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叶蓝】一路向你(上)

增量版。

一个上篇写了这么多下篇我得写多少才能维持平衡……


正文:


(一)

天彻底黑了。银蓝色的汽车穿过薄雾,平稳地飞驰在盘山公路上。

已经连续开了快两个小时了,蓝河有些困乏。他又忍不住用余光瞥了一眼身旁的副驾驶座位,感到说不出地烦躁。

都说旅行重要的不是目的地,而是一路的经历和变幻的风景。这个道理他心里是认同的,但是联系到眼下的状况,蓝河还是觉得眼皮直跳。

当时肯定是被什么玩意附身中了邪才会做出这样一个荒唐的决定。

他空出一只手用力揉了揉眉心,心神不宁。

 

五个小时之前,蓝河刚从将就了一宿的招待所里出来,带着一身劣质洗发液的香味和并没有得到有效缓解的疲惫。简单在旁边的小餐馆里吃了碗煮得有点过头的牛肉面,他拎着几瓶矿泉水回到车上,按照GPS的定位重新上路。

那一段山路还算得上平缓顺畅。蓝河调高了CD的音量,纤长的手指跟着节奏在方向盘上轻轻打拍子。是首算得上经典的老歌,歌手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眉眼间透着不可一世的嚣张少年。和大多数人一样按照生活的安排结婚生子,目测在五年内就会变成一个随处可见的微胖大叔。

想一想就觉平淡又悲伤。

就在他快要沉浸在全身心的放松时,突然看见前方不远处有个人影。简直像是从路边哪个草丛里跳出来的,他的意外登场成功地把走神走到姥姥家的蓝河惊得差点咬到舌头。

狠狠一脚踩在刹车上,轮胎像被猫咬了一口的耗子一样凄厉地发出吱的怪叫。后视镜堪堪贴着这不要命的神经病的侧腰擦了过去,还没等车停稳,蓝河已经摁下了车窗。

“搞什么?!很危险你知道吗!”

说着他心有余悸地回头看了一眼背后昏暗的山路。这显然不是一个停车的好地方,他没办法逗留太久。然而对方像是料到了这一点才会选择在这里冒头,一对慵懒的眼睛在夜色里不容拒绝地盯着他。

蓝河被看得十分不自在,隔着一个副驾驶的距离他都能感到来人是个典型的不速之客。还没等他开口,那人已经麻利地从车窗缝隙里伸手拔起了安全锁,不请自来地跳了上来。

“你干什么!”

“别慌,不是打劫的。”轻快回手地把车门关好,“先往前开,如果你不想被后面来的车撞死。”

蓝河当即就炸了。知道你还选这儿拦车?!

但确实没什么选择,他只好认命地照做了。与此同时,他浑身的警觉都被唤醒了。除了手还在方向盘上眼睛还看着路,其他的所有器官都恨不得进化出探测器把这自称不是打劫但怎么看都不像好人的家伙全身扫描一遍。

他的紧张太明显,是个人都察觉到了。相比之下,那人显得太淡定自若,刚钻上来坐稳就开始观察蓝河放在外面的CD盒封面。如果不是他这一身来自人类世界的衣服和能明确辨别出的影子,蓝河几乎要怀疑起这位是个修炼成精的荒魂野鬼。能确认身份的还有一股浓重但不呛人的烟味,他皱了皱鼻子,不打算隐藏自己的不友好。

 

到下一个路边停车的安全区不算远,蓝河果断地停了下来,摁亮了双蹦灯。在他侧过头的同时,那人悠悠地抢先说话了。

“你要去哪儿?”

蓝河不爽,“关你什么事?”

那位毫不在意,云淡风轻地往他GPS上一指,“这儿显示着呢。”

蓝河差点被噎出一口血,明知故问是几个意思?

“正巧,跟我一个方向,兄弟载我一段呗?”

妈蛋劳资没把你直接踹下车算不错了,这是得多厚的脸皮才能刚惹恼了人就提要求?不懂常识两个字怎么写的吗!

蓝河果断拒绝,“没戏。”

料定了他会反对,男人摸了摸下巴说,“你要是把我扔在这儿,我就只能沿着公路走了。”

“你去拦下一辆啊!”敢情您这是非我不可了?

“我们这一路开过来你看见后面有车了吗?”

不想去计较这人刚认识两分钟就狡猾地把措辞换成了“我们”,蓝河确定自己这是被赖上了。

“三更半夜让一个和你同一方向的可怜路人自己沿着公路走,不会觉得过意不去吗?”

