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摸鱼二十年

【周翔】假命题

启明篇【戳】的姐妹篇

回复 @Sarkira 和 @芝芝1202 的周翔

一不小心就爆字了……


正文:

 

早上六点三十五,杜明顶着一头乱发冲进食堂,下巴的左侧挂着一点干掉的牙膏泡沫。距离早自习开始还有不到半个小时,一些来学校吃早饭的学生们已经开始退场。他越发意识到吴启这个人力闹钟的重要性,心里后悔着昨天回家路上不该惹对方生气,尽管这其中的原因杜明现在也没想透。

不就是临时改了计划周末和苏沐橙他们去KTV?虽然原本说好了一起打游戏,但是也不至于当场就臭脸吧!男子汉大丈夫纠结于这种事也太没意思了。

然而,腹诽是一方面,杜明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愧疚,尤其是吴启罢工之后直接影响了他的日常生活节奏。在来的路上他就打定主意,无论如何都要安抚好这位死党的情绪,大不了和黄少天说那天不去了。

只是……就这么错过和苏沐橙套近乎的机会实在有些可惜,本来还想着能多问点关于唐柔的事情呢。

杜明心里上上下下地翻腾着,脚下的步子却是一点没敢停。进门一眼就看到卖蒸饺的窗口前排着的长队,只得哀叹一声,正准备转头去买包子就看见有人在不远处的餐桌后朝他招了招手。

杜明眼前一亮,是吴启!三步并作两步窜过去,桌上果然摆好了蒸饺和一碗小米粥,上面还架着筷子。

“就知道你要迟到,赶紧坐下吃。”

语气听上去还是十分不爽,眼睛里却带着笑意。杜明心头一暖,立刻摇头摆尾地蹭到吴启身边。还没坐稳就看见个高个男生端着托盘走过来,用眼神无声询问能不能拼桌。

来人他俩都认识,是一班的校草周泽楷。

杜明有些惊讶。在他的印象里,这位校草是典型的优等生,平常这个时间早已坐在教室里安安静静地温书,今天居然也破天荒地来晚了。

而且,吃个糖糕而已眼神这么怨恨是几个意思?那一口一口地咬下去看得杜明后背都忍不住开始发凉。这是吃饭还是泄愤啊?

大概只是碰巧心情不好吧……他一边劝慰着自己,一边仰头喝完了最后一口小米粥。

 

周泽楷确实心情不好。

这其实并不是他第一天来晚。连续三个晚上他都辗转反侧不得入眠,被那点难以言说的心事折腾得郁郁寡欢。

究其原因不得不扯到另一个人,也是让周泽楷一向平稳的心湖上泛起涟漪的元凶。

杜明吴启的同班同学,孙翔。

 

在孙翔转学过来之前,周泽楷是全年级乃至全校女生心中的男神。学习好,长得帅,话虽然少但是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无意地轻轻一瞥就能让一群妹子心跳紊乱,分分钟脑补出二十几集“无口校草爱上我”的狗血校园连续剧外带三集番外故事。就是这么一个行走的早恋播种者,在高一上学期的某个午后迎来了一个挑战他权威的外来者。

这位新来的同学和周泽楷的画风截然不同。如果说周泽楷是乖巧无害的经典款,那么孙翔就是霸气侧漏的不良少年。虽然日常是看人不顺眼了就打几架,但没惹出过什么大麻烦。一头棕色的短发总是不老实地刺棱着,校服也是穿得松松垮垮,为此没少被监督仪容仪表的教导处老师念叨。然而说归说,孙翔照样屡教不改。老师无能为力,只得作罢。当然,还有一种更普遍的说法是颜值拯救世界,没有哪个中年大妈看见这种质量的小鲜肉不会被征服的。

就在年级里其他人都在对孙翔议论纷纷还拿他和已有的校草做比较的时候,作为当事人的周泽楷却依然处于台风眼的位置,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他当然也没少听身边人说起孙翔的事情,有的传他是因为和人打架被上一所学校开除,也有的传他家是个富二代因为父亲做生意到了这个城市。然而,这些或真或假的消息都没让周泽楷分心,孙翔对他而言只是隔壁班新来的一位同学而已,和其他人没有什么差别。走廊里偶尔遇见也只是擦肩而过,对于对方莫名敌意的目光完全视而不见。

他不明白孙翔没有来由的不友善,也并没有兴趣了解。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他们本应该和很多被舆论扯到一起的人一样,毫无交集地各自毕业。

