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双花】一错再错

忍不住玩了一下。

私设多如狗,大学生背景。

大概就是两个逗比的故事。


正文:


孙哲平从午睡中惊醒了。说得再准确一点,是被什么东西从睡梦中砸醒的。

他闭着眼迷迷糊糊地伸手把掉在脸上的罪魁祸首拿起来。可以判断出是个小件的衣物,质感柔软。一边在心里想着等上铺的那位回来了一定要再说一次不要把袜子到处乱扔,一边甩到一旁准备翻个身继续睡。

然后他摸到了一对微妙的曲线。

没错,那是一对可以实现完美对称,弧度优美得足够让每一个少年人脸红气喘的曲线。

孙哲平愣了一下,然后猛地睁开眼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弹了起来。

他终于清楚地看到了此刻正被他捏在手里的东西。

清新又不失典雅的浅绿色,细腻而可爱的蕾丝花边,象征对自然无限向往的纯棉质地,仿佛还残留着温热的体温。

他安心地闭上眼躺了下去。怎么看都是一只漂亮的袜子呢。

……个屁啊!

孙哲平感到浑身的血液都冲上了头顶,心头奔涌着势不可挡的偶蹄目生物。每一只都带着一张似曾相识的嘲讽脸,恣意地在他完好无损了二十年的三观上一通狂踩。

 

胸罩,Brassiere,通常被简称bra,是女性使用的内衣之一。又称胸围、乳罩、奶罩或文胸等,功能是用以遮蔽及支撑乳房。

这一词汇据说第一次出现在1907年。

——来自度娘百科。

 

简单来说就是无论如何都不该出现在聚集了一群单身狗的男生寝室里的神器。

这么稀有而神圣的东西一上来就被你捡到真是太好了呢,大孙。

 

除了商店只在小学晾衣服时无意中见过老妈内衣的孙哲平陷入了大学入学后第一次轰轰烈烈的懵逼。

 

按照大多数推理剧的发展脉络,获得了证据之后马上就会出现一个指向事实相反方向的迷惑线索,让侦探带着观众们一起陷入思索。

但是换到孙哲平遇见的这个意外上就简单得有些令人唏嘘了。因为,能自由落体不偏不倚砸到他脸上就只有一种可能——从上铺掉下来的,而且还从是靠墙那一边的缝隙间掉下来的。

孙哲平盯着头顶的床板开始了深邃的沉思。

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如一篇心灵鸭汤里所总结的,世间的疑难问题无非三种:是什么;为什么;会怎样。孙哲平把这三个奥义代入了一下,拓展成了这样三个问题。

1. 张佳乐为什么会有内衣?

2. 张佳乐为什么会有内衣?

3. 张佳乐为什么会有内衣?

按照他平时的作风,这会儿肯定爬起来把上铺的张佳乐拽起来问个清楚。但可惜的是此时寝室里除了他没有别的活物,所以原本可以痛快地喷薄而出的质问就硬生生地被憋在了嗓子眼。他烦躁不安地在房间里转了两圈,抄起了手机。

十秒钟后,他听见“我们的祖国是花园,花园里花朵真鲜艳”的歌声从上铺拧成了麻花的被子里悠扬地传了出来。

 

与此同时,张佳乐正一脸生无可恋地趴在桌上装死。他看了一眼讲台上专注棒读五十年的老师和那闪闪发亮的头顶,笃定地相信这位是学校从寺院里招来发挥余热的。

张佳乐绝望地把脸埋进了手臂之间。

……啊,好想玩手机。

 

确定了一时半会儿没法找张佳乐问个清楚,孙哲平重新在床上坐了下来。经过短暂的思考之后,他归纳出了两种最靠谱的可能性。

1. 张佳乐交女朋友了。

2. 张佳乐自己就是那个所谓的女朋友。

然后孙哲平悲哀地发现,在决胜PK中No.2只花了一秒钟就把No.1打倒了,这次连短暂的思考都没用上。

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本事让室友留下“绝壁没交到女朋友”这个印象的,可见从各种意义上来说张佳乐都不是普通人。

极度的震惊中,孙哲平开始回想张佳乐平日的所作所为,试图找到一些理由驳倒自己萌生出的可怕想法。他没有意识到这个举动像极了追悼会上的生前回顾,而这位死者的名字叫做“我上铺是个纯爷们儿”。

