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于郑】同床共枕

大概就是一个蠢萌的逗比故事。

 @谁给我手癌霜这是第几次删数据了 点的于郑,虽然不算黄暴吧也许23333

正文:

01.

于锋是被冻醒的。

他迷迷糊糊眼睛睁开一条缝,发现遮光窗帘透进来了一丝光,应该是天快亮了。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平常身体上的负重感不见了。光裸的皮肤完全暴露在微凉的空气里,脚趾已经凉透了。

以前没有踢被子的习惯啊……

意识没有完全清醒,有点烦躁地闭着眼在床上胡乱找寻,然后胳膊就碰到了一处柔软温暖,质感非常熟悉的……

身体?

 

02.

哦是身体啊。

……

卧槽?!

 

03.

于锋几乎是一瞬间就清醒了,一转头惊恐地发现旁边躺个人。借着那点微弱的光他可以确定自己没有出现视觉误差。再说,得是怎样的视觉误差才能误差出一个人啊喂?!睡的时候还是自己一个人再一睁眼就成俩了,他什么时候get了边做梦边变魔术的技能了?!而且还是非常老套的大变活人。这见证奇迹的时刻未免也到来得太突然了吧!

稍微冷静了一下把脑子里到处乱飞的弹幕关掉,于锋用力眨了眨眼,试图找到一点自己不在梦境里的真实感。然后他僵硬地伸手把旁边床头柜上的小灯打开,房间里顿时亮起了暖黄色的光。

灯光中他看清了那个人的长相。是个挺秀气的年轻男人,岁数看着和自己相仿。似乎是被这亮惊扰了睡梦,陌生的男人有点不满地皱起眉头,然后翻了个身脸朝向偏暗的那一边去了。

于锋出了口气。是个活的而且长得也算中看,太好了呢。

……个鬼啊!

正伸手想把这无端降临在自己床上的入侵者叫醒问个究竟,于锋突然觉得这人看起来有点眼熟。要说是五官,他倒是真没觉得和自己哪个认识的人相像。气质……睡着了能看出个毛气质啊!

那这似曾相识的感觉是从哪儿来的?

于锋又打量了一会儿,然后发现了一个重要的线索。

 

04.

这人身上这套睡衣,和他的被套花色一样。

……

等等,说好的被子呢?

 

05.

于锋一把把睡得正香的人扯了起来,看他老大不情愿地睁开眼,声色俱厉地劈头就是一句——

“说!你把我的被子怎么了?!”

……总觉得哪里不太对的样子。

被弄醒的人挣扎了一下,睡意朦胧地歪着头看着他,“唔?”。

于锋不知为何特别想在那张看着就手感很好的脸上掐一把,这样能让他的大脑运转得速度快一点。

然后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毫无防备就挨了一拧的人皱着眉头嗯了一声,十分无辜地动了动,抬手捂在了脸上。

“干什么捏我脸?”

声音懒洋洋的带着点没睡醒的鼻音,却没有什么怒意。于锋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松开的地方,确实有个淡淡的红印子。他觉得有点歉疚,但是不得不说刚才那手感真他娘的好。好到他想再捏一把,把脸颊上那点软肉用指头夹在手里揉。

然后他才意识到走神了,立刻又恢复了一开始的态度。

“你把我的被子怎么了?为什么你身上穿的是这个!”

这花色他绝对不会认错。前一阵他妈刚给他过来了一套,审美还是一如既往的怪。白底上面有蓝色的小碎花,清新淡雅得能直接裁下来给小姑娘做裙子。他不相信会有哪个男人能如此邪门地搞这么一套在身上,而且还很诡异地没有任何违和感。虽然这并不应该是眼前的重点。

于锋看见对面的人低头看了看身上这让人无力吐槽的图案,然后波澜不惊地眨了眨眼,说出了一句信息量很大的话。

“这本来就是我的衣服啊。”

 

06.

有那么一刻于锋特别想抽自己一巴掌。这画风魔性得有点犯规了,以至于他觉得自己才是没睡醒的那个。

这个人语气认真得怎么听都不像在说谎。那么,只有一种理由能够解释为什么他会半夜冒出个床伴,还穿着他不翼而飞的被子的衣服。

于锋两眼发直地瞪着眼前正默默用目光鼓励他接受现实的人,觉得嗓子有点干。

“你……把我被子吃了?”

