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多CP】拂晓抵达(二)

休养生息后来填坑,最近忙着生本子可能速度会很慢,感谢有耐心的朋友们

上篇在这里 【隔了这么久不知道你们还记得设定吗】


正文:


(二)

计算,一切都在数值的控制之下,由无法估计的精密计算积累起来的城市。

当天空变暗到一定程度时,光源感应的街灯一起自动亮起,亮与暗柔和而自然地无缝衔接;负责维持街道卫生和治安的多隆机器人24小时按照程序指令四处巡逻,不知疲倦;每一个行走在街道上的合法公民,都由手腕上的环状个人终端随时监控体温和血压,把代表健康的指数上传到负责机构。

所有便利而安稳的画面,都是由庞大数据交织组合而成的假象。

冰冷的,嗅不到一丝生命气息。

转头望向城市中心的方向,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在昏暗的天幕下散发着象征权力的光芒,威严而令人向往。相比之下,眼前这一片低矮简陋的工厂显得破败不堪。大概已经没什么人会想起,二十年前这里还是供应能源的主要场所,是维持这座城市日常运转的功臣。

想到这里,男人低下头自嘲地笑了。他从口袋里摸出个小钢珠,朝着对面厂房的窗户用力一弹。钢珠啪地一声击穿了老旧的玻璃,笔直向前命中了堆积在角落的袋子。

看着扬起的尘埃,男人悠悠地点起一根烟,目不转睛地盯着黑夜里闪烁的亮红色烟头。

然后,那个微小的红点在空气中划过一道弧线,准确无误地从破掉的玻璃缺口里飞了进去。

“轰——”

报警器尖锐地鸣叫,附近巡查的多隆们从四面八方涌来。冲天的火光映照在男人沟壑纵横的脸上,原本空洞的眼神里漫散起近乎病态的迷恋。

好温暖……这才是世间最美好的光景啊。

而且,必须只属于我。

 

又是一望无际的黑暗。

缠绵而柔软,如同一大片可以麻痹人思维的泥沼,稍不留神就会习惯这置身其中的感觉。只能不停地往前行走,才能保持清醒以免深陷其中。

呼吸越来越吃力,每一次挣扎的迈步都几乎喘不上气。疲惫潮水般用脚底蔓起,席卷全身。

终于,远远地看到了一束光,尽管微弱极了。内心的狂喜让所有的神经都兴奋了起来,努力支撑着眼皮不让自己失去意识,跌跌撞撞地往前跑。

越来越近,周围的视野也渐渐亮起来,隐隐约约地出现一个人影。

然而,等真正站在那个人眼前时,却胸口抽痛得说不出话来。

熟悉轮廓的少年微微一笑,然而下一秒就像幻灯片切换一样突然倒在了血泊之中。

手掌一点点失去了温度,眼睛大大地睁着,写满了不甘。嘴唇蠕动着发出含混的音节,离得那么近却怎么也分辨不清。

……

“!”

手腕上传来的震动让叶修抖了一下猛地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桌上睡着了。旁边堆着上次任务的记录,光标停留在报告的一半闪个不停。

他揉了揉眼睛点开了终端,眼角经常带笑的黑发青年透过生成的虚拟屏幕表情复杂地看着他。

“刚接到消息,第三起了。”

 

等到了会议室时,人已经基本齐了。刚一进门就感到气氛沉重,每个人都是正襟危坐,只有孙翔在烦躁地一直翘着椅子晃悠。

见叶修进来了,特别应对科科长喻文州示意他坐下,回身打开了投影仪。

“少天,你来简要和大家说明一下吧。”

在座的几位听到那个定语时都不约而同地在心里给英明的喻科长点了个赞。

喻文州身边的青年应声站了起来,一对琥珀色的猫眼神采奕奕。

“案发地点是C区的面粉厂。”每个人的终端虚拟屏幕上跳出了一张地图,左下角的位置标注着一个红圈。

“接到巡逻多隆的报警,警视厅派出搜查小组第一时间检查了现场,初步确认是由积压的面粉爆炸后引发的火灾。因为发现及时,火势没有进一步蔓延。然而,也没有留下什么证据,目前发现的只有这个。”

随着他手指一点,图片放大出现了一颗小钢珠。

每个人表情都顿时凝重了几分。

“现在鉴定科正在分析它的材质并且试图采取指纹,但估计是查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了。”一本正经的说明坚持到这里终于还是破功,黄少天啪地把手往桌面上一撑,十分恼火地开始抱怨,“这怎么看都是连续犯!第二起的时候苗头就已经那么明显了还是想逞能!现在又出事了才想起来找我们,一群人全跑去研究那个破珠子是能弄出来珍珠还是钻石啊?”

