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叶蓝】指间倒影(10)

时隔已久的更新,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这个坑了。

失踪了一个月,重新拿起这个故事时还是颇有感触。

依然是很日常的情节,平淡的剧情。

但是还是想尽力表达出这些细碎的琐事背后的意义,以及对两个人之间关系的理解,虽然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说清楚。

如tag所说,这就是我认为最美好的感情。

毕竟这样的人,并不是每个人一生都会遇到的,有时遇到了抑或错过了也不一定发现。

总之,感谢你们没有忘记他们。

谢谢。

上文戳我


正文:


蓝河觉得,自己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他平静了二十四年的直男人生,在上一次毫无防备的心动之后,再次泛起了涟漪。

眼前的人毋庸置疑和他有着相同的性别,但是在前一刻十分自然地对他说出了类似告白的话语,或者说是一句邀请。

邀请他告别原本的生活,进入一个全新的世界里去。

 

蓝河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这一路他都跟丢了魂一样,大脑一片空白。

本能让他感到了危险,然而,真正危险的并不是这句话本身,而是他发现自己在犹豫。

犹豫一件原本应该果断拒绝的事情。

他感到惶恐,像是有什么看不见的野兽在追赶着他。虽然叶修表示并不急着要一个答案,他有足够的时间慢慢考虑,但还是难以摆脱这种无形的压迫感。

他清楚,这压迫感的源头不是叶修,而是自身。他无法面对自己坚信并且遵从了多年的规则正在一点点崩塌的事实,然而也无处可逃。

 

蓝河开始失眠。

 

他沉静地注视着黑暗,在脑海里过电影一样慢慢回忆起他和叶修从一开始误打误撞的相识到融入彼此的生活,每一个画面都那么清晰。

叶修身上优点太多,然而这些都不是让他变得特别的地方。他完全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过路人,带着他闪闪发光的品质画出两条不相交的支线。

那么,到底是哪里吸引了自己?

蓝河思索了一会儿,突然想起那一天,叶修指着晚霞对他说,‘早烧不出门,晚烧行千里’,自己却不以为然。被一脸痛心疾首地说“你这样不行啊”时还觉得小题大做,无非是不知道一个大众的俗语,算不上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他知道许多普通人一辈子都理解不了的深奥理论,随便挑一个最普通的讲讲就没有人敢用这个眼神看他。

然后,他慢慢明白了。

从很早之前起,他就一直都活在象牙塔中,双脚从未真正碰触过地面。他的目光一直都注视着太高太远的地方,从而忽略了许多被其他人称之为“生活”的东西。

比如街角那家好吃的牛肉面店老板娘弯着嘴角笑起来的样子。

比如清晨卖豆浆油条的小贩穿过雾气的嘹亮叫卖声。

比如学校食堂星期几会有众人哄抢的红烧肉。

比如午后学校林荫小道传来的阵阵蝉鸣和汽水罐子上凝结的水汽。

比如背着五颜六色书包的孩子们打闹着跑过身边时闪闪发光的眼睛。

比如会有人愿意,用最简单的一言一行去改变另一个人的生命。

……

是这个人亲手打碎了横亘在他与世界之间的那座玻璃墙,让他换个角度去看到繁琐的日常里错过的风景。

然后再用自己的方式告诉他,其实人还有另外一种活法。

 

他把一个更完整的世界捧在手心里,笑着递给了他。

而且,他接过来了。

 

这或许就是最好的答案了吧。

蓝河看一眼即将亮起的天幕,疲惫地闭上发酸的眼睛,然后翻了个身心满意足地睡着了。

无论接下来该怎么做,至少他认识到,叶修对他而言是如此重要的存在。

仅凭这一点,他就没有理由逃避。即使又恐惧又慌张,也要认真面对才行。

 