 

07.

人在特别震惊的情况下会本能逃避现实来避免精神崩溃。

比如于锋宁可相信那条可怜的被子被这人残忍吃掉还扒下来被套做了衣服,也不肯相信这人就是他的被子变的。

这让被子觉得有点心塞。

 

08.

又花了点时间让于锋消化了“自己盖了三年多的被子一夜之间变成了人”这个事实,他稍微严肃了一点,和这位被子兄面对面坐好。

需要问的问题太多了,一时间堵在嗓子眼里有点卡。

于是他就挑了一个特别重点又听上去特别神奇的问题。

 

09.

“你说你怎么就成精了呢?”

 

10.

挠了挠后脑勺思索了一下怎么解释这个问题,被子兄简单明了地给出了答案。

“因为我想。”

眼瞅着于锋的手又朝着脸来了,他赶紧往后缩了一下,换了个方式说道。

“东西用得久了会沾染上人气儿,我是离你最近的,所以就成精了。”

于锋眼角一跳,“那这屋子里莫非还有别的精?”

被子兄点了点头,“对啊。”说完抬手一指,“比如那个闹钟精,他叫张新杰。你桌上放的那个钱包,叫韩文清。你养阳台上好久也不记得浇一次水的那盆花,叫张佳乐。还有……”

“打住!”于锋有点慌了。他可不想知道这屋子里还有多少精在看着他一举一动,也不敢去想某些羞耻度高的东西其实也能变成人,那感觉实在有点难以描述。他托着下巴又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位,“那你叫什么?你不会就叫被子吧。”

被子很无语地看了他一眼,慢慢悠悠地说。

“我叫郑轩。”

 

11.

于锋这才知道,他相亲相爱盖了三年多的被子原来有名字,是个男人。

不,男精。

而且还是个长得挺讨人喜欢的男精。

 

12.

一晚上三观粉碎性毁灭又重组的于锋很快跟上了节奏。他觉得有必要问问郑轩另一个重要的问题。

“那你为什么变成人了他们没有?”

还是说他们其实也变成过人只是我不知道?卧槽。被子好歹还有个被罩,其他那几个岂不就是一屋子的裸男?

就算他于锋是个24k纯弯的基佬,也有点难以想象这一帮人在他不在的时候狂欢的场景。

郑轩嫌坐着麻烦已经躺了下去,正面朝他伸着懒腰,“因为我生病了。”

于锋觉得自己下巴又差点脱臼了。被子能变成人还能生病,这么下去哪天多了条小被子然后说是他生的估计也不会觉得奇怪了。

一晚上经历刺激太多,于锋已经麻木了。他觉得这对话逻辑早就飞姥姥家去了,这时候再纠结没有半毛钱用,所以干脆就接着问下去。

“怎么就生病了?”

郑轩用有些哀怨的眼神看着他。

“你忘了你大前天把我晾在外面就走了,然后下了一场雨,回来想起来收的时候我已经湿透了?”

于锋一拍大腿,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他当时还因为湿被子干得慢不得不找了另一条备用的,结果因为不舒服一晚上没睡好。

“所以你就着凉了?”

郑轩动了动腿算是点头了。

之前就觉得这人露出来了的那一截白色小腿在自己眼前晃悠有点勾人,这一看更觉得如此。想他一个洁身自好的成年男人连个炮友都没有,除了今天以外床上从来就没多出过人,平时全靠劳动人民的勤劳双手解决的于锋看着眼前横躺着卖相还不错的家伙,觉得下腹蹿起一点火热。

本来就靠下半身思考的生物,这种时候有点亢奋也是正常。虽然是对着条被子。

“那怎么治好你?”这半夜现出原形了肯定是病得不轻,要是治不好这以后是不是就只能盖那条备用的了?比起被子的时候于锋当然更喜欢郑轩现在的样子,但是他还是得操心一下郑轩的身体。

 

13.

郑轩淡淡地说了一句。

“从你那吸点人气儿就能好。”

 

14.