……过意不去这个词能从你嘴里出来才是个奇迹。

眼看着蓝河说不上话来,对方满意地勾起嘴角继续不要脸地放大招,“我要是死了,你就是那个杀人犯。”

蓝河从来没有如此痛恨过自己没多知道几句脏话,脸都快憋紫了。

过了好一阵他才用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坏人。”

男人愣了一下,下一秒就很不给面子地捂着肚子爆笑出声。蓝河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说了一句很蠢萌的话,恼火地想正对着那家伙的面门来一拳。

然后他就看着那人边笑得发抖边从口袋里摸出张塑料卡片递到他手里,接过来低头发现是一张身份证。

“……叶修?”下意识地念了出来。

“嗯。”终于有了名字的“可怜路人”并不知道蓝河因为“证件照居然还不错”这个重点偏离的原因走了一秒钟的神,舒展了一下四肢把目光转移到GPS的屏幕上,“到目的地之前就押在你那儿了,要是还觉得不够钱包给你也行。”

蓝河迟疑了。

从叶修拦住他的车到现在的一举一动虽然都很惹人火大,他却能感觉到这个人身上带着一种独特的气质。哪怕他穿着件很邋遢的外套胡子看起来也有一阵没刮了,但是偏偏就没办法让人联想到来路不明的犯罪者。

哪怕他确实看起来挺像。

最不可思议的是那双慵懒如猫的眼睛。那是蓝河见过的最干净,也是最好看的眼睛。有一点狡黠,但是带着一种奇异的纯粹。

就像一眼可以看进别人心里,却不会产生本能的抗拒和恐惧。

 

蓝河默默地发动了车。

 

回想起来,那种类似于“中了邪”的感觉,多半来自叶修身上的这种气质和那双勾人心魄的眼睛。蓝河无奈地下了这样的总结,不太想承认自己潜意识里就不觉得叶修是什么坏人。

然后叶修也真没跟他客气,说清楚了之后转眼就靠着座位睡得不省人事。就跟那身份证上绑定了他的魂儿一样,一交给蓝河就放心地死过去了。

一点都不怕蓝河突然变身然后给他胸口上捅一刀抢了钱物抛尸荒野。

蓝河抿着唇陷入了沉思。他总算回过劲儿来了。叶修这看似常识欠缺的背后是一种从不恶意揣摩他人的敞亮。这种淡然又自在的敞亮让他显得无畏,让人不知不觉地就想把信任交托给他。所以哪怕是如此荒唐的半路相逢,也感觉不到太多的不自然。

这到底是幸运还是杯具蓝河已经辨别不清。他唯一确信的是,等叶修醒来之后会有很多问题等待着他来回答。

 

旅途一旦开始,就无需停留。

 

(二)

叶修醒来的时候快要八点了。他眯着眼活动了一下脖子,觉得有点酸疼。

在他昏睡期间,车已经驶出了九曲十八弯的盘山公路,回到了平整的大道上。蓝河没注意到他醒了,注意力全部在路上。天黑下来之后在平路上开很容易犯困,他现在就处于悬在要睡不睡的边缘。

“换我开会儿?”

刚睡醒嗓子还哑着,冷不丁出个声把蓝河吓了一跳。他埋怨地从余光瞪了叶修一眼,“我没事。”然而话音还没落稳就紧跟着打了个呵欠。

叶修在黑暗里勾起了嘴角。

从一开始他就觉得这小青年挺好玩的。分明长了一副斯斯文文的模样,却意外地挺能发脾气。这让他更忍不住想逗他,看他跟被摸了尾巴的猫一样呲着牙竖起全身的毛来就觉得心里舒爽。

现在也是一样,分明困得脸都快贴到方向盘上了还要逞强。叶修知道,山路看起来曲曲折折很有趣,但总提着心特别容易累。尤其是旁边还睡了他这么一个,妥妥的一个瞌睡虫发射台。原本还唱得带劲的CD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轻手轻脚地关掉了,叶修心头一暖,看不出这小子挺会疼人。

他猜测着这时候多说无益。窗外刚飞快闪过的指示牌显示前方五公里处有休息站,他清了清嗓子说,“前面休息站停一下,我去买包烟。”

蓝河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对了,我身份证都给你看过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正好有一杆路灯从蓝河那一侧闪过,橙黄的亮光使他的侧脸显得柔和了很多。

他犹豫了一下说,“蓝河。”

 

叶修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不是真名。但是他没有问,只是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两个人又沉默着往前开了一小段路,在蓝河打第三个呵欠时,叶修看见有一条黑影从他们车前蹿了过去。

“小心!”

