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叶蓝】论如何低调地秀恩爱

目测这两天粮食遍地,于是我也来凑个热闹,嗯。

私设甚多,如果有不科学的地方请不要大意地指出来。

画风魔性,慎入。

给 @橙味棉花糖 的情人节礼物。

……那个糟糕的手绘请务必忘记吧。


正文:

在蓝河的概念里,“叶修”和“情调”这两个词是互相排斥的。到什么程度呢?如果要让这两个词同时出现在一句没有语病也没有逻辑BUG的话里,那就是“叶修这个人毫无情调”。

举个眼前的例子。对于大多数情侣来说,情人节是一年一度可以浓情蜜意表达彼此真心的最佳时刻,也是可以正大光明花样秀恩爱虐狗的高峰时段。巧克力,红酒,玫瑰花,包装精致的礼物盒子,都是和这个节日固定搭配的存在。即使再怎么不济,一个情意绵绵的拥抱和一句发自内心的告白也是必需的。

然而……

看了看蹲在电脑前全神贯注和霸图抢BOSS的身影,蓝河无奈地揉了揉眉心。很多有心计的商家从小半个月前就开始了情人节预热,空气里到处飘散着隐藏在粉红绸带和可爱桃心背后的恋爱酸臭气息,恨不得越早引爆单身狗们的怨恨越好。而眼前这位,别说预热了,蓝河甚至怀疑他到底知不知道明天就是情人节这个事实。

正想着,就听见叶修稍微侧过点头朝他这边说,“晚上十二点活动活动开始,你稍微组织一下公会里的人让他们分散开了刷。”

蓝河本能地点头“哦”了一声,然后才猛地想起——等等,这个不就是情人节特别活动吗。

他这才有点恍惚地想起,从大约一周之前就已经开始有相关的活动宣传。各大公会早就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这上面,叶修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看着手里的马克杯,蓝河自嘲地一笑,思绪刹不住闸地蔓延开来。这种不太真实的感觉从之前起就一直存在着,只不过是他刻意忽略了而已。做这一行多多少少会有点和现实脱节的潜在问题,他自己也是一样。就算岁数上早就成年好久,也偶尔会中二病发作幻想能分化出几个残影帮他处理工作的同时料理家务。

但是叶修不同。蓝河清楚地知道,只要叶修戴上耳机在电脑前开了荣耀,其他的所有事情,包括他自己,都变得无关紧要起来。一个一旦忙起来连吃饭喝水都顾不上的人,蓝河压根就不指望他能分出来多少心思在感情的细枝末节上。而且,同为男人,在一些细小的事情上天生就没有那个悟性。所以,就算在这段关系里叶修是主动的那一方,但实际上很多时候是心思更细腻的蓝河在把握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和节奏。

因为某位大神就算知道有情人节的活动也意识不到自己其实该抽出时间认真地过个节。

 

习惯的力量就是这么可怕。

它可以让一个人随着另一个人变成之前所不能想象的样子,也可以让一个人在累积的过往里意识到付出的重量。

 

十一点刚过一刻,叶修就打开YY开始和其他几个选手商讨起行动计划。这一次的活动自然少不了情人节的元素,比如杀死不同等级的怪就可以获得相对数量的爱心。累积的爱心可以换取丰厚的活动奖励,从武器装备到技能书应有尽有。当然,仅限情人节的特色奖励也吸引了很多玩家们的眼球。大家都很好奇能出来什么样的活动限量品。

活动一直持续到第二天的零点,然后统一兑换奖励。活动期间玩家需要对付的怪也颇具情人节元素。从最低等的小怪到最高级别的BOSS,全部统一的黑暗斗篷蒙面风格。小怪的武器各式各样,从火把到汽油弹到自身发动大型火系魔法,目标无一例外就是一个大写的烧。出于这个原因,不少单身的玩家都饱含恶意地投身到了借怪物之火烧脱团之人的战斗之中,一个个兴奋得眼都绿了。尽管可悲的事实是大多数脱团的现充们根本就不会在这个时候扎在游戏里。

