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周翔】无处可逃

时隔已久,我又放飞自我了。

 @西木一了_安栗 点的周翔货车play(?)

私自加了特工梗的ABO设定, 希望满意

我去捡拾残留的节操了……

换成发图片了,如果看不到欢迎评论或者私信我


正文:

 

远处的第一声枪声响起时,孙翔迅速拿出了对讲机。

“情报有误,我们中埋伏了!请求总部支援!请求总部支援!”

听着电波干扰中一片刺耳杂音,孙翔绝望地扶住了额头。他完全没料到这次行动的计划会泄露出去,等他意识到大事不好时敌方已经追到眼皮底下了。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能在这个节骨眼上被发现?

他挫败地狠狠一拳捶在墙上,尽管这样做根本无法平息心中的懊恼。当初单枪匹马杀进来,本以为可以一鼓作气捣毁组织的老巢,可是他低估了对手的狡猾,一脚踩进了设计好的圈套。

眼下唯一的生路就是投靠隐藏在另一个分支部门的同盟了。孙翔屏住呼吸往暗处挪动了几步,在通讯器上匆匆一扫。

周泽楷在线!

然而,还没来得及欣喜,孙翔的心又沉了下去。如果他这个时候跑过去,很有可能会连带着周泽楷一起暴露。另外,一直高于常人的自尊心不允许他这么做。在这么多战友里,任务失手的时候最不想被看到的就是周泽楷。

因为,那个人掌握着他最大的弱点。他决不能轻易在他面前认输。

随着渐渐接近的枪声,孙翔咬紧了牙。他已经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了决定。反正人活一生早晚一死,他宁肯死在敌人手里也不想被那个人嘲笑。

他认命地握紧了腰间子弹剩余不多的手枪,准备冲出去和那群混蛋们同归于尽。

 

然后,他感到腰间一阵毫无前兆酸软。

孙翔的眼睛猛地睁大了。他努力调整着呼吸,试图不让自己太心慌。他颤抖着低头看了一眼通讯器,右上角显示的日期给了他明确的答复。

人生的奥义之一就是,永远不要以为眼下就是最糟糕的情况。有这个念头时就等于立起了无形的flag,因为一直热爱作弄人的上帝一定会在下一秒狠狠打脸,让你认清还有什么是更杯具的。

比如在身陷困境的同时,用一连串熟悉的生理反应提示,还有一个更可怕的BOSS要上线了。

孙翔终于明白了生无可恋这四个字到底是什么含义。

比起被一枪爆头更凄惨的是先奸后杀。他几乎可以想到自己身上正散发出的信息素气味等同于一个大号的指示牌,大大方方地直接把他藏身的位置暴露给那群正追杀他的人。

这下是彻底完了。

 

几乎是同时的,身后的小巷里传来了脚步声。

孙翔已经连苦笑都笑不出来了。看来唯一的去路都被封死,两面包抄,他根本无处可逃,除非遁地。

随着脚步声一步步逼近,孙翔颤抖着摸出了枪,冰冷的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他闭紧了眼睛,冷汗顺着额角滑落。

终于还是到了这一天。就这么直接一了百了给自己一个痛快,省得这群人抓了活的折磨他。

绝不能出卖组织和队友。

他一边这么大义凛然地劝说着自己,一边用手指扣住了扳机。

然后他听见一个困惑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孙翔?”

 

下一刻,孙翔感到自己落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他睁开眼,看见周泽楷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原来……

一想到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成功目睹了他试图以身殉职的画面,他顿时恼羞成怒得耳朵都快红了。周泽楷弯下腰利索地把浑身瘫软的孙翔架起来,低声说了句“跟我走,总部的支援来了”。

孙翔觉得心里紧绷到快要断裂的那根弦一下子就松了。

两个人脚步踉跄地在昏暗的小巷里行进。孙翔觉得呼吸越发困难,眼前模糊一片。

他咬紧了牙,努力克制着不去在意近在咫尺的人。那股冷冽的清酒气息包围着他,让他原本酸软的腰部更加无力。他知道自己几乎是整个人挂在周泽楷身上,每一次喘息都炽热得快要喷出热气。

相比之下,周泽楷显得冷静很多。刚加入组织的第一年他就无意中撞见这个性格要强的搭档动作熟练地给自己注射抑制剂,紧绷的手臂上鼓起的肌肉线条让他很难相信眼前的人原来是个隐藏了身份的Omega。

在他的概念里,Omega天生就是需要被人保护的族群。他们柔弱,毫无战斗力,怎么看都和特工沾不上边。然而,孙翔作为那批新人里最出色的人选之一,不是个Alpha就已经让一群人惊讶不已。没想到,竟然连档案上性别那一栏的Beta都是用来混淆视听的。

被发现了真相的孙翔没有太多惊慌,只是十分不友善地看了他一样,恶声恶气地说,“看什么,长这么大没见过Omega吗?”