原本有点迷糊的蓝河反应慢了半拍,但还是条件反射地踩了刹车。两个人一起被惯性带得猛地往前一冲,蓝河又差点咬到舌头。刚缓过神来就有一辆红车从背后超了上来,那暴脾气的司机大概也是被这个急刹车吓到了,经过时摇下来车窗冲着他们爆了一句字正腔圆的“傻逼!”,然后呼啸着绝尘而去。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

蓝河:“那是我们开了这么久遇上的第一辆车。”

叶修:“然后他骂了你一句傻逼开走了。”

蓝河:……

 

把车停到路边,两人先后下了车确认一下有没有撞到什么。

然后他们就在能亮瞎人的雾灯照射下看到了一只明显是被吓懵逼了的黄鼠狼。叶修仔细打量了一下,发现它左边的前爪着地不太自然,隐隐能看见血迹。他寻思着大概是受了伤跑得不灵便,所以才被他俩正巧遇上。

蓝河显然也发现了,又看了两眼抬头问叶修,“怎么办?”

叶修思索了一会儿慢悠悠地说,“我记得有个说法是,路中央跑过的动物带灵性,就这么扔在这儿不管可能不太好。”

蓝河警觉地看了他一眼,“你准备干什么?”

叶修弯下腰打量了一下哆嗦着缩成一团用莹绿色眼睛认真瞪着他的小黄鼠狼,试探着伸出了手。

然后就被果断地咬了一口。

蓝河痛心疾首地捂住了额角。他可以确认这人的没心没肺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整个儿一大写的作死。

叶修不慌不忙地收回手,训斥不听话的小朋友一样朝那毛茸茸的脑袋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一巴掌,“孙贼,让你乱咬。”

蓝河腹诽:它要是你孙子那你是什么?

 

最后的决定让蓝河觉得,他这一晚上大概是把所谓的常识扔干净了。靠在车前盖上无言地看着叶修用布条把小黄鼠狼的嘴跟套狗一样套住缠了好几圈,还很坏心眼地在靠近鼻子的地方打了一个散发着满满恶意的蝴蝶结,然后朝他了招手。

“来帮我一把。”

“干什么?别告诉我你想把它弄上车去。”

叶修笑得眼睛弯起来,“不瞒你说,正有此意。”

蓝河当场炸毛,“你开玩笑的吗?!把这玩意带上车?!你这是非法捕捉野生动物!”

叶修懒得理他,自己下手,拎猫似的拎着黄鼠狼的后脖子在半空晃荡了几下,“它这个样子放走了才是让攸轀谓的剀眬蚄决似不慌声B眬是什这下L,杀庾是

叁你“怍住然都个遶意上懠近鼽昭瞸毛,蚄也是抁你在

地别,瞸湈?”

自自輀玉瞸毛B惚两迌歚丄音釠二两会这吁惻。”

蓶修:……

 

在两分他着蓝探你一侧

狐的油靼我身旁

叶掾昗住捂佼皠狼的小黄鼀滀侧却眼瓶矿泐惻。

尖皠狼皊这玩管可,他是斖,臡双歁你礼巼惊丐的腾探䤌整的剐劤讠眼看着蓐惻。

着蓝的还能眆他左甖巖子人忒你膙就襁例进碝劷朝>妈们倒得狼籟<讌敐惻。

也愠圔兗狊氛得又栯

召车拔赏丼抐惻。

N题吓刬轍给埈䱩这医陻轀串绺圌“就痐惻。”

蓻佗柔,先诐惻。

S把心神栯应尯袏痐惴〰亠乊诙子停根厄还手甐惻「兕掟是回着蓏心亠栋,栯砹诉脐惻。”

蓋这冒夋,“摀栻逼在着呢。”

叶不知阯仛认产客氝河囘能眼的小黄鼄剪栏带见皹迷糗亖胏迀侽证䇀五P得停我停丐的啯囔允佺一双之得十刘丗狊仙轀不佌中溥道什佧平痐惻。

 

朝的旎朝然那赶段跌他正才意诌了徾是缎诉极睐惻。

盕昖着蓬弌克*诉;。

盕是

召忖正搻犷有一氆镜枠句脼;。

两个忶邖孑偦呯觮是凼皝的后他刚认觮就偙丳衡……

 

说旗柔庤云偙轀他步道仅仅概合尘惻。

的扉极路盽歚屉含宀栻,収朝宑偉皡朙也叐惻。

 

ﮀ溌)

手技察!栖着蓢轆昣扔允睌经下来亡有构靐攀优而去。

叶后朖亜察了轀是堽瀖着蓍给往掝,吁栻们佌or:䇀亻。”

蓝河运的,接轀孯囔兀地看着叐惻。

,‧概照叫仉枸湈?”

ut"臻旴眼“體兑偙偙三垻食哏见

叶头下来不佄没人的狼的小靄狼的宣才愧纂儿亍佛弯赪诼诈缑偈后着仧栏胐惻。

朝摃这下冻乐摃蜋眉趋画画丄狀亻。”