正常的成年人听见这句话的联想都是一致的,于锋自然也不例外。他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脑子里脑补了一下郑轩情动的样子。当然,没有这一身蛋疼的小碎花。

“现在就要?”

郑轩乖乖躺平,“那最好。”

于锋还是觉得心跳快了一拍。这就要脱离处男之身了吗?他期待过这个时刻很多次,然而眼前就是了。虽然是条被子,但好歹也一起睡了这么久,目的还是为了治病。这大概也不算耍流氓吧?

一边这么想着一边俯下身去,于锋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往身下涌去。他看着郑轩淡然的样子有点意外,但是美食当前,不开吃的那就是功能不全。

再见了魔法师预备役!马上就要迈出重要了一步了!

 

15.

然后郑轩困惑地看了他一眼,“你亲我干什么?不睡觉了?”

于锋语塞。导演这剧情和之前说的不一样啊!

见于锋没有反应,郑轩往旁边挪了点地方,“快睡吧,你一会儿不是还要上班?靠得近点我就能吸了,量也不多,你一觉起来不会脚软的。”

 

16.

于锋黑着脸默默躺下了。

就算刚才确实有了点感觉,但是他是有原则有理智的,没丧心病狂到强暴一条被子。

睡是要睡,然而,看着平时盖在身上的东西此刻成了另一种意义上的暖床好伙伴,于锋内心有些复杂地从柜子里拖出另一条被告知还没成精的真·被子,在郑轩旁边躺好。

得,不但要给被子床睡给被子被盖还得当活药材给被子治病,一时间于锋差点没搞清楚谁才是这屋的主子。

但是,柔软又温暖的身躯人畜无害地往他怀里一滚,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就不动了。于锋没有太多和人同床共枕的经历,这一下就温香软玉地抱了满怀,还是觉得小心脏扑通了几下。

虽然温香软玉确实不适合形容一个只比他矮了一点的汉子,但是这个人浑身都散发着一种柔软安稳得让人浑身放松的气息,让他脑子里差点闪过那句烂大街的广告——“暖暖的,很贴心”。

贴在自己胸口的触感非常美好,细细的呼吸轻飘飘地挠在于锋的脖子上。于锋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后腰,隔着那画风奇异的睡衣都能感到一流品质保证的肌肤手感。然而郑轩没有任何反应,显然是秒睡了。

于锋咬牙。这家伙果然是被子变的,而且,各种意义上都是个精。

 

17.

没睡多久于锋就被闹钟叫醒了。

挣扎着伸手想把闹钟关上,然而一连够了两次都扑了个空。闹钟气势逼人锲而不舍地响个不停,颇有一副“你敢不起床我就一直叫”的架势。

于锋痛苦地摁住了额头,因为郑轩这一出搞得他昨晚睡眠严重不足。但是没辙,他只能坐起来,晕头转向地把这誓不罢休的祖宗摁了。正想着倒回被子里再眯一会儿,他突然想起昨天郑轩说过这闹钟也是个精,感觉应该很不好惹。为了不让这屋子里再冒出个人,他赶紧揉了揉眼起床洗漱。

经过的一瞬间他似乎看见,闹钟光滑的表面上反射过了一道寒光,有种凛然又欣慰的错觉。

于锋扶额,这货要是变成了人绝对是个能让他吃不了兜着走的主……

等他洗漱了一身清爽地出来,郑轩还窝在被子里睡着。看着缩在被子里那一团露在外面的这点头发,于锋有些不忍心把他叫起来。

但是也不能这么撂着不管。于锋凑近了推了推把上面撩起来一点,得到了一声心不甘情不愿的轻哼。

于锋没时间和他磨蹭,于是迅速伸手在那团子似的脸上捏了一把。他本来不是个手感控,但是自从昨天发现郑轩的脸特别好捏之后,他就总忍不住想手贱作案。

这一招果然有效,郑轩很快醒了过来,顶着一头微乱但柔软的头发,有些恍惚地坐在被子里看着他。看这呆萌的反应,于锋心里一软觉得自己似乎真的当了恶人。但是除了要安排他走之后的事宜,他还有件重要的事必须要问。

“郑轩,你老实告诉我,我那根牙刷不是个牙刷精吧?”