然而,涌进脑海中的全部都是这样的画面。

比如张佳乐显得瘦削的身材;

比如张佳乐总穿宽松的衣服;

比如张佳乐每个周末都会回家;

比如张佳乐喜欢吃各种各样的甜点;

比如张佳乐身上总带着一种好闻的气味;

比如张佳乐可以分辨出各种不同品种的花;

比如张佳乐一直以来都坚定地拒绝和孙哲平一起去公共浴室洗澡;

比如张佳乐如果真的穿内衣的话眼前这一件确实很像他会选择的风格;

……

彻底死透了。

孙哲平感到每一个平时没有那么注意的细节都像擂台上来自对手的拳头,一下一下地狠狠打在他已经发麻的脑仁上。他捂着脸倒在床上,痛心疾首地意识到同一个屋檐下住了三年,自己居然硬是没发现睡在上铺的死党其实是个女孩子。

何等的可悲。

任由自己轻易地被现实打败绝不是孙哲平的作风。他只消沉了很短的时间,立刻又振作了起来。一定有什么说不出口的原因让张佳乐必须隐藏真实身份,所以,作为最铁的哥们,他应该化悲痛为力量守护这位现代版的花木兰完成任务才对。

等一切结束的时候,张佳乐也许会告诉他原因的。不,她一定会的。所以,他只要一如既往地相信她就可以了。

就这样顺利燃烧起来了的孙哲平用力握住了拳头。

 

终于在没有手机陪伴的情况下熬完了枯燥的通识课,张佳乐活动了一下睡得有点发酸的脖子从桌上爬起来,慢慢悠悠地往寝室走。

“大孙,晚上吃什么去啊?”一边吆喝着一边打开寝室门,迎接他的是正襟危坐的孙哲平。

“等郑轩他们回来了再说。”

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张佳乐一屁股坐到孙哲平床上向后仰倒呈横尸状,然后翻了个身朝孙哲平眨了眨眼,“我想吃香辣蟹,听说后门新开的那家味道特正。”

孙哲平不留痕迹地往一旁闪了闪,“嗯。”

没注意到这个小动作,张佳乐躺了一会儿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坐起身来爬梯子,“哎你见我手机了没,下午走时候没带差点死在老唐课上。老家伙讲课越来越无聊了,我猜他之前肯定是哪个寺的和尚,念得一嘴好经。”

他边说着边伸长了胳膊在床上翻腾,从被动作带起的衬衫里露出一小截后腰来,正好闪了孙哲平一脸。犹豫了片刻,孙哲平还是伸手帮他往下拽了拽,让自己心无杂念地把刚才不小心看见的忘记。

终于从被子深处把手机挖出来,屏幕上显示一个未接来电。

“你中午给我打电话了?”

孙哲平迅速反应过来,装作不经意地轻描淡写道,“哦,不小心摁错了。”

沉默地看着张佳乐哼着小调从梯子上爬下来去桌前开电脑,他此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之前怎么没发现原来一天这么长。

 

 

张佳乐觉得孙哲平这一阵不太对劲。一开始还以为只是自己的错觉,但时间一久,他越发确信孙哲平不是吃错药就是被什么不明生物附身了。

不自然,太不自然了。

首先是对他的态度变得客气了。他已经习惯了孙哲平暴怒时扯着他耳朵咆哮“张佳乐我警告你再敢躺我床上吃零食劳资就让你屁股开花”,现在顶多恶狠狠瞪他一眼然后默默把床单上的饼干渣扫掉。头发长了没顾上剪,无意中掉了几根在他桌上也只是叹着气抬手扫进垃圾桶里。

另外,在一些奇怪的地方对他变得体贴起来了。比如一起去超市回来会主动帮他拎袋子,比如轮到他给宿舍饮水机换桶的时候会抢在前面,比如吃饭的时候不再本着“不能挑食”的原则强迫他把已经挑到自己碗里的食物吃下去。

这些变化都让张佳乐感到意外,同时也有些欣慰。他很满意孙哲平终于意识到应该对他温柔一些,虽然具体原因他不是很明白。但是,除此之外有一点他觉得膈应,因为他发现孙哲平在有意无意地避免和他的身体接触。