喻文州轻咳一声打断了眼看就要跑偏的发言,起身拍了拍情绪有些激动的调查官后背,交换了一个眼神暗示他回到正题。

 

如果换成平时,吐槽的肯定不止黄少天一个。然而眼下的状况十分紧迫,再加上总部遮遮掩掩的不配合,全员的心情都有些压抑。

连续的纵火,每次瞄准的目标都是近郊的工厂或者废弃的写字楼。虽然没有人员伤亡,距离人口密集的城中又比较远,但还是引发了一定程度的市民恐慌。每次案发后都会收到局部色相变动的报告,再加上舆论的压力,警视厅的部长们日子确实不太好过。

因为,每个对案情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犯罪的严重程度正在逐步升级,位置也在朝着城市中心一点点逼近。如果再不加以遏制,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大家心里清楚。

必须立刻拿下。

喻文州扫视了一下四周,平静地开口了。

“现在处于特殊时期,第一要务是捉拿嫌犯归案,避免情况进一步恶化。案发地区的色相报告已经交给技术部进行分析比对,目前的任务是排查监控录像中捕捉到的可疑人员。”说着画面一转,屏幕上出现了六个人像。

“现在范围已经缩小到了六个人,其中包括三名level D,一名level C,两名人类。”喻文州把嫌疑犯的人像放大,逐一从屏幕上闪过。

“以上六人都在案发时间段内在案发地区附近被先知系统发现色相浑浊,并接受过心理治疗。我们的重点调查对象是这三名level D,不排除模仿犯罪和团伙犯罪的可能。目前已经和总部申请到了紧急搜查令,可以立刻进行跟踪监视。”

听到这里,张佳乐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拖到这时候了才给批准申请,也不知道总部的那些老家伙们到底是真着急还是假着急。”话音刚落就被坐在身旁的孙哲平瞪了一眼,一抬头就看见年轻的科长正朝自己露出了一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微笑,连忙收住了话。

试图挑战一个level B的听力下场就是如此。

 

散会后,叶修慢悠悠地拖到最后一个才从座位上站起来。

他和蓝河被分配到了一个看起来最面善的level D,资料已经发到终端。接下来就是调查作案动机并进行监视,被叶修戏称为官方狗仔队行为。

小心翼翼地跟在嫌疑犯背后,试图在露出狐狸尾巴的时候抓个正着,而这个狐狸尾巴,大部分时候都是再一次进行犯罪。在此之前,按照监视和对个人资料调查的权限,很难有什么推进性的操作。

虽然没有人说,但是每个人心里都清楚,这并不是主动进攻,而是看似进攻的防守。

叼着烟从关闭投影仪的喻文州身边经过时,叶修不由得笑了。

“人家领导都是散了会走在前面,喻科长您这是回归基层体察民情?看来当个头儿也挺累。”

喻文州知道他这是刻意调侃,也不在意。一边放慢了手上的动作,一边抬头深深地看了眼前人一眼。

“这一回情况复杂,希望前辈尽量配合。”

叶修挑起眉毛,“每次你叫我前辈的时候都没什么好事。好吧,我会尽量的。”

那个“尽量”的话音特地念得字正腔圆,听得出这弦外之音的喻文州微微皱起了眉,看着叶修的背影欲言又止。

脚步声渐渐走远,他叹了口气垂下眼睛。

 

看来还是时间的问题。

不过,想从这道坎上迈过去,对于任何人而言都太难了……

哪怕是叶修也是一样。

或者说,就是因为是叶修,所以才格外难。


——TBC

评论(4)
热度(52)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