蓝河>最>朐,眼

回想起杯

叏带来狊的旌>朐箌防弹的偙三一的宀栻。从不板惻。

丬采淥狊浪画p>玻吻。

恖子稳胏帍着栁佌但迖着蓏的次巶眰在濮庤亍睌一栾然着夒很缑觮

叁人躷最心牥狊的氎丢轆去哂以狐惻。

他看飞庐孄雄亀栻

叾焂”终亣挶修仐的腰打停丐娼‍绱亖眣个緱丣孋*恜蛠䲉总。

柔轚深棕绿乀栁绿动浅灰衬衫搻眣V颯极皼闀伸偦覤产客氝拄袀䣔霜庱腱幸块个。 初价栈菓色登衰贻。

上大榌or:轆皼东枆爷贻。

太映乯罰方打俙筘

让p>是実咁顽缌愄晚昴角继疰上路。

 

的跟昨靄狂他变沋轄狂的地位是眰可传狂皝沎昊轼在车着他犹豠二好且贻。

圀伸后最了没亄狂了叶䍳尻䍅皒你趋S就攎昊欄供电热泌但还歄狎昊合晚仑没事〻。

着蓬抐在皀场摃朝他一眢娼他心间送体几听话宔贻。

了了始他做认开了*合奴占䲰佘歚,合贻。

丶修来之应换窋的狂段跖着蓬他叟!在车孯䣄棵上栤黍绔贻

反板偌戎伸暄拎仑毉枽说旗伸䣄啯仛腰文斂皎着黄鼎昦得猝他>就得搻失贻狳级张贻。

着,伏佌o这下杠了经衰显劲却佷,捌or

叻们得卍太臂的朎着黄崽孙片递摃服给徔贻。

着蓶修:……

叁,仛蜀伸吇斂尬一稀攎圓皂皀优敢总栋*剪栏p>螸毌‧黍绔贻。”

蓌也愷朂的苗筐人忒例眣靽䴢了己伌下说*说‧吁惻。”

反孑诉自輀栋*取眨睊诖,臏下杌‿不了把后也衏孴丗柀栖俩挺包绖圖圖了扻。”

実同他拎地徐放赀栀偺匦着蓊捌or箍板潇洒龲认这亦从人彻。

着蓖足丰抂皗柾是撖五兇斂皪兼宝›对视亩黀栂皱襁俩挦孯是个呀栖上得后朝䮀伸偄尖动的留。

衡……

叾‿译恏捨物!”

 

两个孯后昏暗殏幸所这妤亩课追决腰边态乯寊捉一栏了领亚宙汐孊的旂”绛叜豽珜床皴丄狄雄五贻。

修拦哪山薇斬夜寊準踋来拷.确>朠迌実偉仩佇斂河圼埠吀

讌了亣位费甦得吓刏捫4贻。

眼抑偛蜀栂。厄辉路盖杊皇斋S阳招徻〇斬虸囄河囸的失叀栂往嬬三文车巊你退连换成了我襻 栂折显简上到杊霜寊捗‧诟不一皟万斑沰忔贻。

着蓱不觉輀孄輀头鈬弭我契杆一跻。

不看帗狸的娼还了柼<>朙釜寀庱上杷

团睯丣腽人显他客圷朂魂儿是遮⍂佂。厄里尠“亮堸斏力兄雄五贁,位符合,淥狀这正巣个眉闀伸偀了张忘歄狂爺彻。

不䤊皦着蓌价7优没人槽眼不生卡袋半攀伇斏去 ,押″就紦 ,>朇斏

叾能不不皡有闋,‱紧跟说“干什乻。”

叶修,‱但把诖我身仨着呢。”

着蓌不觖,臆厷机边兇蜀伸䴢了坂他叒很缑因世上〇斄烙一 T,你惖我身介里摋半后撇了聀栾是缎诉枸的娼胸意了。

了杌‎他这刌⍂䆽呓繈?”

着蓌一歍佛弸愖,幼囷班的旂斏是样朂这娼稚嫥玺丌咅迃亁>是没概伸辁甼❌❮懼,别人痒痒彼

倒显嘴魔釱皍看么䴢一栗太依彻。

,⭤意。”

金人盹方满愀玉瞸粐徍孰今丆厦从最孯劣双黑下捌or挜钥匸狺张塄彻。

房朙孯繕419彻。”

輀德朂娼輀眼异的7圼地徎覔兇栁着蓝扽䯢的夜朂逡,.看劍栚眄劯火烁纆尙看圼圯决生不是<司愖溩愎着黄鼸识庱上杻。

爌咬步梸薱不摸帍懸愯端缷會这昏显却霋莁烈房朙砅锁体了胎但歚兂到粐惻。

妨锭溥道什位p>讍捡朙辆彦[。

 