生物期末考试的那一天,蓝河起得比平时还早。

他感到说不出的紧张,掺杂着一点难以言喻的兴奋。在他自己当学生时都从未有过这种忐忑的感觉,走进办公室时膝盖甚至都有点打颤。

因为这也是检验他教学成果的日子,他十分迫切地想看看自己这半年究竟是什么意义。

抱着考卷走进考场前,叶修从身后经过拍了他的背一下,转过身朝他挤了挤眼睛。

“要是有作弊的你可别手下留情啊,伸张正义重整班风在此一举。”

然后凑到耳边压低了声音道,“报复社会的好时机,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儿了。”

满头黑线地看着叶老师悠然远去的背影,蓝河再一次认识到,“高大”和“猥琐”两个词原来真的可以同时用来形容同一个人。

 

收完卷子从考场出来,看着学生们或是精神百倍或是垂头丧气地各自离开,蓝河心情复杂地松了口气。

有种大事告一段落的轻松感,虽然他知道接下来就是要揭开谜底的时刻了。

考完最后一科后是个周末,老师们要加足马力把卷子判出来。学生们解放回家,他们却开始了真正的修罗场。于是,周六一早办公室里的人就齐了,连喻文州都被黄少天拉来帮忙批改选择题,挑了个空座跟着一起加班。

午休时已经改完了两个班的卷子。蓝河伸了个懒腰,情绪有些低落。

成绩并没有他预想的出色。

看着黄少天风风火火地跑去打电话叫外卖,蓝河趴在桌上毫无食欲。他看了看旁边堆积的卷子山,觉得自己没有动力拿起红笔。

正发着呆,头上就挨了一记。被弹了后脑勺的蓝河恼羞成怒地爬起来寻找犯人,果然看到叶修那张欠揍的笑脸。

“怎么,这就没力气啦?”

蓝河翻了个白眼,“你少烦人。”小心我心情不好了打你。

叶修不以为然地凑过去拿起卷子翻了翻,然后叹了口气放下。

“这两个班是基础最差的,你一上来就挑最心堵的跟自己过不去哥也没办法。”

蓝河没有回话。这个他当然是知道的,大部分人都喜欢慢慢变好的过程,就像吃东西习惯把最爱吃的留在最后。

“打起点精神,还有一下午一晚上和明天一天呢,怎么都得弄完不是吗。”

“就是啊就是啊,每年都是这么过的周末也得从早忙到晚还没有加班费,纯体力劳动啊这是!教师根本就是服务业者根本就不是脑力工作者!拿的也是服务业者的工资!”黄少天只听了半句话就开始没完没了地叨叨。

坐在角落的喻文州笑着没说话,等他抱怨够了才补了一句,“看来少天很喜欢服务业者这个称号呢。”

听出来点话外之音的黄少天跳起来去戳喻文州的腰,“对啊我就是服务人民大众的先锋人物!上班服务社会下班服务你!你敢说不是!一点额外补贴都没有天理何在啊!”

喻文州扫一眼装作没听见的林敬言和存心看热闹的叶修,又瞧一眼躲在卷子后面就差没在脸上写一行“此处无人”的蓝河,压低了声音说,“少天这么想要额外补贴,我怎么能不满足呢?”

一瞬间炸红了脸的黄少天刚爆出了一句“卧槽”就被手机铃声强行打断,接起来是外卖到了,被拦在学校门口需要人去拿。

放了手机,叶修和黄少天对视一眼,十分默契地同时伸出手。

“石头,剪子——布!”

“我靠老叶你刚才是不是慢出了!这种时候别耍赖啊上次就是我!不信你问老林!老林你说他刚才是不是耍赖了啊是不是!”

