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喻黄】小爸爸的勋章(中)


正文:


自从得知了喻文州周末要来家里之后,卢瀚文就一直处于亢奋的状态。看着平时就不老实睡觉的小鬼上蹿下跳的样子,黄少天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没第二天早上再告诉他。

拎着小朋友的睡衣领子到洗漱台旁给他挤好牙膏,一大一小两个人动作一致地开始刷牙。期间卢瀚文口齿不清地说了句什么,黄少天拍拍他后背示意漱完口再说一遍。

“你说,喻老师会不会愿意做我妈妈?”站在小板凳上的小卢两眼闪闪发光地抬头问道。

然后他成功目睹了他爹措手不及地把一口泡沫硬生生咽了下去的全过程。

努力忽略着嗓子里那诡异的清新凉爽,黄少天噗地一声把水吐得老远,然后一脸牙痛地低头,“你给我说说为什么是他。”

答复非常迅速,“因为喻老师人好~所有老师里我最喜欢喻老师了!”

黄少天哭笑不得,这小子的大脑回路是像了谁,居然会想让最喜欢的幼儿园老师当自己妈,而且还是个男的。

“你不会不知道妈妈应该是女的吧?”一本正经地坐在马桶盖子上目光与小卢平视,黄少天决心好好和他讲一下这个问题,“喻老师是你幼儿园老师,而且是男的,是不能当你妈妈的。”

小卢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为什么?为什么不行?黄少天你不喜欢喻老师吗?”

条件反射地戳了一下小朋友的痒痒肉,“叫顺嘴了是吧?我刚才和你说的话你没听明白吗?男人是不能当你妈妈的,只有男的和女的才能生出小孩子我记得我之前告诉过你吧。”

小卢不依不饶,“可是我之前看到过两个男的玩亲亲!黄少天你不是说过只有和喜欢的人才能亲亲吗?”

黄少天顿时五雷轰顶。他顾不上纠正那个称呼,掰正了小朋友的肩膀目光紧盯,“你在哪看到的?”

无辜眨眼,“你电脑里呀。”

“卧槽卢瀚文你又趁我不注意动我电脑了!以后再乱动我电脑甜点全部取消全部取消!现在立刻上床睡觉不然我马上给喻老师打电话让他不用来了!现在——马上!”

受到威胁的小卢顾不上和当爹的继续争论这个问题,连忙跑到床边蹬飞了拖鞋钻进被子里眼睛紧紧闭着,生怕黄少天一个不爽让他见不到喻老师。

看着小家伙大气不敢出的样子,黄少天感到了深深的无力感。他并没想到事情会沿着他最担心的那条方向发展。这一晚上对话之间的信息量太大,他觉得自己需要好好整理一下思路然后采取相应措施,比如给电脑换个随时需要密码的设置。

尽管他清楚地知道,这一切都无法改变他喜欢男人的这个事实。

 

周六那天喻文州起得很早。站在衣柜前挑着衬衫,他自己也不太明白为什么一个普通的幼儿园家访会被搞得有种兴师动众的感觉。

按照地址找到黄少天家楼下,出于礼貌他决定先打个电话。过了好一阵才接通,电话那头的人有点气喘吁吁地表示可以直接上去。

看着黄少天挂断了电话,小卢凑了上来,“是不是喻老师来了?”

正手忙脚乱地把刚洗好的碗往碗橱里塞的黄少天:“是是是,所以快去把拖鞋放好。水烧了没?哎呦我不是和你说了要烧水这水壶怎么还是凉的!卢瀚文你别翻腾冰箱了喻老师不吃你那堆冰棍!这小子真是胳膊肘往外拐平时都不分我一根……门铃响了小卢开门去我这儿没手!”

刚从电梯里出到走廊上就能听见房间里的动静,喻文州不禁微微一笑。他已经可以想象出平时这父子俩热闹的日常。朝着声源处没走多远就看见了门外放着小朋友鞋子的鞋架。

摁下门铃声音还没停门就砰地开了,里面飞跑出来的小小人影一下子抱住了他的腿,“喻老师喻老师你终于来了!给你拖鞋~”

在幼儿园里卢瀚文就黏他黏得紧,喻文州已经习惯了这格外热情的打招呼方式。他换了鞋弯腰把两眼亮闪闪的小朋友抱起来,然后回身关了门。

 

和黄少天打完招呼,喻文州被小卢拖着在沙发上坐下。他能看出在他来之前十分钟这里还是兵荒马乱的战场,比如从沙发缝里露出头的那只颜色鲜亮的袜子和洗碗池旁地面上的大片水渍。

把刚泡好的热茶在茶几上放好,黄少天十分熟练地把扒在喻文州大腿上的卢瀚文扯下来然后打发他去别处玩。他知道这次家访十之八九是针对他家这个不太寻常的状况,聊到一些问题时小孩子不好在场。