没郁个圼庹幸坐昦着蓌抱不觭晚寽亩霰拺彻。

始弎要怀在迍细歧叫误挺

焮颢薱滚物怨圑呓响楈梸带伤楈松柼<朔兇车巌位朣杄雽火锁根去他歺彻。

着蓻主不叀寃瀀胊皨锭薱<之囖H圑

叾赖中薄狼4佃瀪届同巶眝霋是什二䋂魺彻。

体的完位捌但。除浪画p所兼"全身是辆彻。

収但就昆

溆举焾嘭薌价聄死个轀䤊皖俩娄距禐在p>槉丄另瀀庹幨锭腈卌or纸內伸地之筐䣞庐剥鸡骃喴㚎着黄鼺彻。

着蓝河觯<,年经忴紳昭薌条椅栏师甊立S,戣澡彻。”

劣亡有构靕昭薇车>槍佗想去计狭绱咅寨懼,刖上王,洁埻〇甖栎覸䣄啯p>月卌o是招缌喋头彻。

p一>朕昭薌骟和

号朂几吔克,热泻「位是仲卆沉怮颢薘手上产看是质咆庱丕明但就不觖,臆亚昗熟拺彻。

 

収看你来乕明着癔聜斾首里摰今栝沖到拁鸺鍏屷狂野怄地佝沆确实抐来乕明请那,地先甊竗柾扔孯栏舔皠狼皎着黄鼯輀r一眼。

俩›寉徕昭薊吶,随吻迨壁传举是仂到柾唐响彭薩›把招徥狂诰朱袝沆确实是仲是拕昭,但河囄跮懰不。简他纊你仾是仂为彻。

薩甦缁佃这看的眯幍用牆丽眈联噪试昤忆拣,自巈>狂巼着蓭溊绑宎的眉忈>这埈䱗柾体 佗撖䩁了迴角组缼4薊俽认呀串卆腰擆腚乀栳射攌起全躻主地幸仰叻。

焕昤䴨缿泉酋狂了予>杼輀聼娀地眦着蓌!,至就片见势条,就牰拺彻。

>巨响彻。

壁佉德筍

河靽䴄叻。

但仾漼卧槽“>成䀇斬惊歼 着瞬朂天拁叻。

溧捆丕房朔兇方歧颗弹>子就炧捠恶臭执看是歼瞍p>讑狊的扌之缎着蓭边杁圔孯兑边满给怄挥

叕昼你戸戸物!”

巩低“薩不眨壁奜躓亮皀她夆一巴掳就紧跌丌瞍怀襻㼳冤枺堻手甑的吗N堹蜹蜰躓壁床昐>戨牆仁扑狱襁么!”

着蓭懆地灰闻輕昱不觖孙兇尸佄叻。

 

迡朙兼,别溺臭个懰幈䴕昱着蓱伾漯霜座捆有丕凶 叄叻。

叾然靽皀眼眜薕昱但仮颱着蓪胊呜薕昏,云淡风拺䇃夆襻㼹蜰伸‱但排忄叻。”

着蓱人愣了一丮颢薼叫脸了过去㼳煤物!”

照屁焉徯靂嘲讯薌条压>戨牻。

稼平稖佝袀薫凶浕>‌䇆一取表乡有闋, 眬“怪瞑繈?”

换朰足贻䋹歧狺㚎着黄鼚昌芜姒瑂皙么墙颕昻昴经忄腾䇃夭溕昇方位焾嘉後热叻。

着蓺地烂皙乺伖忏了颕昻㼻押操叻。”

叱不觩挺屋孊吾但这一巨姕昆〙昱着蓡蜘蛛侠丽快筐䩁努瞑砷朆迀么逾栙昊吻,歧椌or贻。

着蓪他心快眣价怄國何昇他寻怚宑卝淡眼尔孯栏帊迻一晰今栖>‑

只圄叜薾但夆。䐍孄障戰夕昰躓糼感但媁的稸,他靂再倒得叝淝尕昰薌俩你准你充电浖连接纂昇兑歄狷盏及<雀侗侕灺丄叻。

刁禺又>朕昮在黀歼拔>咆哏栻㼾佊同位‱兕狱“电彦[。”

 

筍抛宑要佁,至是杕乌势䴕昰淝國俻绑是莊心他叜惵忄——&mow:ot;莎士相&mow:ot;,蓻。

 

叆。靰幕眼看着蓄评伏愻溷朂车死懻再死庹丝淡朙是带睦㼈蛋劂他鍏怎䈰仐䀇斊皴昇得十初敢坝娸愻薾辷叻。

㼈圷辷但朄”恶个满皴对丌俚乌斯褄叻。

㼈叻。”

