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喻黄】小爸爸的勋章(上)

给莱汀太太本子的约稿。

八月的第一天,放出来好了。

依然记得当时写完长出一口气的感觉,就像是给出了自己能给的最好结局。

时间飞逝,回顾一下难免感慨。

希望你们可以喜欢这个来自遥远的异国他乡的故事。


正文:


已经是五点过一刻了。

喻文州把目光从表盘上移开往门口的方向瞅了一眼,又低头看了看脚边正兴致勃勃地拿着把塑料的玩具剑在地上刨坑玩蚂蚁的小男孩。

……应该快来了吧?

果然,没过多久就有道骑着车的人影出现在栅栏后面,进了门一路猛踩地朝这边飞驰而来。

“小卢!!”

听见喊声的小男孩嗖地从地上窜起来,来人正好一个急刹车稳稳地停在面前。

“爸爸爸爸!”

弯腰把腿边打转儿的小朋友抱起来,外表看起来刚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和喻文州打了个招呼,“不好意思啊,今天又晚了。”

喻文州和气地笑笑,“没事,小卢很听话,我也不急着回去。”

“那就好。不过总这么麻烦你也太过意不去了,哪天有空一起吃个饭吧!算我的。”

“您客气了。”

“哪儿的事啊早该好好感谢你了每次都帮我照顾小卢,”说完低头晃了晃扒在胸前抓着项链挂坠玩的小孩,“小卢也谢谢喻老师,以后不许给喻老师添麻烦听见没?”

小朋友抱着玩具剑声音甜丝丝地跟着重复了一句“谢谢喻老师~”

喻文州眯起眼笑了,“乖。”

“那我们回家了。”年轻的父亲试图把怀里的孩子放在看起来违和感爆棚的儿童座椅上但是遭到了反对。“要坐大梁要坐大梁!”

“好!那你可得抓紧了!”

年方四岁的卢瀚文小朋友摇头晃脑,“放心啦~我又不是三岁~”

“说得和你八十岁了一样你以为你几岁啊!把剑放后面去自己爬上来爬不上来我不带你了。”

“我爬得上去!我昨天就爬上去了不信你看着!”

“好我看着不过你可快点儿啊太阳要下山了,五分钟爬不上来你就老老实实去后面坐着~”

看着卢瀚文踮着脚抓住把手颤颤悠悠往上爬当爹的两腿撑着地在后边哈哈笑着看好戏,喻文州扶住了从刚才起就隐隐作痛的额角。

从来没见过这么当爹的……虽然他作为临时的幼儿园老师实在不好对别人家独特的教育方式出手干涉,但还是忍不住在心里为卢瀚文未来的人生担忧一下。

转眼间卢瀚文已经爬上去坐在了车的横梁上,很懂礼貌地朝这边挥着手,“喻老师我回家啦明天见!”

“嗯,明天见。”

 

站在门口目送这神奇的爷儿俩离开,喻文州舒了口气。

他来这家幼儿园帮忙已经快一年了,从第一天就记住了这位看起来年轻得有些离谱的家长。

黄少天。

几乎每天所有的小朋友都被家长接走之后他才急匆匆地最后一个赶到,骑着那辆造型炫酷的像是用山地自行车改造成的单车,顶着满头大汗风一般地冲进来。

对此喻文州并没有什么怨言。他的本职是大学的研究生,平时不上课的话松散时间一大把。不过,出于责任感他还是委婉地表达了“家长要给孩子做好榜样”的观点,而且,总是这么等着对小卢的心理多少有点影响。如果实在忙得抽不出时间,为什么不让孩子的妈妈来接呢?

对方的回答让喻文州心头一紧。

“小卢现在是我一个人的孩子,他没有妈妈。”

“……抱歉。”

看着喻文州脸上流露出“似乎问了不该问的事情”的自责神色,黄少天毫不在意地摆摆手笑得很洒脱。

“没什么啦我一个人完全没问题,小卢也没事的所以你不用担心!”

喻文州点了点头。那个笑容里没有一丝的勉强,看起来让人莫名地感到安心。

“如果有什么帮得上忙的请随时告诉我,我一定尽力而为。”

黄少天像是哥们儿一样拍了拍他的肩膀,“好的没问题!多谢你啦!”