林敬言咳了一声,一脸“你们自己闹去别找我,反正我有方锐做的便当呵呵呵”。

眼看着黄少天要冒出更多话来,叶修连忙站起来,“好了这次我去,但是我刚才绝对没耍赖。”说完把蓝河也扯了起来,“走,起来下楼动换动换。”

蓝河无语,他从来没见过为拿个盒饭还要石头剪子布的无聊男人。这点子不用问,一看就是叶修想的。

瞅着俩人一起下楼了,黄少天不甘心地冲着叶修的背影比划了个中指,“你说这人脸皮怎么就这么厚呢,这种时候还不忘制造二人世界刷好感,是有多着急怕吃不到嘴里啊?”

喻文州看着日历想了一会儿,表情复杂地说,“还真不知道能不能吃到。”

 

两个人并肩走在去学校门口的路上,蓝河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果然是叶修发明的传统。

“等期末完了就能歇一阵子了,马上要放寒假。”叶修边说边伸了个懒腰,“等明年暑假完了我带毕业班才是要拼呢,你这课少的要记得犒劳我啊。”

蓝河一愣,低下头犹豫了片刻,缓缓地说道。

“等明年暑假回来,我就不在这里了。”

叶修停住了脚步。

他竟然忘记了蓝河只是临时带一年的老师而已。

然而他没有表露出太多情绪,很快地接上了话头,“也好,省得遭这个罪。你博士生考试准备的怎么样了?”

蓝河有些躲闪地移开视线。他其实已经很久没有看过备考的书了。自从进入了状态之后,他的心思基本都花在了教课上,回到公寓吃完饭一般都没什么精力再复习,倒头沾枕头就能睡着。

两个人沉默了片刻,默契地都没有再提到这个话题。拿了外卖回去的路上蓝河努力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心事重重,但目光里的不安早就出卖了他。

快到办公室门口时,叶修主动开了口。

“寒假虽然短但还是够你复习一阵了。等报完名了过年回来就看看书吧。”

就算心中一想到就十分不舍,但这毕竟是蓝河自己决定了的人生,他根本没有资格插手。

蓝河看着他张了张嘴,很多话到了嘴边又不知如何表达,最后就变成了一个“好。”

 

一顿午饭蓝河吃得没有任何滋味。为了防止自己多想分心,下午工作时蓝河格外卖力,坐在办公桌前半天都不动一下。

期间叶修偷偷看过他几次,发现之前还紧锁着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眼神里也多了一丝笑意。

等天快黑了的时候,蓝河的脸上已经看不出任何失望了。他十分欣慰地发现,后面这几个班的成绩都还算理想。

自己付出这半年,多少还是有所成就的吧。

这种感动不是直接来自于自己,而是通过另外一群人的成功体现出来的。这种心情蓝河还是第一次有。

他发现,一直独善其身的自己竟然有些享受这个过程。虽然这中间抱怨过很多次也失望过很多次,但看到希望的时候还是能感到整颗心都是亮的。

这群孩子是确实努力了的。

 

当判出第一张满分试卷的时候,蓝河直接跳了起来。他无法掩饰自己内心巨大的喜悦,指着卷子上的成绩给叶修看。

“居然是满分啊!真了不起!”

叶修看他孩子似的反应,不由得也跟着笑了起来,在蓝河头顶揉了揉。

“你也了不起。”

他决定等蓝河判完所有的卷子之后,再提醒他把那两个班月考的成绩拿出来比对一下。他还清楚地记得平均分,当时蓝河整理完之后给他看过。

那时候蓝河就会知道,哪怕是这两个基础差的班级,比起之前的成绩还是有了很大的进步。叶修站在窗边点了根烟,把这个小惊喜藏好,等着看蓝河激动的表情。

就像把玫瑰背手拿在身后,只为了那个微笑。

这是他的计谋,因为他太清楚先失望再兴奋带来的快乐远比一上来就知道结果要多。

回头看一眼蓝河认真判卷的身影,叶修把烟掐灭,看着完全黑透了的窗外陷入了沉思。

这个人根本没发现他有多么适合这个工作。

虽然这并不是他可以拿来挽留的理由。

 

等待着他的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答案,依然无从知晓。


——TBC

评论(9)
热度(41)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