黄少天的配合让喻文州很满意,所以对话的气氛很轻松。先是聊了聊黄少天的工作,得知他除了主职工作之外还在好几个不同的地方打工,所以每次去接小卢都会晚点。对此喻文州表示很佩服。他从小一路读书读上来,除了在幼儿园里帮忙之外并没有做过什么其他的工作,和黄少天一比整个人显得书生气很重。黄少天也并没有惊讶喻文州其实还在读研究生,两个人年纪一样大说话的感觉却完全不同。然后又谈到了和小卢的交流问题,黄少天很自豪地说自己每周都会固定抽时间和小卢去公园踢足球,偶尔也会和他打工认识的那几个朋友一起带小卢去各种地方玩。对话中喻文州感到黄少天并没有完全把小卢当成一个孩子,而是关系很铁的小哥们儿。他其实很喜欢这种父子间的相处模式,于是并没有掩饰对黄少天的赞赏。得到认同的黄少天开心地笑起来,露出两颗稚气未脱的可爱虎牙。

被这明晃晃的笑容戳了个正着的喻文州觉得胸口一紧。他并没料到自己会对黄少天如此没有抵抗力,于是低头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来掩饰内心的波澜。这个人自己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自身所散发的魅力,这一点让喻文州心情有些复杂。他清楚黄少天比自己更有社会经验,但是他还是控制不住地对眼前人产生了一种奇特的保护欲。

或许是因为他自己被无意中撩起了潜藏在内心深处的那点本能的危险吧。对于太耀眼的东西,大多数人的反应都是破坏。

因此,他想守护那份透彻的明朗,就像沉眠在深渊中的龙怀揣着人人渴望的珍宝。

黄少天显然没注意喻文州的心思,他把对方短暂的沉默误以为了冷场。寻思着挪用点小卢最爱吃的蛋糕没准会有效,黄少天一边招呼着喻文州喝茶一边起身,“家里还有不少甜点喻老师吃不吃?卢瀚文那小子不知道怎么搞的净喜欢吃这种小姑娘爱吃的东西所以冰箱里存了好多,你要是也……”

话音还没落就被喻文州猛地抓住了手腕,黄少天条件反射地浑身一僵。除了工作上的那几个同事,他已经很久没有和其他男人有过肢体接触。考虑到家里还有个小孩,他平时也很少自己处理欲望。此时紧贴在皮肤上的温度让他大脑险些短路,然后就听见喻文州慢悠悠地说。

“少天真是不小心呢,胳膊上沾了泡沫都没发现吗?”

 

被突然直接叫了名字让黄少天心脏快了一拍。喻文州的声音温和而富有磁性,带着一点南方人特有的软糯,像根羽毛般轻柔地在黄少天的胸口上挠了一下。他有些慌张地低头,手臂的内侧果然有洗碗时甩上去的泡沫,说了这么久话早已经干透了。

从喻文州手里抽出手来,走到水池前胡乱地冲洗了一下。黄少天嘴上虽然还看似寻常地没完没了唠叨着做家务麻烦小卢还爱捣乱,心里却一点都不平静。

只是很短的一瞬间而已,但是在他低头和喻文州对视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差一点就要被对方带着平稳笑意的眸子吸进去。

……只不过是稍微出了个糗手被摸了一下黄少天你慌个什么劲啊!对方只是小卢幼儿园的老师而已!连自家孩子幼儿园的老师都不放过未免也太丧心病狂了!还没寂寞到这个程度吧!

脑子里乱糟糟地飞着大号弹幕,黄少天压根没想起来屋子里还有卢瀚文这么一号定时炸弹。他刚拿起毛巾准备定定神,之前一直在屋里自己玩儿的小朋友举着塑料剑跑出来了,张嘴就是一句让黄少天血槽清空的话。

“喻老师喻老师~你当我妈妈好不好?”

 

妈的卢瀚文说好的约法三章呢!之前给你的甜食全喂狗了吗?!关键时刻卖队友这是什么作风而且居然连个高能预警都不给我!小不点儿心挺脏啊这是跟谁学的?!我平时可不是这么教你的啊!!

 

还没等喻文州有所反应,黄少天已经一个箭步窜过去然后结结实实地捂住了卢瀚文那张能要人命的嘴。忽略小卢呜呜的挣扎,黄少天满脸干笑地打着圆场,“卢瀚文你瞎说什么呢又不听话!小孩子不懂事乱说话喻老师你别忘心里去啊!这小子就是太喜欢你了天天从幼儿园回来跟我说喻老师最好最疼他搞得我都有点吃醋了哈哈哈哈~没什么没什么喻老师你千万别多想啊他只是个孩子我肯定不会放过他的~哎呦这么快就十一点半啦咱要不吃饭呗?”

喻文州笑笑,“好啊。”

见喻文州并没有打算深究刚才的小插曲,黄少天放心地呼了口气,然后一边用危险的眼神扫射满脸无辜的小卢一边从抽屉里摸出厚厚一打外卖单来,“喻老师喜欢吃什么?粤菜川菜还是日料?哦对了还有这家新开的比萨店也不错,小卢可喜欢吃了。”

喻文州眨了眨眼,“平时你们以叫外卖为主吗?”