平时很自然的勾肩搭背自然不用提,连最普通的手指相碰都会悄无声息地躲开。张佳乐觉得心里憋屈,因为他想不出自己做了什么让孙哲平不满的事情。

但是他问不出口。

这种诡异的感觉持续了两周多,期间包括一次张佳乐不小心吃了过期酸奶后肚子痛结果孙哲平表情微妙地递过来了一杯红糖水。张佳乐觉得莫名其妙,正想说点什么一转头就看见孙哲平眼神里满满的“没关系我懂你的”和几乎要溢出来的温柔,然后他就像被什么蛊惑了一样邪门地把那杯奇怪的玩意灌进了肚子里。

 

事情出现转机是在第三周的下午。

张佳乐出门的时候还是万里晴空,然而,还没走到图书馆就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淋了个浑身湿透。他发自内心后悔没有听孙哲平的话每天查看天气预报,然后突然想起来同屋的郑轩下午好像刚洗了衣服。于是,在这些原因的共同作用下,张佳乐毅然决然放弃了去图书馆自习的计划,一路小跑着打道回府。

到了房间门口直接开了门,因为他知道孙哲平在。

然后他就目击了孙哲平手忙脚乱关上衣柜的画面,神色是说不出的慌张。

张佳乐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可以问出原因的机会。于是,他摆出一张老师发现小学生恶作剧的笑脸凑近了两步,满意地看见孙哲平不自然地转移了视线。

“看来我回来的不是时候啊大孙,”难得看见孙哲平这幅模样,张佳乐不由得笑容更深,“让我猜猜看你这是……”

目光落在孙哲平试图掩藏起来的东西上,张佳乐一瞬间失去了声音。笑意还没来得及从脸上褪去,原本想调戏地伸手摸摸孙哲平头顶的动作尴尬地凝固在半空。

 

他看见,孙哲平正想背到身后的手上捏着一个浅绿色的女式内衣。

 

张佳乐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从房间里退出来的,也没顾上看孙哲平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他只觉得胸口一阵闷痛,痛得他大脑里一片空白,完全没有思考的余力。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跑到宿舍楼下,哗哗的暴雨声音清晰地传入耳畔。

他终于明白孙哲平对他态度不自然的原因了。这其实并不难想,而他却花了这么久才发现。

张佳乐狠狠地闭上眼,把头靠在冰凉的玻璃窗上。

原来,他早就都知道了。

只有自己还像个傻瓜一样,以为可以骗得过所有人。

 

郑轩和于锋从电影院回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还没走到寝室楼入口,老远就看见张佳乐跟被摄魂怪吸取了灵魂一样脸色惨白目光空洞地坐在一进门的长椅上。

看见两个不明真相的舍友走近,张佳乐知道自己应该表现得自然一些。他没打算把和孙哲平的这些事情和其他人分享。

但是当于锋有些忧虑地问他怎么不上楼时,他却觉得像是被抽掉了一直绷着的那根弦,眼泪差一点就要憋不住。

看着张佳乐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两人都一头雾水,郑轩跟于锋交换了一个眼神,决定让他自己冷静一会儿。

然后,就在他们准备转身上楼的时候,听见张佳乐在背后带着点压抑的哭腔声音沙哑地说了一句。

“……郑轩你洗的衣服被雨淋了。”

“……”

两个人再次对视了一下,果断地决定扔下这个蛇精病不管。

 

之后的事情可想而知。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表面都装作平静的样子。但是郑轩和于锋都能看出,另外两个原本亲密无间的舍友氛围明显变得不对了。

就像一颗隐形的原子弹无声地爆炸了,范围波及了身边的所有人。

漫长而难熬的冷战。

 

浑浑噩噩地又过了两天,张佳乐终于下定决心和孙哲平当面说个清楚。

他选择故意翘掉一节专业课,等着寝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孙哲平似乎猜到了他的意图,关掉了游戏坐在书桌前一言不发。

安静了好一阵,像是在互相等着对方开口。然后,和很多烂俗的肥皂剧里的桥段一样,两个人同时出声。

“我说……”

“其实……”

他们分别愣住,然后突然就笑了起来。张佳乐哈哈地笑出了声,孙哲平勾起嘴角把笑意敛在眼睛里。

笑了一会儿,张佳乐停了下来,调整了一下语气。

“其实我有件事一直想告诉你。”

孙哲平转过头认真看着他,“我知道。”

 

意料之内的答案。

张佳乐吸了口气,定定地看着孙哲平,一字一句地说。

“我想告诉你的是,我喜欢你很久了。”