但是——总有例外。

比如此刻,一大群例外们就正各自心怀不轨地埋伏在副本出口不远处的草丛里,等着截获不久前刚进去刷记录的轮回一伙人。

 

从大概十分钟前开始,那个叫“周泽楷在我身下娇喘”的神枪手就一直在时不时地走神。

他身旁的魔道学者有些不满,“你在忙什么呢,人马上要出来了你别关键时刻掉链子啊。”

神枪手有点尴尬地轻咳了一声,“呃……其实我男朋友一直在催我睡觉。”

听到他这句话,埋伏在另一边的元素法师和机械师一齐转过了头,连一直百无聊赖地看滚成一团的哥布林的召唤师都往这边看了过来。

元素法师“多少楼台烟雨中”有点语气不善,“你有男朋友?”

神枪手有点慌了,但还是故作镇定地说了一句“是啊。”

然后,还没等他说什么别的,另一头的弹药专家已经稳准狠地扔过了一个爆炎弹,附加着一行升起的大字——“烧的就是你!!!”

神枪手措手不及,还没来得及敏捷地就地一滚就被直接烧了个正着,其他人见势一拥而上。然而他的队友们并没有采取什么积极的营救,或者说,他们基本就只是意思意思帮了帮忙,还有一个干脆就直接坐在一边冷眼旁观。

气功师“每天都得操点心”呵呵一笑,看不出表情的角色脸上就差写出来一行“我就是见死不救你能把劳资怎样”。之前不小心引发了这场混战的魔道学者“王杰希的双眼皮贴”不忍看地转过了头,心说这群人真是可怕极了,已经不引小怪直接自己动手了,简直丧心病狂。

结果就是,可怜的神枪手没能坚持到他们的目标出现就直接壮烈牺牲,之前收集的桃心散落了一地。这种粉红的小玩意做得十分精致,晶莹透亮的还能看见棱角,特别像橱窗里摆放的玻璃工艺品。

不到两秒钟就被哄抢一空。

这群节操丧尽的人拿了别人心血后倒也不觉得尴尬,十分平静地重新坐回了原先的草丛里,一副“刚才那只是个意外我们其实什么都没敢”的样子。神枪手的队友们也十分淡定,像是交换了一个眼神一样默契地再次埋伏好,心里默念着“在开始前就除掉了我们中的那个叛徒真特么爽”。

然而,就在轮回的那群人出现的同时,世界频道里冒出了一声呐喊。

“发现君莫笑!!!”

 

昏暗的小巷里,一个穿得乱七八糟五花八门活像一棵移动圣诞树的家伙正在一路狂奔。身后追赶着的是一大群顶着不同公会名字的角色,各式各样的招式效果成片地不间断冒出闪得人眼晕,简直热闹非凡。

不过,这黑压压一大片里真正想报仇的只是少数,大部分还是赶来凑热闹的。对他们来说,这个ID已经成了神话一般的存在,能一睹真容就足够让他们兴奋很久,拿来作为和其他玩家茶余饭后的谈资。仔细分辨还是能看见有的角色头上顶着“叶修大大我想给你生猴子”或者“老公你慢点跑”的文字泡混杂其中,也有的直接就“叶修到底是谁家的男神”这个脑残的问题开始一边跑一边用文字泡厮杀起来。

真正坐不住的是各大公会的会长们。

按照他们对叶修的了解,能这么堂而皇之地出现招引关注背后绝对有什么阴谋。但是,他的目标到底是什么?会长们一边各自打着哈哈一边开始分派人手开始寻找蛛丝马迹,试图从这个行为里看出点什么蹊跷。其他的在公会内部群已经炸开了花,到底要不要分散人手去追杀成了最紧要的问题。

兴欣这回又要搞出什么幺蛾子?