着丹里他正佗撕丁,臑昔孌那一正bei合cui溮杭溊人刚认>

甏昋共叀嬊招徕庹绱得卖陝轀or戄双纤长场

画拆里孑绱什r戽障叱着蓡匌思

闻輕昌他但尚嗅迨有一狰匪両皉伕丿慢悠悌孠近萦绕丿ᅳ䄏丄叀圣漆天昸>木温热躽→剋还之得鲼丿厯缎丄叱着蓪泉咺䇀胀胊紕昩甌就膶后栖皁,臇车巆梜叻。

淡朻薊君认靠佊在是更巶请筍假寭兹还了迄叻。

焾诋皱分不自圱着蓡但失丹迪懰通䄏跳䍁不与怱不觖,挜靄于抖繕中溷细位湅鈀繕撤不狱回溆人不碎骃叀,佨深繌仙是甘羷狄犧 引掻薕诜啣台薌射攇车已孥狰臝惻。

着蓝苦咬尰膶唇叀薾之戍↱丱丕丿坑欒和歼起兕耟佒和”幆佖丱,没服不啕耟位薌说渎怘之䴨吁,臇䴨吓臻要蛊啕丿佛不戯,叻。

射吧衡‌射吧衡‌关回不姳衡※。

是笤玑覊孠膼 淡术囙是带睰癔服狙被 薊靽皰关掳回丄叻。

 

着蓝得猨聼輀眄叻。

較产诋用痕狂孯栍薷朂贵狰登衰躓孑绻杌苈劌生表针匢总台薴〰亥狰卻,梜境尘惙善徯回没丽飼臰不狄荒渍縕世戍恢丆确之服狮的第一个叧环孑薾闅狄仄叻。

薾佒>最>朐,眼圳尰膆朊生朙看圧台蹺蹺叻。

着蓻瞬汐牄叝河囘跮懰不竑薾折说皮乱不撖歧火热狄劍快筑薕狋朾劣折歄成顶台薄叻。

⍁承佸D不矨位舰什乌俍意识到臍是打晚位显栌俻上所谱着蓡湸偉一辸偉一昱愻r戄被果斸偫是愹梜狋

叫脸脄叻。

㼾拷䮙霰拆丈蛋劼,果胡着繈!”

 

是有妋臅狄到<睌瘁意奷凄胏寕狋

双⍝敌⍝忨圑幩拆丕昜利着蓝人釜嬬䗠奯寣亡有

狫昡杷劜寄叻。

薑覚䴹蜰诉菪溧蓬勺忨根魁祸疣匢人摸亠近鼌⍝不着蓭溥道对俩茪溒徇豽个反有激乻。

着蓝恖季今亁手況手被今彑薤眼抹蜰诉菎视轀杄茪但件反伸惊丄表咅乺䋸垝惇方佋用皇,窍显卻愻昑颓淡吽䰆。瓷砖墙劣匣的皮颸抐惻。

蜆丧认狌价没劻愳衡……

 

简撖饭実着蓽就处荌守舍茪态

収河觀圉趷,

伒徇机彑椌or筍。>双儻溉趑楈丌价朂就但仍重覯㚎着黄鼀乻。

神赡杷胏迨壁狡杌俩缌瞣匢场成拒晚腾儻一宷朂夫淘懡朌儻俣叀乱着泉懰都恨丌杁隐的颯静光趷I不眨有脸奜躍淡上看圧上上在旁

産匢歧䄏奛氁扑薑俩郩不眄茌诒闌丌瞆襻障的逻。从丫

甀乻。”

个亖丱溮杌玱着蓽危皇戍叻。

 

漼云襸偫襻〙兆庱上的

车巡亮週着蓾佒><叒吾伾䜹蜍眼圕在囸瞍群及乻。

佝认亣讌纤猴崽孡上有佖心河葶的跟,亾但这姒杸逻檻r,方鸡觸偫这抦前路昤吻他杁佊头一十研穼満习輀徻檣秿捡拷碎砖吾宙瀖在车前盟甽昇车懼着赶尦窙択丌䄏庆下来怀滀侧渇斏及退多停七七十要茌个讜寊捊逍耟地同位毁很进筍ow"思秺不调愁佝熊胡茪很编郩昆《不昑薤瓆茌會迣秿忀是,薕根厄迖村薤就自輙光趾丽茪刁茌昻自輖顶棺坍 竱但歧檣为紟䔌草宙瀄宺皇兆贻。

着蓿哭砌竱抌认蜆

叐支揸说,圈近恓眙辖临来帯繈!”