直到那个改变了故事发展轨迹的上午。

 

荣耀高中的课间操后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不少正在长身体的少年少女们都趁着这个机会跑去小超市买零食。周泽楷也不例外,他爱吃的那种面包很多人都知道,而且会有小女生两眼冒着桃心专门等在那里,胆子大点的就买了送给他吃。然而,周泽楷从来不收妹子们一片真心贡给他的食物,往往是他往那儿一站,江波涛负责和老板娘说要什么。

那天轮到周泽楷和江波涛一组做值日。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江波涛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

“那么垃圾就麻烦小周了。”

周泽楷眨了眨眼,把垃圾袋系好拎起来往外走。

去往小超市和垃圾回收站是两个方向,周泽楷一个人沿着学校围墙慢悠悠地散步。天气难得地不错,太阳暖洋洋地照着让人不知不觉有了困意。

就在周泽楷半眯着眼准备打个呵欠的时候,围墙上突然有了动静。他条件反射地朝声源处看过去,正巧看见个穿着深色外套的人影从墙头上一跃而下。

明晃晃的阳光里,周泽楷抬头看着五官俊朗的男孩子动作敏捷地伸展开身体,一头浅棕色的发丝闪闪发光,眼睛里带着点恶作剧得逞后孩子般的得意。左边的脸颊上贴着一块浅色的创可贴,衣领敞开,随着动作露出一点形状精致的锁骨。

像一只骄傲又皮毛美丽的小豹子。

周泽楷抬着头,几乎看呆了。

然后,随着呲啦一声轻响,翻墙的人脚下一滑,以一个很尴尬的姿势降落了。

如果说得直白一点,就是duang地一下栽倒在了地上,膝盖着地。

周泽楷和孙翔大眼瞪小眼,都愣住了。

 

孙翔睁开眼睛的时候,正好第二节课下课。他顾不上研究闹钟为什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没电,连滚带爬地洗漱换了衣服,夺门而出。

还好距离不算远,等孙翔跑到学校的时候,课间操刚刚结束。

他蹑手蹑脚地蹭到校门口,发现传达室的大叔正翻着来访记录。他估摸着自己如果就这么正大光明地走进去,无论编什么理由都要被记上一笔,传到班主任那里去日子就不好过了。于是他迅速折返,准备曲线救国。

沿着灰色的围墙走了一阵,孙翔眼前一亮。这围墙虽然高,但是中间的位置少了小半块砖正巧有个缺口可以踩。于是,他把单肩挎包往胸前一扫,凭借着打篮球和打架练就的一身好体力,轻而易举地就爬了上去。

隐约看见有人往这个方向走过来,孙翔没敢在墙头上停留,在心里算了算高度,一咬牙就跳了下去。

然而,他万万没有料到的是,为了防止学生跳墙后勤部也是煞费苦心,这坑爹的学校围墙里面居然还有一层稀疏的铁丝网!没掌控好弧度的孙翔刚跳下去宽松的校服裤子被一根稍微凸出的铁丝挂住了,然后失去了平衡往前一扑。一声闷响后膝盖火辣辣地疼了起来,更糟糕的是屁股后面还感到一阵凉风。

而且,他更万万没料到的是,目睹了他这狼狈的全过程的人,就是那个他一进校就看不顺眼的周泽楷。

 

看孙翔坐在地上没动,周泽楷回过神来,觉得自己有必要关心一下对方的情况。

不料,他刚往前迈了一步,孙翔就凶巴巴地朝他瞪了一眼。

“你干什么?别过来!”

周泽楷不解,但还是收住了脚步。

孙翔心里不爽,被看到了这么丢人的样子不说,对方居然还想看他笑话。他性格也是十分要强的,根本容不得别人这样对待。见周泽楷停下了,他立刻挣扎着就要站起来,哪料到膝盖比他预想得还伤得严重,一动就疼。

见孙翔表情扭曲的样子,周泽楷有些于心不忍。他把垃圾袋放在地上,一点都不理会孙翔满脸的敌意,三步两步走过去就把他搀扶了起来。孙翔过意不去,刚站稳就一把推开了周泽楷的手,脸颊有点发烫。

“你别管我,我自己回教室。”

周泽楷目光下移,犹豫了片刻伸手一指。

“裤子。”

孙翔这才想起来还有这回事,一低头发现两腿中间垂着个布条,快掉到脚跟了。

他一瞬间脸红到了耳朵根。

“混蛋!看什么看!敢说出去看我不揍死你!”