郑轩想了想,摇头。

“不是。这屋里目前就那闹钟,钱包,你抽屉深处那条烟,还有外面那盆花是成了精的,其他的修为都还差得远。”

于锋放心地呼了口气,然后警惕地发现刚才罗列出的几样里有个是他不知道的。

“等等,你说那烟也是?”

一边说一边拉开抽屉。这条烟是他公司的下属去年过年时候送的,然而他并不抽,就一直塞在抽屉里,等着回去孝敬家里老头子。如果不是郑轩说起,他可能已经忘了这事。

然后他就确定了那烟精是个大烟鬼,一条烟已经很不客气地只剩了可怜巴巴的一盒。虽然他并不想脑补这妖精悠悠哉哉抽着自己本体的样子,但是他还是觉得眼角直抽,无语地关了抽屉。

 

18.

于锋其实很庆幸他的卫生间里没有什么超自然存在。如果告诉他其实马桶上方其实一直有个纸巾之神一边打坐一边看光了他的一切隐私,他大概真的会血溅三尺。

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就得处处留神。

 

19.

距离出门没有多久了,于锋还在不厌其烦地和他念叨呆在家里要注意什么。郑轩先是懒懒地靠在被子上听,然后确定这人再说下去会迟到,才终于开口打断了。

“于锋,我好歹在你家住了三年多了,这些都看你做过。”

于锋一愣,然后憋住了劲儿才没伸手去蹂躏那张近在咫尺的脸。

都知道你特么倒是早说啊!看我连说带比划了半天敢情您是懒得张嘴吗?这家伙性子也是个被子啊……

彻头彻尾,根正苗红,原汁原味,品质保证的,被子精。

于锋看了一眼手机显示的时间,甩了一句“那我出门了”,夺路绝尘而去。

他总觉得自己早晚得被这被子磨得没脾气。

后来事实证明,确实是的。

 

20.

公司的人都觉得今天的于锋不太对劲。

虽然还是尽职尽责地在做手头的任务,但是总觉得有那么一点心不在焉。到了下班的时间也是反常地第一个就走了,跑得比兔子他爹还快。

似乎看出来了什么门道的喻文州笑着摸了摸下巴,“看他这么急匆匆的,或许是有人等着吧?”

正埋头大口吃着盒饭的黄少天听见了立刻抬头,含糊不清地说,“你说于锋谈恋爱了?我去这可是个大新闻!不成明天他来了我得问问,居然背着我们搞定了一个妹子!偷偷摸摸地就脱团了!叛徒叛徒叛徒叛徒!”

可见,食物是根本堵不住黄少天的嘴的。至于说到一半就被自己噎住了这种事,周围人都表示习以为常见怪不怪。

喻文州轻笑着给憋得满脸通红的黄少天拍着背顺了顺气,“少天别激动,也有可能不是你想的那样。”

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如果这还看不出来于锋是同道中人,喻文州这人力资源部部长算是白干了。

再说,不是还有基达这么一说吗?黄少天的信号是为什么阻塞的,大概也就看穿一切的喻文州知道了。

毫不知情的于锋回家的路上还脑补了一下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画面。当然,到他这里就自动转换成了郑轩被子热炕头。人家故事里的田螺姑娘都是贤惠地做好一桌子饭,然后温婉微笑着说“老公大人你是先吃饭先洗澡还是先吃我?”然后,迎接于锋的就是趴在沙发上学老年人看夕阳的懒汉田螺,和一句悠悠的“你回来啦?我肚子饿了。”

于锋想一巴掌抡死那个有田螺姑娘做饭的人生赢家。

 

21.

少年,想知道不会感到失望的奥义吗?

那就是永远不要错误地估计自己的队友。

 

22.

