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叶蓝】指间倒影(11)

放假一天,一口气把这个故事写完了。

感觉一件事落下了。

抱歉拖了这么久才给出一个结局,说好的日更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做到。

于是今天双更+大结局。

感谢你们耐心地看完它。

上文戳我


正文:

所谓“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指的是今生的缘分来源于前世的造化,所以要好好珍惜。然而,想要得到同船渡的机会其实也有捷径。比如正大光明地去人事部查一份教职员工档案,然后端着杯水从火急火燎地查机票的隔壁同事身边经过时装作不经意地转头瞥一眼屏幕。

所以,蓝河在叶先生自导自演安排好的剧本下在机场意料之外地撞见了“在候机室正巧路过误打误撞买了同一航班的路人”。

看着眼前人连装都懒得装的恶劣笑容,蓝河觉得头顶乌鸦乱飞。

“您这是跟我唱哪一出呢叶老师?”

叶修毫不在意地耸耸肩膀,“别误会,我正好要去看个朋友。”

蓝河一边腹诽这朋友出现得可真及时一边闷头看手机。这次回家他有不少事要和父母汇报,主要内容概要就是:一向省心又乖巧的独生子遇到挫折后的心路历程以及半年教师经历的体会。

至于内心里那点不可告人的动摇,当然是要守口如瓶的。

 

总有些事情,是只能和自己分享的。

 

耳边响起了轰鸣声,或远或近,把已经疲倦太久的感官笼罩在一片莫名的平静之中。蓝河费力地眨了眨眼,试图辨别那让耳膜微微发胀的声源。

“蓝老师加油!!叶老师加油!!”

“加油加油!”

满眼是亮得过了头的日光,投射在视网膜上的画面带着一种不真实的模糊。定了定神,身旁的人正悠悠地朝看台上的学生们招手,一副欠揍得一如既往的志在必得。

分明是个没有运动神经的战五渣这种时候还能得瑟得这么自然,蓝河习惯性抬手摁了摁隐隐作痛的额角,觉得右眼跳得厉害。

“教师组趣味挑战赛,两人三足——现在开始!”

看着他弯下腰用一看就质量堪忧的绸带把两人的腿左三圈右三圈地缠好绑在一起,末了还满意地拽了拽,“够结实,散不了。”

分明知道他说的是绸带,但蓝河还是在某个时刻恍惚了神色,目光游离。

要命,为什么这时候还在分心那半真半假的弦外之音。

“还好规定了体育老师不能参赛,不然肯定得看见老韩和保健室的张医生,啧。”对方显然没把比赛作为重点,心情很好地和隔壁的黄老师扯着闲话。

“哈哈哈哈哈,他们不来也没你什么事!老胳膊老腿了还来搀和一脚算你胆子大!一会儿输了老叶你可别耍赖!说好的给我和文州抢两个星期的红烧肉别忘了啊!”边说边和旁边眯眼笑着的喻文州交换着目光,确认这无聊的赌注的真实性。

“瞅你脑子里就装得下那点事,吃胖了还不是喻……”

“砰——!”

后半句话被发令枪的声音盖了过去,蓝河一边谢天谢地不用继续听俩人逗贫一边赶紧往前挪动。因为比赛项目的原因两个人贴得很紧,没有太多时间准备还要维持平衡,蓝河只好扒住叶修的肩膀,努力忽略按在腰侧的那只手。

就算赢不了也不能输得太难看,毕竟那么多学生看着……

想到这一点蓝河迈开了步子往前跑,虽然七扭八歪的动作很是好笑,但这时候哪顾得上那么多,垫底了才丢人。

能感到叶修在配合他的动作频率。扫一眼四周,就只有黄少天和喻文州那一对跑在前方不远处,其他的都被甩在了后面。

好,就这么保持住,等一下看看能不能超过去!

正这么想着,他感到叶修温热的喘息扑在耳侧,行动中身体左右乱扭,为了保持平稳按在腰上的手也……

不行不行,这时候必须集中注意力,就差一点点了!

眼看着重点线就在不远,蓝河咬牙向前,然而步子迈得大了乱了两个人一直平稳的节奏,重心也跟着倾斜。

糟了!

蓝河控制不住脚下一个趔趄,绑在一起的腿朝着两个方向分开。身体也顺着往前倒下去,神经一下子绷紧到了极点。

然后,像电影的慢镜头一般,他看见叶修伸出另一只手稳住他的肩膀,腰上的手猛地一收,整个人被带得往后一歪。

下一刻,他稳稳地栽进了身边人的怀里。

……

 

“!”

蓝河浑身一颤,猛地睁开眼睛。

最先感到的是覆在身上的大衣面料擦过下巴的质感,然后恍恍惚惚听见播报信息:您所乘坐的航班马上就要降落了。请您系好安全带,收起小桌板,拉起遮光板……

脖子有点发酸,刚动了动就听见旁边人的低语。

“醒了?”

