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恶搞】路边的呆毛不要采

纯属恶搞,纯属恶搞,纯属恶搞。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画风略魔性。


正文:

江湖人都知道,轮回教的周教主有一根神奇的呆毛。

周教主平日少言寡语惜字如金,而这根呆毛就成了表达他内心喜怒哀乐的主要工具。除了天赋凛然能用眼神交流的江护法,其他人基本都通过呆毛的状态来解读周教主的情绪。

举个例子,当呆毛弯成一个优雅的弧度并轻微地左右摇晃时,说明教主此刻心情不错;如果呆毛无力下垂趴在头顶,就可以猜测教主受到了什么打击情绪低落。于是,很多人见到周教主的第一反应都是先看脸,然后抬头看呆毛。这呆毛是周教主内心的晴雨表,是他心灵的另一扇窗户。因此,也有不少女教徒试图用呆毛的反应来判断男神对自己的态度。她们还声称,除了那张帅得惨绝人寰的脸,这呆毛也是周教主的魅力之源。只需那么轻轻地一晃,就能轻而易举地勾走万千女性的心。

此外,关于这根威力无穷的呆毛还有这样一个众所周知的传言。“你可以去摸老虎的屁股,但千万不要碰周教主的呆毛。”虽然这呆毛天生自带勾引每个人伸手去摸的魅力,但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于是出现了很多个不同的版本。比如那呆毛连接着十万伏特的高压电流,碰者身亡;比如那呆毛才是周教主真正的武器,可以变大变小自由伸缩,转瞬间杀人于无形;也有人说这根呆毛其实才是周教主的本体,呆毛以下完全是寄生的部分。总之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周教主在很用心地保养着他朝夕相处的呆毛。据杜明所言,他曾经在某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月黑风高之夜路过周教主的房间,无意中从窗缝里看到这位年轻的教主正对着铜镜含情脉脉地注视着他头顶的呆毛,被那温柔眼神溺死的迷妹尸体连起来可环绕轮回教教府三十周。于是,传言中又多了一个版本,说那呆毛其实是周教主的心上人化身变的。而且真的有女教徒相信,于是成群结队地跑到教府门口嚎哭不止,让江护法操碎了心。

 

人们还知道,江湖上有一个和周教主完全相反的风云人物——蓝雨庙的黄和尚。身为喻方丈最贴身的大和尚,关于他的传说也是三天三夜都讲不完。例如他力能扛鼎,曾经一怒之下倒拔庙中垂杨柳一棵(虽然据师弟卢瀚文所说是用那把令人闻风丧胆的冰雨神剑砍倒的)。例如他曾被一魏姓高人传授过私藏的武功秘籍——言遁。这秘籍的奥义在于,一旦开口,方圆五十里内一切生灵都被剥夺了听觉,脑内循环的只有施术者一人的声音。其功力之强大不仅在于扰乱思维,更重要的是可以让敌人气血上涌怒火攻心,最后七窍出血暴毙而亡。

据说除了已经归隐的叶大侠,只有喻方丈一人可以毫发无伤地抵挡这夺命的言遁。也有人传说可以破解这言遁的唯一方法是打断施术者发功。至于喻方丈是如何打断黄和尚发功的,蓝雨庙的和尚们每每被问起时都闪烁其词,笑而不语。据郑轩郑和尚说,喻方丈虽然能破解言遁帮助众人逃过一劫,但会带来额外的视觉伤害。这其中奥妙,就只得意会不可言传了。

 

话说一日,黄和尚打着蓝雨庙剑圣的旗号跑到了轮回教府上,号称要与周教主一决胜负。对此喻方丈只是笑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嘱咐郑和尚去禅房拿了最大串的念珠备着。那意味深长的笑容看得郑和尚一阵心惊胆战,光溜溜的后脑勺上滑下了一滴汗珠。从方丈房间送了念珠退出来后,他果断地钻回了自己房间关好门,一边敲着木鱼让自己冷静一边念叨着“压力山大”。

给作死的黄和尚点蜡,阿弥陀佛。

而此刻,黄和尚正在轮回教门口高速拍门。

“开门开门!周泽楷你开门啊!你有本事不说话你有本事开门啊!我知道你在家!”

江护法感受着门外完全不见消停的动静无奈地揉了揉头发,觉得自己再这么心累下去大概早晚也会成为秃瓢中的一员。他转头温声问,“教主,放他进来吗?”

周教主脸上还是看不出什么表情,但目光很是坚定地点了点头。江护法看了看他头上竖得笔直的呆毛,轻叹了一声起身开门。

 

黄少天刚觉得手拍得有点累了就见门开,江波涛朝他略施一礼,“教主在院内等候高僧指教。”

“哎呀你终于知道来开门了!让人等这么长时间合适吗!”一边抱怨着一边从门槛上轻松地跃了过去往里走,黑溜溜的眼珠子在院子里到处瞅,“周泽楷呢?”