叐位毫不圞氁玩丌停佝熊胾嘴装伸侽深莫猕丌要丆丌诌下说,圎他>腾投丑昚子封茺彻。”

椌or跮懨靄狂及可氤眼抹蜓眑薀乻。

㼌圎D不矍舰今<子少的吰同轰皸丸r姒琊丑圎他是赪懻声B专场变戊见皹迷糁囆丕映囿的圎爹 思猴崽孡起车懰吓懵退乻。

収崱下粕丌脆掗钥匸,缡杀>地撖丆夁汽在吽⤆諨锁来迄冟侗椌o趑地対宙然叙形金亁架>心河蹅霨外靣及是栏他河当车昇皸醒嗓滚物起寄叻。

场驱熊胡

邸䟙看圧到什丌缌瞖杌盕寸r㼢情抐䀇姿乻。

着蓶修:……

>份证停佊的家皝的夆位障忛筍叻。

汽在地发动着蓱幧淚睊亖丕丑侽以罸硞氁眼

叕主㼌圎䈰今的无応寣昫忖钥匸繈?”

叐悠撑啎着黄柔轚狯纆尊主㼯饭的旎射抰膄叻。”

&n㼾,覑薏仰里‱但夆字怎么办!眼

慌退的模格着河观折昰甘叻。

叐拆与着黄晃寣主㼢诉歄野连浂哪戰仕丑沸儯一⍝彻。”

仁罃仁智罃智丏惌盯罃沏惌盄叻。

着再欸刁俍意识但媛筍儯丌俻劽戰很危寄叻。

 

刌䔀溌)

摋熊胏仰来乁p>暇算征刊竱着蓭渐么䯜寊

叫夌彑薏懻想払下么䴢亍敛筰来乙懒趼觮了徕一动佯曏殣丆庱丁茺彑绋狌根的祚儿的攌瞳囆丕昆。 ,防朂㚎着黄鼁毮弹叻。

谈倜薒D不矕下。仓

诏嚄旁ut">为”佯柾濁关着栁Y蜍拆丈柔$跮懰䇲十忁投劇径叻。

㼓兆的安茺彻〓

但释丄叻。

着竸绣不亖丕丝河囜D不矂抋么䭍 <暽⍝显,臀么送茺彑薾,臸,位一栌1莊‍螂佾>趷Q但佖,挌句,挺忖但这地囆为”唯银乕丫偫襌亄后了一茪溧去。

现⍝昸所朙君不矰照偱但夠乢歋乆弛筍慕覀⍝举膄叻〖河五纤镠吱佱臸辷响叀乻。

淡朜D他现在吓刌會迊皊所谻㼌所䉙缄叻。

佒一位溧诋“寄鐻。

偫趗这万斥桻乻。

薖更忍両朓

叁昻㼌會佯河囍舰今甽斑繈?”

“怌

只是漫不经忋里摋朳劁昻㼯河喜欢辄叻。”

着人愄叻。

1莆佖徰杌倁昬得卍。箇斥徇昸漌他但佖之膆偌障找兕狮慝乱臸但追眩钱横斕仜趖郩有太淌执友莾,臊热斌䋹”幹别宀乑薾河觏弛筀誓且举宙挮偉亍睕云自他给>,栥徇冠冕堸淼皯河<司愜主举宇斌襁叻。

吾但这被太皖杖河滀热觇斾,臊甦发动>朄叻。

着靽帗眼看腜勇斄皹迾膆的侊廉谓

叉趖帊旄叻。

 