 

孙哲平傻眼了。

 

还没等他说出什么,张佳乐已经自顾自地接了下去。

“我知道你有女朋友,我也知道你其实早知道了,但是我还是想亲口告诉你。”

“张佳乐……”孙哲平表情有些扭曲,然后立刻被张佳乐打断。

“让我说完。”

“我想说我不会阻碍你的,你有你的选择,但是我也有我的。所以无论你接下来准备怎么样,我都不会后悔告诉你这件事。”

他说得很慢,语气很平静,像是拼上了所有的力气。等最后一个字落定,他才像了了一个心愿一样,浑身都软了下来,闭上眼说不出话来。

一片黑暗中,他感到孙哲平走近了,在他身边坐下。

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那个人独有的气息。

“我觉得你不止这一个秘密。”

 

两分钟后,原本浪漫忧伤的画风完全变了样。

张佳乐满脸通红地用力掐着孙哲平的脖子,撕心裂肺地嚎叫着“劳资怎么可能是女的你特么傻了吧”;孙哲平按着张佳乐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觉得快窒息了,但还是憋不住地放声狂笑。

闹腾了好一阵两个人才精疲力尽地一起在孙哲平床上坐下,大口喘着气,满头是汗。

平稳了一会儿呼吸,孙哲平先开了口。

“所以你真的是男的?”

眼看着张佳乐又要发作,孙哲平赶紧闭嘴。没想到下一秒手就被抓住,然后按在了对面和自己一样平坦的胸口上。

他的手本能地抖了一下,这大概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摸男人的胸。抬头看见张佳乐一张清秀的脸红到了耳朵尖,看他明白过来了才松了手。

“现在满意了?还要我进一步证明吗?”

孙哲平摇了摇头,“好吧我信了。”

然后他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一脸困惑地看着对面的人。

“那你为什么从来不和我一起洗澡?”

像是被戳中了什么暗穴,原本还气焰嚣张的张佳乐顿时噎住了,张口结舌地看着他半天,最后自暴自弃地喊了一声“你自己用脑子想想!”

看见喜欢的人的裸体控制不住会有反应又怕被发现这种事他绝壁说不出口啊!


终于把该交代的事情都交代清楚了,两个人重新平静下来梳理心情。

挑衅一般,张佳乐故作轻松地扬起下巴看着孙哲平,用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声音问。

“喂,孙哲平,做我男朋友怎么样?”

孙哲平似乎没料到他会在这时候说出这句话,但是他早有准备。在他误以为张佳乐是女孩子的那段日子里他就已经发觉了一些因为太过熟悉所以容易忽略的事情,那些隐藏在细节之外,他需要面对的心情。

“成。”

张佳乐愣住了。他没想到孙哲平能这么轻描淡写地答应了一件如此意义重大的事情,整个人都陷入了人生中轰轰烈烈的懵逼。

看着他回不过神来的样子,孙哲平心情很好地笑了。

就像那个惊天动地的午后终于报复回来了一样。

 

然而,没有人提醒他们,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被遗忘了。

不过没关系,在几天后的周末张佳乐回到家之后,就会无意中听见自家姐姐和老妈嘀咕某件贴身衣物不翼而飞的事情。

然后他会想起来几周前,为了图省事自己曾经偷偷把床单塞进已经填满了衣服的洗衣机里,然后为了避免被家长念“不要什么都混着一起洗”,等洗好后第一时间就毁尸灭迹地把甩干了的床单扯出来。

然后,这件不属于他的小小惊喜就会裹在床单里跟着他一路到达学校,然后在铺床时不偏不倚地卡在上下铺的夹缝里,成功躲过了张佳乐的眼睛。

在半小时后,它会把无辜的睡梦中的孙哲平砸醒,接着引发这一系列的误会。

 

这些上帝设计好的巧妙细节,就是这样让每一个人在生活里喜怒哀乐。

无人知晓它们会在何时何地出现,也无人知晓它们的意义是什么。

只有最终的答案揭晓才会恍然领悟,这些看似毫无联系的因果背后,是早已注定的必然。

所以,即使一错再错,也不会和最重要的那个人擦肩而过。

能遇到的,都是最好的。

 

——END——


还是忍不住说一句,如果真的遇见了内心戏丰富的boy,请第一时间上交国家。

评论(5)
热度(110)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