

有着大小眼的少年,对着镜头,认真地稍微勾起一点嘴角。

 

九尾猫实现了他的愿望,在他第一次在酒吧里见到那个少年的时候。

至于那句忘记了长相也感应不到的脆弱谎言什么时候会被拆穿,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他跨过如此漫长的时间,再一次站在了这个抚摸过他头顶的人面前。

这一次,让我来许你一生。

 

——END——

再说一次,生日快乐。

评论(12)
热度(186)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