他们同时还意识到,如果叶修浮出水面,也就意味着这不再只是一个简单的特别活动了。想要防着他获得什么好处变成了一个难上加难的问题,公会管理群中已经开始有人提议要不要联系战队来帮忙。

联系战队固然可以,但是如果真想搬出几个能和叶修对抗的职业选手就不是那么简单了。队员们在放假不好联系不说,光看看这日子就没人敢随意惊动。

……到底得凑齐多少个一线以外的职业选手才能拿下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叶修老贼啊。

公会会长们一个个都心塞得不要不要的。

 

与此同时,在西边的森林里,有一组人马正在悄悄行动。

队长是个叫“忧郁小猫猫”的守护天使,拎着一把狱岩战斧走在最前面。后面跟着个战斗法师,一个枪炮师,一个流氓,还有一个忍者。

一行人很快进了副本。这里视野开阔,视线之内没有其他人。这几个倒都也轻松,没走几步就闲聊起来。

流氓“今天也不想学高数”开口了,“老大老大,这个本里是什么?”

“忧郁小猫猫”有点无语,“你这是什么都没看就跟上来了啊。”

枪炮师“老娘可不跟你客气”嘻嘻一笑,“包子可是一听到有活动就来了,我去的时候正跟罗辑打电话呢。”

“今天也不想学高数”大大咧咧也没掩饰,“是啊,今天不情人节吗,我小弟一个人在老家陪着长辈说话多没意思啊。”

“老娘可不跟你客气”话里有话地接了一句,“没看出包子这么有男友力啊,真不错。”

没人注意那个ID叫“仓鼠爱瓜子”的忍者听到这句之后悄悄往这边瞅了一眼,而真正的目标却不知道是真没听见还是装傻,只是一言不发地走在前面。

过了一会儿那守护天使才开口解释,“这个本有一定几率可以刷到这次活动的BOSS之一,叫‘大魔法师预备役’,是个法师系。”

“今天也不想学高数”迅速发问,“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是因为他法力很高强吗?”

“忧郁小猫猫”沉默了一下回答,“没什么原因,就跟你叫包子你小弟叫罗辑一样,只是个名字罢了。”

哪料到一直沉默的战斗法师突然在这时候开口了,“因为有这样一个说法,如果男生在三十岁之前都没有脱离处男之身,就会获得不可思议的魔力,所以叫做‘大魔法师’。”

此话一出,效果惊人。正辛苦操纵着君莫笑躲避着越来越多的追杀的陈果差点咬到自己舌头,端着杯咖啡刚好路过的关榕飞手一抖溅了好多在手上也没顾上擦,正忙着安排公会里人刷桃心的伍晨一脚踢到了主机上,边咳嗽边庆幸还好假期里留在兴欣的没几个,不然被误伤的人数大概会翻倍。

……这大小姐到底是从哪里知道了这种不得了的事情啊!

 

一行人十分轻松地干掉了几个不怕死跑上来烧人的低级小怪,再往前走了一阵就看见了细白的沙滩。如果忽略掉燃烧成一片的火海,确实是个适合赏风景的好地方。

汽油弹的源头是一群披着大写F斗篷的中级小怪。他们围成一个圈,源源不断地向四周抛掷着汽油弹,抵挡着他们的前进。想到达沙滩的唯一途径就是眼前这个小道,所以必须把这一圈FFF团的中级团员杀灭。

看到这阵势,叶修一群人迅速有了行动。枪炮师冲在前面,直接朝着中心的小怪开了一发激光炮,把火圈暂时打开了一个缺口。然后,叶修的忧郁小猫猫开启了圣盾术,其他几个紧跟在他身旁冲了进去,开始从内部虐杀小怪。一时间,小怪们的哀嚎声随着技能效果连续不断地响起。因为后坐力没能第一时间跟上的苏沐橙一边从外围继续用卫星射线大面积虐杀一边从死去的小怪所形成的缺口中跟上了其他人。很快,随着最后一声惨叫,二十几只小怪全部被清理干净。一行人也没多耽误时间,立刻朝着沙滩跑去。

 