 

在那之后,喻文州对卢瀚文就比对其他小朋友的关照多了一些,而且每次都陪他等黄少天来接。卢瀚文也很喜欢这个看起来就脾气很好的大哥哥,喻文州来的时候他都会特别开心,跑到在走廊里去迎着然后伸手要抱,分到的饼干糖果也会主动给喻文州留一块。小孩子的亲近总是让人无法拒绝,喻文州甚至有些暗自庆幸当初被郑轩拜托时同意了来帮忙。虽然他原本对小孩并没有什么好感。

期间他整理过一次班上学生的档案,翻到卢瀚文的时候他特地留心在家长那一栏扫了一眼。果然“母亲”那一栏是空的,而父亲那一栏上写着的年龄让喻文州惊讶了一下。

24岁,和自己一样大。

在脑子里简单计算了一下,喻文州被“黄少天20岁就有了小卢”的结果雷得整个人都不太好。他已经大概可以猜到这是怎样的一段故事了。

“19岁少女未婚先孕,生下孩子后交给男友抚养后不负责任一走了之。”

这尼玛根本就是民生报纸的标题啊!而这活生生的例子就在眼前,如果再加上个“痴情男友给儿子冠以女友的姓氏,十年后母子相见,儿子拒绝承认然后被告知母亲重病将要继承巨额遗产”的狗血剧情就可以直接去演八点档了……

之前没少被老妈爱看的电视剧荼毒的喻文州浑身一震,习惯性地扶住了额角。

 

黄少天回到家后第一件事是趴倒在沙发上。忙碌一天后从打工的地方一路飞速骑到幼儿园再骑回来,他整个人都要累散架了。

小卢踮着脚拉开冰箱门拿了瓶可乐出来,刚坐下就被黄少天一把抢过去压在肚子下面,然后怎么推都没反应,气得嗷嗷直叫。

“大坏蛋你还我的可乐!”

装死中的黄少天一指头戳在小朋友脑门上,“小孩子要少喝碳酸饮料你知道吗,不然对身体不好。万一以后长不高怎么办你愿意被人叫小矮子吗?”

被戳到软肋的小卢一下子没了声音,泄气地坐在地板上。这两天他很在意自己没有隔壁大班的刘小别个子高,黄少天怎么会不知道。

挣扎着翻了个身从沙发上坐起来,黄少天仰头把冰可乐咕咚咕咚灌进嘴里,然后很夸张地长出一口气又倒了下去。小卢看着很是眼馋,他戳了戳黄少天的腰。

“就一口行不行?就一口,一小——口。一小口肯定没关系的对不对?”

黄少天看了一眼可怜兮兮盯着自己看的小卢,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闪着渴望光芒的样子特别像被人拎着脖子的小奶狗,谁看了都难免母性泛滥心生爱怜。

无敌奶爸黄少天勾起嘴角,斩钉截铁地说了一句“不行”,然后飞快地把瓶子往肚子下面一塞,任小卢再怎么嚷嚷怎么推也闭着眼不动了。

“欺负人啊黄少天你欺负人!我要给喻老师打电话告你状让他收拾你!”

黄少天眼睛睁开一条缝,语气危险,“卢瀚文,有本事你把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

小卢毫不畏惧地仰起脸,“黄少天你欺负人!我要打电话给喻老师让他……”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的黄少天抓住腰摁在沙发上一个劲儿地挠痒痒肉,“你叫谁呢竟敢直呼其名!我是你老子!”

小卢被逗得哈哈大笑,伸手胡乱地抵挡来自黄少天的袭击。一大一小在沙发上嘻嘻哈哈闹成一团,可乐瓶子掉到地上滚了老远。

直到卢瀚文上不不接下气地叫着求饶黄少天才停手,重新倒回沙发上。卢瀚文趴在他背上喘气,时不时挠一下黄少天的侧腰作为报复。

缓了一会儿神黄少天感到了困意,压在背上的卢瀚文让他有点呼吸不畅,但是不想动。

小孩子的精力明显比较旺盛,卢瀚文戳了戳他爹,“我饿了。”

黄少天闭着眼装死,他知道该做饭了,但是实在是没劲儿爬起来。

卢瀚文见黄少天没反应,又不死心地戳了两下,“爸爸我饿了。”

黄少天郁闷地翻过身,早知道就该送全托。不过他才舍不得一周只见小卢一次,而且爸妈也肯定会心疼。

他依稀记得当时第一次送卢瀚文进幼儿园的时候,平时总是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小家伙一路上反常的安静,一直到黄少天把他交给老师都老实得很。

然后,在黄少天挥挥手准备去上班的时候,卢瀚文猛地挣脱了牵着他手的王杰希,一路快跑地追上来一把抱住了黄少天的腿。

“怎么啦?这么快就想我了吗?”