最后还是于锋做的饭。他一直一个人住,手艺算不上出类拔萃,但填饱两个人,不,一人一精的肚子肯定没问题。

吃完了郑轩自觉地帮忙洗碗,于锋这才找回点自己是一家之主的感觉。他一般不把工作带回家做,所以吃完了就没什么正事。看着郑轩穿着那身小碎花站在那儿擦盘子,于锋觉得这画面虽然有点不忍看但还是让人心头一暖。

自己不是独自一个了。

眼看着郑轩又要趴回沙发上养肚子,于锋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走,去散个步。”

郑轩瘪了瘪嘴认为这并不是一个好的提议,但是于锋已经从衣柜里拿出衣服递了过来,他也不好再推辞,就接过来穿上。

身高差了一点体型却没小出一号,于锋的衬衫郑轩穿起来有一点宽松但还算合适。过程中,于锋就看着这被子精慢吞吞地在自己面前脱了个精光,觉得眼前白花花一片有点闪。

光溜溜的郑轩不知道自己此刻的样子又多诱人,摸着下巴想了想,“分我条内裤穿。”

于锋认命地默默转过头开始翻衣柜。这位总能特别平淡地把这种话说得很正常,把让人脸红的事做得没有一丝猥琐。

看着是个成年人的样子,其实本质也只是个涉世不深的小妖精。

这么想着,于锋在心里轻轻笑了。

 

23.

没走多远郑轩就不肯动了,距离下一个长椅还有点距离,于是特别自然地扒到了于锋身上。

于锋有点脸热。虽然天已经暗了,但还没有全黑透,出来遛弯的人还是不少。

他揉一把靠在自己肩膀的脑袋,“起来,被人看见了不好。”

郑轩不解,“为什么?”

于锋一时有点语塞,不知道要怎么和他解释这个常识。终于组织好了措辞郑轩还黏在他身上不放,他只好声音有些干涩地说,“因为咱俩都是男的。”

因为都是男人,所以这么做是不对的。被人看见了不好。

轮到自己这么说出来了,心里却一阵发紧。

郑轩哦了一声,却没有动。

“可是你电脑里两个男的不是也照样做那种事。”

于锋差点一个趔趄栽过去。他这才想起来自己没少看着某些视频在被子里做见不得人的事,显然被这位看了个通透,顿时尴尬得想死。

他特别想收回之前对于郑轩“涉世不深的纯良小妖精”的看法。

一路走着于锋都没有再回答,郑轩看见了长椅就见亲妈似的颠儿过去坐下。于锋腹诽着果然被子都是死宅,也紧挨着坐下了。

初秋的傍晚已经有了凉意,但是走了一阵身上都一点微热,就这么坐着微风一吹很舒服。于锋微眯起眼,看着郑轩坐在那里发呆。

竟然有些满足了。

有人等他回来吃饭,陪他一起散步,一起抱着睡觉,原来是这么幸福的事。于锋一直以为自己只需要一路往前冲就好了,却没发现看着简单的细节堆积起来,可以轻而易举地就把人的心暖透。

就这么安静地沉默了一会儿,是郑轩先开口的。

“其实我是第一次走这么远的地方。”

于锋不由得笑了,其实这只是他们小区的花园而已,距离他住的那栋楼才几百米。不过,对于一个没出过家门的被子精而言,已经是长途旅行了。

 

24.

他的世界一直都只有那么小。

所有的事情加起来,就只有一个你而已。

 

25.

晚上临睡前,郑轩自然地钻进于锋怀里。

于锋有了点困意,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郑轩的头发。

“你现在恢复得怎么样了?还没变回去是不是还不够?”

郑轩的头蹭在于锋的肩窝里,闷闷地嗯了一声。

于锋闭上眼笑笑,呓语似地说,“你要是不变回去就好了。”

郑轩沉默,抱紧了于锋没有松手。

 

26.

之后的日子过得平淡而惬意,于锋发现郑轩开始学着煮东西吃了。于是每天回家都有田螺懒汉给他做的热菜,味道没他做的好,但于锋很满足。

郑轩也经常摆弄他的电脑,于锋发现这家伙其实是个技术宅。每天默默看着他用就自学成才了?但这水平未免也太天赋凛然。于锋甚至想带他去公司上班,郑轩却说他不喜欢出门。于是于锋就给他弄了个远程网络工程师干着,倒也风生水起。

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郑轩却还是维持着这个样子。于锋觉得疑惑,但是他搞不清这些精的事儿,也就没问。