蓝河漫不经心地率领着一群公会玩家进了副本。他不想承认自己其实没什么干劲,这个小副本能刷出BOSS的几率很小,而且也没有什么需要特别劳心伤神的大怪。一些杂七杂八的小怪很快就清理光了,因为没什么特别提神的东西需要操心让他开始有点犯困,忍住了没在YY里让人听见一声呵欠。

然后他就远远地看见了站在浅滩上围着一只大魔法师预备役打得正欢的一伙人。那个开启了天使威光用大光环闪得人有点眼晕的背影谜之熟悉,凑近一点就看清了那个让他嘲笑了好久的ID。

忧郁小猫猫。

蓝河忍不住条件反射地扶住了额头。他算是遇见特别劳心伤神的大怪了,而且还不是此刻正摇晃着快要红血的那只。

这货为什么会在这儿?!

马上,那位大魔法师预备役就开始了死前的最后一次挣扎。他挥舞着法杖在半空开启了一个黑洞,然后从中涌现出了一大堆看着不太对劲的小怪。

……与其说是小怪,不如说是一大群长着腿会跑的——马赛克?

蓝河无语。这什么鬼啊!

然而叶修显然没有被这群从天而降的家伙吓到,挥舞着那把和自身画风十分不符的狱岩战斧干净利索地开始劈柴似的斩杀那群朝着他一拥而上的马赛克。然后蓝河就看见小怪死去的地方除了掉落的桃心,还有一本本封面可疑的杂志样残骸。

……这他妈全是小黄书变的?

蓝河没有时间在内心里吐槽这个恶意满满的设定。大魔法师预备役显然被再次激怒了,一边怒吼着一边开始漫无目的地胡乱用法杖释放技能。这技能也是五花八门,蓝河确定自己看到有一道白光之后从沙滩上凭空涌出了一大堆仿佛有意识一样专门抓人脚踝的卫生纸,然后被流氓迎面一砖头拍晕。

……卫生纸成精了?

看傻了的不止是蓝河,其他公会玩家都呆呆看着那群人淡定地和这群诡异的玩意厮杀。

各种意义上……都厉害得有点无法直视了。

终于,大魔法师预备役发出了最后一声凄厉的嚎叫——“烧!!!”紧接着,一道耀眼的浅蓝色光束后,他在半空中从脚往上一点点消失了。然后,无数的桃心从消失的地方落了下来,像是突然下了一场粉红色的祝福之雨。

然后,蓝河在这短暂的瞬间看见那个有着御姐身材的女号朝自己这边走过来,隔着铺天盖地的透明晶石对他伸出了手。他顿时觉得脸颊上一阵火热,偷偷用余光瞥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叶修,那家伙却还是一脸淡然,脸不变色心不跳。

他迟疑着站在原地。身边那么多人看着,让他不敢迈出脚步。然而,身边这位就是在这时候突然开口了。

“愣着干什么,过来啊。”

还是他最熟悉的那个声音,带着一点点沙哑。

蓝河终于还是有点尴尬地小跑着站到了忧郁小猫猫身边。

 

很快叶修组就结束了副本任务。这一次收获颇丰,除了一大堆的桃心和各色装备外还有一个小装饰。

准确地说,是一对小装饰。颇为精致的两个指环,带着一粉一蓝两个细钻和一圈雕花。

叶修在组里问,“这个可不可以给我?”

苏沐橙悄悄笑了,除了乐呵呵忙着捡桃心的包子一群人都心知肚明叶修就是奔着这个来的。不过他们都不点破,看着叶修匆匆说了句“先下了”就不见了。

看来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忙。

 

蓝河刚从副本里出来旁边就伸过一只手,大大方方地按在了他握着鼠标的手上。

蓝河心里一紧,有点不敢往叶修的方向看。但是也没有缩回来,就任由那只手指纤长的手不轻不重地攥着他的。

“你刚才那是干什么……那么多人看着呢。”嘟嘟哝哝地说了一句,脸还没转过去就先红了。

叶修低笑了一声,从椅子里站起身来,然后俯下身按住那个眼神躲闪的人的肩膀。

“怎么,不好意思了?”