然后,孙翔看见周泽楷一脸无辜地朝他笑了。

 

转校快半个学期了,孙翔从来没见过周泽楷笑。

那个身材修长面容精致的少年,经常沉默寡言地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身边那么多人看着他喜欢着他,他却从来不被任何事惊扰。

好像身边有一层无形的保护罩,把他和外界的纷乱隔绝开来。

孙翔看不惯的,就是他这幅万事不往心里放,不嚣张却高高在上的姿态。

一个看不出太大情绪波动的人,长得那么好看又怎样?还不是一个心底里瞧不起任何人的家伙。

他打心眼里觉得周泽楷讨厌,更痛恨自己被拿来和这种人作比较。

然而,此时那个被他看成木偶人的周泽楷竟然对着他笑了。还是那种特别单纯又无辜的笑容。两只眼睛弯成一个漂亮的弧度,嘴角上扬,露出一点白净整齐的牙齿。

孙翔控制不住地感到心跳加快了。

 

让他反应过来的是上课的铃声。孙翔这才发现自己盯着周泽楷走了神。他慌乱又焦躁地别过脸,恶声恶气地甩了一句“笑屁啊!上你的课去!”

然后他听见一声拉链拉开的声音,一抬头发现周泽楷把穿在校服外的那件薄薄的白色羽绒服脱下来了,围到了他的腰上用袖子打了个结。

“挡住,不感冒。”

孙翔觉得耳朵里快要喷出蒸汽了,手忙脚乱地就把衣服往下弄,“你少多管闲事了!”

紧跟着就被摁住了手,周泽楷微微皱起眉看着他。

“听话。”

手腕上传来的温热让孙翔突然就没了反抗的力气,空气中飘散起了暧昧的气息。他心里不服气,但还是老老实实地让周泽楷搀着去了医务室,一路上脑子里乱得什么都没法想了。

 

等上好了药被校医打发出来,第三节课已经上了一半。两个人站在走廊上一时相对无言。孙翔尴尬地把周泽楷的羽绒服解下来还给他,还没说出来感谢就被巡视的教务主任抓了个正着。一通解释之后,周泽楷回了教室,孙翔直接被带走去了办公室。转身的时候背后还拖着那根尾巴似的布条,孙翔穿了单裤,一走路就露出没怎么被阳光照射过的大腿,白生生地闪了周泽楷一脸。

他摸了摸鼻子,没敢多想。

 

孙翔被教导主任摁在办公室里劈头痛骂了半节课,然后被罚写检查。他一边为自己的悲惨遭遇感到无语一边后知后觉地感到肚子饿了,这才想起早上出门太过匆忙没来得及吃早饭。

等到临下课的时候,孙翔被带去找有针线的老师缝了裤子,回来时课间已经快结束,桌上多了一块面包。

他拿着面包愣了愣,以为是哪个善良的老师开恩给的慰问,三下两下吃了个精光,接着趴桌上写那苦大仇深的检查。

直到之后的某次课间操后,他在小超市里遇见了刚和江波涛买好食物的周泽楷才意识到,那天的面包很有可能是周泽楷给的。

之后的事情和大多数校园爱情故事一样,两个人一来二去就混熟了。因为刚转学过来功课有些跟不上又濒临期末考,他跟身边人关系都不算特别好,所以一直陪着他复习的都是并不同班的周泽楷。孙翔这才渐渐发现,原来周泽楷和他之前想象得完全不同。他没有看不起任何人,也比表面看上去更细心体贴。

 

年少时候的情感都是在无意中悄悄发芽的。

孙翔没有发现自己盯着周泽楷看的次数越来越多了,讲题的时候也经常走神。对此周泽楷一直耐心地没有表现出不满。

某一天补习的空档,周泽楷正喝着咖啡,孙翔则靠在咖啡厅的沙发上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喝,然后突然就没头没脑地冒出了一句。

“你怎么长得这么好看?”

周泽楷一愣。对于这样的评价他早已习以为常,但是从孙翔嘴里说出来却有种不同的味道。他腼腆地眨了眨眼,犹豫了一下说了句谢谢。

孙翔被他这反应逗得哈哈笑起来,末了又说道。

“要是能有你这样的男朋友,肯定是特值得自豪的一件事。难怪那么多妹子都跟你屁股后面跑,我要是个妹子估计也追你了。”

这话说出来孙翔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周泽楷却听进心里了。他沉默着又喝了一口咖啡,过了很久终于开口说话了。

“你……喜欢我?”