进了正院,远远就看见年轻的教主背对着站在庭院中间,微微仰着头似乎在看天空中的流云。听见脚步声转过身来,依然俊朗得像一幅画。

“周教主好久不见啊!有没有什么新招式,露两手看看。”黄少天十分难得地没有废话一上来就直奔主题。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手里银鞭一甩,黄少天也迅雷不及掩耳地拔出了腰间的剑,迅速开战。因为动作的速度太快,两个人的身影很快就缠绕成一团灰色。周泽楷的鞭子准确地扫过黄少天,使他无法接近。而黄少天的剑也极快,一边躲闪着一边努力寻找着空隙向前逼近。然后,终于被他逮住了一个机会,趁着周泽楷收回鞭子的一瞬,他一个箭步蹿到周泽楷身边,抬手就是一剑。周泽楷弯腰侧身一躲,没料到黄少天空余的那只手也没有闲着,顺着他的动作猛地一捞——

“啵。”

一声诡异的轻响。

 

站在一旁的江波涛下巴差点掉在地上,因为他眼睁睁地看着黄少天把教主头上的呆毛给拔掉了。

……打人不打脸,但是也别薅毛啊!

黄少天震惊地低头看着手上传说中“万万碰不得”的呆毛,他没料到一个顺手的动作会有这样的后果。周泽楷似乎也愣住了,身形顿在了原地。

顷刻之间风起云涌,黑云压城电闪雷鸣。

江波涛深深扶额,完了。

电光石火之间,黄少天感到一股逼人的煞气迎面而来。只见对面那人嘴唇上下翻飞,语速快得超出超人,几乎到达了虚无的境界。如此强大的力量来得毫无防备,他感到膝盖没有来由地一软,竟然跪了下去。

只听他说:三点一四一五九二六五三五八九七九三二三八四六二六四三三……

黄少天险些喷出一口鲜血。

他从未见识过这般可怕的言遁,哪怕是他的师傅,也从未展现过这等实力。他能感到周泽楷的语速还在疯狂地上升,像是没有极限一般。

恍惚间,黄少天想起他师傅传授他言遁时曾经说过,真正强大的言遁是与生俱来的,是不需要后天学习的。曾经有一个年轻得不可思议的高手,靠着天生自带的言遁扫平了江湖。然而,还没等人们认清他,就已经隐去了。

关于那个英雄的故事,黄少天听了太多太多。他一直崇拜着这个不知姓名的英雄,发誓要超越他,打破人们深信的“天生的言遁才是最厉害的高手”的认知。而且,他也从未放弃过寻找那个英雄的下落,只是屡次失败。对方像是刻意抹去了一切痕迹,残留的为数不多的线索基本都是错误的或者中途就断掉了。

而今天,这个英雄就站在他眼前。

 

他无比确信那个人就是周泽楷。

 

黄少天几乎要流泪了。他万万没想到,一路听着传说长大的奇迹居然是这个以少言寡语而著名的轮回教教主,而那根神奇的呆毛其实是言遁的封印。周泽楷还在喋喋不休地说,上衣已经因为自身产生的巨大能量碎裂成了粉末。黄少天能感到五脏六腑都在震荡,他吃力地睁开眼,在言语形成的无形磁场中朝着几乎要昏迷的江波涛伸手。

“快……阻止他……”

江波涛勉强恢复了神智,两个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黄少天把手里已经失去了生命力的枯萎呆毛用力一抛,被江波涛稳稳地接在手里。然后,他看着江护法艰难地爬起来,一步步朝着已经失去了意识但还在说个没完的周泽楷走过去。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终于,他站在了周泽楷面前,缓缓伸出手抚在他脸侧。

“小周,可以停下了……”

 

黄少天飞快地捂住了眼睛。

 

“吱呀——”蓝雨庙的庙门开了。小和尚们涌了出来,围着满脸疲惫的黄少天吱吱喳喳地问个不停。

“师哥!听说你和那个轮回的周哑巴打了一架!!”

“赢了没有赢了没有?肯定赢了吧我们大蓝雨最厉害了!”

“那个周哑巴真的那么厉害吗?”

……

黄少天烦躁地一挥手,“你们闭嘴!吵死了!我现在不想听见人说话!”

正迎出来的徐景熙听见这一句差点把手里准备好的药膏掉在地上。他有点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方丈在房间等你。”

和大号的念珠一起……

然后他和郑轩一起,眼看着满脸无辜的黄少天进了喻方丈的房间,门啪叽一声从里面被紧紧地关上了。

晚上还是带小卢去离远一点的房间睡吧。

 

周教主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他的护法坐在一旁,桌上放着一杯冒着热气的淡茶。

“……江。”

江波涛应声点了点头,扶着他坐起来,把茶递到他手里,“慢点喝,烫。”

周泽楷把茶捧在手里,有些茫然地看着他,头顶的呆毛疑惑地弯成一个问号。

江波涛抿着嘴唇一笑,他知道周泽楷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了。不过也没关系,至少他现在是领悟了破解言遁的唯一方法是什么了。

看着周泽楷喝下去一口茶,他起身准备叫方明华进来再看看。没料到手腕被轻轻拽住,一回头看见教主正抬头认真看着他。

然后,江波涛看着周泽楷用拇指意有所指地从自己的嘴唇上轻轻抹过,顿住。接着他听见周泽楷用低得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了两个字。

“记得。”

 

躲在窗外偷看的杜明和吴启眼看着教主头顶的呆毛羞涩地慢慢一点点扭成一个心。

 

——END——


别问,已弃疗多年。

π梗来自 @不应挽留 

评论(26)
热度(106)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