声音里带着一点满足的笑意。

蓝河这才发现自己靠在叶修的肩膀上睡着了,而且睡得很沉,期间的颠簸完全没有把他弄醒。他连忙坐直了身体,十分尴尬地想伸手擦一擦嘴角确认没有更丢脸的事情发生。

然后他低头,看到了身上不属于自己的那件大衣。

脸颊上忽地烧起炙热的温度,捏着大衣的一角却不敢转头看。本是情理之中的道谢就这么硬生生地憋在了嗓子眼。

他不知道,所有这些小细节都被充当了一路临时靠枕的叶老师沉默着尽收眼底。从看见蓝河醒过来慌了手脚开始,他就一直带着几分愉悦心情地观察着对方的反应。

或者说在更早之前,看着这个一坐下就松了劲儿的人还没等飞机起飞就累得睡着,脖子悬在那里找不到合适的角度安放脸不舒服地皱成一团。他短暂地犹豫了一下,伸手轻轻把头按到自己肩膀上。

不知是终于找到了依靠的对象还是梦到了什么,他静静注视着蓝河放松了表情,在睡梦中脸上泛起的恬淡笑容。

 

一不小心就这么出神地看了很久。

 

后来的事情十分简单,叶修意料之外地没有过问,态度自然地下了飞机撂了一句“新年快乐”,拖着那看起来小得有些可怜的行李箱转身就走。

蓝河不想承认自己看着那个背影发了一阵呆,才想起该去拿托运的行李。

只是睡昏了头而已。

他坚定地这么想着,拽了沉重的箱子脚步飞快,像是在和谁置气一样。

 

在这之后几天蓝河都没有收到任何叶修的消息。回到熟悉的家里见了爸妈,交代了带的年货就倒头睡了个天昏地暗。做父母的看他这么疲惫自然是心疼,拉着左瞅右瞅觉得儿子累瘦了,于是紧锣密鼓地张罗各色吃食,恨不得把这一年的量全给补回来。

然后,和大多数独自回家过年的单身青年一样,流转于亲戚酒席上的蓝河受到了七大姑八大姨们热情的关照。关照的方向无非就那么几个,首当其冲的就是一句或是委婉或是直接的问话:

这年纪不小了怎么也没领个女朋友回来看看?

蓝河感到了铺天盖地的心塞。

把“这一阵工作忙,事业也还没稳定”作为强大利器搬出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打着哈哈绕圈子一点都不想细谈这个话题。父母见他尴尬也连忙跟上来帮他解围,边说着“男孩子又不着急,让他忙学业就好”边使着眼色让他顾好自己多吃点菜。

精致的食物堆在盘子里,却食不知味。

平日里的客套话此刻听起来都变了味道。蓝河不可避免地想起,那天晚上叶修转头对他笑着,问他要不要帮他完整一下。

手里的筷子几乎要抓不稳。

 

拎着礼物裹着一身寒气回到家里,一边脱着大衣一边见父亲在沙发上坐下,示意他也坐过去。蓝河太清楚,从小到大,每次一摆出这个架势就是要谈话了。于是,他赶紧把衣服挂好了凑过去。

“在中学里教书感觉怎么样?”

意料之中的问题。蓝河不慌不忙地把之前就打好的腹稿找出来,大概谈了谈自己的收获和心得。

父亲满意点头,又问“和同事关系怎么样?”

蓝河回想了一下,眼前闪过办公室和教学科那几位的面孔。

“关系都很融洽。前辈们教了我很多东西,生活上也很照顾我。”

比如叶修……

教会他最多东西,最照顾他的人,就是叶修。

之后又聊了博士生考试的准备,他潦草地说了几句复习的进度,想起了叶修临走之前对他说的话。

看着父亲和善的表情,蓝河没来由地觉得嗓子发紧。心脏也像被无形的手攥住了似地,一抽一抽地疼。

 

在家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一眨眼年就快过完了。

蓝河买的很早的返程机票,父母都理解,他是得回去看看书了。

在这期间他见了一次黄少天和喻文州,身为老乡的三个人坐在一起吃了顿饭,然后不可避免地提到了叶修,以及那小孩子气十足的赌约。

然而蓝河只觉得心里憋闷,无论什么时候这个人的存在感总是这么地强大,哪怕不在身边也没有他的消息。

喻文州敏锐地察觉了蓝河的异样,于是不动声色地转变了话题。

最后还是在轻松愉快的氛围里结束了这小聚,蓝河抢着付了钱,两人推脱了一阵最后也没有阻拦。

看着蓝河拿起钱包去买单,黄少天忧心忡忡地把剩下一点果汁倒进嘴里。

“老叶这下是不是真吃不到嘴里了?也不知道他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这么关键的时刻居然玩人间蒸发这手。哎文州,你说这叫不叫欲擒故纵?”

喻文州笑着没有直接回答。叶修的用意他其实隐约猜到了几分,却不想说破。

 

一昧地靠近有时会适得其反,不如后退几步反而更容易分辨清楚心思。

说是欲擒故纵,也可以说是留出一点空间给彼此,相对清醒地面对这份情感。

又或许只是单纯地想停下来了呢?

毕竟没有人可以做到单方面输出不在意回应的。

 

喻文州低头喝了一口快要冷掉的茶,认真看着对面目光里有些茫然的蓝河。

这最后一步到底能不能走稳,全得靠你自己了。


——TBC

评论(7)
热度(20)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