小朋友闷声闷气地问,“你会来接我吗?”

黄少天哭笑不得,他弯下腰把忍着眼泪的卢瀚文抱进怀里,“当然会啦,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了。男子汉大丈夫这点小事哭什么?我平时可不是这么教你的啊。”

然后他听见小卢带着压抑的哭腔蹭他肩膀,“你真的不会不要我了吧?”

黄少天的心脏猛地抽痛了一下,有点手足无措地胡乱地揉着小孩柔软的头发。

“怎么会不要你呢。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的,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你一定要相信我。

 

回想起这件事黄少天依旧觉得胸口发闷。他任命地从沙发上爬起来,把手埋进手掌里。

小卢担心地贴过来,“爸爸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就是有点累。”

小卢眨眨眼没有说话,虽然肚子很饿,但他还是抱着黄少天的胳膊决定忍一忍。

然后黄少天听见卢瀚文小声嘟哝,“要是有个妈妈就好了。”

黄少天后背一僵,他其实一直都在害怕小卢提起这件事。虽然小卢很懂事,但他毕竟只是个四岁的小孩子,不可能和成年人一样控制自己的感受。

而且,他也并不希望小卢在他面前故作开心,那让他觉得不安。

“小卢为什么想要个妈妈呢?有爸爸和爷爷奶奶不够吗?”

黄少天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在发颤。

“够了呀。”小卢伸手握住了黄少天的手,认真看着他的眼睛,“可是如果有个妈妈,爸爸就不用这么累了呀。”

黄少天被打败了,他没想到自己会被这么简单的话语弄得鼻子发酸。他狠狠地揉了揉眼睛吸了口气,把小卢搂进怀里。小孩子柔软的小身体带着衣物柔顺剂的味道,黄少天拍了拍他的后背,像是在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

“小卢想要什么样的妈妈呢?我看看能不能帮你找到一个。”

小卢干脆地一伸胳膊,“我想要喻老师那样的!”

从来没有卡过壳的话痨黄少天一瞬间被剥夺了一直以来引以为豪的语言技能。

 

走在去图书馆的路上,喻文州接到了园长秘书张新杰的电话。

简单寒暄了两句后,张新杰直奔主题。

“你带的班上有个叫卢瀚文的孩子对吧,他最近表现怎么样?”

“挺活泼的,和其他小朋友相处得不错,而且比以前听话了。”

张新杰对于这个答复似乎很满意。然后,他停顿了一下换了个相对平和的语气说,“这个孩子的家庭背景比较特殊,你是知道的吧。”

喻文州迟疑了一下,眼前浮现出了黄少天元气十足的笑脸,下意识地“嗯”了一声。

在他的印象里,每次见到黄少天时对方都是刚从上班的地方赶到,但神色里看不出丝毫的疲惫。小卢开朗的性格显然是受了父亲的影响,这在大多数单亲家庭中算是比较少见的。

因为那个人总是能把最阳光的一面展现在孩子面前,从他身上很难看出曾经经历过令人心痛的过往。

想到这里,喻文州的心里泛起了一丝说不出的苦涩。

直到耳边传过张新杰的一声刻意的轻咳,喻文州这才意识到自己走神了。面对工作时他很少会这样心不在焉,所以他自己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不好意思我刚才没有听清,麻烦重复一遍好吗。”

然后他就听见张新杰这通电话的重点。

“这个周末如果方便的话,抽个时间去他家里一趟多了解些情况吧。”

不算是指派给你的任务,就当陪那孩子玩一会儿让他爸爸放个假。一个男人这么年轻就自己带个孩子想必不容易,生活上如果有什么困难就及时反映。

挂断电话时喻文州轻轻笑了。那个平时看起来一丝不苟得甚至有些不近人情的园长秘书原来有如此温柔的一面,这是他意料之外的。

遇到了一群关心着你的人呢,小卢。


——TBC

评论(1)
热度(76)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