猛地意识到眼前这位身上还带着家访的任务,黄少天有点心慌。他摸了摸鼻子有点尴尬地笑笑,“其实也不算吧……我做饭不怎么好吃,小卢跟着我是已经吃惯了,但是喻老师就……”

“叫喻老师太见外了,文州就好。”喻文州边说边从沙发上站起来,“其实比起外卖,我更想尝尝少天的手艺呢。正好也可以了解一下瀚文平时在家的饮食情况。”

有了后面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黄少天不好再推辞。而且,换了谁看着喻文州微微弯起的眼睛都很难狠下心来拒绝。他挠了挠后脑勺不让自己把注意力放在那句“想尝尝少天的手艺”上面,欲盖弥彰地转身拉开冰箱瞅了瞅,“家里食材不太够了,可能得去超市买点。我速去速回。”

一转头喻文州已经在往门口走了,手上还牵着欢呼雀跃的小卢,“我怎么好意思让你一个人去呢,我们一起去吧,好吗?”

还没等黄少天说话小卢已经跳了起来,“好好好!!我要和喻老师一起去超市!爸爸你快去拿钱包!”

黄少天语塞。小兔崽子心眼真是越来越多了,一到这种时候爸爸就叫得特别顺溜。

 

到了楼下的超市,卢瀚文一看见购物车就来精神,挥着手要黄少天把他抱进去。他一直不喜欢那个专门给小朋友坐的塑料板,大大方方坐在车里才有范儿。喻文州推着车让黄少天把小卢抱起来,等黄少天上来要推的时候轻轻把对方的手从扶手上松开,“让我来吧。瀚文平时喜欢吃什么我不太清楚,少天你去拿好了。”

走了一会儿黄少天觉出不对劲了,一人推着小孩一人去拿食物,这个感觉怎么看都像夫妻俩,而且他还是那个妻子。周围人也显然把他俩当成了一对,两个都长得养眼的年轻男人再加上一个活泼可爱的孩子,这样的组合吸引了好多人的目光,甚至还有女生拿出手机偷偷拍照。

黄少天觉得脸上发烫,有点不敢看喻文州的表情。对方倒是相当坦然,低头和小卢说着话然后防止他把手塞进购物车的缝隙里。感到黄少天的目光朝这边扫过来时抬头温和一笑,轻轻松松就让黄少天的心跳紊乱起来。

……这浑身散发出的居家好男人气息是几个意思啊……而且为什么感觉比起自己这家伙更像小卢的爹?

黄少天当然不知道喻文州心里打着的算盘。看着黄少天有点不自然的表情和发红的耳根,喻文州一边摸着小卢柔软的头发一边勾起了嘴角,心情好得根本克制不住笑。

对此更加满意的是卢瀚文。在车里坐了一会儿觉得不过瘾,他马上站起来开始大模大样地指挥。“我要那个我要那个!喻老师推快一点啦我爸都跑到那里去了快去追他!”

结果是买了一大堆东西,满满当当地装了两大袋。黄少天本想包揽拎东西的活儿,可是喻文州已经抢先一步拿了更重的那个。一手拎着食物一手牵着小卢,黄少天看见自家小鬼特别自然地伸手去拉喻文州的手,一边一个地都抓住了才心满意足地蹦蹦哒哒地往前走。

黄少天的脸已经不受控制地红到了脖子根儿,努力躲闪着不想和任何一个迎面走过来的人目光相碰。

……还有什么比现在感觉更像一家三口吗。

 

到家之后喻文州也并没有闲着。最后上桌的三菜一汤里有两个菜是喻文州的作品,盛在盘子里看着就赏心悦目。到了这一步黄少天已经不打算和他客气了,因为他发现对方总是有办法从小细节里把他刻意维持的距离感不动声色地一一化解。在这个方面他根本就不是喻文州的对手,几下就败下阵来,老老实实地被牵着鼻子走。

胳膊肘往外拐的最高司令官卢瀚文同志一句话总结了这顿饭,“喻老师做的菜比我爸做的好吃多——啦!”

说出真相的结果就是被黄少天沾着洗碗液泡沫的手一把糊在脸上,“声音拖那么长干什么!也没有差那么远吧!小兔崽子你晚上还想不想看动画片了!”

正在擦桌子的喻文州回头一笑,“少天做的汤很好喝。”

黄少天,扑街。

 

当天晚上黄少天没有睡好。或者说,从送走了喻文州之后他就一直心神不宁。

对方的意图十分明显,就是想和他拉近关系。但是拉近关系是为了什么他并不敢多想,因为他很害怕自己会得出一个不得了的答案。

卢瀚文倒是很快就睡着了。得到大满足的小朋友在梦里都带着愉快的微笑,抱着黄少天的胳膊流了一枕头的口水。


——TBC

评论(1)
热度(55)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