蓝河还是嘴硬,故作冷静地转过头来笔直看着他,“没有!还不是因为你那个号太雷……唔!”

他没能把这句话说完就被猛地吻住了。两个人的呼吸拂在彼此的脸上,蓝河本能地闭上眼睛,嘴唇稍稍张开一点让叶修可以把舌头伸进来。浅淡的烟草味在口腔里扩散开来,蓝河生涩地吐出一点舌尖给叶修含住,心跳加速。

唇齿交缠了一阵后两个人气息都有点乱。叶修伸手把蓝河从椅子里拽起来,脚步凌乱地在地毯上往后退了几步,成功地摁倒在床上。

蓝河浑身都绷紧了,他知道那只游走在腰侧的手在暗示着什么,尤其是还熟练地一路向上摸到了他胸口上。手掌覆在左侧轻轻抚摸着,像是在感受他激烈的心跳,又像是试探着什么。

蓝河有点喘不上气,这种调戏一样的小动作让他脑子里乱糟糟地混成一团浆糊。他伸手勾住近在咫尺的人的脖子往下拉,主动把嘴唇送到叶修唇边,带着几分调笑说了十几分钟前那人对他说的话。

“愣着干什么,过来啊。”

叶修的眼神变了。


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他几乎要怀疑叶修是不是在他昏睡过去之后又趁机来了一次,浑身酸痛得有点爬不起来。

身体被仔细清洗了,床单也是新的。叶修在身边睡着,有一点阳光从隔光窗帘里透进来。

这就是他的情人节。

蓝河扶着腰慢慢从床上爬起来。叶修估计再过一会儿就会醒来,他得去弄点吃的东西。不过在那之前他习惯性地开电脑先登录了游戏,然后就被世界频道刷了一脸。

【玩家君莫笑成为玩家蓝河的守护者。】

雾草?

点开包裹一看,他一眼就发现了那个指环,而且还是粉色的那个女戒。原来这个指环还有这个作用吗?至于另一个在哪他不用想也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去找老板娘换回了账号!

蓝河整个人懵逼在电脑前。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他俩获得了情侣指环,公会群里已经炸锅了。

他还没来得及整理好思路,就听见身后床上有了动静。然后,带着点笑意的声音传进了耳畔。

“这个情人节礼物喜欢吗?”

蓝河顿时红透了脸。这家伙轻描淡写地引发了各大公会轰动就为了跑去刷了一个小副本拿戒指……他已经不太敢想那群肯定苦心猜测动机的人如果知道了这个事实会是什么表情。

“这个你先收着,下次送你真的。”

说完就懒洋洋地从床上爬起来,趿拉着拖鞋去卫生间解决最基本需求去了,留下蓝河坐在原地发呆。

那个人刚刚是不是云淡风轻地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受到会心一击的蓝河陷入了震惊之中无法自拔。

 

后来蓝河忍不住问起来时,叶修很大方地给出了一个让他喷血的答复。

“偶尔也该低调地秀个恩爱不是吗。”

蓝河简直想朝着那张虚胖脸动手——这个人真的知道低调是什么意思吗?!他可以确定这个消息会持续地在各种频道和各种群里被激烈讨论很久,等那群职业选手看到了就更是不得了了。

这他妈和在无数人面前公众出柜还顺便求婚有什么差别啊!!!

一边烦躁地揉着头发苦恼等一会儿要怎么处理那些狂风暴雨般涌来的疑问一边端起碗去厨房准备洗,听着身后人打了个呵欠坐到电脑前,蓝河突然就感到了一种无法言语的安心。

虽然没有巧克力也没有玫瑰花,而且也确实一点都不低调,但是这家伙用自己的方式让他度过了一个难忘的情人节。

……虽然他依然觉得这不是个多有情调的想法。

 

不过,只要能静静看着他在那么近的地方全神贯注玩着荣耀,似乎就够了。

因为那是他的叶修。

而且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一个。

 

——END——


评论(13)
热度(89)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