孙翔没意识到自己前后两句话之间的逻辑,毫不在意地耸耸肩,“对啊。”

周泽楷停住了手上的动作。

 

等回到家之后,孙翔洗着澡才突然想起自己似乎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他回忆着周泽楷当时看他的眼神,心里突然就慌了起来。

即使是他这么迟钝的人,也能感觉到有哪里不太对了。

他知道自己喜欢和周泽楷一起看书,觉得周泽楷低下头写字时的样子很好看,身上那股清新又温和的洗衣粉气息特别好闻。

以至于他有时候会不自觉地想,要是一直这么下去就好了。

……

孙翔猛地一拳捶在墙上。铺天盖地的恐慌席卷而来。

他觉得自己好像是真的,喜欢上了一个男人。

 

一般人在这种时刻都会处于焦虑和质疑当中,而孙翔显然不是一般人。他对胸大腰细的妹子还是有幻想,也没办法拿周泽楷和香香软软的女孩子作比较。

于是,他一向清奇的脑回路发挥了关键的作用。孙翔决定换个人来证明一下自己还是个不折不扣的直男。

如果条件不变而结论不成立,那么,就只是个假命题而已。

选谁来做这个实验呢?

他在脑子里简单地想了一圈,把目标瞄准了一个最熟悉的人。

 

很快,不仅周泽楷,三班的人都发现孙翔变得有点奇怪了。

他和隔壁五班的唐昊,好像一下子关系变得亲密起来。

其实,孙翔之前就和唐昊处得不错。两个人性格里相似的地方不少,也是很好的球友。同学们经常能看见唐昊一下课就跑来喊孙翔和吴启去打球。

然而,孙翔应邀的次数并不算多。他和周泽楷约好了放学去麦当劳或者咖啡厅一起吃饭复习,所以唐昊大多数时候都是找到了吴启和杜明。

这几天却反过来了,孙翔一下课就从座位上弹起来往五班跑,风风火火地拽了唐昊往球场跑,让周泽楷扑了好几次空。最先发现他这反常的吴启也是完全摸不着头脑,以为周泽楷和孙翔吵架了,然而两个人又看起来不像是闹掰。

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昊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反而很高兴孙翔能加入他们。孙翔球技好个子高,经常联手把高二的一群人打得落花流水,这让唐昊觉得面上增光不少。

两个人的关系因此迅速升温,打完球就勾肩搭背有说有笑地一起回家。唐昊性子直又爽快,孙翔有时候觉得跟他相处比和周泽楷轻松。

 

相比之下,周泽楷这边就不好受多了。他不明白孙翔为什么突然变脸一样对他不冷不热起来,还和唐昊打得火热。他有时也会坐在篮球场旁边看他们打球,孙翔在一群人中显得那么耀眼而突出,举手投足间全是潇洒。

周泽楷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忍不住开始反思,是和自己待在一起很无趣吗?他是喜静的人,大部分闲暇的时候也只是安静地看书玩电脑游戏,很少在运动场上挥洒年轻汗水。

一边走神,周泽楷看见孙翔出了汗后很自然地掀起T恤的下摆来擦,露出半截肤色健康的小腹。周泽楷看得目不转睛,正不自觉地感到口干舌燥,唐昊突然从背后凑过来朝着孙翔后背拍了一记,孙翔转身朝唐昊咧嘴一笑,两个人响亮地击掌,目光里全是默契。

周泽楷的表情顿时难看了起来。

他第一次觉得那个外号叫糖糕的男生那么碍眼,凭什么他就可以这么亲近又自然地和孙翔相处?同时他也感到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明明是他周泽楷先和孙翔玩得好的,这个人突然插进来一脚算是怎么回事?

周泽楷没意识到自己心里充斥着的情绪广泛意义上可以被定义为嫉妒,他只是默默地起身,走出了球场。

 

孙翔并没注意到周泽楷来了又走,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篮球上。等一场打完浑身舒畅,他才突然想起自己在做的人类观察实验。

简单抹了把脸,两个人并排走在回家路上。唐昊兴奋地跟他说着之前模仿某个球星的打法带来了怎样的效果,孙翔却有些心不在焉。

唐昊见他兴致不高,以为他累了,于是就凑近一点观察他的脸色。

“怎么了?”