周泽楷一时语塞。

还没等他搞清楚这个混论的状况,孙翔已经站了起来。他随手把注射器扔到一旁,然后凑到周泽楷眼前,伸出胳膊一拳砸在他身后的墙上。

“我警告你,要是敢说出去老子就直接废了你。”

说完还威胁地扫了周泽楷的腿间一眼,穿好衣服十分潇洒地转身离去。留下周泽楷一个人站在原地,满脑子都是大写的懵逼。

 

他的搭档,男的,是个Omega。

而且还是个强大到可以十分自然地壁咚Alpha的,比他还稍稍高出一点的Omega。

面对这样一个人,周泽楷根本没有办法不被吸引。

 

之后的训练中,周泽楷可以感到,自己似乎被孙翔当成了潜在的对手。

每一次记录都死死咬在他后面,时不时还要请求教官加练,就连吃饭的时候都要狠狠地盯着他看。周泽楷明白,这是不想让自己因为性别的差别瞧不起他。所以,一练几次他都暗中偷偷放水,就是为了看见超过了他的孙翔得意的一笑。

那个人太耀眼,几乎浑身都散发着不服输的气息。为了填平天生的体力差距,周泽楷眼看着孙翔加了负重在操场上一圈圈地跑步,直到体力不支地倒下。他心疼孙翔总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但也情不自禁地着迷。他总是这么无所畏惧地往前冲,就好像没有什么可以阻拦他。

然而,再谨慎的人也有失误的时候,更何况孙翔天生就自带粗神经的debuff。某一天周泽楷结束训练回到房间,一推开门就看见孙翔倒在地上。

他心里猛地一抽,连忙跑上前去蹲下身查看。痛苦蜷成一团的人额头滚烫,咬着嘴唇断断续续地直喘。

就是在那个时候,他第一次闻到了孙翔信息素的气味。是一股清爽的海洋气息,带着点海盐的淡淡的咸。神志不清的Omega胡乱地把脸贴在他膝盖上,身体散发着惊人的热度。

从没见过孙翔如此脆弱模样的周泽楷几乎是一瞬间就有了反应。

然后,他看见孙翔挣扎着拍开他试图抚慰的手,一边抵抗着身体的本能一边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离我远点。”

周泽楷愣住了。

他觉得心里的某处无声地塌陷了。他根本没想到这个人对自己竟然如此反感,哪怕面对发情期的本能都不愿接受他的帮助。于是,他只能无奈地听从孙翔的指示从抽屉里找药,看他哆嗦着双手一口气吞下去好大一把。

看着终于昏迷不醒的孙翔,他觉得原本叫嚣着的欲望完全地冷透了。

原来在他自己都没察觉的时候,就已经陷得这么深了。

 



 

从接到指示开始黄少天就很不爽,伪装成运货小哥然后把那两个不争气的家伙带回来实在太不拉风了。不过好在他的满腔怨念成功地找到了释放对象,那几个前来询问的小喽啰在他口若悬河地吐槽到第四十七分钟的时候陆陆续续地开始翻白眼倒地。一代话唠之身黄少天心满意足地一抹嘴,哼着小曲发动了车。

回到总部交代了细节后,他才突然想起那俩人还在车厢里。在他打开车门的那一刻,他还是不可避免地被眼前的景色惊呆了。

一向以脾气不好著称的孙炸毛躺在周哑巴怀里不省人事,脸上还有可疑的泪痕。而另一个看起来一副大功告成的模样,见他目瞪口呆的样子也只是羞涩地一笑。

还好黄少天不是一个Alpha或者Omega才能瞒天过海,不然他估计要被这一车的信息素味道熏晕了。等目送周泽楷一把把孙翔抱起来走远,他才后知后觉地在原本一尘不染的车厢深处发现了一滩证据确凿的液体。从这个量来判断,至少是四五次。

还没脱离处男之身的黄少天不忍直视地捂住了眼睛:……卧槽?!

 

在那之后,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江姓目击者称,在某次训练时无意中看见,周泽楷的左手无名指上有个闪闪发亮的指环。

更巧的是,和同一队的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孙姓青年手上的一样。

无辜的目击者表示,这大概只是个巧合。

 

从今往后,你也依然无处可逃。

 

——END——

 


评论(19)
热度(143)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