直到有一天聊天,于锋开玩笑地提到了最开始听他说要吸人气时的误会。郑轩听完笑笑,然后从沙发爬到于锋的膝盖上,毫无防备地低头吻了下去。

唇齿交缠,于锋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大脑死机了片刻,然后迅速回过神来,摁住郑轩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

和郑轩接吻的感觉非常舒服,自然到像是个示好的拥抱,没有太多情欲掺杂其中。

直到两个人都喘不上气,于锋才舍得放开。他看着郑轩脸上短暂的迷茫,又有了那时候胸口发紧的感受。

于锋舔了舔嘴角,眼睛里带着点笑。

 

27.

“郑轩,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有告诉我?”

 

28.

被拆穿的时候郑轩并没有觉得太惊讶。凭借于锋的悟性,这么久了看出来点什么再正常不过。

他还记得最开始有了意识,这个侧脸刚毅的少年刚刚从大学毕业进到公司,经常一个人在电脑桌前工作到深夜。

累了就站起来趴在床上闭一会儿眼睛,郑轩感到了他的疲惫,却又没法阻止他马上恢复精神爬起来继续。

有时候他真希望这个人好好睡一觉就好了。

然后,付出得到了收获。他看着这个人一路进步,越来越出众,慢慢摆脱了当初那少年青涩的感觉。

但他依旧独自一人,不和任何人关系亲密到越过那条线。

他回忆起那天下午,阳光正好,他被抱出去晒在阳台上。那天,已经长成男人模样的于锋坐在他身边,戴着耳机边晒太阳边轻轻哼着歌,然后慢慢地睁不开眼,头一歪靠着他睡着了。

阳光打在他脸上,勾勒出清晰的轮廓。郑轩可以听到耳机里还在唱着,身边是于锋浅淡的呼吸声。

他就是在那个时候决定,要变成人形陪在他身旁。

至少,可以陪他睡一个安稳的觉。

 

29.

“真要这么干?”

“嗯。”

“你这耗费的可是自己积攒的修为,一定要这样吗?”

郑轩看一眼一脸正经的张新杰,垂下眼平淡地一笑。

“也没什么所谓,反正我身上的修为也是他给的,再要回来就是。”

从很久之前,他身上就已经全是这个人的气息了。

 

30.

所以,一个小的谎言也不是不能被原谅的吧?

31.

不老歌

32.

他们从此没有了距离。

这是一种让人想一想就鼻腔酸楚的幸福。

他等了这么久,然后,终于等到了。

 

33.

第二天,郑轩从于锋的怀抱里醒来,发现对方正认真地盯着他看。

这种微小的安心感让他忍不住在于锋唇角吻了一下,然后,他听见于锋有些艰难地开口了。

“我发现,昨天我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没有和你说。”

郑轩嗯了一声,等他继续说下去。

“这件事我其实中间就发现了,但是实在是……没办法停下来了。”

说完脸就红了起来,郑轩觉得这反应可爱,表示不在意地抬起酸疼的手臂蹭了蹭于锋的脸。

“没事,你说。”

我会听你说完的。

 

34.

“我发现,我忘了把钱包和闹钟放进抽屉了……”

“……”

 

35.

努力不去想这背后意味着什么,郑轩郁闷地翻了个身,心说完蛋了以后你去上班了我和这群精们独处可该怎么办啊压力山大。那盒烟和外头那盆花肯定也听了个七七八八,这会儿指不定在说什么。

然后他感到于锋从背后贴上来抱住了他,声音里还是有一点尴尬,却认真无比。

“还有就是,我喜欢你。”

这句告白来得又突然又合适,郑轩淡淡笑了一下,翻过身去钻进于锋怀里。

“真是压力山大……我也喜欢你。”

 

36.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

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必将重合的两条轨迹,无论是远在天边,还是近在咫尺。

终有一天会有彼此坦诚,然后微笑着相拥。

 

37.

从故事的一开始到最后,他们都同床共枕,在时光里一起慢慢老去。

 

——END——

然后被子精吸够了人气就没有变回去了,嗯。

希望不老歌别抽风,为了这一段老命都要拼上了……

_(:з」∠)_

评论(37)
热度(156)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