两个人离得很近,孙翔几乎可以感到唐昊的呼吸扑在脸上,然而他没有感到任何心慌意乱,只是胡乱地挥了挥手表示自己没事。

唐昊也没在意,两个人走到十字路口分别。孙翔把手插进口袋,低着头心里有点发闷。

……为什么和唐昊在一起的时候就没有那种紧张的感觉呢?他对于这个结果又满意又觉得心情复杂。

看来自己并不是喜欢男人,那么对周泽楷的反应又是什么?

孙翔甩了甩头,觉得大脑一片混乱。

 

很快,期末成绩出来了。孙翔的成绩竟然意外地不错,挤进了全班前20。对此教导主任和班主任都倍感欣慰,颇有种浪子回头金不换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感动。

只有孙翔知道这个成绩和周泽楷有着密切的关系。他放下考卷呼了口气,觉得应该和周泽楷汇报一下这个好消息。

走廊上有不少刚刚获得解放的学生,孙翔还是一眼就从人群里找到了周泽楷。他正准备和以前一样跑过去,却猛地看见有个女孩正拉着周泽楷的衣袖在说什么。

孙翔觉得胸口一阵闷痛,然后紧跟而来的就是一股无名的怒火。

从他这个角度他只能看到周泽楷手足无措的眼神,孙翔立刻脚下生风地冲过去,也不管两个人在说什么开口就是一句。

“拉拉扯扯的干什么?你没看见他不愿意吗?”

女孩和周泽楷都显然因为他突然的登场而吓了一跳。孙翔如此气势汹汹,女孩连忙松开了手,嗫嚅着找了个借口跑开了。

周泽楷看着孙翔,眼神里透出复杂的情绪。

“看什么?我就看不惯你这个磨磨唧唧的样子。不想和她在一起就直接说,省得耽误人家时间浪费感情。”

面对这毫不客气的指责,周泽楷有些莫名其妙。他想了想把手里对折的纸展开,推到孙翔面前。

孙翔接过来一看,顿时脸上一阵红一阵白。那上面黑体大字印着的赫然是新年联欢会的节目单,周泽楷的名字也在上面,表演的节目是小提琴独奏。

孙翔觉得一阵无语,“你不愿意去?”

周泽楷重重点头,“嗯。”

孙翔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他不是很会随机应变的人,这种时候只能生硬地转移话题。

“……没看出来你还会这个,挺、挺厉害啊。”

然后他听见周泽楷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只给你听。”

 

孙翔落荒而逃。

这展开来得太迅速,就算他再想找理由蒙骗自己也没办法了。他从来没觉得这么不知所措过,周泽楷的那句话像坏掉的复读机一样在他耳边一次一次回放。

这其中的含义实在太明显了。

魂不附体地一个人回了家,孙翔第一时间冲进浴室开了冷水冲澡。被冻得一哆嗦才清醒过来,看着瓷砖墙壁心如擂鼓。

他竟然觉得高兴,而且是压抑不住的特别高兴。

他觉得自己还是需要冷静一下。

等冻得快站不住了孙翔才开了热水,潦草洗了洗就钻进被子。他眼前不停闪现着周泽楷垂下眼睛睫毛纤长的模样,忍不住开始想象他拉琴的场景。

“只给你听。”

孙翔没发现自己脸上全是傻笑,他在床上翻滚了几下,把发烫的脸颊深深埋进枕头里。

 

只有这个人可以如此左右他的情绪,哪怕只是这么简短的一句话也要颠来倒去反复地想。

 

新年很快到来了。联欢会过后,孙翔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地来到和周泽楷约好的地方。

篮球场后的空地上,周泽楷拿着小提琴,站在寒冷的风里等他。

“你就挑了这么一破地方啊?去我家不行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这可是学校情侣告白约会的圣地,冷一点他才不在乎。

“愣着干什么?开始吧。让我看看你什么本事。”

周泽楷郑重地把小提琴架到肩膀上,拉响了第一个音。

熟悉的曲调响了起来,孙翔立刻听出来了。他很不给面子地大声笑起来,“我还以为是什么高端名曲呢!敢情就一《新年好》啊!周泽楷,我看你不去联欢会上拉是因为怕被人笑话吧!哈哈哈哈哈!”