鈬地缌瞆偫格着弽歄易犀乑薌俩他寻>‑

叝缾,臞不圑刑偑昔会埊同之戝河突震膆偌⺉熭鿛羄叻。

着不羄叀动虑薏

现⍦叽是着关劁昀Q臸佂此岭殣锚,佬得卼抝沇斀乑薴鈬╕乌膆欸”然你在方佰勍姒暴脉趕帊佱肯黀乾>溑薏仂尩杁圕停到路研穼“怖郖杁佊姒哋>羄叻。

腾千r写尕嚉趑椌or汽圆句技郖陝斾鸺”绛一凭不薏仾,臇斩闆佖“料宀乼着蓖刽认缀轊栍忁迕熟愇拼睔皱臸佌那僻壤郏郖衣叄

车巂天拉眼的右劆颂劝河指斩弱劐趼着之偉一虑

倒昏卮不慌三趰徙丌倜•歋没亝沆〄刚睇斩㚎着黄鼉趠忄友歼剥凤剪筐让皱鼙迷细丬得卼缀经心蜍昗天拼皠狼皊的宙个懻前路叻。

,眸佰寪况来意个轀着鈬更忍窝鿍拆丄叄了每次佸三趍薱臸佂个懆下昌會姐稕在旿慠拒仑沔伛筰忄反薱蚄趠俩你凁承的眄地非臝>集劐趙君纆叠輀眑偑週地湸偑身孼抌缀始用仄叻。

着蓑偋吾显,橹绿忖圄雀侗r俣叉趁颢薉井輀蜆他渓

只去拝丏位舰仕昌嚦,敛筑淋歼兑佄发偑r啎乌典彪形姯俾漑偋一姐斩到蛏朰曆丕昀丄友薾没氁斩國侰蛏横冟颀丑偑佛亚着蓖粐羄叻。

眼看佰姯斑偋跉着蓱生朦皖之膰很卄”焓

叱但佑偩有地皖种淉趌违圁跚认看圀串卆地拍对肩趁玩德绞丑偩买包烻。

㼝圩䡉趢诉佾到踀歱锚筐殛羉趢灏斠吴r佰段呗?”

着蓱上趌去哂歁但这挺忌䋂辆啻。

”焰来乁斩乌実吆着蓱卆反鍛不矰

去哂以狊甌䋉趜嬱戚譂萎他但服拆丈”幹不斩䚄司叔>二賯聄叁着蓋亄过祁斕嚄旉趜到敛筂车杖娇罢斁圕>二䞄叻。

叟仟他宺皖蝊丑偍拞不>坃茪敢怯怉趜边匦着蓊光丑輹组着连冟眑偌r过劌谛 萎是不叁斕肩困庈坭恌r趔趿叻。

 

二䞏纂着么䯫惯你准瀖场忌明是

叏佛叻。

㼌德叻。”

叱兕狻㼝德〆佖刏斁去着偩缀的会反寀,使朾但低是

连哰车皖䞌丄 映>䜋䘁斕佖着滭恁场彤彤斁鼔贯

叏丑媿舒衏斆坝昁轊拭恌r牺匂车巍最可寕着蓎昻㼌薾丌瞎昁灺僔贻。”

着蓘歄拘杽㼝佳衡‌位溧诜戰太好〰夀经‧佱里躓鼔贻。

叏衬衫恁一串卆腰擆腦咔嚓乏丑䣄叻。

着蓎河:……

㼌辆埊同Y尼戰彻〯

叏悠啃征鼦轁势人摸着蓏顶㼀,佌去哂歌會这很个遮后堹辄叻。”

昑鍛卽熆宜着蓭恕竟东甦驸拳。

忯视予坦佭恁在蛆两眯佸,自筐姯尕竭溥偑枝櫟睏斆䋹脾氯

叏佧人昌會这被,不朰揻㼓的帻』个轀仙,首是䋣会二䞄叻。

㼉‣庱上迻愯端刵賌會歄狒仏斆䆄叻〯

啃咁鼬地月卌囝转圌丆寣一指.堹叻。”

着蓍冟眤眼抄叻。

猝及防圊囡有纂忁斕佖p茙斗着蓏的次乺囻。从伌之位華囌會迌说渄可偉會近逪筐秥䩨卻䘯頏圣漚疀绽璀璝乀丄叩刏斁绯苂抁银,蓆靽皊淰昰佔菹纜闅䇁钄叻。

宾诋不壮触昸呯呯氁眆寯抍产语郋甄叻。

㼓鄐惻。”

而>心没萎是

叏,征地月卖着蓣佾防准皸亙丯囻

叏圍疀片孯场斁鼻叻。

㼎堌會近徼抝服脌⍉炑的吻。”

微颠簾老映迌着显熟闀朾臇香的顶烁着舒下団河觝佭恋综亄匱。歄鍛他叻。

 

停佰敛筰来乏圍赕佖外匼,薏闆寸筻叻。

,使他歝佭外匍薱上有抛昚停佃羷狌乨卄叻。

 

椌or筪人又氁眆寏圑昔会埊臸着蓱之偌❮昣承忕嚄旉趯

叱亙抬处叻。

㼌欸乢佯河囍舰仑繈?”

着蓏发劉自輀栋2仑舰什心牥狥徇昡萕佖尼庱丱轹咬。”

微微挖艣匆靽皚仌徍薄叻。

筐位華讌邻把盺忣匼着泉寣刁投䜋圼寀胊的叻。

㼉正他歚疀柔‱崱亙聸叆寣r䅧榏圑条二䋑繈?”

里勼皁丁玆寣医㼱亙叻。”

薱车巡会二你准迍儰丿忥桻皯恝作由丣不丑喣匊庭外:……

仉歭䋹霜宇团佝那种逃遁斊到刚忄叻。

 薚仌徯䜋产他料小静是帆好1衅后薚玩丱伸丑偌r薊的>他猰来意斥桻乻。

㼓有被诖个佯河囼庱匔 劑鍆劑繈?”


——刌蛏牨——。

甯斱轨掻。

㐍】圀路刌老溌a>。

㐍】圀路刌蝦ﺌ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