周泽楷无语,他手指都快冻僵了。

等曲子结束孙翔也笑够了,看着周泽楷迅速把琴收进琴盒里,朝手上呼了口热气。

他突然就有点心疼。这个笨蛋为了给他拉这首简单的曲子,也不知道是怎么瞒过了班上的人把琴背进来的。

情绪太复杂一时反而说不出口,他想了半天才拍着周泽楷的肩膀,憋出了一句“新年快乐。”

周泽楷微微一笑,眼睛里亮晶晶的。

“新年快乐。”

 

回家路上,两个人虽然没怎么说话气氛却很好。周泽楷心里还是有些纠结,而孙翔看起来也并不想提之前的事。

走了一段路后,周泽楷终于开口了。

“唐昊。为什么?”

被突然提起这个名字孙翔有些意外,“啊?就是一起打球。他那人挺有意思的,玩得来。”

周泽楷显然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又低头走了一会儿,才又慢慢地说。

“可是,你明明说喜欢我。”

既然喜欢我,为什么还要和别人那么亲热?

声音里带了点鼻音,听着有点闷闷的,还有一丝委屈。而孙翔的重点却偏离了,那句话里隐藏着的是自己主动先喜欢周泽楷的意思让他听得心里不是滋味,却又不知道怎么说明。于是,他条件反射地开始推脱。

“我当时就是随口一说,你别想太多了。”

话音刚落他自己心里就先开始难受,还没明白过来劲儿就被一把扯住了手往前走。孙翔心里猛地一跳本能地想挣脱,周泽楷的力气此刻却大得惊人,让他抽不回来手。

被拽着拐进一条小巷,然后猛地被摁着肩膀钉在墙上。昏暗的天幕下周泽楷的脸离得很近,足够让孙翔看清他的表情。

那是认真,又带着一股誓不罢休的决绝的表情。

孙翔突然怕了。

眼神的躲闪让周泽楷心里那团火烧得更旺了,他压低了声音凑到孙翔耳边,吐字清晰地问。

“那现在呢?”

如果你不喜欢我,为什么不推开?

如果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要带着那样的表情对我笑?

如果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要在意女生扯住我的衣袖?

如果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要脸红着落荒而逃?

……

 

距离的接近让孙翔又嗅到了周泽楷身上那股清新又舒服的气息,此时却显得霸道又专横起来。

他不敢看周泽楷的眼睛,生怕从里面看出什么自己害怕面对的意味来。

他觉得嗓子发干,犹豫了片刻说,“我不是同性恋。”

对啊,他对身边其他的男生关系再好都毫不心动,甚至要为了证明那个让他心慌的假命题去做什么愚蠢的实验。

周泽楷的眼神突然就黯淡下去了。他一直知道孙翔是个有话直说的人,只是没想到这个让他喜欢的品质此刻却成了让他心如刀绞的直接原因。

他面对自己心理上的变化也是同样迷茫而紧张,但是他一旦认定之后就绝不后退。从他决定拉住孙翔的手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现在根本就没有退路可走。

大概是这种决绝的气氛同时也影响到了孙翔,他突然就焦躁又烦闷起来。他能感觉到周泽楷在逼他,每一个想躲闪的机会都被夺走了。

就是为了那个答案吗?

他终于自暴自弃地一拳捶在周泽楷肩膀上,力道很大,让周泽楷一张好看的脸都忍不住扭了一下。

“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没办法不想着你啊混蛋!都是你把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你告诉我啊!”

究竟怎么走才是正确的?这种在意又恐惧的心情到底是什么?

挨了狠狠一拳的周泽楷此刻的表情却是柔和的。他看着眼前眼睛里已经有了泪水的少年,心头一直叫嚣的躁动终于找到了出口。

周泽楷凑到孙翔面前,像是得了绝症的人忽然就看开一切似地轻轻笑着说,“我也一样。”

然后,用力地吻了下去。

 

昏暗的小巷里,两个年轻的男孩就这样拥吻在一起。

他们如此慌张,如此恐惧,却又如此从容不迫。

唇齿交缠中可以感到对方呼吸的节奏,胸膛紧贴在一起心跳离得那么近,仿佛找到了彼此的唯一的依靠。

天空突然冒出了烟花,寂寥又灿烂地发出一声轻响。

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吴启静静地看了一会儿,抬手把手中的饮料扔进了垃圾箱。他从来没有像那时候一样,那么想见杜明。

 

那个假命题,其实是真的。

 

——END——


好吧我认罪,二翔的裤子那里我是故意的

评论(12)
热度(129)

© 凛萧 | Powered by LOFTER